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72章:来啊,拼至最后一人!

逃逃追追的追逐之战并不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是双方连续追逃了七天,算走过的路程绝对超过千里。
李洪这边率军在行动,谢艾本身也没有闲着。
到手了那么多的禁卫军,谢艾原先是想要设下陷阱,后面醒悟草原交战与在其它区域不同。
广袤且大多数地形为一马平川的草原,只有极少数特别的地方能打埋伏,想打围困战则需要兵力比敌军多出至少十倍,但要是有十倍的兵力直接平推就是了。
历来草原交战打的都是面对面的接触战,埋伏不是没有可非常稀少。在草原上交战还有一点非常恶心人的地方,一方觉得不敌,只要肯付出足够的代价断尾求生,基本上是能够逃出一部分兵力。这个也是草原交战耗费的时间周期一般很长的原因,不管是游牧民族之间的交战,或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交战,压根是没有一场交锋就决定最终胜负的战例。
谢艾醒悟草原的交战规则后,他是派遣军队向西南而去,力图清扫西南方向的胡虏,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禁卫军沿着早先走过的路线,仅是在柔然山周边就击破十七个部落,其中以私渠北鞮海的部落最多。
清扫柔然山周边的部落就耗费了谢艾五天的时间,十七个部落中只全歼了六个,剩下的十一个部落逃走的有多有少。他是率领孤军深入草原,为了安全起见并没有留下俘虏,是无论男女老幼皆尽挖地坑杀。
杀了多少胡人因为计算军功是有统计,坑杀多少本来也能算却被刻意忽略,七天的时间禁卫军灭掉的胡人数量绝对超过十三万。
柔然山周围的部落被清扫,谢艾却是没有再向其余区域派兵,他清扫柔然山为的也就是开辟一个环境足够好的交战空间,主要作战目标还是汇集过来的那些胡人大军。
李洪率部撤退到谢艾所在地三十里之内的时候,汉军主力已经是整军待命的状态,还在柔然山以东二十里之外构建了一个军大营。
军队营地建设起来,期间也不是全然的安稳,有早先逃奔的胡人前来袭扰,更有远处的胡人部落姗姗来迟,等于是在一边应对中一边构建营地。
大营有胡人来袭击,预示着这一支汉军的存在不再是什么秘密,谢艾其实也没打算保守秘密,是用实际行动宣告汉军的战刀早就已经饥渴难耐。
再加上五万五千的禁卫军,谢艾麾下的兵力也就是六万出头,他们周边的胡人却不下于三十万,并且胡人的数量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聚越多,丝毫不用担心汉军数量增加会吓得胡人不敢交战,相反汉军的数量增加到六万还会使胡酋更想消灭。
自然了,谢艾要预留后路,他发现禁卫军果然能够补充,还在柔然山那边做了一些安排,留出一些必备的防卫军,由系统农民大肆建造,仅仅是七天的时间就小具规模。
心里有了底气,谢艾毫不犹豫地率军亲自接应李洪所部,并且是带着手头所有的骑兵,黑压压一片的骑兵占地很广,拉开之后连绵接近二十里,给人一种铺天盖地的视觉刺激。
地平线上的黑线令胡人无法忽视,诸王紧急磋商之后放弃继续追杀李洪残部,众多的胡人骑兵根据自己的阵营进行汇拢。
“将军!”李洪连续七天屁股不离马背,看去异常憔悴和狼狈。他骑马来到谢艾周边,做了一个翻身下马的动作却直接栽了下去,缓了一下才缓过劲来,却是怎么都站不起来:“幸不辱命!”
追与逃上演了七天,精神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人的吃、喝、拉、撒、睡都是在马背上完成,最终能够安全与本部主力完成会合的汉军将士仅是剩下两千不到。
将领都是这副样子,将士的情况可想而知,谢艾可以看到很多骑兵停下战马后也是一头载倒,他知道那是心里放松了之后疲惫感袭来的现象,也就下令让出击的部队绕路前往军大营歇息。
李洪当然是万分疲惫,却是请求留在原地,一些将校也是恳请留下。他们付出了至少四千袍泽生死不明的代价,才算是完成任务,接下来的交战真心不想离场。
“四千袍泽……战死者数量不明,已得知的是走散居多。”李洪刚刚痛饮了一大袋的水,脸色只是暗淡了一下,很快调整过来:“末将观察了一下,那些胡酋有一个算一个都来了。”
其实在草原走散的汉军基本上也是离死不远。毕竟草原还是胡人的草原,走散了被围攻的机率无限大,最终还能够过来与大军会合的绝对是少数。这个就是深入草原作战的代价。
出战六千,归来者不足两千,要说身为主将的谢艾不感到心情沉重绝对是假的。他却不能将坏心情表现出来,还应该多说一些振奋人心的话。
汉军这边停止推进,胡人大军更是早早就停滞不前在汇集人马,双方相隔五里以上遥遥对视。
从高空向下鸟瞰俯视,两个阵营的大军都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但胡人的数量肯定是要远超汉军,双方各自占据一边,中间留下一条青绿色的缓冲带。
汉军这边看去,是一个由一个的方形阵势,整齐的程度有如刀切,一杆杆的旌旗随风招展。
柔然、拓跋鲜卑、慕容鲜卑、张氏凉军、东高车、苻氏氐人的大军分成了数个集团,该是属于哪个实力就凑在一起,仅是张氏凉军和慕容鲜卑那边还能看出摆下阵势,其余都是乱糟糟凑着就算了。
两支停下来的军队,马的嘶鸣声很频繁地出现,汉军这边听着只有马的嘶鸣,多国联军的士兵交谈之下就是“嗡嗡嗡”的一吵杂声。
多个势力的统治者正在进行紧急磋商,话题离不开对汉军数量的探讨,期间还发生了争执,主要是柔然可汗跋提责问为什么这么多汉军可以悄声无息地深入草原。
汉国与柔然部落联盟可是相隔很远,倒是张氏凉国、拓跋代国、慕容燕国都与汉军有疆域相连,跋提责问诸王怎么没有发现汉军动向的理由很充分。
“本汗还没有与你等正式歃血为盟!”跋提满脸的不爽快:“你们必须给出一个解释!”
诸王心里清楚一点,汉军都直接出现在柔然境内了,跋提的作态是为了取得主动权,必定还存心想从各方势力那里讨一些好处。
“行了,行了。”慕容俊显得比较不耐烦:“某会写信于父王,必会运来一些财货。”
也就是身为慕容燕国的太子慕容俊有这样的底气表现出不耐烦,慕容燕国或许比汉国弱,可是比起其它国家或势力绝对是强。慕容燕军也不是没有和柔然人打过,毫无例外的是慕容燕军与柔然人交战总是能将柔然人按在地上摩擦。
国家强大,说话就敢大声,尤其是打起来还能分分钟教对方做人。忍让和谦和对地位平等人或比自己强的人做就是,对谁都这样会活得很累,尤其是对那些蹭鼻子上脸的家伙更是。慕容俊觉得自己有活得自在的资格,尤其是对一些不入流的胡人。
跋提还真的是对慕容燕国多少有些发怵,见慕容俊妥协得很没诚意并不在意,立刻就看向其余诸人。
那一刻,不知道多少人会在心里想【多少是一个部族的老大,还要不要脸了】,心里鄙视着脸上却得笑着,先后开口许诺好处。
尽管东西没到手,也不知道能不能到手,得到承诺的跋提总算是不再纠结,他看向了刚才两次开口敲诈的苻洪,蛮横地说:“这里你的实力最弱,应该是你们先上阵厮杀。”
苻洪对被敲诈其实觉得很无所谓,说要送来多少什么东西也就是动动口的事,后面不送过来柔然人难道还要追去陇西那边讨要啊?
听到让自己这一方先去与汉军拼杀,苻洪又是不同的态度,氐人不止一次与汉军有过交战,很清楚汉军的能打真不是浪得虚名,对面的汉军看着还是禁卫军,他有心拒绝却是看到能说得上话的人都在盯着自己。
“好吧……”苻洪异常憋屈,扭头吩咐道:“建业,你率五千人上前邀战。”
苻健这个苻洪的长子在马背上抱拳应:“诺!”
就是“诺”,从有表字和应命来看,氐人其实是吸收了不少汉家文化,无愧于续羌之后汉化最深的异族之一。
“五千!?”跋提很不爽地吼:“你带来了几万,就派五千?至少要出动一万!”
“那个……”张重华目前阶段还是很重视苻洪这个盟友,解围道:“苻洪首领只有一万兵力在这里,出动一半……可以了。”
“一万,说一万就是一万。”跋提才不管那么多,很不给面子地对张重华说:“不够?那你给他凑啊!”
张重华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都是大王级别的人好不好,互相留点面子行不行?一时间,他的心情像是吃了一只苍蝇,觉得无比的恶心。
“本王可援助三千人马。”拓跋什翼健迫切地想要交好张氏凉国,对苻氏氐人这一支力量也想拉拢。
张重华先是意外地看了一眼拓跋什翼健,大概是猜到是什么原因,友善地笑了笑,说道:“那本王援助两千人马。”
这一下跋提满意了,他觉得自己的权威得到了尊重,才不管苻洪出战的一万人是怎么来的。
慕容俊则是很有意思地打量开始眉来眼去的张重华、拓跋什翼健和苻洪,想了想就说:“孤也愿意出一百人马。”
以慕容燕国的势力来讲,出多少人马不重要,重要的是慕容俊表现出来的态度,立刻是让苻洪用感激的目光看过去,张重华和拓跋什翼健脸上的笑容也是多了几分。
跋提迷惑地看着众人,以柔然人的脑袋瓜子只察觉到诡异,却是无法思考更多了。
“真的打起来,是在柔然的地盘,哪能由跋提选择是不是开战。”张重华是等跋提离去才说话:“寡人……怎么觉得柔然的人这里……”,他点着自己的脑袋:“有些不正常?”
慕容俊是立刻失笑,笑着说:“柔然啊,怎么说呢?未开化的蛮子,没什么见识,能动手的都不愿意动脑子。”
“这个好,这个好。”张重华此前还真没有与柔然人接触的经历:“我们需要这样的盟友。”
拓跋什翼健在笑,脑子里想的则是,怎么将柔然部落联盟拉上自己的战车下不去,这种没什么脑子却肌肉足够的盟友,那是极好的。
七平八凑出来的一万零一百骑兵出阵,汉军那边很快有了反应。
谢艾对敌军明明有接近十三四万人马却没全军压上多少还是觉得舒心,他其实已经做好了敌军全面压上,带来的三万禁卫军就与敌军拼杀到全军覆没的准备,没想到的是敌军竟然是这种选择。
【禁卫军可以一再补充,打掉多少并不重要,只要能取得战果即可。】谢艾摸着下巴:【先出动个两千试试对方的战力,也能勾引敌军打添油战。】
谢艾可比刘彦洒脱上无数倍,可以视为不当家不心疼资源,再则谢艾也不知道禁卫军是用资源生产,是以为刘彦可以不耗费任何代价。
两千的禁卫军是由一千五百突骑兵和五百弓骑兵组成,他们出阵之后直奔驰骋而来的一万敌军,双方在接近到足够距离后皆是以箭矢开路。
胡人的弓基本上是角弓,角弓的射程最多也就是四五十步,远了还没什么杀伤力。
禁卫军弓骑兵是骑弓,骑弓的射程最远能超百步,最强杀伤力范围是四十步以内。
马蹄的轰鸣声中开始有了其它的动静,那是中间的人惨叫或是闷哼,只要是落马就绝对没有存活的可能,毕竟后面的骑兵可不会为了不踩踏而变线,真要变线反而会与友军发生碰撞,代价会更高。
双方箭矢互射之后,禁卫军的突骑兵依然闷头向前,弓骑兵则是迂回左侧。
多方联军这一边,氐人是负责闷头冲锋,张氏凉军向右侧迂回,拓跋代军则是向左侧追赶,一百慕容燕军是缓缓地跟在最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