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73章:目瞪口呆

骑马游弋而战的骑兵,他们能够坚持至少数天的不下马,吃、喝、拉、撒、睡皆是待在马背上,遇到敌军可以寻找时机给予痛击,这个才算是骑兵。
难以长时间待在马背上,受不了吃、喝、拉、撒、睡都不着地,到了战场就只能下马而战,这个其实是算作骑马的步兵。
中原皇朝很多时候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步兵,大多是依靠战马的脚力赶路,等待到了战场下马作战。或是骑马觅战可无法保持长久的游弋,打着打着变成待在原地依靠战马的高度杀敌,也真的不能称作合格的骑兵。
集汉国的全国之力,刘彦也就只组织起七个常备骑兵军,里面还划分了精锐和普通两种。虎贲军、羽林军、和第一常备骑兵军可以灵活在战时变阵,能够受得了长期待在马背,还有足够的耐力在经过连续数天不下马背的赶路后与敌接战,算得上是精锐。第二至第七常备骑兵军大多也能长期待在马背,可是无法在战时灵活变阵,那就只能算是普通的常备军。
这一次谢艾孤军深入草原带的就是第一常备骑兵军,数量只有一万左右,那是因为该骑兵军长期在北境作战,有交战就会有损员,哪怕补充得再快速也无法时刻保持满编状态。
事实上,懂得军事的人都会理解一点,长期处于交战状态的军队根本就没可能时刻满编,只有一些新编军才会是满编。
谢艾不是很了解禁卫军,初步的了解也就是知道悍不畏死这一点,对禁卫军执行军令的力度和补充速度,等等方面因为是第一次统率的关系还需要摸索。
已经有两千禁卫军骑兵在与联军交战,草地被马蹄踩踏得泛起了滚滚的尘烟,待在外面其实很难观察清楚战况如何。
两军是相隔五里左右遥望,等于是中间只预留出狭长的五里空间拼杀。
双方静待在其余军队,不约而同地将远程部队调到前方,只要是非我军靠近就是一阵漫射。这样一来又压缩了交战两军的活动空间。
风势不是吹向静立两军的任何一方,所以对两军都没有什么影响,他们现在只是在试探阶段,等待有一方摸清楚对方的战力,态势必定会出现改变。
“我们兵多。”慕容俊手指风吹来的方向:“完全可以抢先占据风势有利位置。”
“这里离柔然山不远。”拓跋什翼健沉闷地说:“至少先要纠缠住汉军,再抢占有利位置。”
都是骑兵,平坦地形的百里路对骑兵也就是小半天的路程,交战场地确实离柔然山有些近,汉军要是断尾求生肯定是能撤到山区。而多方联军想要的是在平坦的开阔地与汉军交战,绝不是有了骑兵优势再去打山地战。
两边派出的试探部队已经快要出现结果,那是联军这边有越来越多的骑兵零散地撤回本阵,只有一方在滚滚尘烟中失利了,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简单的说,就是分队厮杀的队伍大部分阵亡,剩余的少数再待下去也是送死,能撤不撤对骑兵来讲是傻子。
作为汉军指挥的谢艾因为有尘烟的遮挡看不清楚状况,他只知道交战的场地越来越向敌阵的方向移动,推测是本方军队在交战中取得优势。
滚滚的尘烟之中,以氐族骑兵为多数的联军,右翼的张氏凉军在交战不足一刻的时候其实就已经面临崩溃,比他们最先支撑不住的是拓跋代军。
张氏凉军比较衰,他们本来是要游弋掠阵,汉军先是直冲中军的氐人骑兵,可汉军中途却突然拐了个方向向右侧。张氏凉军的统兵将领惊讶于汉军能够在高速驰骋的途中进行迂回,汉军迂回的过程中队形还不乱,他有心想要规避却是发现会被中间切断,只能是硬着头皮迎上去。
张重华带到草原的张氏凉军当然都认为是精锐,而张氏凉军的精锐其实都是从西域调回来的部队,基本上都是和西域诸国、诸族打过硬仗的部队,且不管装备或战力怎么样,拥有一颗敢战之心是必须的。
两千张氏凉军在交战前还高喝了一声“嚯!”,前排的持枪骑兵平稳地放下长度大概是五米左右的骑枪,后方的骑兵则是该预备躲箭的将身躯尽量贴紧马背,该是准备发射箭矢的已经引弓待射。
将目标定在张氏凉军身上的汉军皆为突骑兵,说白了就是身穿拥有甲群的骑甲,手握脆木长枪和小圆盾,后备兵器还有类似于环首刀的直刀,并没有携带远程攻击武器,战马则是前身配了马甲。他们是先扛住一波箭矢,于沉默中撞上张氏凉军的长枪骑兵,刹那间当然是一阵人仰马翻和惨叫声、闷哼声连连。
两军的互冲是很快就互相凿穿,一千五百汉军突骑兵损失大约七八十骑,两千张氏凉军则是损失超过五百骑。
战损比超过五比一,一时间让很快察觉差距的张氏凉军将领心里哇凉哇凉。
仅是一个互冲罢了,一个照面折损四分之一的兵力,发现这一点的张氏凉军每个人都是心生迟疑或是恐惧。毕竟这个已经不止十分之一的伤亡,而哪怕再精锐的军队伤亡超过三成也会失去征战信心。
另一边的拓跋代军,他们倒是如愿靠近了汉军的弓骑兵,问题是也仅是靠近而已,每每互相之间的距离不超百步,他们就会被汉军弓骑兵“唆唆唆”来上一波箭雨。
拓跋代军携带的角弓射程达不到百步,哪怕是有个别人能射百步,射出去的箭矢也是软飘飘根本杀不了人。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试图更加接近汉军弓骑兵,尝试的过程中不断有人中箭落马。三千人不管是抱团,还是分队围堵,反正就是被没完没了地远射,追着追着自己失去信心也就没打算追,却反过来被汉军弓骑兵逮着尾巴不断射。
胡人建立的国家,除开一些王牌部队,要不然根本没有铁甲这玩意,一些厚厚的羊皮袄或是正规一些的皮革甲却是防御箭矢的效果太差,先是在追逐过程中减员,后面又被逮着尾巴不断射杀,仅仅是一刻钟不到就折进去六七百,逼得他们后面干脆化整为零。
左右两翼的友军先后废掉,作为主力的氐人骑兵在期间不是什么都没干,他们一再试图拦截汉军交战,等到最后也真的如愿,只不过是张氏凉军和拓跋代军先后失去敢战的信心成了观众。
氐人可是汉军的老对手了,被禁卫军痛宰的次数只比羌人略略少了几次,要让他们面对汉军的常备军其实还是有些勇气,对上悍不畏死又真的很能打的禁卫军,真真是还没开始拼就先自己打从心里发虚。
出战的两千禁卫军经过一连串的拼杀,等待对着氐族骑兵发动冲锋已经剩下不足一千的突骑兵,倒是五百弓骑兵还没损失一人。折损超过四分之一,再精锐的军队到这一刻也该心里不愿作战,问题是禁卫军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体力可能是消耗很大,但绝不可能出现怕死的心态。
一方心里发虚,另一方悍不畏死,交战的军队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态,就会展现出什么样的气势。而军队在拼杀之前的气势其实很大一部分就决定了最终的胜负。
一千突骑兵直接正面冲撞,五百弓骑兵分为两队在左右两翼射箭,与氐族骑兵的交战仅是一回合的凿穿就真的分出胜败,以剩下多数的氐族骑兵四散逃往本阵,落下本次交战的序幕。
第一场试探之战有了结果,两千禁卫军出战只回去八百不到,联军出战一万大概也有六千左右回去,不管是以先后撤退顺序,还是以战损比来计算,无疑是汉军这边获胜。
谢艾在得胜的禁卫军归回的时候,他是振臂发出“万胜”的高呼,比较尴尬的是只有李洪等少数的一些人回应,禁卫军有一个算一个就像雕塑一样的安静。
回到本阵的那些出战禁卫军,他们在沉默中走向原本的位置,要是观察一下能够看到不少身上是受伤状态。
“医匠!”谢艾觉得那一刻的尴尬不算什么,是爱极了能打又不会抱怨的禁卫军:“赶紧地去救治!”
毫无疑问,禁卫军就是一支无论怎么相处都会令正常人不适应的军队,会简单地交谈,没有什么朋友或是袍泽的概念,平时根本不会有什么娱乐,没人说过自己从哪里来,理想什么的更是绝对的奢侈。
对上禁卫军,敌军会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友军与之相处虽然会不习惯却有十足十的安全感。
禁卫军在汉国的存在,就是一支作战在前和撤退在后的部队。任何与禁卫军有过配合的友军,对那些习惯沉默又不好交朋友的同袍,却是谁都不会有什么负面的评价。
“将军!”李洪满脸的振奋:“总攻击吧!发起总攻击,三万对上十二万,不是没有胜算!”
谢艾在看对面的敌军,多族联军正在不断地调动,也就当机立断地下令:“抢占风头!”
晓得什么叫如臂使指吗?就是得到什么指示,下一刻就会立即做出反应,迅速动起来的禁卫军让谢艾呆了呆,随后是内心里满满地都是满足感。
【指挥这样的部队……】谢艾脸上的笑容灿烂:【真的是太舒服了!】
多族联军的调动,是跋提想要撤退,慕容俊率先反对并要求占据风头位置,然后拓跋什翼健、张重华、苻洪附和慕容俊的意见。
跋提多少是被眼前那些汉军展现出来的战力吓住了,他刚刚也得到汇报,先前那支游弋作战的汉军先后弄死了超过一万三千人,柔然这方能够得到的汉军战死士卒尸体却只有五百余具。
【这你妈……】跋提不得不怕:【汉军这么猛?】
汉军有极力带走战死袍泽的习惯,向跋提汇报的人也没有说清楚,让他以为汉军只是损失了五百左右就弄死了己方的一万三千人以上。
【好像有些不对啊?】跋提没理会还在极力提建议的诸王,有些愣神地想:【刚才汉军应该是出动两千,回去的只有一千左右?鲜卑等族出动一万,回来六千多?】
在计算伤亡数据的时候,双方基本是会存在差距,那是己方可以点算,对对方只能是依靠猜测。
跋提是真的有些发懵,他开始不懂柔然有没有自己理解的那么强,为什么柔然损失了一万三千只能弄死五百汉军,其余各族损失四千左右却能弄死一千左右的汉军?
“赶紧地下决断啊!”慕容俊看跋提一直是发愣的状态很恼火:“战场上发呆也就你这一个蠢货能干得出来!”
慕容燕国正处于高速崛起阶段,早期的时候想打谁就打谁,一次又一次获得胜利的战争让他们有一种“我们很强大”的自信,就是近期与汉军交战才出现僵持和失利,不过总体上依然觉得自己很强大。
人心里有底气说话就敢大声和硬气,尤其是面对自己瞧不上的人时,下意识就会觉得“侮辱你咋了”的潜意识,甚至还会有“不服?那站着捅啊”之类的肆无忌惮。
“要打,你们打。”跋提也没在意慕容俊的态度:“那是你们的战争,老子不玩了!”
跋提说完不管诸王的目瞪口呆,招呼左右下达一连串的命令,总的意思就是:汉军有些猛过头,咱们和汉军玩不起,风紧扯呼!
“这这这……”张重华完全是瞠目结舌了,难以置信地指着骑马而去的跋提:“他们……他们……竟然是这样?!”
“柔然人,就真的是柔然人啊!”慕容俊也是被惊呆了,反应过来之后大吼:“别愣着,带部队跑吧!”
拓跋什翼健和苻洪的反应一点不慢,没等慕容俊的话说完就已经策马狂奔起来。
另外一边,处于运动状态的谢艾,他本已经做好拼杀抢占风头位置的心理准备,瞧着瞧着却是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胡人要逃?”谢艾完全是理解不能,却是一点没耽搁:“建立不世之功就在此刻!全军!追!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