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16章:兵败如山倒

中李米是在高速的驰骋之中一手握着火折子一手拿着一个瓷罐疙瘩,瓷罐呈现一种椭圆形,有一条引信连接内部,它被点燃之后是立即被丢了出去。
慕容燕军原先是用骑兵在抵抗汉军,后面骑兵得到命令离场,又大量的步兵挤在并不宽大的道路之上。
一开始冉闵当机立断利用慕容燕军的换防进行了一次短途突击,截下了一部分敌军的骑兵,更是趁势碾压了一部分步军,是一直推进到两处树林的相拥口才谨慎地停下来。
幽州这个地方的树林真的是太多了,人烟稀少的关系也少有成型的大道,可以想象慕容恪撤退路线上的道路肯定是开辟不久,并且将怎么用来作战给考虑了进去。
冉闵亲率骑兵到来之时,才靠近有相拥口的树林,里面立刻涌出一大帮的弓弩手,虽说突骑兵对箭矢有很强的防御力,可能冲上去是一回事,冲上去了等敌军退路林子里总不能也跟着追进去吧?
决定等待后方步军到来的冉闵并没有等多久,他比较失望的是步军没有运来抛石车这种大杀器,车弩倒是弄来了二十三辆。
最先出现的爆炸是车弩发射绑着炸药包的床弩,首轮发射取得的成果最好,那是这一批慕容燕军并不知道炸药的存在,用以往的方式堆砌盾牌要来防御,结果不但盾墙被炸药的威力掀开,连带人也是倒了一片。
事实证明了炸药的威力,也将慕容燕军给吓得够呛,冉闵看到防线上的敌军乱作一团,下令麾下骑兵上去投掷瓷罐手雷,床弩部队则是开始向后方激射。
首次接触到热兵器交战的慕容燕军,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炸药,只知道一声巨响一阵闪光就有成片的袍泽死去,源于对未知的恐惧使他们再无勇气交战,一场交战是从前方的作战人员掉头就跑,演变成为溃兵卷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友军,来个了大溃败。
军队一旦崩溃就是人人争先恐后拔腿就跑,那个时候哪怕是有一小撮人想要抵抗,也会被心理崩溃的人卷着败退,甚至可以说大溃败的局面形成之后,为了争夺逃跑的道理进行自相残杀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那玩意实在太好用了!”李米在说那话的时候却是满脸遗憾:“每人只允许携带五枚,着实是太少了。”
不管是炸药包还是瓷罐手雷,它们都是第一代应用于实战的火器,尽管原始却没有给炸药的凶名丢人,一战致使四万守军崩溃,再一战轻易击溃拥有绝对地形优势的敌军,而使用他们的人仅是折损六人,其中的两人是引信被点燃之后没有及时丢出去将自己炸死。
“推进!推进!推进!”冉闵在手不断高举之后又向下猛挥:“绝世武功,就在今朝,推进!”
可不是真的什么武功,其实就是功勋,只要能够将慕容恪这一部分敌军消灭,就等于是完成灭燕之战的一大半,功劳绝对不能算小。
汉军这边士气如虹,一阵阵“汉军威武”的战号响彻天地。
作为溃退的慕容燕军却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惨惨兮兮,几乎每个迈腿狂奔的人都带着满脸的惊惧,无论是谁来挡路就是挥动兵器杀过去,可见宁愿杀出一条逃生之路也不愿意返身去被未知的武器炸个尸骨无存。
慕容恪多次派出督战队,但督战队并无法制止溃败,后面不得不从前方亲自赶过来,摆下一道厚实的阻击线又布置大量弓弩手,并让人不断喊话。
溃兵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因为看到慕容恪的战旗就停下来,他们前仆后继地向前冲,一批又一批被自己人射来的箭矢射死射伤,后面还是死的人着实太多堆叠成了尸堆,没路再往前逃跑才算是停下来。
“老子宁愿被箭射死,也不愿被那种玩意搞得尸骨无存!”
“混蛋,你们不知道汉军的厉害,赶紧让路啊!”
“拼了,拼了,再冲!”
吵杂的呼喊声显得有些歇斯底里,最后还是有人吼了一句“往两边的树林跑!”提醒了溃兵,下一刻拥挤在林间道路上的人才像是刚刚醒过神来,就像是滚油滴到满是蚂蚁的窝蜂之中,四四散散又零零落落地窜入林子。
慕容恪是亲眼看着溃兵不断反复冲击被箭雨覆盖,又难以置信地看着溃兵四散窜入林子。因为着实是不敢相信,他嘴巴在不知不觉中张大,眼珠子也快凸了出来,但依然无法破坏那张天生俊脸的美丽。
“这这这……”刘翔要不是骑在马背上绝对会一屁股软倒在地上,哆嗦着嘴唇:“何惧于斯……何惧于斯啊?”
慕容恪在慕容燕军中有着很高的威望,要不是士卒被吓到肝胆俱裂的地步,看到慕容恪的战旗怎么都该恢复一些镇定。
刚刚都是什么事?竟然连慕容恪亲自到来都无法制止溃败,溃兵明明知道慕容恪来了还是想着逃命!
不止是慕容恪和刘翔一时间难以接受,连那些组织起防线没有见识过火药厉害的慕容燕军都是目瞪口呆,下一刻一种莫名的恐惧开始蔓延,人人都在下意识找相熟的人来个面面相觑。
“走,走……”慕容恪说话的时候已经在牵动缰绳调转马头:“突围,为今之计只有及早突围出去!”
刘翔软绵绵地拉着缰绳,竟是一时间没让战马掉头,一急稍微用力差点让自己掉下马背,稳住了身形再深呼吸一口,总算是让战马完成掉头,一拍马屁股来个策马狂奔。
“我们……”迷龙是看到慕容恪和刘翔这两个大人物离去,作为一名万夫长没有得到新的命令,不知道是该留下来还是跟上去,也就看向麾下的一名千夫长:“是留,是走?”
千夫长胡威艰难地吞咽口水,扯了一个很难看的笑容:“您是万夫长,您来拿主意。”
从始至终一直有溃兵在向这边跑来,他们看到尸堆之后想都没想就窜入旁边的树林,是等大约一刻钟才没了溃兵的身影,但汉军却是来了。
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留下的迷龙总算不用纠结,他很努力想要看看汉军是否每个都三头六臂,不明白前线溃败下来的袍泽怎么一个个都像是被吓丢了魂。
先批到来的还是冉闵亲率的骑兵,他们发现前方满地都是尸体不得不停下来。
地上到处都是尸体,亦是插着密密麻麻的箭矢,个别地段的尸体堆积大约五六尺,骑兵面对这种场景冲进去无法避免出现被绊倒的现象。
“没那个叫手什么来着?”冉闵还真的没有记住新武器的名字:“找一找能不能绕路,不能就催促后方的步军。”
骑兵在树林满布的地形根本施展不开,更没有可能像步军那样随意去钻林子,冉闵现在敢去钻林子,那是因为慕容燕军已经如惊弓之鸟,才能无惧。
原本无比紧张的迷龙见汉军来了之后主动停下倒是恢复了一些稳定,不过却依然对慕容恪都无法制止溃败而满心忌惮。
“来了……”胡威抬起手指了过去:“汉军的步卒。”
一片林子是相隔一小段空地之后又是一片,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汉军钻出了林子,排列成为一条长线缓缓推进。
“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啊?”迷龙所见,汉军走在前面的是很常见的持盾战刀兵,几乎每个国家都有类似的兵种。他充满困惑地说:“就是他们吓得那些人连停都不敢停?”
有些话没明白说,迷龙无比困惑的是该受到什么样的惊吓,才会使溃兵见到慕容恪都没能够重新稳下来。
钻出林子的汉军还在缓缓向前推进,慕容燕军这边已经有军官在发出阵阵的口令,无非是让弓弩手准备射箭。
就在慕容燕军一片惊疑不定的注视之下,缓缓推进的汉军停了下来,几个黑点从慕容燕军看不到的位置激射向天空,视力好一些的慕容燕军能够察觉是床弩,就是不知道箭镞位置那个四四方方的布包是什么。
冉闵已经开始在大吼出声,命令骑兵随时准备冲阵。
“我们……”迷龙刚说了两个字,耳朵却是传来了轰然的巨响,看到的是几团什么玩意在己方阵线的头顶上爆开,被吓得只能是重复:“我们……我们……,那是什么玩意!?”
被弩箭带来的炸药包,视引信的长短在不同的时间发生爆炸,每一声都能掀翻一大群人,距离近一些又不在爆炸范围的慕容燕军也会成片倒下,那是失聪之后的人体反应。
在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冉闵已经一马当先发起冲锋,然后骑兵和步兵是在那一阵阵“汉军威武”的战号中向前。
死于爆炸中的人其实并不是太多,主要是爆炸的动静着实吓人,再来是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爆炸,导致这一批慕容燕军与之前的同伴有了相同的一幕,那就是在恐惧中转身就逃。
重新来到队伍前端的慕容恪,他不止一次听到后方响起爆炸声,每一声都能让他的心脏随之跟着颤动。
“真的能呼唤神雷啊!?”刘翔无法掩饰内心里的恐惧,不断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
慕容恪依然不相信呼唤神雷那一套,大略能猜测汉国研发出了一种新式武器,尽管是迷惑外加惊惧却能保持一个名将该有的镇定。
“闭嘴,不然去死。”慕容恪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刘翔,让刘翔瞬间闭嘴。他用悲哀的目光再看一眼西南方向,扭头之后决定不再回头:“冲,突破汉军的阻击线,进入开阔地便能发挥骑兵的优势!”
事实上北方的战事已经开始,大批的慕容轻骑正在冲击由五千左右汉军步卒布置起来的防线,貂豹骑兵则是落在稍微后面的地方。
谢艾是站在一辆巢车之上,目视着敌军骑兵在密集的箭雨覆盖下拼死冲锋。他比较重视的是那支游离在外却能反射阳光的慕容骑兵,很清楚只有身着铁甲才会使阳光出现反射。
“那边怎么雷声不断?”袁乔对慕容燕军的决死冲击感到心惊,同时对不断的爆炸声也是异常好奇,还能压住杂念注视战场:“箭阵阻断不了多长时间,轻骑冲阵之后就该是敌军的甲骑具装冲来。”
谢艾深入草原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之前的身份也不足以得知在研发火药,自然也好奇不断的雷声是怎么回事,但作为这边的最高指挥官更关注的是怎么挡住慕容燕军。
“从林区涌出来的敌军越来越多,看着却是有如惊弓之鸟。”谢艾无比惊叹刘彦亲率的大军怎么能够快速突破慕容恪构建一年多的防线:“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住,只有我们挡住了,才能全歼慕容恪的这支西路军。”
决死冲锋的慕容燕军轻骑已经冲了上去,作为反应是汉军的军阵中有大批的具装重步兵迈步而出,他们出来之后是杵在原地,后方是不断涌出的长矛兵。
貂豹骑兵在己方轻骑冲阵之时总算不再旁观,是临时弄起了互相勾住友军的铁链,随后一线排开驱使战马向前。
在骑兵高速冲锋而来之际,敢于挺着长矛逆势反冲绝对是胆大之辈,两军的相遇是一片人仰马翻,汉军的长矛兵止住了慕容轻骑的冲锋之势,下一刻是具装重步兵挥动着陌刀有如铜墙铁壁那般整齐推进。
差不多是在貂豹骑兵开始冲锋时,慕容恪抵达了前线。他发现这一支挡路的汉军没有使用那种能发出巨响的武器不由松了口气,下一刻是命令所有的军队出击,不再管什么波次,甚至直言以突围为首要,冲出去之后再到赤城进行会合。
“时局变幻无常啊!”慕容恪之前对貂豹骑兵有着十足的信心,信心却是因为汉军未知的武器而动摇:“在窥探汉军是使用什么武器,怎么来进行针对之前,我们难以再与汉军争锋了。”
  耽美小说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