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17章:乱战之局

慕容恪的真实心态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明明很是彷徨和无助,却是不能够表现出一丝一毫,整支军队已经是惊弓之鸟,要是连他都一脸的崩溃,那可就真的只能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俘了。
所谓的开阔地是只有少数林子的旷野,但其间灌木丛以及杂草非常茂盛,亦是存在不少的水潭。
汉军过来之后是沿着广袤森林来布置战阵,与林子边缘的相隔大概是一里左右,排列成的是一条长线。
森林被开辟出来的道路只有少数的几条,看上去也并没有多么宽大。由于慕容燕军不是全部沿着道路撤退,过来之后其实是从满是树木的林子涌出来。
在森林的边缘地带,地面上早就是躺满了人和马的尸体,密集得仿佛是草丛的羽箭也是插得满地。太多的人在流血,血液汇集起来成为了殷红色的流水,随后又流向低洼的坑中变成了满是腥味的血池。
如墙而进的汉军陌刀兵数量并不多,瞅着也就是一千左右,他们是排列成为三排每隔一段时间就交替作为前锋,所过之处人马皆斩。
要说陌刀,其实就是一种长柄的三尖两刃刀,早在战国时期已经有了类似的兵器,曾经的魏武卒就使用过。这种兵器普遍重达五十斤往上,非身强体壮者难以舞得动。五十斤的兵器,再加上身上至少六十斤以上的甲胄,等于是甲士负重达到一百一十斤,光有强壮的体魄还不够,必要的耐力也得有。
超高的负重注定陌刀兵很难持久作战,一身铁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无视箭矢,只要阵型足够紧密哪怕是被高速驰骋的战马冲撞也不至于倒下,但遭到撞击力撞伤是无法避免的事。
“箭阵,阻断漫射!”
魏骏驰是发现陌刀兵有些体力不支,也是慕容燕军的那支甲骑具装开始冲锋,果断指示箭阵阻敌。
后方的谢艾更加忙碌,他已经下令处于两翼的己方骑兵视机而动,处于陌刀阵后方的其余步军越过陌刀阵重新布阵。
貂豹骑兵冲锋的速度并不快速,要是测量大概也就是二十迈左右,但是弄出来的动静却是无比的大。
正常情况下,具装重骑兵的战马负重连人带甲也就是三百斤往上,事实上很难做到超过五十迈以上的速度进行冲锋。
一身的铁甲还能以超过五十迈的速度进行冲锋,曾经的帕提亚具装重骑兵能够办到,但他们骑跨的是异常雄峻的阿拉伯马,不过也仅是能作战不超过十分钟。
在往后,等待到了中世纪左右,欧罗马铁罐子的具装骑兵,他们的战马一般是负重超过四百斤,比较恐怖的是负重达到五百斤左右。他们是在两百米左右漫步,随后逐渐快步,再来就是一阵小跑,等待距离敌人五十米才是放平骑枪的全速冲刺,大概是能做三分钟的超人。
当然了,重骑兵因为甲胄的重量只能是依靠战马才能活动,因此一旦掉下马背,没人帮助是绝对站不起来。
貂豹骑兵之所以只有二十迈的速度,那是他们互相之间悬接着满是锋刃倒勾的铁链。因为有铁链的存在,快了互相之间会有扯动,只能是保持最合适的速度。
“妈的,那是在箭雨中的漫步啊!”魏骏驰不是第一次看到具装重骑兵迎着箭雨冲锋:“更改覆盖方位,射后方的轻骑和步卒。”
具装重骑兵除非是倒霉到一定份上被箭矢穿过面甲射到眼睛,要不然再多的箭矢射来不是被甲片弹开,就是插在身上但其实最多也仅是伤害皮肉,箭镞根本就无法有更多的深入。所以咯,要是看到具装重骑兵被箭矢射得像是刺猬,却是还在活蹦乱跳,那真的不是诈尸,是具装重骑兵的防箭能力真的太强。
处于第一条战线的汉军正在玩命地组织盾墙,一面又一面的盾牌互相扣着,一杆又一杆的长矛从盾墙的缝隙伸了出来,盾墙之后满满都是沉重的呼吸声,伴杂着军官不断呼喝的口令。
“敌军……”谢艾目光被森林蜂拥而出的敌军所吸引:“全军出击了?”
这一条战线的汉军只有八千,已经最大限度地展开防线,却不可能将整个开阔地给阻断,已经有慕容燕军在汉军没有布防的位置窜出去。
“奇怪了。”袁乔指向那些蜂拥而出,却是没有做出迂回机动的慕容燕军:“怎么是直接向北?”
谢艾也发现了相同的问题,那些不在他们防线区域的慕容燕军,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一点都没有要参与交战的意图,是不管不顾地向北而去。
“……”袁乔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沉默了一小会才说:“敌军如此,我等难以尽数拦截,只能将主要目标放在敌军的甲骑具装身上。”
谢艾所思考的是战局为什么会是这幅模样,思来想去唯一的结论就是君王亲率大军已经打崩了慕容燕军的士气,是那种连慕容恪都无法再控制的地步,以至于慕容燕军全面失控。
说慕容燕军失控倒也没有什么错,就是慕容恪没有下令全军各自突围,失去战心的慕容燕军也会四散而溃。就是这样慕容恪还能控制住一部分,已经足够说明长期累积下来的威望还有点用处。
就在谢艾与袁乔猜测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时候,貂豹骑兵已经冲到盾墙的位置。
貂豹骑兵没有制式的军械,每一个人不但是甲胄不统一,连带兵器也是五花八门。大多数貂豹骑兵手上的家伙不是长枪,是以狼牙棒这种长兵重武器为主,甚至是长柄连枷和流星锤都要比长枪的数量来得多。
“稳住!稳住!稳住!”
盾墙一边的汉军,军官不断地出声,他们甚至会拳打脚踹地让士卒顶住盾牌,为的就是使盾牌能有更多的角力来抵住冲撞。
速度并不快的貂豹骑兵,马背上的骑士在靠近盾墙接近三十步左右时,阵列之中吹响了“呜呜呜——”的号角声,处于第一排的骑士才尽力让坐骑加快速度,由二十迈左右的速度缓缓提升,接近盾墙时提升到三十五迈左右。
沉重的马蹄声连成一片,战马的马蹄踩踏着地面,翻起了青嫩的杂草,泥土由于一再被踩踏也变得松软,泛起了尘烟致使弥漫。
更加沉闷的响声是在貂豹骑兵撞上盾墙时出现,那是战马直接撞向盾墙,马背上的骑士挥舞着沉重的兵器也是猛击盾墙,以至于闷响持续不断。
在貂豹骑兵撞上盾墙之际,从盾墙空隙伸出来的长矛仅有少数刺中目标,互相扣着形成的整面盾墙在一连串的撞击下向后移动了半尺左右,局部位置的盾墙甚至是直接瓦解。
少数携带长枪的貂豹骑兵,他们的举动是直接将手里的长枪投掷出去,长枪越过不高的盾墙落入汉军步卒群中,带起了凄厉而又短暂的惨叫声。
位于远处的慕容恪看到冲锋取得成果并没有多么兴奋,从他的视觉可以看到第一排的貂豹骑兵仅仅是瓦解局部盾墙,随后便被陷在了原地,第二排的貂豹骑兵冲上去之后只能连带袍泽一块撞。不少第一排貂豹骑兵的坐骑是被撞倒,铁链拉过去的时候更是成片的倒下。
彭勇是一屯之长,加入汉军的时间可以追溯到刘彦被迫撤往庙岛列岛时期。他此时此刻是位处第一条阵线,正在大吼着让长矛兵刺出武器攻击马背上的敌军。
“不能动的骑兵,哪怕是甲骑具装也是靶子,弄死他们!”彭勇手里的武器是战剑,够不到貂豹骑兵:“几个同时刺一个目标,无法穿透甲胄也要挑下马!”
长矛的矛头自然无比锋利,可是貂豹骑兵身上的甲胄也着实太厚,刺过去的长矛无法深入,有些长矛被抱住之后直接就抽不回来。
战场之上的杂声非常多,得是很大的嗓门才能穿透吵杂声将指令传递出去,那个时候吼什么基本都只是能指挥得动身边的少数人。
貂豹骑兵的冲锋没有停止,是一排接着一排反复地进行冲撞,他们在野蛮冲锋的同时,有不少的友军轻骑兵完成迂回开始攻击汉军军阵的左右两翼,更多的轻骑则是在与汉军的骑兵进行纠缠。
“恒公,后方的汉军追得太猛,很快就要追上来了。”刘翔可以选择的话其实是想逃,但他只要还想在慕容燕国混就不能那么干:“没有多少时间了。”
慕容恪此刻却是在内心滴血,他深知貂豹骑兵压根就不是这么用的,应该是其余兵种创造出绝佳的战机,才投入貂豹骑兵这种甲骑具装来作为战斗的终结。
真实而言,具装重骑兵的的确确是极度依赖友军的一个兵种,应该是作为定海神针,用具装重骑兵进行冲阵无法持久,失去体力后的具装重骑兵连逃跑都做不到,因此只能在一决胜负的时刻才动用。
“破阵了。”慕容恪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感情,策动战马缓缓地动起来:“汉军前阵已经混乱,吹号命令貂豹骑兵撤离战场,由轻骑尝试凿穿。”
貂豹骑兵是冲锋到第八排阵列才冲破汉军的盾阵,盾墙瓦解之后汉军一度试图稳住,可是面对本身上千斤外加速度加持的具装重骑兵,徒步的步卒再是悍勇也无济于事,只能是被践踏。
“退,退!”彭勇是一副睚眦欲裂的表情,狂吼:“让具装重步兵顶上,其余人后退!”
盾墙瓦解,具装重骑兵冲撞起来根本不是想挡就能挡住,任何想要阻挡的人就要有送命于马蹄之下的心理准备。
貂豹骑兵与其他的具装重骑兵又有点不同,他们之间有铁链相连,铁链之上还满是利刃的倒勾,一整排地向前推进不但是马在撞和骑士在挥舞兵器,拖在地上的铁链拉扯着尸体挤压倒也罢了,要是没有拉扯东西就是铁链扫倒人群,铁链上面的利刃和倒勾也能收割生命。
依然站在巢车之上的谢艾,他发现这边的战局正在往己方不利的方向发展,不断是组织起来的盾阵被破,前阵的步军在敌军具装重骑兵的压迫下也在寸寸后退,两翼敌我双方的骑兵纠缠作一团,更多位置是敌军不断往北边撤离。
“我们带来的部队太少,时间也不允许构建营寨。”袁乔认为这是非战之罪:“为今之计……仅能不计代价拖住敌军的那支甲骑具装。”
谢艾却是沉默不语,他们的责任是拦截敌军。而战略意图从一开始就没有达成,太多的慕容燕军根本就是不管不顾向北逃窜,敌军不想打,他们兵力严重不足,还真的只能侧重针对某一部分的敌军。
比较让人意外的是,阵阵号角声中貂豹骑兵停止冲锋,互相连接的铁链也被解除,不断有轻骑兵穿过他们接替冲锋。
慕容燕军新的举动让谢艾频繁注视森林方向,那里的爆炸声依然不断传来,涌出森林的慕容燕军也是一再持续。
袁乔举起望远镜看了一小会,惊疑不定地说:“他们竟然在原地解甲?”
是的,貂豹骑兵是辅助人员的帮助下进行解甲,解下的甲胄被放置在驮马之上,完成一个就是拍马走掉一个。
谢艾有心拦截,剧目望去却是己方军队完全被纠缠住,到处满是慕容燕军的身影,想要去拦截根本办不到。
“咦!?”袁乔有了新的发现,抬手指过去:“骠骑将军?”
谢艾顺手抄起望远镜一看,森林里面不断冲出己方的骑兵,冉闵是策马狂奔在前茅的位置。
由于慕容恪下令收起军旗,谢艾这一方是不知道慕容恪早就在场,只是用旗语通知冉闵前去攻击解甲状态的貂豹骑兵。
冉闵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谢艾命人发出的旗语,以他的视野范围看去,周边到处都有慕容燕军,逮住谁就是杀谁,一路就是碾压姿态逮着慕容燕军的后背狂杀。等待部下发现谢艾这一方的旗语,他才算是引领着麾下骑兵改变方向。
  耽美小说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