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80章:君王私宴

援军到来,谢安却是没有能够立即展开对张氏凉国的灭国之战,战事的爆发应该等待来年的开春。
或许开春之后也难以开打,主要是因为近些年冰雪化开的时间比早些年是越来越晚。
北方基本上是被一片白色笼罩,南方也是不断的雨季,汉军实际上是很难得进入到平静期。
到了每年述职的期限,谢安踏上了前往襄国的道路,与之相同的当然是各条战线的将领,各州刺史以及一些大郡的郡守也会前去襄国,另外一些就是特别被中枢点名的官员。
暂时终止亲征的刘彦回到襄国,他需要亲自主持新一年的朝会,尤其是亲耳听听各条战线主要负责人讲述都发生了什么,听取那些人对战事的发展意见和评估。
由于君王外出亲征,再加上太多的人也是离开,襄国是进入到一段时间的孤寂,等待君王回归,述职的官员也是陆陆续续抵达,襄国重新焕发了活力。
回到襄国的刘彦大部分时间是在陪伴家人,其余时间除了处理朝政之外,再次面临一帮人啰啰嗦嗦的大小事。
所谓的大小事。大事是朝中开始出现劝进的声音,认为石羯赵国的覆灭就在眼前,各国也无法从实际上给予汉国什么大危机,刘彦的称号到了需要变一变的时候,也就是将称帝提上日程。小事是文武官员的各种花样摩擦,大体上是争夺劳动力,连带从国外获取的女性也在争夺之列。
石羯赵国从实际意义上来讲是已经覆灭,没有最终确认是因为定襄还是围而不攻的趋势,石虎没有被生俘或是干掉。另外就是朔州还有石羯的相当残余,他们或是逃窜在广袤草原,或是寻找各势力获得庇护。
定襄已经被围一年多,太多的死尸让城内爆发了瘟疫,举城几乎是与鬼蜮没有区别。围困的汉军有冒险派人入内,主要是观察城内宫城的状况,得到的发现是宫城还是一种严密把守的状态。那么,也就是不管定襄的城区是怎么样,至少石虎所在的宫城还没有失去次序。
历史进程很快就要进入元朔六年(公元三四八年),时光流逝之快多少让刘彦在闲暇时会心生诸多感概。前一刻他还在为了生存不断挣扎,转眼之间国家建立了起来,汉家苗裔有了自己的国家,与胡族的一连串交锋中,更是重新压制了胡族。
“王上,石羯将灭,听闻骠骑将军……”崔婉犹豫了一小会,还是说:“大举坑杀羯人,是不分男女老幼皆尽坑杀,是否太过?”
刘彦今天是带着后宫的女人一块散步,走到一处章台的时候风势变大,他们就停了下来进入室内,宫女准备煮茶,各自安坐后崔婉却开口说了那么样的话。
骠骑将军冉闵已经从前线回到襄国,他与许多回到后方的将领一样,没有在家里安生几年就到处乱窜,时常会带着部曲出城打猎,与人相逢就会吹嘘自己干掉了多少多少的人,尤其会炫耀坑杀羯人的丰功伟绩。
回到襄国的人,文官其实还好一些,大不了就是举行各种酒会,喝酒弹琴作乐很是欢乐,时不时会有诗赋问世;武将则是很少太多人聚在一起,他们更喜欢穿上猎装,带着自己犬牙出城,于那一片白茫茫的旷野使劲折腾。
话说回来,也就是在是静不住,要不然冰天雪地打猎根本就是瞎折腾。一片冰雪之中没什么猎物,说是打猎还不如说是散心的同时,掏一些冬眠动物的窝子。
还真别说,今天李坛和李匡就合力掏到了一个熊窝子,他们擒拿并闷死灰熊之后,抬着来到宫城献宝。
李坛和李匡的到来恰好是刘彦要回答崔婉的时候。
崔婉是在刘彦回到襄国之后的一个半月又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女人一旦怀有身孕就会变得更柔弱一些,很多时候也会爱胡思乱想,比如自己的丈夫杀戮太重担心影响到子嗣后代,会想要自己的丈夫少造杀戮之类的。
刘彦当然是知道崔婉又有了身孕的事情,不但是崔婉,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后宫的女人有一个算一个先后“中奖”,消息确认之后整个宫城早就已经是一片喜洋洋。
王后以及众妃都先后有了身孕,选秀女的事情再一次被提起,刘彦已经允许有限范围的择选,前来襄国述职的各州郡地方官是将这件事情当成头等大事。
对了,原先解救出来的那批苦命女子,不管是安排在邺城还是襄国,绝大部分已经外出嫁人。会这样是她们发现想诱惑刘彦着实不容易,知道刘彦没什么多余心思的文武,他们没少去附近逛游,有心的邂逅次数多了,郎有情女有意,成全了不少的姻缘。
实际上,汉国男女比例差距大,可是对于有高官厚禄的文武并不会造成什么难题,真正困难的是婚姻的门当户对。
被石虎掳去的那些女子,一个个自然是非常漂亮。而女人想要漂亮可不止是依赖天生天养,与生长所在的家庭环境其实关系更大一些。说白了,再是天生丽质的女人,她们常年风吹日晒的劳动,没有殷实的财富来保养,没有生活空间来养成绝佳的气质,时间久了也会失去靓丽的一面。
那些被掳女性大多是来自中原各个家传渊博的世家,最起码的也是一些大族之女,她们眼见攀不上刘彦这个一国之君,已经是高官和显爵的众多单身才俊,就变成了缔结姻缘的好对象。
“参见王上!见过王后、妃。”
李坛和李匡并肩进入室内,看到里面的阵仗其实是懵了一下,见礼之后多多少少是略略感到不好意思。
“睿才,承基。”刘彦缓缓地站起来,示意其他人不用动,对着两人笑眯眯地说:“打着一只大熊?”
“掏熊窝子,掏的时候没有惊醒冬眠的大熊……”李坛活跃地讲述过程,讲的是绘声绘色,后面喜悦地说:“因为是闷死的,熊皮没有什么损坏,想着来找王上献宝来了。”
灰熊是一种凶猛的动物,尤其是李坛和李匡弄死的灰熊站起来有两米高,想要获得一张完好无损的熊皮更是千难万难,的确是有献宝的资格。
“大熊挣扎的时候该是磨破了熊掌……”李匡满脸的可惜:“却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美味。”
熊掌以刘彦如今的身份地位当然是有享用过,越是早期料理的熊掌味道就越不好,那是厨子的厨艺不行,也会缺少足够的材料。
“恰好永曾前天也弄来一头大虫还没有料理。”刘彦已经开始迈步,走到门边的时候才对众女说:“寡人与诸位爱卿活动活动。”
崔婉带了个头,笑呵呵地接受。实际上她是有些郁闷,今天想找机会说一说事情,刚开了个头就被打断了。
身为君王的好处不少,其中就包括臣工获得了什么,觉得是珍品就会献上,刘彦近期没有出去打猎,可是获得的猎物却是不少,都是那些武将捕获之后送来的礼物。
实际上,石虎在弄襄国宫阙的时候,出了大肆建造美轮美奂的建筑物,没少从全国各地弄来一些猛兽,稀奇古怪的一些奇珍更是不少。
想要猎杀猛兽,襄国这边没有比宫城林苑猛兽更多的地方了,问题是那些林苑不是身为臣工能瞎折腾的地方。
刘彦当然是走在队伍最前面,身后几步跟随着并肩而行李坛和李匡,左右两侧则是武士和甲士护卫,队伍的最后端才是宫女。
他们这是要往山顶而去,刘彦已经派人去邀请包括冉闵在内的诸多武将,纪昌等文臣也是在相邀之列。他除了邀请人,还下令让宫城戍卫军去弄一些猛兽,一些适合吃的家禽自然也是少不了。
宫城有了动静,太多的人由宫城而出,去众多文武的府邸,很快就引起了全城的关注度。
“公主,已经打探清楚了,是王上派人邀请诸位大臣前往宫城与宴。”
现在能被称呼公主的女人不少,襄国这边除了刘彦那些没几岁的闺女之外,也就是刘耀那个幼女刘氏。
刘氏叫什么知道的人不多,平常百姓家的闺女都很难知道名字,大一些的家族更是不会将自家闺女的名讳透露,世家以及官宦家庭更是通晓礼节,只有一些亲密的人才会知道一名女子是什么。
刘氏的名字单字壁,刘壁的乳名叫傀桂蕾,乳名其实是草原上的一种花名,知道名字和乳名的人其实是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呃,史书查不到,实际上是荣誉乱取的。)
“大臣吗?”刘壁大概能确定都是什么人,反正不会有她,更不会有定襄战役之后,投降汉国的那些人。她不知道思考什么想了一会,说道:“你亲自去递帖子,请求谒见王后。若是王后没有回应,可再谒见德妃。”
刘显行礼之后应“诺”。他之前是石羯赵国的臣子,现在却是刘壁的管家。
刘壁的身份很尴尬,她在汉军攻打定襄的时候投降,过程中多少还算是立了一些功劳。可能是因为功劳,也可能是其它的原因,反正她并没有被汉国定义为罪犯,但也没有获得什么官方身份,只是被赏赐了一座宅子和一些财物。
至于刘壁的儿子石世……没被弄死算是侥幸,注定是要监禁。
身份尴尬,地位更尴尬,刘壁一直想要得到一些改变,求石世是暂时没奢望,但至少获得一个能够被汉国接受的官方身份是她现如今奋斗的目标。
关注宫城动向的人太多,大体上还是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在受邀之列,由此判断自己在君王心中的份量。一些被邀请到的人觉得理所当然,同时也存在受邀而觉得受宠若惊的人。确认自己没有被邀请的人更多,他们大多数是有自知之明却也免不了觉得失望。
王猛是被中枢点名才回到襄国,他接到邀请之后,意外的同时是感到开心。他担任刘彦贴身秘书郎的时候,办公地点是在临淄,襄国这边其实是没有名下的宅子,住的地方是在驿馆。
驿馆的存在就是让过来中枢的官员有个落脚之地。当宫城有人过来时,得知风声的人是各种各样的姿态,哪怕是知道可能性不大,也希望奇迹能够发生,得到君王的邀请。
今天刘彦举行的是一场私宴,能够受邀参加君王的私宴,其实是比一些节日里的国宴意义更大一些。
王猛恰好是在大庭广众下收到邀请,他能发现一瞬间周边的人是个什么状况,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集中过来,一些真诚为王猛感到开心的就成了稀罕。
“德硅……”王猛称呼的表字是一名叫古守义的人,是渤海郡丞。他面对古守义看着真诚的恭喜,给予了相应的回报:“可再相邀一人与宴,不若德硅与猛同行?”
王守义是在一些公务上与王猛有接触,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朋友。他过来恭喜是因为离得近,会真诚也是真的为王猛高兴,没想到却得来了个意外惊喜。
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在场的人肠子快悔青了,他们多想刚才第一时间道贺的人是自己。然而,他们没有想过的就是,同样是道贺,态度和以往交情,等等的因素会不会让王猛捎带去共赴君王私宴。
就是捎带,毕竟不是在刘彦的邀请之列,收到刘彦邀请的人,他们可没有资格替刘彦再邀请什么人,带着一块去虽然一样是参加宴会,但意义不一样。
前往宫城参加君王私宴,肯定是要好好地准备一下,至少该洗个澡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着装上面肯定也不能太邋遢。
王猛觉得以自己的官职和爵位应该早点到场,没有想到的是来得还算晚了。他与王守义抵达宫城,又被领着前往宴会场所的时候,一入内就瞧见很多人早早过来。
“嘿,你们哪里知道某的乐趣!”冉闵是搂着桓温,看拍桓温肩膀的力气还有些大:“亲自挖坑,将羯胡丢进坑里,只让羯胡露出一个脑袋,再在羯胡脑壳上划上几刀,弄点蜂蜜,看着那羯胡生不如死的模样,甭提是多么享受了!”
不小心听了个过程的王猛和王守义,两人听得是面面相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