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70章:一汉抵十胡

李洪这支汉军仅仅是稍微追杀一下崩溃的柔然骑兵就放弃,那是因为有外围的斥候用狼烟发出警告,有数股胡虏骑兵正在快速接近。
现在不是计算战果的时候,甚至连汉军非常喜爱的割人头也仅仅少数割了部分,主要是寻找阵亡或是受伤的袍泽,收拾一些东西。
李洪见刺激胡人的目标达成,并不是直接率军返回山谷的位置,是向东南方向继续行军。
大概是在两刻钟之后,一股胡人骑兵抵达刚刚的交战场地,他们到来之后是直接下马,在战场上做的是收集有兴趣和能够用得上的东西,并不会去收拾尸体。
草原交战,厮杀过后的地方,除非是一些有血缘关系的人,要不然真的不会有人费劲去收拾阵亡者的尸身,是会放任暴露。
仅仅是厮杀过后的不到两刻钟,厮杀过后的战场已经出现很多秃鹫,它们连有活人到来都是无视,优哉游哉地用尖锐的啄器破坏着人体,啄下一块鲜肉就会昂起脖子“咕噜”地吞进肚中。
不止是秃鹫,一些食肉的鸟类和动物也是活跃在厮杀过后的遗址,但除了秃鹫之外还是都会怕活人,那支胡人骑兵出现后大多数的“食尸者”都是离去。
利加对于动物吃尸体早就见惯不惯,他最想知道的是部众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东西。
柔然部落联盟相对比较原始,而原始则预示着追求上的直接,跋提要参加那个什么诸王会盟,对大多数柔然部落首领来讲,他们是一种完全不在意的态度。
柔然的那些各部落首领,他们最在意的只有一点,可以在那场会盟中得到什么好处,还得是那种能看见又快速得到的好处。
“尊敬的俟利发,战场上我们找遍了,汉军只是留下一些死掉的战马,没找到其余的。”
柔然最大的当然是可汗,其下还有很多的官职,俟利发也称作俟匿伐,职位很高,为可汗族系担任,掌一方之军权。
实际上可汗这个称呼就是“新生代”,之前草原上的各民族最高统治者都是称单于,算是匈奴体系下的一种遗泽。等待柔然取代匈奴成为草原新任霸主后,可汗也取代单于成为最高统治者的尊号,等于是另一个时代的开端。
由柔然而始,此后草原上再没有单于这个尊号,随后的突厥、契丹、蒙古等等后进之辈,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使用可汗的尊号,至于单于什么的就见鬼去吧。
柔然不止是在可汗这个尊号上面起到影响,他们设立的一套官职体系也是影响着世代草原部族,官职称呼会出现变化,但是职责基本上是差不多。
会出现柔然文化影响多代草原部族的原因相当简单,是后面崛起的突厥来了个类似于汉承秦制,突厥差不多全套沿用了柔然人的体制,而突厥又曾经足够强大让传承被延续下去,再来就得说草原游牧民族没有创造性,有个现成的能用就不想多去费那个脑筋。
“不是说汉人很富庶吗?”利加紧赶快赶地过来,就是为了第一个收拾战场:“该不会是那些南方人欺骗我们吧?”
柔然人称呼鲜卑等各胡族为南方人还真没有半点问题,就像东高车称呼柔然人为南方人是一样的道理。这个是以本身的地理位置所决定。
“我们……”利加刚要开口说话,眼角却是捕捉到远方地平线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长线,他很尽力地眯着眼睛观看:“东南方有我们的人吗?”
没人能回答利加的问题。
众多胡虏得知有汉军向狼居胥山旧址靠近,跋提有意展现武力暂时终止会盟出击,其余诸王当然不会反对。
狼居胥山周边现在是柔然人的地盘,有着相当多的部落,没有远程通讯手段的前提下,谁也不清楚在多少部落发现汉军会前来堵截,再来就是从狼居胥山那边出动的队伍也颇多,离得远了真心是难以辨认是不是自己人。
利加没有多费脑筋进行思考,是按照统兵的本能吩咐:“让人集中起来。”
阵阵的牛角声被吹响,没有得到什么收获的柔然人骂骂咧咧地互相靠拢,他们对远处有大股人马出现其实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柔然人被周边的族群认为只有肌肉没有脑子是出了名的事情,同一件事情上面可以反复地吃亏,吃了亏还偏偏不会长记性。东高车与柔然交战,双方都算是没什么见识的民族,干什么都是依靠经验和硬碰硬,柔然人是在武力上强于东高车,才算是在对抗上面占了上风。
远处地平线上的是汉军,那是李洪向东南行军之后,发现东南方向竟然有数万不明军队。
草原上的汉军也就那么多,谢艾是带着主力在山谷附近,对于李洪这支汉军来讲“不明”就代表着敌对。
李洪也不是要带着部队向东南突围出去,他就是在广袤的草原游弋,遇上能打的开干,觉得打不过就迂回,最终目的也就是吸引足够的仇恨值,好让敌军可以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又是柔然骑兵。”李洪有望远镜嘛,视野距离上占的便宜不是一点半点:“周边三十里内没有另外的敌军,可以再干上一票!”
草原就真的很平坦,视数量的多寡,双方可以在多少距离之内互相发现对方,一般情况下数量超过一定程度想隐蔽需要是在特殊地形。
利加本能地聚拢自己的部队,他们不懂摆什么阵型,就是那么松松散散地凑成堆,稍微可圈可点的大概就是全部待在马背上。
汉军有统一戎装,这个大概是东方各国和各势力的独一份,他们在靠近利加这股柔然骑兵十里之内的时候开始缓缓加速。
十里单纯用肉眼看去其实还是模模糊糊的模样,利加发觉不对劲是到来的队伍没有按照草原的礼节行事。
草原上两支队伍遇上,距离还远的时候谁也干涉不了对方做些什么举动,但双方的距离足够近之后,任何一方都不能让速度飙起来,速度快就是一场即将爆发的厮杀。会有这样的习俗,是因为草原各部落根本不会缺马,草原上的拼杀打的就是骑兵之间的交战,没有降速反而是加速,不是代表有敌意又是什么。
利加口中喝了一声“驾”,双腿拍着马腹,等待坐骑动起来才吼:“敌袭!”
另一方,手持望远镜在观察的李洪已经乐了起来,概因他看到了一杆相对有特色的大纛。
纛是用毛羽做的舞具或帝王车舆上的饰物,是古时军队或仪仗队的大旗,各族都会有相似的东西,等待华夏苗裔的文明发展到一定地步后,纛的毛羽被布织的物品取代,游牧民族的纛则一直保留原始特色。
纛有着相当多的等级,越是华丽丽的纛就代表持有者越高贵或是强大,而华丽是体现在纛用什么样的兽皮和羽毛来制成。
李洪不知道柔然部落联盟的官职区别,但是他懂得胡人的大纛越特别就代表地位越高,本来就是带着刺激而发动攻击,发现逮到大鱼难免会变得兴奋,至于本方只有六千多骑兵,对方至少有两万,他并不认为有什么问题。
汉军在加速,但不是放开了驰骋,只有不懂骑兵的指挥官,才会傻乎乎地距离敌军很远就全力加速,要真的这样等待接战本方的战马就该是体力劣势。
战马在交战之前需要一定程度的热身,汉军一直都是在游弋状态,是早早就已经热身完毕。懂得指挥骑兵作战和不懂,一些细微的操控区别会决定一支骑军能发挥出什么程度的战力,李洪自认是懂得指挥骑兵,见敌军在本方接近四里之内才动起来,嘴角立刻泛起笑容。
利加在犹豫。他当然知道本方是远道而来,期间还在原地停留了一刻钟左右,坐骑先经过一段时间的赶路,休息之后战马的汗被吹干,想要再次进入适合交战的状态非常困难。他之所以犹豫,是难以判断汉军坐骑的耐力,包括多高的速度能够驰骋多久之类的。
【敌军大概是五千左右……】利加已经能够稍微看清楚汉军是什么模样:【果然是非常富有,一个个都是闪亮亮啊!】
所谓的闪亮,那是阳光在光滑的板甲出现光源反射。板甲是一种暗银色的色彩,其余的关节则是暗铜色,阳光充足之下都会反射属于金属的光芒。
草原的地下有没有金属矿产对于游牧民族来讲都是一样,他们没有勘探技术,哪怕是幸运地发现露天矿也没有冶炼技术,所导致的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从来都是处于极度缺乏金属的状态。
【好像……很快就会被追上?】利加有充足的骑战经验,对浑身闪亮亮的汉军也起了贪婪之心:【我有两万骑兵,汉军只有五千左右?哪怕是速度上会吃亏,四个打一个,哪怕是损失重一些,也没道理打不过!】
金属,已经制成甲胄和兵器的金属,柔然对它们的渴望无限大,大到让利加愿意用至少一万人去换。他还想到一点,周边可是有数支友军在靠近,那就不是单纯的两万对数千,时间拖久了援军会出现,怎么都觉得应该打一打。
利加却不是直接撞上袭来的汉军,他是让三千多人对撞上去,其余的骑兵各自绕开,用更多的时间来调整战马的状态。
被派出去的三千多人就是利加眼中的敢死队,没奢望能够取得多少杀死杀伤,就是单纯地利用交战来让汉军的速度降下来。他的知识还决定了一点,就是没想到敢死队多少也能打乱汉军的阵型,一切只因为柔然这边压根就不知道有阵型这种玩意。
双方的厮杀是以互射箭矢作为开端,差别是汉军射出的弩箭射程足够远,柔然骑兵射出去的箭矢却一支都碰不到汉军。互射之后,双方立刻进入近身拼杀阶段,骑兵之间的互相交错,少不了是有骑兵会直接撞上,场面上那叫一个够乱。
毕竟都是在高速移动的状态下作战,让骑兵厮杀的节奏很快,但节奏快不代表可以一时间决出最后的胜负,相反是骑兵打起来之后,除非是有一方立即撤退,要不然很难在一瞬间就决定胜败。
李洪发现前方变得空旷,头也不回就将手里的斩马刀指向不远处的那杆大纛。
阵阵的号角声在“呜呜——”吹响,那是汉军再次冲锋的指令。
身在外围的利加却是有种被吓尿了的感觉,他刚才很尽力在观察,派出去的三千敢死骑兵仅是一个互相交错,能活着等待互相凿穿的竟然不超过五百,残存的那些敢死骑兵不知道是晕了还是什么情况,互相凿穿之后直接就散了。
【汉军的损失……不会超过两百?】利加的震惊就在于这点,他甚至发现:【有部分汉军折返战场,竟然是在收拾本方的战死者?】
汉军只要有机会肯定是会带回战死袍泽的遗体,拿回装备是次要,将袍泽送进英灵殿才是主要。对于每一名汉军来讲,活着挣军功得赏赐,战死之后归于英灵殿也能享受香火,骨灰最好是能安置进英灵殿,弄个衣冠代替还是缺了点意思。每个人都想自己死后骨灰能带回去,谁都不能保证自己没有战死的那天,以己度人之下当然希望以身作则尽最大的努力带走战死袍泽的尸体。
李洪本来是要冲击大纛所在,视线捕捉到远方的狼烟,满脸晦气地大吼:“迂回,脱离!”
能干掉敌军重要人物当然是干掉,不能干掉也别有什么犹豫,骑兵交战最忌贪心,该逃窜的时候连一个呼吸都不能耽误,要不然极可能因为一个呼吸而全部折了进去。
利加很快发现汉军在迂回,他下一刻才看到莫名的狼烟,狰狞着脸不断大吼:“咬住,一定要咬住,杀光他们,抢光甲胄和兵器!”
对的,柔然人要的就是那些闪亮亮的制式装备。
……分…割…线……
先前出现BUG,当代的柔然可汗应该是跋提,不是吐贺真。跋提是吐奴傀之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