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86章:攻凉

却如钟兴所猜,半个月之后开始进入冰雪融化时节,不过哪怕是冰雪已经开始融化,一时半会也无法展开大规模的行动。
谢安是在冰雪融化之前率领大军抵达狄道,带来的是两个骑兵军、一个步兵军和将近三万的郡县兵。
大批部队抵达狄道,使得这片营盘密布。
汉军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无法瞒过有心的探子,对于天气允许之后汉军将大举入侵张氏凉国,张祚能够做到心里有数。
张重华继位一年不到便在狼居胥山附近被生俘,还折进去了一两万的凉军精锐,对于张氏凉国来说,不管是从政治上,还是从实力上,是真正遭遇到了重创。
一国之君被俘,对国家的军心民气打击必然十分严重,人心惶惶还只是基础,人心思变却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仅是张重华被俘的消息被证实,西凉众多世家就开始坐不住。
自古以来世家看重的只有本家族,什么国家什么社稷都是次要。太平盛世之时,他们是依附在皇权之下,利用到手的权势和在地方上的势大,像蛀虫拿百姓当营养一般汲取。每当遭遇皇权挤压,他们就会竭尽所能让国家乱起来,实力强大的世家要么是直接参与逐鹿,要么就是寻找所谓的真龙搅动风云。
世家眼中无国家,有的只是家族利益,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忠诚之心。眼见石羯赵国短短六七年之内覆灭,拓跋代国亦是在汉军的进逼之下将亡不亡,按照世家的认知是,汉国显然又会成为一个有希望完成大一统的皇朝,无法去力抗只能选择加入其中。
同样有心从一条破船跳到汉国这艘巨舰的世家并不少,差别就是张氏凉国的情况比较严重,与汉国大量派遣细作进入张氏凉国有关,更多的是张重华被俘,以及张祚、张天锡的一些举动。
国主被俘了,嫡长子只是一个黄口小儿,相反是国主的两个兄弟年岁高且一直努力经营,国逢大难又内部存在权力倾轧,怎么去应对外部的危机?
一个国家的灭亡会有很多的因素,外部压力有时候并不是导致亡国的主要原因,是国家在有外部压力的同时内部还不团结一心,内外交困之下导致国家的灭亡。
张祚和张天锡都是野心勃勃之辈,早就窥探凉王宝座,张重华的得位是张骏亲口亲笔所定,张祚和张天锡没有大名义只能将野心深藏。要是张重华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张祚和张天锡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忍耐下来做好一名皇亲国戚的臣子,但张重华出现意外,那就是两说了。
事实上不用汉国这边多么地去挑动或是鼓动,张祚和张天锡在张重华被俘之后就会有自己的行动。
有汉军即将入侵,张祚和张天锡还敢妄动?他们的想法其实比较实际,恰恰就是有汉军要入侵,才应该尽快夺取那张王座。
张氏凉国的嫡长子张耀灵没有被事先立为太子,年纪也实在是太小了,母族还不是强大到可以一举影响国家走势的那种,国家遭遇艰难时刻,由这么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孩子当凉王,是一件好事吗?
张祚有一名心腹叫赵长,赵长是张重华所封的右司马,这位右司马可是给张祚办成了一件大事。
大概是在两个月前,张重华被俘的消息刚刚确认,赵长就开始进行运作,拉拢收买朝中的文武,又制作张重华的假诏书,配合张祚调遣回朝的两万大军,一举拿出那份假诏书进行宣读。
假诏书只有一个核心的意思,就是如果张重华出现什么意外,任命张祚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抚军大将军,辅佐朝政。
没有一步到位是赵长与张祚商定之后的意思,大概就是觉得多少是该留点脸面,不能将事情做得太难看,应该先掌握大局,等待后面水到渠成的时候再登基为王。
“根据那些投靠的世家传来的信报,张天锡并不承认遗令,另有张瓘、张邕等人拒绝承认。”谢安多少是带着一些可惜,说道:“只是他们保持相当的克制力,没有引兵攻击张祚以及所属。”
冰雪化开了,看近期都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再等个十天半个月路面该是要变得坚硬,那个时候就是汉军大举入侵张氏凉国之时。
“金城由张冲作为守将,城内大约有三万凉国的边军,另有从四周征募的士卒接近五万。”钟兴是前沿指挥,收集敌军情报属于必然:“副将是易揣。”
每个国家都会将自己的军队划分级别,中央军当然是属于装备最华丽的那一梯次,但是最能打的绝对是边军,一些临时征召青壮成军的部队则是最弱。
张氏凉国与被灭的东晋小朝廷一样是世家政治,差别就是在于张氏本身就是西凉最强的世家,不像司马氏那样主弱臣强。
因为一样都是世家政治,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其实都是出身于各个大大小小的家族,能够成为一方军队主事阶层基本都是大家族子弟。
谢安很清楚世家政治是个什么状况,也就问:“可有敌将暗通款曲?”
“将主所料不差。”钟兴比较嘲弄地说:“除开一些将校,金城副将已经暗中投靠大汉,承诺我军一到便会里应外合。”
战争还没有爆发,敌国却有重要将领事先投靠,除开张氏凉国前景看着不妙之外,离不开汉国表现出来的强大,尽管敌将暗中投靠对汉国是好事,可对于反骨仔该看不起还是看不起。
金城是张氏凉国在东边的军事重镇,长年累月地修建和加固之下,城防设施完善齐备,真要硬攻不是说打不下,可损失必定会不轻。
张冲是金城本地大族子弟,他担任金城太守已经有些年头,早在张骏主事的时候就是。
根深蒂固说的是什么?大概就是张冲这种情况。张冲的家族在金城的名声一直不错,与城中各家族也大多交好,由他来率军进行防御城池,可以绝大部分地协调城内各家族协助,也能够得到城中百姓最大程度的支持。
包括谢安在内的汉军将校,他们对自己所率军队的战斗力当然有足够的信心,可是能够更轻易地夺取金城这座军事重镇,自然也是欢喜的态度,就是不能太想当然耳。
“……不排除是敌军用计,但我们只要保持足够的谨慎,便不怕敌方有诈。”钟兴可不敢打什么包票,说道:“一切以战事遭遇为准?”
谢安知道钟兴是什么意思,笑了笑只是点点头。
时间飞逝,冰雪融化后的第八天,位于狄道军大营的汉军开始分批开拔。
钟兴作为前锋,率领本部先抵近到枹罕,途中并没有遭遇张氏凉军,仅仅是受到一些羌、氐、杂胡小股的袭扰。
出狄道向西北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期间也仅是有一条叫洮河的河流拦住去路,前锋本就有遇水搭桥的责任,钟兴所部是在洮河那边耗费了三天搭建三条浮桥,才算是继续向前。
“那些胡人太烦了。”斗阿是真的有些烦躁:“每股数量太少,却是太多队伍。”
前锋除了逢山开路和遇水填桥之外,其实还是有为后方大军肃清威胁的责任,苻氏一族大转移的时候留下来的胡族有多少没人知道,看他们不断袭击汉军的情况,该是每个部落都留下一些人手。
斗阿所部的一部分是被钟兴留下来肃清威胁,他们在行军路途周边不断探索,是有找出一些胡人并清理,但是清理的过程并不算顺利。不是说他们无法击败那些胡人,是那些胡人一旦遇袭就会分散而逃,汉军是能够逮住一些,但总是会出现落网之鱼。
能够找到的敌人无法清缴干净,还存在没有找到的敌人,肃清威胁这种军务从来都是一个大麻烦,可能到战事结束都未能将那些家伙全部清缴,斗阿急切想要去参与大战,真的不想被拖在这种麻烦之中。
吕良见上司烦躁,给出建议:“可不可以假装辎重队,吸引那些胡族来袭?”
汉军出征时不是没有辎重队,就是因为补给大多是依赖于系统仓库创造的便利,辎重队只会是在主力与没有仓库的小部队时用得到。一直以来不是没有敌军想要针对汉军的粮道,可是一次次都只能造成微不足道的麻烦,根本就无法影响汉军主力的物资补给。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敌军却只能是捕风捉影,斗阿一听就不断点头:“确实可以一试。”
那一试,还真的是取得不小的成果,毕竟逗留下来的胡人也要吃饭,平时是打些野味吃吃果子,要是能够吃上粮秣肯定更好,再则是没有比袭击汉军辎重队更能给于制造损失的行为。
斗阿取得了不小的成果,可能也是交上了好运气,等待谢安主力抵达的时候,有其它的同僚接手肃清军务,总算是让他们解放了。
“是,是的,我们是假装辎重队吸引胡人来攻。”斗阿多少是有些眉飞色舞:“胡人很是缺一根筋,哪怕知道有诈也会前仆后继。”
他们近期干掉的胡人不少,可算是挣了不少的军功,本方的损失却是不大,没有理由不开心。
谢安想的却是其它:
狩猎和采集是原始社会的生存方式,就是因为无法保证食物的充足和固定化,才会尝试各种能够增加食物的手段,不管是游牧方式或是择地定居耕作都是源自于对食物的需要。
游牧民族嘛,没有放牧就没有收获,他们是带着仇恨逗留下来,长期捕猎肯定是要将附近的动物大批猎杀,要是光靠狩猎就能保证食物来源,人何必去驯服动物来做家畜,又去种田做什么。
残留的胡人缺乏食物对汉军来说是个好消息,那些不断袭击汉军的胡人就像是蚊子和苍蝇,可能无法一举给汉军造成太大的损失,却会在一次次的袭击中给汉军制造麻烦和放血,能够最大限度地清理干净自然是好事。
斗阿带着本部追赶钟兴所部,谢安在继续行军的同时却不断洒出去小股部队。
金城就伫立在那边,知晓会爆发大战的前提下,金城该做的准备肯定是已经充足,汉军要攻也不急于一时半刻,趁那些胡人缺粮进行征缴,效果会好上非常多。
事实上,谢安也没想着单独攻打金城,他还要实际了解具体情况,若是张氏凉军将军力集中在城防之中,作战的形式就该改一改。
元朔七年春,汉军首次兵临金城的城下,先批抵达的当然是钟兴所部。
“难怪说是军事重镇。”钟兴到来之后肯定要亲自看看金城是个什么模样,寻了个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对着金城一阵评头论足:“城墙高度超过四丈,宽不低于两丈四尺。瞧着城墙夯土的颜色,最顶上的一丈该是紧急加高?”
四丈?司马1晋的计量是延续曹魏,一丈是现代的两米四二,那么四丈就是接近十米的高度。
金城的城墙高大,看着相隔三十步左右还有摆放床弩,城墙之上更是配备许多种类的器械,护城河的宽度看着也是略略夸张,城外更是提前布置好了众多的甬道,也真的是符合军事重镇的规格,
“每个城门内外还有瓮城……”钟兴蹙眉对左右说道:“城内还有预留大面积的空地,城外二十里之内的树木亦是被砍伐干净,不留下可制作攻城器械。守城的敌将,是个防御大师啊?”
钟兴口中的防御大师,也就是金城太守张冲,他是站在城楼之上观看城外的汉军。
“前来者,仅是不到一万。”张冲看去其实很平静,扭头对易揣说:“此些,便是汉将钟兴所部的前锋吧?”
易揣亦是在看城外汉军,说道:“他们已经开始在扎营,是否打开城门,派出部队前去袭扰?若是敌军大意,或可歼灭或是重创,挫挫敌军威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