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88章:器械之利

一座防御工事完善的城池,能够不去攻打它而又能完成既定战略目标,那么就没有必要去碰得头破血流。耽美小说网小说 www.www.funvwo.net更新最快
金城不止是防御工事完善那么简单,根本就是一座刺猬一般的城池要塞,无论是从什么角度都能看到巩固的工事,更有布置许许多多的远程城防武器。
“既然是凉**事重镇,着实是在预料之中。”谢安到来之后当然是要亲眼查看一下金城的防御布置:“每三十步之间就有一台床弩,八十步便布置一座投石车,此些是摆在明面。”
城墙高度足有四丈,高度越来就能让远程武器的射程更远一些,外面还有一里的城外防御带,金城在布置防御链的时候应该是将可打击范围给考虑了进去。
“主城之外还有至少四座大小不一的军堡,分别坐落于主城五里之内。”钟兴抬手指了一下被大军营盘包含其中的那座堡垒:“我们来时,他们是主动放弃并破坏那处堡垒。”
关于堡垒的事情,谢安还没有看过,也就说:“过去看看。”
单一城池不足守,守城之时也不可能将所有部队撤入到城内,要不然就会变成瓮中之鳖,应该是在主城之外还有屯驻兵力,可在敌军攻城时袭扰,亦可吸引敌军来攻时给主城制造打击敌军的机会。
张氏凉军主动放弃的军堡,它实际上只是遗留下一个框架,能被破坏的地方就没有一处完好,大部分的墙壁和承重柱倒塌,只能是看地基辨认出一些情报。
“我们倒是有些发现。”钟兴带着谢安来到一处土质像是被翻整过后的室内空地:“此处该是原先有地道。”
西凉的地表之下水份并不多,大部分土质中的含石量也不是太高,挖地道什么的的确是难度不大。
“那么说,各个军堡与主城之间还留有地下通道?”谢安蹙眉了,他说:“有地道,他们就能随时获得增援与补给。”
至于说攻打下来,利用敌军挖的地道进攻主城,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去那么干。敌军敢事先挖好地道,里面肯定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想利用要有尸体填满地道的心理准备,哪怕是攻进足够的距离,另一头给灌水不但会致使全功尽弃,又要死上一大批人。
地道攻势本身就需要攻其不备,一旦被发现就是自取灭亡。哪怕是从地道入城,敌军也肯定会事先设下埋伏,人一从地道上去恐怕就要面临布置好的箭阵和团团的包围,有多少人命都不够死的。
“还是得打啊……”谢安还是第一次主持进行攻城战,沉思了一小会,说道:“敌军的军堡不类主城……”
钟兴是瞬间会意。
之前来的只是前锋,不会携带大型攻城器械,主力来了就代表大型攻城器械也该到了,对付那些哪怕是有城防器械也不会多的军堡,完全可以利用本方的远程攻城器械进行淹没。
主将有意识,选定攻击目标,命令一下达就该是部下一片忙碌。
将城楼视为指挥部的张冲,他有空就会观察城外汉军的动向。
汉军到来之后只是进入军大营,还适度地将营盘向外扩建,一些必要的拒马等障碍物也是加量,随后就是派出小股部队外出,大概是从周遭运水,已经来来往往了多趟。
古时候建城的第一要素就是水源,只有拥有充足水源的区域才适合建城,要不然光是居民用水就会是一个大麻烦。
金城是位于黄河边上,原先就有开辟河道引到护城河,更建设有水渠引水入城,这些输水通道实际上是布下工事以及大量兵力防御。
谢安没有率领主力到来之前,钟兴就已经尝试在黄河之上搭桥,张氏凉军理所当然是会出来袭扰,双方大大小小是打了十数次,不过互相之间的伤亡并不多。
“主上,看那边……”黄彦抬手指向某处:“那些……是投石车?”
张冲其实早就发现汉军大营的动静,看到大批量的抛石车被人和畜力拉出来也没感到意外。他可是听说了汉军怎么去攻打石羯赵国的城池,屡次都是使用数量惊人的远程攻击器械覆盖,以定襄之战使用的远程攻击器械最多,还反反复复轰了将近三个月。
“无妨。”张冲必须稳定军心:“城外留有一里工事,敌军器械无法抵近,哪怕是抵近也会遭到我军床弩以及抛石车攻击,他们无法站稳脚跟。”
黄彦本来是说汉军要去攻击掎角之势的军堡,听张冲的话也就不再多说,以免有惑乱军心之嫌。
让张冲比较在意的是,汉军的抛石车似乎与张氏凉军的外观不一样,看上去汉军的抛石车体积更大一些,结构上面好像也复杂了不少,接下来就该看看射程是多远。
张氏凉国当然有制造投石车的技术,款式上面与晋军其实没有分别,射程最远可达一百六十步,但是准头什么的一点都不用提。
张氏凉军的投石车在平地之上可以将石头投出一百六十步,由四丈高的城墙上可以增加二三十步的射程。
按照计量单位,古时候的一里是取三百步,而一步是按一点五米来概括,那么一里就是四百五十米。(有些朝代却明确公示,一里是现代的三百米。)
安置在城头之上的投石车射程其实还在是本方防御工事范围之内,只能是等待一部分城外防御工事被攻占才能发挥。上面摆放的床弩则不一样。
张氏凉军的床弩款式与晋军依然是一样,有差别的地方也只会是在弓弦的选材之上,像是晋军缺乏足够多的牛筋……也就是床弩弓弦质量较差,以至于晋军床弩射程普遍只能达到二百步左右,但是张氏凉军的床弩因为弓弦质量优异却能射上二百五十步。
城头的床弩有二百五十步的射程,再加上高度带来的射程增幅,他们实验的结果是可以射到己方防御工事之外,可以在敌军发起攻击的时候为城外守军提供远程支援。
“小心!!!”
大喝是由汉军士卒发出,他们推动抛石车到离军营最近的一处军堡,靠近到两百步左右的时候,军堡那边发出了远程攻击。
“躲避弩箭!!!”
话音刚落,军堡射来的弩箭也是失去动能落下,一声声的怪异声响开始出现,其中伴随着中箭的闷哼和惨叫。
“盾呢?赶紧组织盾阵!”
军堡并不是只发射一波弩箭,是每一段时间就会射上一波,看距离分明就是来自于强弩,数量上还不少。
理所当然的,张氏凉军肯定是有强弩,这个也算是华夏军队的特色之一,只要是主力兵团必定是会搭配强弩,差别就在于多与少。
张氏凉军的强弩还是延续于先汉的款式,而先汉的强弩是改善于曾经的秦军,秦军又是从(战国)韩国那边获取技术。
可以说自强弩出现,华夏文明武装起来的军队基本是有备配强弩,比较诡异的是到北宋阶段时,华夏文明的强弩技术竟然比西夏的差,导致北宋破解西夏的神臂弩之后如获至宝。而西夏神臂弩的技术,其实是得之于李唐的遗产。
弩的射程多远是关键,其中还要看远程的穿透力,汉军的强弩射程可达四百五十步,神臂弩的射程则是三百四十余步,但神臂弩在射出二百四十余步之后仍然可以入榆木半箭,可见神臂弩在三百七十余米的射程上仍具有惊人的穿透力,这一点汉军的强弩却是办不到。
“弩兵呢?死绝了啊!”
“已经在赶来了,大家伙再躲一躲。”
“这他妈……”
应该说汉军有些自大了,他们在迫近到两百步之前还是有多次试探,没有成功勾引军堡的张氏凉军发射弩箭,等待汉军将抛石车推进到距离,刚停下来要进行发射准备时,才是一阵劈头盖脸的射。
“风、风、风……大风!大风!大风!”
耳边传来了战号,声音落下紧随其后的是一阵巨大的弓弦嘣动声,肉眼可见的是地平面升起了一张由密密麻麻弩箭组成的“大网”,它们发出锐利的破空声在半空中向前,随后覆盖在远处的军堡。
汉军强弩部队的反击来得迅速也是突然,军堡组成箭阵的凉军是在望手的同时下才慌忙躲避,弩箭落下之时躲避不及的人中箭而倒。
太多的弩箭了,人一旦中箭被留在原地,身上的弩箭就是密密麻麻,连带地面也快成为弩箭丛林,应该说是整个军堡能够有着力点的地方都是插满了汉军发射的弩箭。
需要的远程压制来了,抛石车周边的士卒赶紧动弹起来,他们是撇下抛石车就往后跑。
“什么个情况?”索孚略略有些懵,他是从军堡的望口向外观察:“怎么就丢下投石车跑了呢?”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军堡主将反正就是一阵吹:“将敌军杀得落荒而逃,敌军攻势没有成型,又丢下……”
恭维话没能说完,跑了的汉军又折回来了。
抛石车是进入军堡的强弩射程,己方的强弩部队没可能时时刻刻进行压制,那么当然是要采取一些措施。
丢下抛石车往后跑,不是说就将抛石车给丢弃,是回去弄来一些篱笆、盾牌等等的遮身物,趁着己方强弩部队还在不断压制的空隙,就在抛石车周边搭建,等于是就地构建防箭工事。
“往上堆草,支撑架注意一些,等一下还要覆盖厚土。”
“晓得、晓得!”
说白了,谁规定抛石车就应该是在毫无遮拦的空地,只要不妨碍抛石车的装弹和发射,爱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
索孚看得是有些吃惊:“汉军……这该是有多充足的经验?”
后面还有让张氏凉军更惊讶的事情,汉军就地弄了简易工事,重新推动抛石车的时候连带搭建的工事也能移动,足足又再往前迫进了二三十步,才展开队形。
“他们……”索孚不止是吃惊,还有着强烈的不安:“……还在搭建甬道!”
抛石车是需要石弹的,等于是需要一条补给线,那总不能是中间毫无遮挡物,不然每次补给石弹该死伤多少?
甬道是一种好玩意,谁发明的存在争议,可以确定的是在秦时被大量使用。军事用途的甬道,是一种周边遮掩物的道路,主要用途是封闭性防止敌军偷袭,首次大规模使用的是秦军将领章邯。
军堡主将喃喃地说:“敌军停止发射弩箭了。”
是的,弩箭的发射是停了,但抛石车却开始射击。
发射第一轮石弹的只有三辆抛石车,他们是在军堡一百八十步左右的距离进行发射,摆臂的动作完成,相隔一会就是听到三声巨响。
索孚能够察觉地面猛地一震、再震、三震,后面是耳朵里传来各种吵杂声。
三颗石弹其实只有一发命中军堡的建筑物,另外的两颗是都砸在了空地。建筑物被命中,石弹是带着巨大的力道砸开了土墙,却没有让建筑物发生倒塌或是整个墙壁倾倒,可见张氏凉军在建造军堡的时候是下了一番功夫。
“不能让敌军肆无忌惮地使用投石车。”索孚看向了军堡主将,斩钉截铁地说:“组织发动攻击,务必毁掉敌军的投石车!”
军堡主将就是再不愿意也要执行军令,再则他也明白再坚固的工事被反复砸也会塌方,不管是期间被砸死,还是军堡被毁,反正他一样逃不脱死掉的下场,自然晓得应该拼命。
谢安是远远地用望远镜进行观察,似乎是看够了才将视线收回来,问行军长史袁乔:“渡河浮桥何时能够搭建?”
袁乔其实是落在队伍最后面才刚刚抵达,一来先向钟兴了解情况,又接手辎重部队,修桥什么的正是归他管。
“若是在金城附近,水流相对湍急最快需要半个月左右。”袁乔不得不建议:“应当查勘周边河道,选水流平稳之地,亦不能放过浅滩。”
谢安想要的是军队能够过河,能够找到什么可行方案是行军长史的事。
“某会向王上请求增兵……”谢安却是没有多大的把握,沉吟了一下才又说:“不然只能兵行险着。”
袁乔眉头挑了挑,比较赞同地点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