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32章:知道太多会被灭口

刘彦是夏季中旬才抵达邺城,需要在这里停留半个月左右,随后还将在襄国停留大概一个月,为的就是让一套管理班子进行最后的搬家准备。
搬,自然不是说将邺城或襄国搬到关中,宫殿搬不走,可是宫殿里面的奇珍异宝肯定是要搬,再来就是大量的文牍需要打爆封存。至于那些锅、盖、瓢、盆、床、桌、椅什么的就没有搬的必要,以其带走还不如到了关中再打造,要不运输成本都比物件本身搞出多倍。
对了,桌子和椅子是已经在流行,但民间的传播速度要比官方快,官方依然还是大量使用案几以及蒲团,那是关乎到一种官场礼仪。
夏季的魏郡并不显得炎热,应该说现如今东亚的绝大多数地区都不算热,那是受到小冰河时期的影响,就是很多地区汇报到中枢的信息显示,该下雨的时候老天爷不下了。
“真是一个天大的坏消息!”田朔满是忧心忡忡地说:“老天不下雨势必造成干旱。”
元朔五年的时候就有相关的推测,比如未来的某一年可能会出现干旱情况,自那以后官方可是玩了命地在建设灌溉系统,但那是取决于从各条水系疏导水源,要是大面积不下于水系也会干枯,大量的灌溉系统只是将对农作物的影响拖延,根本就无法最终地治本。
刘彦很确信会出现干旱,他可以忘掉许多事情,对武掉天王冉闵死后发生干旱和蝗灾却没忘。
历史进程已经走到公元三四八年,没有被改变的历史中,冉闵是在是在公元三五二年战败并被杀死,随后很快就发生干旱和蝗灾,吓得慕容燕国以为是冉闵的怨气太大,给追封了武掉天王。
干旱并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形成,必然是会有一个过程,往往是在官府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爆发出来才突然成为大事件。
蝗灾是与干旱有着直接关系,一般都是先干旱再出现蝗灾,等于是自然环境崩坏带来的效应。
“征西中郎将已经率军进驻姑臧,最先回报局部干旱的地区就是在凉州。”田朔有理由紧张和忧心,历史上凉州多次发生干旱,随后就会向关中蔓延,很快就该轮到中原腹地:“朔方以及并州查勘水源,亦是发现各条水系和湖泊的水位下降,司州、冀州等地暂时没有异常。”
要只是凉州有干旱的情况并不会让汉国中枢那么紧张,朔州那边因为有黄河从来不缺乏水源,并州也有相当多的黄河支流。这三个地方一块显示出水源出现下降的趋势,那么问题就真的足够严重了。
事实上,华夏大地的很多水系要么是黄河支流,要么就是长江支流。而黄河和长江的水源基本是来自于高原,要是出现水位下降肯定是高原上面发生什么情况,再来就是河段沿途各地的降雨稀少。
桑虞问出了关键问题:“南方呢?”
田朔是很认真地查看了一下,才说:“南方暂时没有发现异常。”
到这个时候,那些本来对刘彦想要让南方人加入国家治理体系不满的人,他们是变得有些庆幸。既是庆幸自己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再来就是庆幸刘彦果然想得比他们远。
中原大部分地区会发生旱灾,到时候肯定是遍处颗粒无收,粮食就需要从其它地方想办法。汉军会在元朔六年大举南下,那是事先就判断中原会发生大面积干旱,攻灭东晋小朝廷除了正朔之争外,不就是为了到时候从南方获得粮食吗?
汉国是成功灭掉东晋小朝廷,可是灭掉一个国家不代表就能统治那一片地皮,还得是当地人愿意接受统治。前两年桓温在南方大杀特杀,不臣服的势力不是被消灭就是转到暗处,又轮到刘彦接纳南方人为官,长江以南才算是局势稳了下来。
“那就好……那就好……”桑虞脸上的愁容并没有减掉多少:“一旦中原发生旱灾,南方……会否出现波折?”
这个问题没人可以回答桑虞,谁都无法保证到时候南方会不会有人跳出来。
“国朝已经从南方迁徙人口将近两百万,不臣者亦是大批剿灭,却是还要当心那些世家生出不该生的野心。”徐正杀气腾腾地说:“必须增加驻军的数量!”
“除了增加驻军,还需召集各世家的嫡系血脉一同前往关中,乃至于是让他们举家阖族搬迁关中。”桑虞怎么看都有些阴测测地说:“要是拒绝,便以图谋不轨杀之。”
本来是一件防止世家暴起的好事,由桑虞来提起就有点像是要打击南方各世家。
很明白的事情,任何时候一个家族的嫡系血脉都显得无比重要,南方各世家的嫡系血脉被招过来就等于是人质。至于说让南方的世家搬家,那些世家在南方还是一个世家,等到了关中就什么都不是了。
刘彦是站在窗口看向外面的林园,听到桑虞的话才转头看过去,桑虞是一脸的正义,其余人则是各有神态。
作为北方系,能够打压或是重创南方系,那肯定是求之不得。而作为南方系,听到桑虞的话肯定是变得脸色铁青。
“交趾那边还在持续向中枢运粮。”刘彦是一国之君,眼中不分南北,对他来讲着眼的是全国:“未来数年北方会很依赖南方的粮食。”
压制南方不使生乱是必须干的事情,一些手段肯定是要用,但也不能逼迫到使人铤而走险的地步,桑虞的建议有可取之处,也是中枢必须做的事情,但不能做得太过份,比如强制性地迁移世家到关中。
刘彦的话都听见了,桑虞是一脸的可惜,其余北方系没有那么迫切,南方系则是安心下来。
桑氏一族本身的底蕴不差,他们又是最先收编中原世家的家族,才在短暂的数年之内成为北方第一世家。
作为北方第一世家的桑氏,他们实际上已经是被推上火炉子,再不愿意也要保持本身的优势,不但要压制其余的北方系,更不能让南方系出头。他们清楚一点,要是去针对现有的利益集团,不但是要遇到强有力的反扑,连带刘彦也不会干看着,那只有将战败的那些世家当成杀鸡儆猴的那只“鸡”,震慑其它综合实力差一些的集团。
桑虞会选择那些战败的世家,是考虑到哪怕刘彦会干涉也不会太明显,毕竟这个世界很现实,战败者要是没有遭受什么影响,战胜者的胜利岂不是没有什么价值?
刘彦在会议中途离开。
邺城的宫城是修建到一半被迫停止,刘彦没有打算在这里建都,那些没修好的工程也就没有继续的必要。
汉家复立胡虏逃离之后,邺城与襄国陷入相同的情况,那就是两个地方几乎都空了,还是后面有其余地方的人过来,才算是让两个地方稍微有了人气。
刘彦对于世家之间的动作其实非常反感,可是他遇上了历朝历代君王共有的难题,治理国家离不开那些世家,导致除非是要让国家停摆,要不根本动不了手。
当然了,刘彦建立国家的过程中并没有借助世家的力量,世家只能是作为依附者的角色,对于国政和国策根本没有太大的话语权,要是刘彦有那个决心,清理世家也仅是让国家的行政停摆,绝不会像东汉想要清理世家就会让陷入动荡。
刘秀再续大汉是得到地方豪强的倾力相助,而当时也仅是地方豪强罢了,并没有所谓的世家存在。世家的出现是在南北朝时期,除了东汉有那样的情况之外,许多朝代都是类似的情况,导致的是世家几乎控制着国家的方方面面。
东汉因为豪强而复立,也因为豪强而走向灭亡。随后的杨隋也是得到世家的支持才可以取代周,若说东汉因为没有要清理世家而延续了两百多年,杨隋则是因为想要清理世家弄了个二世而亡。有了杨隋的例子,随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根本不敢全面清理世家,做大程度也就是拉一批、打一批、灭一批。
南北朝搞出了世家这么一个怪兽,是到两宋时期才算得到终结,而两宋之所以没有世家,那是因为知识不再被世家所垄断,知识已经得到最大的传播。
“子深,你……”蔡优不但在苦笑也在摇头:“何必做得那么明显?”
桑虞却是笑了,说道:“虞如此,自有用意。”
说到底恰恰是在建国的过程中世家没有出多少力气,对君王的影响力又是可有可无,那么就不能再没有存在感。世家当然不能联合起来,互相之间的竞争和恶斗才会使世家进入刘彦的眼界,而南北间隙才是第一道开胃菜。
“扶余国……”桑虞发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自己身上,觉得有些事情是该摊开说了,就找个地方坐下来,说道:“王上鼓励各家族向外开拓,诸君想必看到了?”
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在点头,南方的那个半岛都快成为各家族的乐园,超过百个家族去撒欢,又以南方的家族最多。
“王上因何对在境外的各家族私人武装视而不见?”桑虞似乎也没想有谁来回答,停顿了一下让众人消化,才笑呵呵继续说:“是在鼓励民间向外开拓啊!”
庾翼对这个印象最深刻,庾氏抽调去征战扶南国的家族武装足有三万,要说没有觉得提心吊胆被刘彦清算是假的,可后来却发现刘彦根本就不在乎。
东晋小朝廷亡了,没亡之前有着太多的世家亡羊补牢也调人过去印度支那,后面哪怕是刘彦知道了也没有干什么,那么刘彦鼓励向外开拓的程度就很明白了。
“虞曾经请示王上……”桑虞看向几个北方系的领头人,才接着说:“想要调人前去的请求被拒绝了。”
不但是桑虞,其实蔡优等一些贯籍在北方的大臣都有向刘彦请示过,无一例外是刘彦并不希望他们过去印度支那插手太多。
“因为发现羊毛的多样用途,长江以北的家族想必都有子弟带人进入草原吧?”桑虞的意思是,刘彦很明显是让北方的家族在北方搞。他看了几眼属于南方系的众人,问:“各位请示要前往草原,被王上拒绝了吧?”
这一下南方系的众人都是点头。
“北方经营北方,南方经营南方,但凡不是汉家旧土皆可经营,此便是王上限制我等在国内过份占有土地的方略。”桑虞算是猜对刘彦的心思了,就是有些地方并不透彻。他眯起了眼睛:“王上已经给出家族崛起之路,可……参与的家族是不是太多了?”
桑虞只差明白地讲,他们这些早早抱对大腿的人可以享受战胜者的待遇,凭什么那些战败者也能!
室内的深度交谈还在继续,已经走到后宫的刘彦恰好是得到传递过来的信息,看了之后嘴角泛起笑容。
刘彦不喜欢窝在家里斗的世家,希望的是那些世家向外走出去,那样就能将世家看成是公司一般的存在。
曾经的日不落帝国为什么能够成型?真心不是官方单独使用国家力量在不断向外侵略,那么多的殖民地其实就是各个公司占下来,后面是得到国家的站台,才有了全球24.75%的土地。
让民间的力量去开拓和侵略,国家作为后盾来进行保驾护航和支持,这是刘彦认为可行的快速扩张方案,再有国家力量不断向西进行扩张,他觉得在自己死前至少太平洋地区的绝大多数地区肯定要姓汉,肯定也能去地中海洗一下军靴,就是能不能打到欧罗巴最西端有些不确定。
桑虞的演讲还在继续,他几乎是陷入某种亢奋:“拿下西凉进军西域,可能还要继续往西,便是为了得到一种叫棉花的资源。之所以要棉花,便是为了东北的那一片黑土地!”
蔡优愣了一下,问:“子深是说,此后大汉允许民间为主力向东北开拓?”
桑虞根本就不回答,甚至是因为蔡优那么一问停止自己的演讲。他心里想的是,好像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自己那么聪明?那还是藏着一些好了。
  耽美小说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