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14章:灭燕之战

现刘彦还是低估了火药出现的后果,丘水战场被留下来阻击的慕容燕军没有坚持三天,甚至连一个上午都没能坚持住,是前期还不到火药威力的时候能待着,随着越来越多的山头和工事被炸,认识到什么是火药,直接来了个鬼哭狼嚎的狼奔豕突。
慕容燕军被新式武器吓得屁滚尿流,汉军这边却是前所未有的士气高涨。
作为被火药对付的慕容燕军,他们有绝对的理由来屁滚尿流,除了他们见识到了火药的厉害之外,内心里更多的是一种被上天抛弃的绝望。想想看吧,人对未知的恐惧,一再看到火药爆炸之后中心点的人直接被蒸发得尸骨不存,稍微靠近爆炸的人也是肯定残废,又有谁不会心神直接崩溃。
汉军是在火药被应用后才知道,原来自己这边有这么犀利的武器,迷信一点的人直接当成是上天在相助己方,不管是对火药有信心,还是对得到上天帮助,又有谁不会是瞬间士气爆棚,再胆小的人面对必胜的结局也会爆发出敢于擒龙屠虎的勇气。
有犀利的武器,再有了敢于面对一切的勇气,汉军在后面根本不再使用火药武器,直接就能碾着慕容燕军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扫平了慕容恪花了一年左右辛辛苦苦建立的防线,冉闵更是率领骑兵追击还没有跑远的慕容恪本部。
“滚开,滚开!”李米尽管只是一名汉军骑士,但在这一刻认为自己就是天兵天将,面对器械跪地投降的敌军只有恼怒没有多少喜悦:“别挡老子们的路,滚到路边等后面步军上来接受投降。”
不知道是不是主干道的土路,原本待在上面的慕容燕军随着汉军骑兵的到来,聪明点就主动退往两边,傻愣在原地的人很快就会身体与大地进行血肉的不分彼此。
大象从来不会去注视行走的道路地面有没有蚂蚁,反正就是一脚踩过的事。
强者也很少会去注视对自己没有威胁的蝼蚁,觉得不爽必然是直接碾过去。
现在那些满心恐惧的慕容燕军就是蚂蚁,他们就是以蚂蚁的心态在看有如大象的汉军,深怕有任何一名汉军会目光注视到自己身上,好像稍微被看一眼就将被碾死。
李米不是一人一骑,与他一同驰骋的是三千骑士,处于最前方的叫冉闵,乃是汉国位比三公的骠骑将军。
丘水防线被留下来阻击的四万慕容燕军,他们反应快的人先逃,反应慢的不是在汉军的突防中阵亡就是成为俘虏。
军队失去次序之后,乱起来就是神仙降临也难以短时间内再恢复次序,心怀恐惧地逃窜,然后在主要道路上拥挤成为一团。那一刻,任何阻碍自己逃跑的人都是障碍,敢于在喝骂还嘴少不了是利刃相向,他们在自相残杀汉军骑兵追击而至,又在汉军的马蹄滚滚声浪中跪地瑟瑟发抖。
冉闵胯下的朱龙马在一路驰骋中不知道撞飞多少败兵,马蹄因为踩踏了太多人满是血腥,那些都是在见到汉军铁骑到来只顾发抖而不知避让的败兵,而汉军铁骑也没有可能因为前方有败兵不避让就停下来,自然是直接碾过去。
杀败兵对冉闵来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成就感,所以他一路过来根本就懒得去挥动兵器,其余的汉军骑士要不是顺手也不会挥出兵刃,他们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慕容恪是在昨夜连夜率军撤离,多达七万的大军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跑得很远,掉尾的后军也只是距离丘水后端的防线五六里路。
从丘水战场撤退的慕容燕军不是要前往濡水防线,尽管那里有令支城这一座坚城,可是在慕容燕国即将举国迁徙的前提下已经无关紧要,他们是要直接一路北上。
至今慕容恪依然还不知道北线战场的动向,更不知道已经有汉军直接向龙城而去,他们向北的动机是出于慕容恪不信任拓跋什翼健能够坚持多久,倒也没有想过拓跋什翼健会反水。
“大汉要举世无敌,于西北全面坑杀羯人,听闻已经坑杀三十四万?”慕容恪当然是骑跨在骏马背上,不是冲锋姿态的马速并不太快,仅是让坐骑以一种马拉松似得的慢跑来赶路:“汉王不喜异族,大汉更有对异族斩尽杀绝的呼声,拓跋什翼健自然会掂量。”
汉国对羯族的赶尽杀绝可以说是让天下异族震惊和恐惧。
至今为止各族虽说争战不休,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哪一族要全面灭掉某个族群的事情,仅是在击败后举族为奴罢了。
羯族统治中原期间,将晋人定为野兽都不如的地位,但也从未想过要全面灭绝中原晋人,是要最大程度地进行消灭成为绝对的少1数1民1族,不是说要完全弄死。
逐渐接受华夏文化的胡人,他们也将“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的理念给接收了过去,也就是说凡事不能做绝的道理,不再是生活在草原面对敌人必须赶尽杀绝的心态。这说不好是进步还是退化,反正就是那么回事。
击败某族踩在脚下和击败某族再完全灭绝,虽然某族都是失败者,可为奴为婢至少能活,民族血裔也能苟延残喘,胜者为王的普世价值观里还是能够接受。可败了就要被斩尽杀绝就有点令人绝望了,但凡不是智障也会在毫无活路的时候殊死抵抗。
慕容恪没想到拓跋什翼健会反水,就是基于汉国真的在对羯族赶尽杀绝,以聪明人的角度来设想拓跋什翼健不会脑袋发昏。
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从高空向下进行鸟瞰,数支由兵马组成的长龙拉得很远,就是因为没有风的关系队伍中的旌旗显得焉巴巴。
“四万大军凭借工事应该能支撑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只要令支城不失,濡水方面的汉军也不会向西进军。”刘翔多少是有些成竹在胸地说:“哪怕是汉军知道我们撤离,等待他们能追也追不到了。”
刘翔也是骑马,却不是身穿戎装,是一身文士服。骑马的时候穿松松垮垮的文士服并不美观,尤其是一身的汗粘住衣裳,他浑身的不舒服就会扭动屁股,偏偏又要做出风度翩翩的姿态,看上去无比怪异。
七万大军真的拉得很长,最前端的部队已经远离丘水战场将近十五里,最后端的部队才五六里,等于是整支大军头尾相距接近十里。
慕容燕军的撤离部队也不是不想聚拢行军,主要是受于地形的限制,毕竟得是脚下能够走路,总不能是有路不走非得去翻山钻林,或是有那个能耐踏水而行。
“到了开阔地,前军停止前进并埋锅造饭,等待后面的部队跟上来,休整半个时辰再开拔。”慕容恪说的是进入到平原地带,那里有着接近百里方圆的开阔地:“派出去的人手还没有回来?”
“未有。”刘翔忧虑地说:“我们也有两天没有收到北线的消息。”
在通讯落后的时代里,相隔数百上千里就是半个月没有消息往来也是正常,就是在那种未知的危机感中才会觉得两天没有消息是反常,可见刘翔对北线是多么的关注。
慕容恪那张俊美的脸已经变得无比阴沉,扫视着大军正要开口说什么,一阵阵有如滚雷一般的巨响却是从远方传来。
天空没有半朵云彩,响声尽管离得远听起来动静不大却是连成一片,处于赶路中的大军缓缓地停顿下来,几乎每个人都是迷惑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大股骑兵?”慕容恪举目看去,尽管有些视线被遮挡,可要是出现大股骑兵还是会出现在视野之内,至少是能够看到骑兵驰骋泛起的尘烟,问题是没有看到,就迷惑道:“是什么引起连环的响声?”
刘翔却是驱动战马到一旁翻身下来,也不顾衣服是否会脏乱就爬到地上,一边扭头对慕容恪说:“地面没有震动,不像是骑兵引起的动静。”
慕容恪不知道什么是火药,更想不到除了闪电雷鸣还有什么能够出现十余里之外还能听到的响声,看到军队停顿下来不满地蹙起了眉头。
自然是会有人重新驱使士卒重新赶路,只是包括慕容恪在内的所有人都无比好奇是什么引起响声。
十余里之外听着声音不大,离个五六里则是声音会大一些,导致的是被落在后面的慕容燕军远比前方那些袍泽心里更好奇或者说慌一些。
一连串的响声过后不久,撤离中的部队也开始恢复行军,大概是一刻钟之后,丘水防线那边出现了一批骑马狂奔的溃兵,他们基本上都是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丘水方向出现骑兵,处于撤离的慕容燕军就无法无视了,殿后的将校一方面紧急向慕容恪汇报,另一方面是呼喝一部分人停下来准备接敌。
等待慕容恪收到汇报,得知丘水防线有溃兵逃窜出来,心里是恼火外加困惑。
“汉军没可能半日就击破防线的。”刘翔正处于无知的幸福之中,却多少也是惊疑不定:“该是有努力不甘送死,抢夺马匹逃窜?”
“既是私逃,怎么敢冲撞大军?”慕容恪长年领兵作战,不是刘翔那种半吊子,只是还没有从溃兵那里得知真相,为稳妥起见下令:“全军原地待命!”
主将有令,命令被人反复地传达下去,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有人在吼“原地待命”,部队理所当然也从正常行军中突然停了下来。
没有多久,溃兵也就被问清楚,只是他们说的那种猛烈爆炸让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想象不出来,源于无知也就不信。
“呵呵呵……”刘翔就属于想象不到又不信的那一种人:“还呼唤神雷?是怕死胡捏乱遭吧!”
万里无云耶!在很多人看来,哪里来的什么雷,汉军要是真的能够呼唤神雷,每战就直接用雷炸好了,用得着让将士去冲锋陷阵吗?
“……”慕容恪当然也不信呼唤神雷的那一套,他只知道一点:“逃出来的皆是我慕容一族,呼唤神雷或许虚假,防线全面崩溃的事不敢胡言乱语。”
刘翔愣住了,他刚才只顾着去揣度神雷是不是真的,没去注意溃兵所说防线已经崩溃的事情。
丘水防线而来的溃兵大概是上千,很难说控制起来就控制得住,丘水防线崩溃的消息很久会蔓延出去,处于撤离的慕容燕军开始出现骚动。
慕容恪的应对是让全军止步,也没有去进行辟谣,是将部队用最快的时间来聚拢。
“且不论真假,先做好应对。”刘翔是紧张得要死,但保持最大限度的冷静:“此间虽不是险要之地,却是道路狭隘,可于路中布置战阵阻敌。”
周边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地形,不是险山峻岭,却也不至于是一马平川,可以依靠溪水、山包和树林来作为依托,就是没有事先建造的工事。
“留下五千步军于明面布防,其余步骑……”慕容恪一直是盯着丘水战场的方向,神情莫测地说:“若那边真的溃败,必有源源不断的溃军逃来,汉军也必然追击溃兵。”
刘翔秒懂,不论丘水战场怎么样,他们至少是该先稳定下来,要是稍微听个动静就驱赶将士加速,疑神疑鬼的气氛中极为可能出现恐慌,乃至于是让恐慌演变成为骚乱,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糟糕。
慕容恪在做认为正确的应对期间,关于冉闵率军追杀的消息被探知。他那一刻想的是怎么布置陷阱将包括冉闵在内的那三千汉军骑兵给吞了,思考的时候却是接到新的汇报,说是前方斥候紧急回报,发现了数量不明的汉军。
“不可能!”刘翔满脸的不信:“丘水防线半日崩溃已经是不可思议,我们连夜撤离也是临时决定,之前没有发现汉军绕路截击,怎么可能会一夜之间冒出来!”
“还是存在可能性……”慕容恪满脸寒霜:“汉军能够半日突破丘水防线,也能瞬息之间击溃拓跋什翼健所部。”
到现在,慕容恪还是不认为拓跋什翼健会反水……
  耽美小说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