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97章:哪来那么多悲伤春秋

人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除了比其它生物多了智慧之外,人长期不断地进行某种训练,躯体和肌肉其实是会产生一种“记忆”,不用让人用脑袋去控制自己的行为,是会在遭遇什么的时候身体比脑子更先做出反应。耽美小说网小说 www.www.funvwo.net更新最快
长期且严格的训练是让崔轩在一刹那就做出反应,他将身体极可能地贴在马背上,双脚也是尽力踩在马镫上,还没有忘记将横出去的加长斩马刀给拿稳了。
下意识做出来的动作让崔轩在坐骑撞上枪阵的还能稳稳地待在马背上,那些被向前倾斜而出的枪头,是有一杆刺在战马的前胸,但是战马前胸可是有着一块厚厚半圆形向前微微凸出的铁板,枪头碰上铁板的时候被滑开,战马狠狠地撞到了长枪兵,于沉闷的碰撞中带起惨叫犁过去。
等待崔轩回过神来的时候,幸运地发现自己没有死掉,坐骑也还在继续向前迈蹄狂奔。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庆幸,整个人却是好像突然间浮空,随后猛地感觉到一震。
杂物缓冲带之外,张氏凉军挖了将近一个时辰的壕渠,其实也没有挖出多么大的规模,原先在挖壕渠的张氏凉军临时被命令拿起长枪步阵,一片紧张与仓促中枪阵并没有多厚,队形看去歪七扭八,东一撮西一拉显得异常七零八落。
受于视线太短的崔轩真不知道刚刚自己的坐骑是在狂奔中一跃而起,堪堪是跃过那条根本不深的壕渠。
真心而言,人是地球各种动物中最具智慧的生物,可在一些事情上反而是没有其余动物反应迅速,甚至一些动物面对危险时的反应要远远快速于最具智慧的人。
可能一样只能看到前方四五步的距离,人在狂奔中遇到坑基本是来不及反应就跌落进去,战马却能够在一瞬间反应过来。
当然了,不管是什么都会有区别,比如崔轩的坐骑反应迅速,一些突骑兵的坐骑则是显得迟钝。
那些坐骑没有反应过来的汉军突骑兵,他们的坐骑前蹄踩空直接就是一头栽下去,数百斤的力道那么猛砸,不少战马的脖子直接折断,骑士被猛砸之后哪怕是还活着一时半会也爬不起来。
崔轩其实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身在战场也没有功夫进行多想,还活着就是一直向前冲锋,直至冲到城墙边上才会有休整的时间。
浓雾之中,马蹄声滚滚地震耳欲聋,伴随其中的是到处都有惨叫在频繁地响起,谁都无法在远距离的位置发现对方,想干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属于没可能,任是万般冲锋也只能是闷头闷脑向前冲,或是忐忑不安杵在原地接受即将到来的命运。
以“上帝视觉”无视浓雾……
从天空向下进行鸟瞰观察,汉军的军大营是一片忙碌的景象,里面还在不断地涌出骑兵,看后方蓄势待发的步卒该是郡县兵。
出了军大营的骑兵,他们冲击缓冲带其实并不是绝对顺利,一些骑兵纵马驰骋是一头撞上了障碍物来个人仰马翻,还出现骑兵一头撞上原先就处于杂物缓冲带的友军,但更多的骑兵是除了杂物缓冲带向正确方向汹涌而去。
在空地区域,随处可见静立在原地的张氏凉军,大多数的张氏凉军是拿着长形物,为的就是制造尖刺之林抵御可能冲上来的汉军骑兵。自然也有手持短兵的张氏凉军存在,他们是挤成了一团,尽可能是肩并肩靠拢。
步兵在面对骑兵的时候,尽可能地更密集一些才是正确的应对方式,处于外围的步兵或许是会被高速驰骋而来的骑兵碰撞踩踏而死,但是骑兵撞上人墙之后也会失去速度,没有速度的骑兵原地作战并不比步兵有什么厉害,甚至可以说骑兵一旦失去速度会被步兵轻易杀死。
冲进空地的汉军骑兵,他们实际上并不是一条线的平推模式,是分作多个箭头不断向前,有的箭头冲锋势头异常凶猛,有的箭头则是闷头撞上排列密集阵型的张氏凉军受挫。
在更后方,大量的张氏凉军看着相对有协调,他们是以长形阵势方式分布,大量的长枪兵和长矛兵处于前列,后排则是大批的弓弩手,一些其余兵种则是在后侧。左右两翼的区域,分别是有近万的骑兵在缓速地进行游弋,可他们的状况并不好,时不时就会两队互相碰头。
骑兵当然是要保持运动,可不是等待要厮杀了才从静立中突然动起来,战马与人不一样,战马需要长时间的活动来让血变得“热”起来,没有事先热身的战马根本就发挥不出战马该有的活力。所以哪怕是会有些乱,张冲都是让骑兵保持热身状态。
“敌军大抵冲到什么位置?”张冲知道可能没有答案,却一定要问:“是只出动骑兵,还是步骑皆动?”
果然是没有人能为张冲答疑解惑,甚至是因为浓雾阻隔视线的关系,压根就没有知道前方的战况怎么样。
索孚问:“末将亲自去看看?”
张冲却是缓缓摇头,说道:“一切该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无非是尽人事听天命。”
在张冲看来,金城俨然已经成为会将整个张氏凉国拉入无底深渊的累赘,想要改变金城会成为拖累才会有今天的出城而战。
出城的张氏凉军,他们当中的大多数疼当然不知道自己的主将已经不要金城这一座坚城,是张冲要让金城陷于敌手,在那之前用一场浩大的拼杀来作为注脚,会死伤多少自己人不是张冲所在意的,张冲唯一在意的是能够给汉军制造多少折损。
大军背后的金城听着很安静,浓雾阻挡了列阵待敌的张氏凉军视线,使他们根本就无法发现城头属于张氏凉国的旗帜已经被撤下,一些一看就是临时制作出来的汉军旌旗却是在飘扬。
此时此刻的易揣是站在城楼望远处的浓雾蒙蒙,耳朵里听到的是交战时产生的动静,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比的复杂。
【张太守早就知道某暗中投靠大汉,却是一直没有处理……】易揣当然不会认为那是张冲好心:【该是留下某,为了在某个时刻设下陷阱重创汉军?他却是不知道为了什么,竟然率军出城,将城防轻易交到某的手中。】
易揣其实是已经查看了城内,紧张而又忐忑地想要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圈排查下来没有发现堆积柴火或是放置火油,亦是没有发现伏兵。
【张太守究竟是被什么刺激到了?】易揣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是真的想要为家族留下善缘,送一场莫大的富贵给予我们?】
世家政治嘛,但凡世家就是作为一个阶级,他们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但没有永远的敌人,能够稍微开启方面之门结些情谊,等于是为自己的家族多留下一条后路。
要是张冲没有布置什么陷阱,易揣等一批人的确是受到了张冲的恩惠,一旦张冲所在的家族发生点什么的时候,于情于理都是该帮把手。
“既然不要固守金城,张太守因何不像我等?”徐志满满都是不解:“大势如此,抵抗不过是螳臂挡车。张太守若是献城……”
易揣内心无比复杂地截断徐志的话:“我们不在乎忠义,还是有人在乎的。”
金城张氏,算起来似乎真的是世代受到西凉幕府张氏的恩惠,从张之初的多番照顾,再到张茂和张骏的优渥,使原本只是小豪强的金城张氏成了一郡望族。
楚汉相争的时候出了个一诺千金的季布,更早的先秦时期多的是情谊坚厚的刎颈之交,所谓的刎颈之交还真的能够在对方出事之后,不计代价地进行复仇,报仇之后自刎陪伴老友。
情谊与忠义对有些人便如粪土,可有人却视之为无价珍宝,一饭之恩尚且有人竭力相报,何况是几代人受到优渥?
君不见,南宋神州陆沉,十万纶巾跳崖以成中1国最后绝响?受到赵氏四百年养士之恩的读书人以身殉国,可是……他们为什么宁愿跳崖自杀,也不愿意返身与入侵者拼了?死都不怕,究竟是在怕什么!
张冲原先是在看金城的方向,受于雾气阻隔当然是没有看到什么。他重新扭过头来,做出侧耳倾听状。
前方的马蹄声滚滚永不停歇,听动静距离也不是太过遥远,应该是很快就会冲击到摆好的战阵。
崔轩依然还是冲在全军的前端,盾牌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丢没了,那一柄加长斩马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折断,手持的家伙变成了一柄稍微短一些的战刀。
“呜呜呜呜呜”
有节奏感的号角声的被吹响,被汗水涩得辣眼睛的崔轩,他的面甲之后露出若释重负的表情,下一刻是牵动缰绳,让坐骑向着号角传来的方向驰骋。
骑兵冲锋可不是能够一冲到底,人受得了马的体力却是被消耗得差不多,冲击力不足够的骑兵战斗力不止是降低五成,有机会撤出疲惫骑兵的时候,没有指挥官会让疲惫的骑兵继续冲锋。
号角声是一种信号,也是指引该撤出骑兵往哪撤的“灯塔”,疲惫的那批骑兵撤出,后面会有袍泽接替向前。
崔轩是被累得快要摊在马背上,有体力的不断消耗,更多的是在浓雾环境下被制造出来的不安和紧张感。
天大的实话,上战场拼杀没人真的可以什么都不在乎,要有谁看去不在乎,那绝对是假装的。
士兵每一次上战场,只要还能呼吸就会脑子里有各种想法,害怕与紧张更是少不了,差别就是能不能像个真正的军人那样,压制各种负面情绪,将注意力集中在怎么保命和杀死敌人上面。
崔轩全身一个零件不少地撤到安全区域,刚刚立马就有郡县兵走过来搀扶着下马。他双脚踩在厚实的地面都还感觉有些飘,拉起面甲喘粗气的时候,郡县兵递来了一个装满水的皮袋。
大口大口地牛饮了一番,崔轩摘掉头盔用皮袋往自己身上倒水,“稀里哗啦”的水流声中,头部以下是腥红色的水迹往地上落去,帮忙休整的郡县兵要摘除甲胄上的箭矢,甚至都从他身上摘掉一条挂在肩膀上的手臂,其余的碎肉更是没少。
崔轩喘息了一小会快步走向自己的坐骑开始解下马甲。他都没有发现雾气之中已经能看到二十来步之外,是一脸心疼地那湿毛巾在擦拭满是血迹的战马,战马前胸的铁片已经消失,鳞片甲多处出现破损,看着能够看到一些被破开的皮肉,万幸的是伤口都没多深。
阵阵听着浩瀚的“汉军威武”之声从远处传来,没有多久就再传来“万胜”的呐喊,让不在战场的人都是露出一脸的喜色。
“前方破阵了啊……”崔轩刚刚为坐骑包扎好前胸的伤口,眨巴眨巴眼睛突然间才发现雾气有要散去的迹象,不由感慨:“也该他妈的散去了,那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里冲锋,真不是人能受得了的。”
看看头顶的太阳,看着绝对是超过巳时,就是再浓厚的雾气,太阳出来,风势也开始变大,肯定是会缓缓地散去,等待到午时肯定就全散了。
视野渐渐恢复,崔轩又处理好自己的坐骑,一圈逛下来将本屯的袍泽尽可能地聚拢,一番点人头下来,又是问了一下,可能是有些袍泽还没有过来会合,但可以肯定是至少有六十个以上的袍泽是阵陨了。
没有给崔轩太多用来感伤的时间,他们仅仅是休整不到两刻钟,新的军令被传达下来,说是有同袍已经冲进金城,他们赶紧重新披挂甲胄和补上配套兵器。他们这一批人是要先去大战场地的侧翼与一帮西域骑兵交战,后面也是要入城。
“老伙计,你先休息一下。”崔轩看着是个感情丰富的人,至少对自己的坐骑是,一手抚摸喷着热气刚刚跟自己冲击了一阵的战马,另一手其实是牵着另外一匹备用坐骑,示意郡县兵将受伤的坐骑牵下去,翻身上了马背一声大吼:“整队,整队,干翻那批西域蛮子,然后进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