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89章:狗日的暴1发1户

说到底,谢安手头的兵力着实有限,三个常备军之中有两个还是骑兵军,仅有一个步兵军可用之攻城。耽美小说网小说 www.www.funvwo.net更新最快郡县兵则就不是用来攻坚,哪怕是郡县兵有那个心气去攻坚,他都不敢将郡县兵投入主要战场,只能是打一些低烈度的战事,或是干些择地固防的事。
兵力有限,又亲眼看到金城真的是一座坚城,谢安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拼命硬攻,哪怕是有那个胆子,仅是一个步兵军也兵力不够啊!
谢安觉得强攻坚城不可取,之前有实际的战例摆在那里,可像李坛攻打定襄那般,清扫城池周边之后,摆下阵势引城内守军出城而战,敌军若是固守不出则以犀利攻城器械轰击,再灵活调配手头的骑军创造战绩。
“中枢应该明白仅是此些兵力难以攻克金城。”袁乔话是那么说,头却是在摇晃:“可是对燕国之攻击亦是箭在弦上……”
西凉的冰雪融化要比辽东那边更早一些,以今年的形式来看,西凉冰雪化开之后的一个月左右,北平郡的冰雪也该融化?
张氏凉国的实力比不上慕容燕国,汉国理所当然是会重视实力更强的慕容燕国,另有一个原因是攻燕由君王刘彦亲征,汉国将主力摆在攻燕战场是肯定的事情。
“朔州战局已定,再则是清剿残余只用得上骑兵。”谢安必然还会极力争取增兵,就对袁乔说:“骠骑将军幕府编制之下尚有数个步兵军,亦是有多达十余万的郡县兵。”
“乔当然是会试一试,极可能还会办成,就是……”袁乔想到冉闵就有些头疼:“恐怕会惹到骠骑将军?”
“皆是为国效力,何处需要何处增兵。”谢安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心里没底气,随口说瞎话:“骠骑将军想必是能理解的。”
话说,冉闵要是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两个骑兵军和一个步兵军被划到谢安麾下,后面又何必一再找谢安的麻烦?
汉**方的将校,将军以下的将领是会在平时领兵,但是将军级别的那些人只有在出征的才会得到编制,非出征状态其实是只有符合身份地位的亲兵。将军出征会建立幕府,兵力则是临时调拨到幕府建制之下,并不是哪个将军时时刻刻麾下都有常备军调用。
骠骑将军冉闵负责对并州和朔州的战事,打了将近一年战事其实是已经进入尾声,并州只剩下一个被围困的定襄,朔州则是不断清剿看得见的异族,恰恰是因为这样才会在中枢决定进攻张氏凉国之后,被抽调部队进入谢安的指挥体系。
兵力少的时候就该有相应的打法,谢安却是不能让金城守军察觉不敢攻城,只能是按部就班地攻击金城的卫城。
集中全军的抛石车针对一处军堡,一百二十余辆抛石车铺开,以骑兵在外围游弋警戒,步兵摆出枕戈待旦的架势,就是那么让抛石车没完没了地发射石弹,又会让床弩、车弩部队和强弩部队组成箭阵时不时地来一次覆盖。
遭受攻击的军堡,地面的震动压根就没有停止过,他们第一次试图出去破坏汉军的抛石车,队伍刚出掩体就被箭雨给逼了回去,后面再也没有试图出过掩体。
“不是末将无能,是着实出不去。”军堡守将满脸的惨白:“亦是无法组织箭阵应敌,只能以冷箭对敌。”
每时每刻都有石弹落下,甭管是在空地还是在建筑物内,能不能多活上一会完全就是看运气,足够倒霉哪怕是躲在建筑物内,汉军发射来的箭矢是无法穿透墙壁,可汉军射来的石弹却能穿墙而入。
密集且没有停止的石弹,一再轰击之下早就将军堡四面的墙壁给砸得不成样子,越是大的建筑物倒得就越快,逼得索孚越过军堡主将下令士卒躲到地窖,或是干脆暂时退入地道。
“完全是以财大气粗的方式来打……”索孚要说恐惧是有,但更多的是悲愤:“我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军堡主将弱弱地说:“我们还在射冷箭……”
抛石车在如今的地位与火器横行的火炮其实是一样的,只是抛石车的射击距离比较近罢了。想要单纯用抛石车砸死敌军属于没可能,却是能够从心理上给予敌军最大的打击,真正决出胜负的其实还是步兵。
没有错啊,无论是使用什么远程武器,能够决出战争最后胜负的还是步兵,那算是以人为本的另一种理解方式。
索孚之所以还在坚持,是他很清楚汉军不管远程器械轰击多久,最后还是要派出部队进行短兵相接,他所不知道的是汉军的部队什么时候发动冲击。
“倒了、倒了、倒了!”
“塌了、塌了、塌了!”
满是吵杂声的战场,说倒了是的汉军,说塌了的是张氏凉军,一方是吼得兴高采烈,另一方则是如丧考妣。
由于只有一处军堡在交战,战场之上的双方将士注意力必然是集中过来。
张氏凉军的将士不是没有看过投石车发射,只是还没有看过那么多抛石车被集中一处使用,砸敌人当然会看得很高兴,可要是换成己方被砸就是另外的心情。
仅是两刻钟不到,原先看着工事齐备,似乎看着也坚固的军堡,是在被不断轰击的两刻钟之后差不多成了废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就没一处看着完好的建筑物,可以想象待在军堡的守军是有什么样的遭遇。
“羯军……就是这样被一点一滴击垮争胜之心的吧?”易揣在哆嗦嘴唇,也不知道是庆幸自己的选择,还是震撼于汉军的远程器械攻击展示:“石弹不断轰击,床弩以及强弩间隙性覆盖,守城战都是如此,野战谁扛得下来啊?”
张氏凉军有一个算一个,再是嘴上不承认,内心里也真的是被汉军表现出来的犀利远程攻击力也震撼住了。
张冲还真的就收集过汉军与石羯赵军的交战情报。
早期汉军与石羯赵军交战,汉军基本是以组织盾阵再搭配犀利的强弩、强弓、连弩来对抗石羯赵军,石羯赵军甭管是用骑兵还是步兵想靠近汉军都会死上一大批人,哪怕是真的抵近了也是在没完没了的连弩攻击下硬撼盾墙。
中后期之后,汉国与石羯赵国的交战是进入到骑兵争锋阶段,问题是汉军骑兵很多也是装备骑弩,除了骑弩之外还有骑弓或是小型连弩,屡屡交战还没有近身肉搏,压根就没有多少甲胄的石羯赵军总是要先被劈头盖脸一阵射。
“汉军……”张冲无法掩饰苦涩:“太富,也太……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了。”
当然是富,穷一些的国家不会像汉军的战兵至少有一套皮甲,攻坚兵种都是搭配铁甲,最普通的一名士卒除了主兵器之外还有至少一把匕首,查遍之前的历朝历代,谁他妈能富到这份上?
必须要说的是,华夏冷兵器时代,最富的是李唐初期的军队,不过李唐是使用府兵制,哪怕是最普通的一名士兵,装备其实都是自己购买搭配,除开必须制式化的外层戎装和主兵器之外,里面再穿几套甲或是带多少兵器,没人能够管得着。
说初期,那是李唐初期的府兵基本是两家子,想当兵得有一定的家资,另外被吸纳成为府兵还有永业田,等待李唐逐渐腐化之后,府兵是越来越大不如前。
不过,除了能被称呼为强汉的刘姓汉室之外,每个朝代基本都是这样,越是到末期军队就越烂。所以才会有“国恒以弱,灭独汉以强亡”,不单单是汉军与异族百年血战留下来的威名,更主要的是国内在诸侯混战时,还能向外压制异族并进行扩张,真真是独一份了。
“主上……”黄彦提醒道:“汉军,他们要发动步兵冲击了。”
针对军堡的远程覆盖频率在降低,大批的汉军步卒从军大营而出,来到己方远程攻击器械的阵地后面,以伍、什、队、屯开始寻找自己的位置摆开阵势。
数千人百兵布阵,没有良好的次序压根就弄不出来,尤其是以阵前临时步阵,光靠平时的训练其实还不足够,得有过硬的心理素质。
汉军的远程攻击器械停止轰击,吵杂的战场在那么一瞬间安静下来,使习惯了吵杂的人会极度不适应。
索孚是足足愣了半响,回过神来就吼:“汉军要冲锋了,众将士出来准备应敌!”
回应索孚大吼的是汉军的抛石车又发动了五轮轰击,期间还有床弩、车弩、强弩连续十余次的覆盖,让从地下掩体出来的张氏凉军士卒被弄得死伤惨重。
间歇性炮击嘛,步炮协同战术下最没技术含量,却是能够将敌军整得七晕八素,也能吓得敌军不知道是不是该出掩体进入战斗位置的战法,冷兵器时代利用远程攻击器械的效果也是一样。
“这……”军堡主将完全是懵了:“咱们出去两次,两次都有敌军再远程覆盖,还出不出去了?”
尽管是被气得心、肝、脾、肺、肾无一不疼,索孚多少还是保持着一丝丝的冷静,咬了咬牙,说道:“这一次,咱们等敌军正式冲锋为准。”
汉军的步卒已经越过远程攻击器械的阵地,排在最前方的是一批刀盾兵,后面看到的是一批长枪兵,他们是摆下最普通的长形方阵,一片沉默之中等待冲锋的军令下达。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战鼓声由点,一直是变成急促,鼓声是一直在响彻,随后远程攻击器械又轮番地发威,队中的军官看到后方将旗猛地向下倾斜,带头吼了一声“汉军威武”,几乎是在前排将士发动冲锋时,全军皆是发出“汉军威武”的吼声,攻势正式开始。
不论是军堡之内,还是其它位置的张氏凉军,他们耳朵里都听到了那声战号,亦是看到汉军一排又一排接替着向前冲击。
“波浪冲击,是先汉的打法。”张冲的拳头在不知不觉中紧握:“先汉又是学自先秦。”
所谓的波浪冲击在现代又被称呼为猪突战术,是小鬼子万年不变的打法,但其实在冷兵器时代的交战中,不断以人海进行排山倒海的冲击,是一种最为常见的连绵攻势,主要是为了保证前队与后续部队不出现断层,给予敌军造成最强烈的心理压力。
一窝蜂地冲,和有梯次地冲,一样都是冲,可一个是没有任何配合,另一个却能发挥出层次感,简单的战术却也是有极大的含金量,真不是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军队能够用得出来。
汉军发动冲击之后,一直是越过被砸毁的墙壁地段都没有遭遇反击,进入到废墟地段才有军堡守军零星地冒出来。
“小心些。”李米是跑得满身大汗,用盾护住胸前的要害,缓缓地抵近一处废墟:“地面的建筑,一些不留神的地方,很可能突然窜出一个敌军来。”
军堡之内,石弹和箭矢是随处可见,自然还不会缺少被远程武器杀死的张氏凉军尸体,满是灰尘的环境让视野被阻碍,呼吸起来也满满都是土的味道。
其实,汉军对于攻击小型堡垒的经验不可谓不充足,汉国的崛起过程不止是在与异族交战,打得最多的还是建立坞堡或城寨的地方大族、豪强,能够被挑选成为一名常备兵,谁又没堡垒攻击经验?
一阵嚎叫声比较突兀地响起,听着好像是隔着点什么的瓮声瓮气,似乎是还略略有点回音?
李米是刚将脚踏入一面残垣断壁之后,地面突然就是被掀开一个什么盖子,看着灰头土脸的人往那冒出来,看得他稍微一愣是立即快步向前,没等那人从地洞钻出来挥刀斩首。
失去头颅的尸体,颈部血泉一般地喷出一股殷红血液,随后是发软掉了下去。
“他妈的,愣着做什么?”李米身上是被溅的一身血,招呼:“围过来,谁冒头就干死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