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08章:当世第一美男子

慕容格嗳,公认的燕国第一战将,十四岁开始率领慕容燕军四处征战,改良慕容燕国的貂豹骑兵。
因为相貌着实是俊美,慕容格原本是担忧对敌人没有足够的威慑力才戴上面具,后面养成习惯每战必定会带上面具,久而久之麾下也是效仿,他的一些对手也就称呼其麾下为面甲军。
现如今的慕容格已经二十七岁,膝下子嗣众多,光是嫡子就有三个,听说子女大多继承其美貌?他此时此刻是站在一处箭塔之上远远地注视着丘水河,那里的河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汉军舰船,四条过河桥梁已经显现规模,并且已经有汉军渡水登陆丘水东岸。
驻守丘水河的慕容燕军不是没有尝试阻止汉军,他们其实不是没有进行过阻止,只是面对汉军舰船发射的弩箭和床弩死伤非常惨重,慕容格不想有太多伤亡也就放弃阻击登陆。
慕容格当然也不想眼睁睁看着汉军轻松渡河,事实上他除了安排必要的阻击部队之外,于上游早就打造好了数量众多的木筏,本是想要引火点燃放之随波逐流地从上游漂下,却是汉军早有预防,不但及时出现舰船进行攻击,哪怕是有一些燃烧的木筏顺流而下也被汉军安置起来连跨两岸的东西拦下。
一系列尝试拦截的行动都没有取得成果,慕容燕军除了眼睁睁看着汉军不断建造过河桥梁又能怎么办?对于慕容燕军来讲情况不止如此,汉军的舰队不是单独出现在丘水,与渤海有直接通道的濡水也是频繁出现汉军舰队。
慕容燕国并不是没有水师,或者说他们本来是没有水师,是发现汉国的水军规模庞大且威胁很高开始发展水师。他们在汉元朔五年的时候接纳了一批东晋小朝廷的人,可算是有了熟悉水师的人,才算是能够正儿八经地发展水师。
现在是元朔七年,慕容燕国水师的规模大概是有大小战船将近四十艘,舟与木筏什么的则不太好算。
按理说一个国家开始重视某方面的时候,以国家的意志、资源、人力不至于两年才打造出四十艘大小战船,慕容燕国也并不是一个没有工匠体系的国家,可造船肯定是要安置在河流边上,问题是汉国会对那些造船基地视而不见吗?
“沿海差不多已经糜烂,濡水河流周边情况亦是好不到哪去。”刘翔是一副深觉痛恨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幸亏早就将人迁移,要不然……”
慕容格现在并没有戴上面具,那张俊美的脸庞上满满都是阴霾。
说实在话,慕容燕国一开始对汉国并不感到发怵,甚至可以说是有信心对汉军战而胜之,只是情况在元朔四年的时候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元朔四年的时候,汉国可以说是举世皆敌。
那个时候的慕容燕国正是最为风光的阶段,东北各国无不是在慕容燕国的兵锋下颤颤发抖,准备了近十年的南征物资也是堆积如山。
那个时候的石羯赵国尽管丢失了青州、兖州、徐州和冀州局部、司州局部、豫州局部,可石羯赵国看着依然还是一个庞然大物。
那个时候的东晋小朝廷光从表面上看来也是光鲜无比,不但二十万大军丝毫无损,连带长江水师看着也是规模庞大,算起来人力物力还是当世各国的最富裕。
就是那个时候的李氏成汉、张氏凉国、拓跋代国不管怎么看还是那种可有无可,反正是多他们可以壮壮声势,少了他们也无伤大局。
东方各国的局面就是随着汉国兵锋南下开始出现改变……
李氏成汉虽说国家弱小,可李氏成汉的山川地势对于打防御战是占着便宜,谁都没有料到汉国会在三个月之内灭掉李氏成汉。
“桓温可称之为将,就是为人着实令人不齿。”慕容格哪怕是露出嘲讽的表情依然看上去就是个中年的美男子:“此人不顾母国情谊,带兵参与攻灭晋国,后续主持血腥清洗,不类人子。”
汉国灭东晋小朝廷按小朝廷的中央投降时间来算,灭国之战只是花了四个月,但后续扑灭顽抗势力和各地世家、豪强却是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
不论是哪个国家,除非是战事出现反复,要不然都是以中央投降来算作灭亡,无论怎么瞧都不能算是弱小的东晋小朝廷四个月就完蛋,着实是令太多的人惊掉了下巴,某方面来看也能说明汉军的强大。
慕容燕国早期是奉东晋小朝廷为正朔,可见慕容一族多少还是承认东晋小朝廷的强大。他们是在公元三四三年拒绝再奉东晋小朝廷为正朔,同年举行建国仪式立国,但不足以说明不再承认东晋小朝廷的实力,只是觉得不再需要借东晋小朝廷的名号了。
应该说西晋崩溃之后,各个胡人势力对华夏苗裔早就不再视为如强汉时的强大。从只有前赵(匈奴汉国)称帝,后面石勒和石虎先称帝又再自行去掉帝号,其余各方的胡人势力仅是称王,独独东晋小朝廷称皇帝号,多少还是能够看出胡人对华夏苗裔是否真的变得不堪一击感到迟疑(可见汉帝国余威)。
“兄长要称帝了……”慕容格是一副苦笑的模样:“从未见过称帝之后,却是要立刻带领治下子民迁徙的皇帝。”
“大王是要鼓舞军心民气。”刘翔倒是一副庄重的表情:“刘彦仅是称王,大王称帝可以从气势上压刘彦一头。”
皇帝当然比王大,但是称帝的人真的就比称王的人实力更强吗?名份有时候真的显得无比重要,在一些时候着纯粹没有半点用处。
慕容格却是暗自苦笑,慕容俊称帝或许是有助于提升自己人的士气,但他知道慕容俊更多的是想恶心刘彦的同时最后爽上一把。
刘翔庄重的表情一下就瓦解,脸颊不断抽搐的同时,是发出苦涩的笑声。
“什么东路军和西路军,仅仅是为了国内的大转移争取时间。”慕容格完全理解慕容俊是什么心态,可理解归理解还是感到憋屈:“大燕为了南下可是整整准备了十三年……是十三年!”
十三年前的慕容格还是婴儿,那个时候慕容鲜卑想的是击败宇文鲜卑、拓跋鲜卑和其余各种鲜卑,也如愿完成了从内战中壮大自己的目标,随后又将高句丽打个残废,夫余国、慎国、曲沃、娄族……甚至那些长年在深山老林狩猎的野人也没少清理,可以说一切都是朝着美好的方向在发展。
要是没有发生意外,一个十三年的前期准备之后,慕容鲜卑还要再花另外一个十年来蓄积力量也是等待时机,为此他们专门在公元三四二年的时候与石羯赵国在幽州爆发大战,当时慕容燕军是以少于石羯赵军数倍的兵力对阵亲征的石虎,还做到了战而胜之,为的就是将石虎打怕,使石羯赵国不敢轻易东望,能够有更稳定的外部环境来进行内部备战。
“若是能够重来……”慕容格说到一半不说了,哪有什么重来,说出来会显得自己很软弱,是他所不愿意表现出来的。他调整了一下情绪,问刘翔:“准备得如何了?”
刘翔是慕容燕国东路军的行军长史,能够参与到慕容格的整个作战行动之中,一些事情是经由他来进行安排,也就说:“已经准备就绪。”
想要将汉军挡在丘水西岸已经属于不可能,因为汉军舰船远程攻击力犀利也不好在河岸边交战,慕容格的计划是放汉军渡河,将丘水东岸两里外作为第一个战场。
丘水是一条有着悠久历史的河流,普遍宽度是在一里左右,由于是一直延伸向古长城(战国燕时长城)之外的草原,甚至是与鲍河相连,长期是处于一种高水位的状态。
现阶段是各处冰雪融化的季节,虽说不比冰雪刚融化时期的汛期状态,但丘水的河面依然要比平时高许多,河流的水也显得相对湍急,正是因为这样慕容格才想着从上游放下燃烧的木筏,可惜的是汉国早有布置没能成功。
慕容格原本是在讲话,说着说着却是停了下来,脸上出现了明显的忌惮:“骠骑将军.冉,是石闵吧?”
刘翔努力眯着眼睛看向远方,由于近视的关系自模糊看到出现了一杆显眼的大旗,却是看不清旗面的字样。
汉军的军旗有分规格,从千人编制的曲开始有资格配置番号旌旗,但一直是到军这一级别都没有资格在旌旗上绣上除了番号之外的任何文字,能够绣上除了番号之外文字的是一些将军级别,一般是官职再加上姓氏,比较特别的是刘彦的王旗只会有凤凰图案不会有其它。
先前丘水战场周边只有普通的番号旌旗,慕容格可以从旌旗上来分辨出现了哪支汉军,某方面来讲是第一时间询问那支番号的汉军都有过什么战绩,可能的话就根据该番号的战绩做出一些适当的布置。
冉闵的军旗的的确确是出现在了丘水西岸,连带新的部队也是暴露在慕容燕军的视线之内。
“桥……快可以通过了。”刘翔无法掩饰吃惊:“仅是三个时辰,敌军竟然可以修好四条渡桥?!”
是的,河面上的四条渡桥已经快好修好,那是一些战船作为平衡支点,又有众多显得非常庞大的木排分块被铁链固定,慕容燕军离得远无法看太仔细,其实就是木排与木排分别拼凑,再被外力拉扯固定起来,形成一条可以任人通过的浮桥。(参考二战美军建造渡河浮桥的方案)
由于是众多木排进行并拢固定,事先看去根本就看不出桥梁会那么快修好的关系,慕容格之前的判断是汉军至少要耗费四五天才能修好,一看冉闵率领新的汉军出现,下一刻又看到四条桥梁已经修好,默不吭声就快速走向攀爬梯利索地下了箭楼。
“通知李洪,马上会有大批汉军过到东岸!”慕容格矫健地翻身上了亲卫牵来的战马,又接过递来的长枪,才看向刘翔:“长史且回大营,某需得抵近好好看看敌军。”
刘翔一下箭楼就停这话,稍微犹豫了一下也就行礼应:“诺!”
丘水的两岸地貌都差不多,就像很多河滩附近的地形一样,是呈现一种满是杂草但地势相对平稳的环境。离开河滩之后,一些自然生长起来的树木和灌木丛显得很密集和茂盛,人为开辟出来的道路也就那么些。
在丘水西岸,大批的树木是被汉军砍伐,除了防备慕容燕军火攻和便于偷袭之外,还是为了就地取材,也就让西安看上去是十足十人为破坏的一片狼藉。
慕容燕军并没有改变丘水东岸的环境,那是慕容格人为原始面貌有利于防守,倒是汉军在登陆东岸之后进行了诸多的破坏,其中就包括清理草丛和伐倒遮蔽视线的树木。
渡河登陆的汉军有小规模地向更深入的地方进行试探,不同阵营的两支军队在林子里展开的厮杀一直在持续,总得来说汉军遭遇到了坚决且顽强的阻击,甚至是连斥候都无法穿过林子对后面进行窥探。
冉闵全副戎装地骑跨在朱龙马之上,他眯着眼睛看着丘水,用着无比嘲讽的语气对旁边的刘猗说:“密林之中必有火油,其后必是重兵待命。”
刘猗却是脸颊抽了抽,心中非议:【有没有火油不清楚。布置重兵却是得到情报窥探,那还用得着您来猜呀?】
所谓林子后面有慕容燕国的重兵,那根本就是刘彦“作弊”窥探到的,也就对慕容格接下来是想干什么有足够的认知。
“燕军第一战将,就是一个欺负小国寡民打出来的名将,某根本不放在眼中。”冉闵那么说也没错,谁让石虎亲征慕容燕国的时候,慕容格并没有单独领兵,慕容格一直活跃的战场是在东北各小国。他估计是嘲讽够了,也是前方传来可以过河的旗语,就下令:“过河!”

  耽美小说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