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10章:灭燕之战

很多时候部下做了什么都会被当成是上司干的,以至于上司总是能够得到一些莫名其妙得来的好名声或是坏名声。
冉闵对于要不要放火是一种无所谓的心态,他很清楚哪怕是真的渡河过去,以丘水东岸那边的地形,再加上周边至少有数万的慕容燕军,想要完成快速突破的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尤其是统率慕容燕军的主帅是慕容格。
汉军已经开始在发射火箭,作为背景是林子里面的动静非常大,不知道多少慕容燕军的步骑吵闹着向后方撤退。
火箭被发射之后,一开始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火,那是因为冰雪刚刚化开,植物本身都是生机勃勃,没有多少枯叶或是杂草可供助燃,再则是林子的前端并没有撒上猛火油。
从汉军开始发射火箭的时间算起,后面汉军得知慕容燕军主动撤退停止放箭,大概是两刻钟之后林子深处比较突然地开始冒烟。那是一种多个位置的冒出浓烟,不是一个地点冒烟再向周边蔓延,汉军没有采取什么举动,可见是慕容燕军主动烧林。
的确是慕容格下令烧林,慕容燕国要争取更多的时间用来转移,能用什么手段拖延汉军的推进速度那就是用什么手段。
慕容燕国想要转移,说是举国迁徙一点都不为过,他们迁徙到新的区域之后还要进行大量的战争,能够保存多少兵力就绝对不能损耗,放火烧林子来阻止汉军的推进无疑是一件非常合适的行为。
有了猛火油的助燃,火势很快就蔓延开来,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之下,地面燃烧升起的浓烟异常醒目,并且浓烟还因为是东北风在向汉军的驻地席席卷去。
“虽说不太可能,但还是要做好十足准备。”陈展说的是慕容燕军会不会借着浓烟发起袭击,就下令:“密切注意布防,岗哨也尽可能远地撒出去。”
张侯知道陈展的担忧不是多余,慎重地应“诺”亲自下去布防。
四条浮桥时时刻刻都有步骑在过河,先批过来的人,有些是去加厚前线防御链,有些则是拿着早有准备的工具去清理草和树,为的是加大营盘的空间。
除了使用浮桥过河之外,汉军其实也在不断使用舟船从丘水西岸往东岸投送部队,使这边的河段从高空看下来就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慕容格主动后撤并放火?”冉闵早就看到丘水东岸林子深处冒起的浓烟,没有得到汇报之前就知道不是汉军所为,毕竟汉军的弓弩射程是远,但没有远到那么夸张的地步:“这就是燕军第一战将?”
冉闵是半鄙夷和半欣赏的态度,会这么复杂是从猛将的角度觉得慕容格没有属于武人的血性,再来就是从一名统帅的角度觉得慕容格的选择很理智。
短暂数年之内,汉国连续攻灭数国,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拓跋代国没打就先自己除国,张氏凉国仅是丢失金城就要回归大汉旌旗之下,致使汉国从军心民气上可谓是如日中天,那么汉国的敌国则会是另一番的景象。
“那么些国家先后在大汉的兵锋之下完蛋,再有慕容鲜卑在大举迁徙的情报,不难猜测接下来是什么情况。”刘猗微笑摸着下巴,说道:“也就您了,不会主动询问中枢,要是没有太尉提醒,您估计也不会去想。就是中枢没有知会您,这个……是不是该注意一下?”
冉闵听了是不断摆手:“想那么多,说那么多,做什么?面对敌人无非就是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罢了。”
刘猗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是一僵,随后脸颊不断抽搐,觉得摊上这么一位主上也真的是够了,本身就没有政治嗅觉不说,连去关注大局也兴致缺缺则会显得很致命。他不是没有提醒,应该说提醒得还挺多,但冉闵依然是我行我素。
滚滚的浓烟在东北风的席卷之下很快就将岸边的汉军全笼罩进去,渐渐地覆盖了丘水河面,甚至是向着西岸蔓延过去。
燃烧而起的烟雾是什么味道还是其次,吸多了必然是会造成危害,幸亏是汉军及早发现状况,加紧准备了湿润布条让将士捂在口鼻之上,但眼睛可就无法蒙住。
“糟糕透顶啊!”刘彦已经无法透过烟雾看到丘水东岸的情况,扭头问徐正:“燕军已经全面后撤?”
徐正也在蹙眉,回答了刘彦的问题之后,说道:“王上,要不还是只留下少数部队,其余撤回来吧?”
丘水两岸的林区很广,早在有意放火烧林之前,是已经查探好了季节风向,按照汉军这边的意思是需要风向合适的时候再烧林子,但显然不是事事会按照汉军的节奏来。
“明天才有可能更换风向。”桑虞注视着那厚厚的烟雾,说道:“也有可能风向不会改变。”
其实挺无语和令人纠结的,才刚刚投送部队过去,又要下令暂时撤回来,无疑是会对士气造成影响,但总好过出现不必要的伤亡,刘彦也就下令东岸部队撤回西岸。
“得嘞,要撤就撤个干净,最好让敌军发现我们撤退之后,返身回来布防。”冉闵说这话的时候周边满满都是浓烟,随着一直摆动手臂卷着烟雾,因为嘴巴捂着湿巾声音也是瓮声瓮气:“啥玩意都看不见,让将士们过河的时候都悠着点。”
撤回丘水西岸的命令很快就被传递下去,早就对糟糕环境受不了的将士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不免发出欢呼。
“这……”陈展是一直处于最前线,接到命令的时候满心纠结,低声就骂:“不是早有放火的准备吗?连湿巾也早就备下,大汉的将士尸山血海都蹚过来了,还怕这浓烟?”
没人听到陈展的低语,他也不敢违抗命令,就是他们作为第一批渡河的先头部队,过来东岸之后费心费力开拓出营盘,与慕容燕军的厮杀也折进去数百人,真的对主动回撤抱有不甘的心态。
常说刀剑无眼啥的,水火当然也没有眼,甚至可以说刀剑还能控制,水火却是人力难以掌控,慕容格是有要趁浓烟弥漫的机会去袭击汉军的意思,问题是浓烟不光汉军吸多了会死,也不止是汉军被浓烟弄得睁不开眼,因此慕容格是有安排数百人冒死袭击,但这批人仅有极少数成功趁着视线被浓烟混淆接近汉军,但根本没有冒出什么水花来。
“真的有敌军冒死来袭?”陈展是站在浮桥边上,耳朵里听着潺潺流水的声音,四周的将士除了偶尔的咳嗦声没人喧哗:“严重吗?”
张侯当即答道:“咱们虽然早有准备,可还是出现了伤亡,索性仅是阵亡三人、重伤两人,干掉了十六个敌兵,不太清楚还有没有剩下的。”
穿上敌对阵营的衣服进行偷袭啥的,军事历史上可谓是屡见不鲜,每一次都能造成敌军难分敌我,视野遭受阻碍的时候更是能够引起很大的混乱和恐慌。
另一边的慕容格也在听取汇报,他们无法得知给汉军造成了多少伤亡,仅是能够判断汉军根本没有出现大乱,后续的行动也就难以展开。
“听闻汉军的军纪极度严苛?”刘翔无法掩饰可惜的表情,恨恨地说:“若是汉军大乱,虽说全歼东岸汉军很困难,但不至于没有半点用功。”
慕容格当然也感到可惜,某方面来讲则是对汉军更加忌惮。
大概是在下午时分,丘水东岸的汉军完成回撤西岸的动作,从西岸看向东边,那里满布冲天的烟柱,浓烟几乎是要将半个天空给遮挡。
森林燃烧大火,众多原本栖息于林间的动物四处逃窜,能够看到许多惊慌失措的动物窜出林子直接就是冲向河水,它们有些是能够浮于水面,不少则是扑腾下去之后直接沉下去。
“最少估计会燃烧十天,波及的区域要看敌军有没有砍出阻火带。”徐正看不出有什么担忧,甚至是用着相对轻松的语气说:“丘水东岸的地形相对复杂,除了当前可以开辟用来作为登岸的地点,还是有七八处合适登陆。在之前我们是刻意只开辟当前区域吸引敌军前来交战,既然慕容格谨慎,还主动放火,接下来就是该开辟其它登岸地点了。”
说到底,先批抵达丘水的汉军是只有八万,但是从渤海而来的舰队是源源不绝,控制了丘水的汉军不但舰队横行无阻,连带地形合适想要开辟登陆点也不存在多少困难,只有想不想和对战事有没有助力那么回事。
该采取的行动实际上是已经在进行,离当前位置最近的新登陆点是在三里之外,那里有大批的舰队汇集,由舟船承载的登陆部队实际上也已经踏上东岸的土地。
“这片林区面积很广,后面有不少的山地。”徐正走到沙盘边上,指着一处山区:“这里满布敌军的营寨,可见是想要依靠地势进行固防。”,他又指了指周边,继续说:“这些地方倒是平地,是最可能发生会战的区域。”
据悉,慕容格麾下是有十多万的部队,因为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准备,凡是能够凭借的地形皆早早构建防御工事,汉军想要进攻只有突破那些防御链,突破之后抵达平原会不会发生大战则不太好说。
慕容鲜卑是游牧民族来着,相对起山地类型的防御战,他们更擅长的是骑战。
慕容格这次过来是带来了貂豹骑兵,根据汉国内线提供的情报,貂豹骑兵在近两年又再发生了一些改变,比如慕容格命人打造了相当多的铁链,是用于貂豹骑兵之间的连接,也就是具装重骑用铁链相连起来,铁链还布满了利刃和倒钩。
“他们有很强的危机感,估计也知道大汉必定发兵灭国,不计代价将貂豹骑兵进行了扩充,数量增加到了六千。有四千就是在所谓的东线战场。”吕议管的就是邦交,那些投靠汉国的各国反骨仔也是由他主持联系:“征东将军已经在西线遭遇貂豹骑兵,事实证明他们非常不好对付。”
所谓的西线,就是慕容俊亲自指挥的西路军,他们已经与吕泰统率的多国联军发生碰撞。
慕容俊第一战就出动了貂豹骑兵,两千的具装重骑面对三万高句丽、百济、新罗以及倭列岛的部队,竟是打出了横扫的威势。
“……”刘彦略略不满地看了吕议一眼,这边还没有与貂豹骑兵交手,那样说是在提醒没有错,可也造成了众将校的心理负担。
在接下来,汉军连续开辟了四处登陆口,慕容格那边稍微阻止了一下,可是面对丘水河面的汉军舰船远程武器,情况与汉军第一次开辟登陆口的过程一样,慕容燕军无法承受太多的损失,只能无奈地看着汉军建立的登陆口渐渐成型。
从大火燃烧再蔓延,到明火熄灭只剩下冒烟,是一直持续了十三天情况才好转。
一场大火下来,丘水东岸原本的满是绿意变成了焦黑一片,看去至少七八里方圆的一片焦土令人揪心。
绝大区域的火已经熄灭,剩下哪怕还有灰烬也没有了更多的可燃物,汉军从第一个登陆点再次进行过河的时候,慕容燕军的身影重新出现。
再一次渡河时期,可以通过的桥梁已经增加到了七座,慕容格就是远远地看着汉军从七座桥梁源源不断地涌到丘水东岸,看到过河的汉军组织一下队形有向前推进的动作,面无表情地摆手,随后带着军队离去。
“来了又立刻走,什么意思啊?”陈展所部极力争取又得到了头批过河的部队,发现敌军出现的时候还以为能干上一场,没想敌军只是露一下脸就撤退:“请示一下骠骑将军,要不要追击?”
冉闵给的回复是“追”,但追到树林边缘就停下构建工事。
没毛病,先前是有森林大火,可慕容燕军有弄阻火带,烧毁了七八里方圆的树林,后面却还有一大片的林子,其后才是慕容燕军构建的防御工事链。
  耽美小说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