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20章:擅忍之辈

一石虎并没有死,尽管之后修养一段时间只能说话和动弹指头,可他依然还是顽强的活着。【最新章节阅读.】
定襄已经被围困一年半,期间城内爆发过瘟疫,除开躲在宫城的那批人大多数活了下来,其余地方基本上成了和鬼蜮差不多的区域。
宫城里面还有多少人?汉军这边连石虎的建康状况都能得知,对于还有多少人也是清楚。
龙腾卫士满编的时候是三千甲骑具装的铁骑和八千的具装重步兵,石虎率军撤往定襄还剩下两千五百具装重骑兵和六千左右的具装重步兵,中间分派给自己那些儿子一些兵力,等待定襄被汉军围困龙腾卫士下降到一千七百具装重骑兵和四千具装重步兵。
长达一年半的围困期间,石虎大部分时间是无法做出什么指令,龙腾卫士并没有参加除了守卫宫城之外的战斗,也就是没有出现太大的折损。
瘟疫爆发之后,宫城是有受到一些影响,但是傅遘处理相对及时,并没有让瘟疫造成蔓延,龙腾卫士没有死多少,倒是那些杂役以及宫女因为与病患一块隔离的关系死伤惨重。
傅遘是石虎的太常。而太常这个其实就是主持祭祀和教育的官职,由他管理宫城也能看出一点,支离破碎外加随时可能覆灭的石羯赵国,真没多少人乐意卖力了。
刘彦要去送石羯赵国最后一程,冉闵也想给自己过去的不光彩画下一个句号,灭燕战场这边可就有点难办了。
汉国的很多官职是设立而没有任命的状态,灭国之功不是谁都能承受,尤其是灭亡慕容燕国这样的强国。
刘彦本是要让冉闵来享受灭燕的功劳,好让冉闵有足够的功勋再提升一下食邑。
冉闵可能没有体会到刘彦的用心良苦,对于他的性格和政治嗅觉来说也不显得奇怪,就是让刘彦有点不好安排接手人选。
纪昌有意提醒一下冉闵,要开口时却被桑虞拉到一边不知道谈些什么。
其余看出来的人脸色各异,都是在一片沉默的对视中完成交流,看上去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既然骠骑将军要赶赴定襄,王上或可不必亲自前往?”桑虞不知道和纪昌说了什么,纪昌后面是站在一旁,他却是靠近刘彦,一句看似合理的废话说完,表情转为迟疑:“征东将军既要面对慕容俊主力,亦是要防备半岛三个属国,恐怕也难以主持灭燕全体大局。”
刘彦迟疑的就是吕泰无法控制全局,要是冉闵不留下来主持,那只有他亲自留下来。
“新亭侯亦在燕地……”庾翼笑眯眯地说:“新亭侯率军深入草原,一战灭拓跋鲜卑威风,震慑柔然不敢掺和中原大战,又有*迫西凉投降之功,可见能力非凡。”
说的是谢艾一连串的功劳,要是纯粹看战绩的话,还真的是合适主持灭燕之战。只不过谢艾在军方并不是征字头的将军,御史府那边有一个御史中丞的官职,虽然是个侯爷,可“重量”上面还是显得不够。毕竟吕泰这个征东将军也在燕地,哪有征东将军去当辅助战将的道理?
徐正是多次欲言又止。他这个太尉不也是在燕地吗?完全够资格来主持这场灭国之战,可就是因为资格太足够了,导致连他自己都无法开口请命。
很实在的事情,都是太尉了,再立下一个灭国之功,之后刘彦要以什么来酬谢功劳?
骠骑将军冉闵立下灭国之功,大不了就是晋升大将军,再增加一些食邑也就合情合理,身为武将第一人的太尉官职已经升无可升,只光增加食邑完全不合适,晋为彻侯也会打破汉国的贵族体系平衡。
面对庾翼讲那些话,有的是人发出“呵呵呵……”的笑声,他们太清楚庾翼在想什么了。
原属于东晋小朝廷体系下的人在汉国只有桓温爬到军方的顶层,但桓温这个征南将军基本就不讲同一出身的情面,称不上是“南派”的一份子,倒像是“中出的叛徒”。
谢艾是出身西凉,原凉州幕府与东晋小朝廷是亲善的关系,那样一来南方出身的那一派与西凉那一派就在天然上有亲近感,同在汉国为官有的是互相照应和拉一把的机会,庾翼有机会就举荐一下真太正常不过了。
“有必要难以决定吗?”冉闵只是单纯感觉到气氛变得有些怪,懒得去猜测到底怎么了,彪呼呼地说:“既然王上要去定襄,那就由灌亭侯为主,新亭侯为辅。这么简单的事情,东拉西扯个没完。”
有那么一瞬间,气氛被冉闵一句话搞得变成诡异。
一片“呵呵呵”之声又起,谁看谁都是觉得尴尬,大家心照不宣地抢夺利益的时候,有处于“局外”的人没关系,可是这人直接将桌子掀了就不好了,简直是无法一块愉快地玩耍。
刘彦自然清楚众人在干什么,他早就学会像一名真正的君王那样,对于臣下的某些作态和心里所想视而不见。
身为君王还真的不用去在乎臣下在想什么,需要的是让臣下去干什么,脱离掌握无非就是罢免或清洗。
事实而言,作为一名君王去和臣下双方压根就不是一个等级,要真发生那种君王与臣下勾心斗角的事情,只能说这个君王只有君王之名而无君王之实。
刘彦努力地想要当一名圣明的君王,臣下有各自的利益诉求那就各显神通,他去当那个仲裁者,好好当自己的裁判而不是亲自下场与之博弈。在不违反他所指定战略方向的前提下,臣下互相之间有博弈其实就是一种平衡,文武百官真要心往一处使,要么是君臣形成对立,更坏的就该是改朝换代。
没有任何夸张的地方,任何的权力都是存在压制,从来都是东风压倒西风,君王弱臣下强,就算众臣皆是忠诚之辈,可一些与君王有冲突的治国理念怎么说?必然会出现矛盾,有了矛盾就会产生对抗。
“王上。”纪昌冷冷地扫视一眼众同僚,对刘彦说:“骠骑将军的提议合情合理。”
才不是什么合情合理,吕泰被压制在马皆水一线,然而马皆水并不是慕容燕国境内。谢艾才是身处慕容燕国境内,尤其是慕容燕国已经沦陷了半壁江山。哪有主将被压制在敌国之外,副将却是率军在敌国境内横冲直撞。这样的主副关系?真要有,那也是体现主将的无能。
身为君王的刘彦有必要去维护臣下的尊严以及威信,若吕泰为主、谢艾为辅,却是谢艾光芒太盛,吕泰却是显得黯淡无光,那么吕泰必然会成为一个笑话。
一名将军一旦成为笑话,尤其是有了仰仗他人才获得不属于自己的功劳,于威望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名声坏了就不会有人愿意跟随作战,等于这个战将基本是废了。
所以了,冉闵这种没有什么政治嗅觉和对人际关系也不在乎的人,说出了那种基本没有经过考虑的话,大概是属于情有可原,可是由纪昌来附议就不止是附和了。
“泰安留下作为主帅,恒安与明达为副将。”刘彦其实也可以继续留下来,但那会有一种被迫留下的痕迹,为君王自然不可取。他见有人有话要说,蛮横地决断:“便如此罢!”
一时间,不管是有谁有什么话要说,都只能是躬身行礼应:“诺!”
有了新的任命,却不是刘彦长张嘴巴就算完事,还需要丞相动笔写下诏令,由刘彦亲自盖印,再传达诸位官员,还需要通报全军,才算是完成一系列的流程。
刘彦不留在燕地,有了冉闵去定襄也就不用亲自去,那么回襄国就成了一个必要的选择。
在启程之前,刘彦召唤了拓跋什翼健,由拓跋什翼健快马加鞭过来觐见。
拓跋什翼健过来的速度很快,得到召见之后立即动身,于当夜就来到军大营,请求谒见的时候却没有马上得到召见。他因为赶得太急显得风尘仆仆,为了表现得恭顺也没有带多少人,被安排进行梳洗,一直是等到天色放亮的时候才得到召见。
刘彦看到的是一身汉家衣冠的拓跋什翼健,年到中年的拓跋什翼健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身体骨骼却是显得有些大,看去也就很是壮硕。
拓跋什翼健进入大帐的时候是立即双膝跪地,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老老实实没有吭声。
“起来罢。”刘彦没有做站起来迎接的举动,更不会带着什么亲切的笑容,甚至都没有让拓跋什翼健就坐,是盯着一脸惶恐的拓跋什翼健,面无表情地说:“若不是看在秀的脸面,你理当诛杀。”
拓跋什翼健脸颊抽搐着又是跪地,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没有骨头的人。可是知晓他以往经历的人都知道一点,他绝对不是一个没有骨头的人,相反是有着善于忍耐视机而动的人。
事实上,拓跋鲜卑的王族不一定是多么的骁勇善战,可是讲到性格坚韧真是没话说。从拓跋鲜卑衰弱的蛰伏,再到被慕容鲜卑压迫时的避让,情势再是艰难也没有让拓跋鲜卑分崩离裂,也足以证明至少拓跋什翼健并不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
这一次刘彦没有让拓跋什翼健起来,帐内也是保持了一段时间的安静。
刘彦安坐在原位观看文牍,时不时会提笔写一些什么。
跪在地上的拓跋什翼健一动都不敢动,可能是因为紧张,也可能是帐篷里温度高了一些,很快额头就布满了汗水。
沉默是荀羡撩开帐帘走进来被打破。他进来的时候当然看到了跪在地上的拓跋什翼健,只是瞧了一眼也没有多看,捧着怀中的一些文书走到刘彦身前的案几不远,行礼说道:“王上,征东将军有急报呈上。”
所谓的急报有点复杂,包括慕容俊有撤军的迹象,高句丽国内爆发动乱,联军之中的高句丽、百济、新罗三方正在抱团。
属于慕容燕国疆域的面积不是太大,充其量就是纵深一千五百里的长度,宽度该是在七八百里之内,真要不惜跑死马的快马加鞭,丘水战场这边也就是用三四天能够通知到马皆水战场。
慕容恪崩溃是发生在两天之前,按距离来算的话,就算是再有不要命的人死命赶路,也没有可能两天之内通知到慕容俊,再来是吕泰送过来的急报是在五天之前发出,时间上是在刘彦没有击溃慕容恪之前。
“高句丽啊……”刘彦脸上出现了讥讽:“是在试探大汉有没有吞并之心,勾结百济以及新罗无外乎是在对寡人表示,他们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很显然,慕容燕国肯定与高句丽、百济、新罗有暗中联系,只是汉国看上去太强大了,导致半岛那些国家不敢直接反抗。大概是也半岛那些国家不敢反抗,才让慕容俊觉得事不可为,慕容燕国的东路军才会做撤离的准备。
“你们是进军到龙城?”刘彦问话的对象是拓跋什翼健,一直留心的拓跋什翼健听到问话终于敢抬头。
拓跋什翼健跪地的位置有着很明显的一块湿润掉,他双手支撑着地毯稍微昂起来,可能是跪久了肢体麻木稍微颤了颤,极力稳住才恭敬答道:“启禀王上,进军龙城之后,又向大辽水方向进兵。”
北线的禁卫军和投降之后的拓跋鲜卑骑兵,他们在后面是分为好几个部分,主要还是切断各条道路的交通,*近龙城只不过是附带。
慕容燕军的主力是分为东西两路,境内只留下必要的驻军,听闻是由慕容霸进行统率?
整个北线目前的战况有些乱,到处都是在围追堵截和进行突破,汉军并没有达成完全切断的战略目标。丘水战场这边的汉军随后是会直接向北线挺进,目标就是大辽水的位置,寻求堵住慕容俊后路。
“时间上可能会有些来不及了。”刘彦缓缓地站起来,示意拓跋什翼健可以起身并招了招手,先走到悬挂山川舆图的架子边,等待拓跋什翼健离得近了,才冷不丁地问:“你可甘心?”
  耽美小说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