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78章:都不容易

官员不能惯,要不就是越惯越混蛋。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实际上是任何的人都不能一直惯着,不然只会令人产生一种理所当然的心思,稍微有些不如意就会觉得全地球的人都对不起自己。
刘彦不单单是对鲁儒不想惯着,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心思。他知道现在是灭掉张氏凉国的最佳时机,面对徐正死皮赖脸想要率军前往一口否决,是打算让离张氏凉国最近的谢安采取行动。
“谢艾屯驻柔然山还有些手尾,部队却不用那么多。”刘彦也不太能够转过弯来,对这一次深入草原作战的得失还有些没有理清头绪:“留下万余,禁卫军回调。”
应该说这一次深入草原的目标还是达成,虽然仅是生擒了张重华,让拓跋什翼健、慕容俊、苻洪跑了,但破坏了诸王的会盟,还摸清楚柔然人的底细。
柔然那边的事情可以先丢到一边,能不能让跋提受到汉国的利用需要进行争取。要是柔然能够从北面策应,对汉国征战拓跋代国与慕容燕国当然有好处,就看谢艾有没有那个本事说服跋提。
张重华被俘,张氏凉国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态势,汉国接下来是打算分三步走。
可以让张重华屈服,随后下令张氏凉国举国投降,这个当然是最理想。
不能让张重华屈服,汉国假借张重华的名义向张氏凉国发去已经屈服的假消息,能达到什么效果就是什么效果。
再来就是鼓动张祚和张天锡的野心,至少使张氏凉国陷入内乱。
一切的基础都是在为汉军的征讨做准备,能收割什么样的果实依靠的还是武力。
位处关中的谢艾手头的兵力不多,一个常备军再加上五万的郡县兵,基本是以秦州的渭水一线作为凭借进行驻防。
徐正需要搞清楚一件事情:“王上,禁卫军是回调中枢,还是……”
谢安以手头有限的兵力采取守势,面对的是至少五万的张氏凉军和以氐人为首的多族联军十三万。
统率张氏凉军入侵关中的就是张祚,副将是张冲。这一批张氏凉军大半是属于原先的金城戍卫军,其余是从西域回调。
金城作为张氏凉国在东边的军事重镇,能够承担戍卫驻守的部队该是差不到哪去,他们与刘耀的前赵、石勒的后赵、石虎的后赵都是长期交手,一直以来也是将金城守得固若金汤。
张重华从西域调回的那批张氏凉军,他们是长期在西域东征西讨,既然能够为张氏凉国征服和开拓出大半个西域,战斗力肯定也低不到哪去。
苻洪目前对于汉国来讲是失踪状态,统率关中胡族联军的人是苻洪的四子苻雄。
以苻雄为帅的多族联军,主要的协助者当然是氐人,一些羌人也深受重用,被纠集起来的胡人基本那是与汉国仇大苦深,尤其是羌人都卯足了劲要为姚弋仲报仇。
总体而言,谢艾能够用远远少于敌军的兵力将战线维稳下来,是让中枢看到了他的军事才能,但是以有限的兵力固守阵线,并不意味着能够用远远少于敌军的兵力进行反攻。
“雁门之战结束,幽州之战也停滞下来……”徐正摊着手,说道:“不代表有兵力去增援谢安。”
要是按照纪元来算,现在是公元三四七年秋,元朔五年。
从元朔三年开始,汉国的版图每一天都是在扩展的状态,真要对比的话,现如今的汉国版图已经恢复到与西晋年间差不多的地步,比西晋少了西南的一大片疆域,同时缺失关中秦州以西的疆域。(现在起点无法传图,要不荣誉将版图就发上来了。)
短短的两三年,汉国的疆域扩张了数倍,疆土却不是军队攻占下来就算完事,对一些残余的清剿,对一些不稳之辈的警惕,每一处都需要用到兵力。
这么说吧,汉国现在有七个常备骑兵军和六个步兵军。骑兵军有六个是在针对拓跋代国和慕容燕国上面,一个是在谢安麾下。步兵军却有两个军是在桓温帐下,一个是作为应急步兵军用以调动平叛,剩下的自然也是在拓跋代国和慕容燕国战场。全国同一时间服役的郡县兵拢共是五十万左右,有三十余万是被调往北线,有五万是在桓温账下听用,剩下的是处于各州郡。
别看汉国现在的总兵力多达七十多万,但是汉军的战线也多,国内更缺不了戍卫军,作战还会出现损员,是真的抽不出多少兵力给谢安。
要灭亡张氏凉国,行动之前做什么准备是一回事,真的展开行动肯定是要快、狠、准,战事爆发之后就该保持迅猛的推进,绝对不能让张氏凉国有喘息的空档,要不就失去了最佳时机。
按照中枢之前的商讨,禁卫军是该在完成深入草原的作战任务后,调回中枢再被投入针对慕容燕国的战场,现在的情势却需要作出改变。
“慕容鲜卑所处的地区长期处于冰寒,最近几年气候倾向于早入冬和晚开春,适合作战的时间也就四个月不到。”徐正是太尉嘛,他不提出建议由谁来?也就说:“既然现在是灭掉西凉的绝佳时机,不如将禁卫军调到谢安麾下听用。”
禁卫军是出了名的能打,对作战时的气候要求也没有那么高,徐正是真心认为不该等气候转暖,是应该无视掉苦寒,就在今年的秋末和冬季直接将张氏凉国料理了。
刘彦细细想了一下,最后是看向纪昌。
“今岁的秋收已经完成。”纪昌当然知道刘彦看过来是什么意思,立即说道:“完全可以支应对西凉的战场开辟。”
对拓跋代国和慕容燕国的战事会受于气候的影响暂时缓下来,军队处于非战时状态对粮秣的消耗会大批量的减少,对于收了粮食却依然大体上缺粮的汉国是件能松了口气的事。
“西南……”刘彦就想到了对西南半岛的战事,见商量已经有了结果也就岔开话题:“是个什么情况?”
元朔四年初,汉军登陆交趾并对林邑展开入侵,汉军现在日南那边与林邑打了几次,后面更是在海岸线全面登陆,迫使林邑放弃海岸线转为坚守内陆。
汉国的正规军已经将林邑先前从东晋小朝廷抢过去的旧土光复了回来,收获第一批成果之后,面对切断海岸线与内陆的山脉没有太好的办法,正规军也就暂时偃旗息鼓,是开门放出诸多家族。
“儿郎们已经翻越山脉进入林邑。”庾翼过来参加议事,大部分时间就是带着耳朵没有嘴巴,有机会展现自己的存在感当然乐意:“损失损失有些大,收获却也是不错。”
庾翼所谓的翻越,那就真的是费尽千辛万苦地翻山越岭,厮杀中折损的人没几个,死于失足落山以及毒虫、瘴气等等自然环境的人却是不少。
各家族的武装被放出来,他们是在山脉另一头打下多少土地就属于家族所有,哪怕是不归于家族也能贡献给国家换取爵位和赏赐,是卯足了劲想要有所作为。
人的**有多大,干事的决心就会有多坚决,要说是带着大决心闯入深山密林,等待进去了哪怕后悔也是一种前进太难和后退心有不甘,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哦……”刘彦还真的是没有太重视各家族的动向,很是有兴趣地问:“说说,什么收获不错。”
庾翼是各家族在中枢公开的代言人,这一点刘彦是明示允许的。他之所以会在汉国当官,很大程度也是为各家族在西南半岛的开拓做保障,既然刘彦有兴趣知道,他自然是会卖力介绍。
要说各家族费尽千心万难翻山越岭之后收获的什么东西最多,应该当属摸清楚了西南半岛的天气,当然还算上开辟了路径,应对毒虫之类的经验也是累积足够。他们深入内陆,过了山脉并没有碰上太多的野人,重新入了平地发现到处都是香蕉,少不了满地的猴子和大象。
“哈?”徐正乐了:“三餐吃那个什么?”
庾翼就说:“蕉果。”
对了,生活在长江以北的人,还真的是对香蕉会感到陌生。然后,香蕉在现在的确是称呼为蕉果。
“没办法的事情,那边三天两头就下雨,尤其是入了秋更是漫长雨季,携带的干粮被水一泡很快就馊了,恰好当地又是到了蕉果成熟的季节。”庾翼说话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蕉果吃多了,儿郎们腹泻比较严重,能送回交趾医治和调养还能把命捡回来。”
不能及时送回汉军控制区是怎么样,从庾翼那难看的脸色就能得到答案。
刘彦很清楚西南半岛那边是什么情况。他还没有穿越之前没少看一些极限生存的节目,与国外的一些生存节目相比起来,国内的一些综艺开始玩生存挑战根本就是儿戏。而与国外的一些生存节目相比起来,真正没有任何现代工具去野外生存,尤其是到西南半岛那种极度原始的地方进行生存,与天斗、与地斗、与任何东西斗,需要的不止是勇气。
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可没有现代那么多的科技产品,以华夏文明的发展程度至少是弄出了打火石,但生火至少是需要干柴的吧!问题是,西南半岛那边时不时就会下一场雨,想要获得干燥的柴火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西南半岛对人的麻烦,尤其是对不适应时时刻刻湿润潮湿的人来讲,就是很难保持干爽这一点要人命,身体素质稍微弱一些的人又无法保持干爽,生病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了,对各家族的武装来说,不生病是极好的,生病了能不能扛得住是关键,或者说能不能得到及时且有效的医治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代价很大……很大……”庾翼先是脸色黯然,估计也没有想到开拓西南会是那么艰难,后面才换上牺牲有所得的神色,说道:“那边的确适合耕种,一年三熟、四熟不在话下。除了粮食之外,当地矿产非常丰富,仅是露天的金矿已经发现两个,更有随处可见的宝石和香木。”
足够的利益前提下,牺牲当然是可以接受,尤其是牺牲的大部分人对于世家来说是低微的仆众,他们有付出也得到了收获,就是多少不甘心于那些收获被国朝占去了一部分。
“狗头金和翡翠之类的吧?”刘彦其实有些拿不准,就问:“发现了那些东西,有劳力进行开发吗?”
刘彦所知的是西南那边的金矿并不是太多,倒是在山脉的另一边有一个大银矿和几个大煤矿,甚至有亚洲能够数得上号的铁矿和铜矿,其中煤矿更有亚洲独一无二的无烟煤。
无烟煤啊!或许对于现在来讲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等待进入蒸汽时代,蒸汽涡轮也被研究出来,等待船只列装了蒸汽驱动装置,无烟煤就是十足珍贵的战略物资。要深切地知道一点,占据了西南半岛的法兰西,他们因为手里面掌握了无烟煤的矿可是在欧罗巴刁的不行,那瑟的嘴脸让地球第一强国都有些看不过去。
“臣得到文书,已经在疏通九德究河,要是这条横跨山脉的河可以利用……”庾翼的回答有些答非所问,但道理就摆在那里:“以现如今的倚重,交通是命脉。”
所谓的九德究河,那个“德”字其实是去掉双人旁的“彳”换成三点水,不过简体字早就没了那个字。这个命名要追述到西汉时期,毕竟华夏苗裔就是在西汉首次开拓到该地,一些命名当然是开拓时进行命名。
“寡人会让当地驻军倾力配合。”刘彦没有半点敷衍的意思,慎重地补充:“若是有其它需要,庾卿也可以开口。”
庾翼当即行礼,脸上少有的是一片感动。
对于刘彦来讲,汉国不断开拓是在开疆辟土,但何尝不是民族的生存空间得到扩增?任何人向外开拓和探索,他都会极力地支持,能开拓多远是一回事,可以将民族的冒险精神培养起来,绝对就是当代人对于子孙来讲,一件功在千秋的大伟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