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44章:告一段落

刘彦今年才三十二岁,中枢众大臣以及那些战将最年轻的也是三十岁左右,大部分是四十岁以上。他的身体状况一直都很健康,没病没痛要以正常寿命而言,怎么都能熬到比跟随打江山的那一批更长寿。
西汉最大的功臣韩信会死,其余什么都是虚的,主要是韩信比那些在战乱中获得江山和高位的人们都年轻。刘邦等人谁都是五六十岁,韩信却只有三十来岁,换谁不会怕老一辈死后,韩信这个同样是老一辈却那么年轻的人,到底是不是会鼎革江山。
诛杀功臣一般的内情都不会那么简单,基础是统治者忧虑统治权不稳固,开国之君弄死跟随自己打江山的那批人,通常是因为开国之君怕自己死后子嗣压不住,还有就是那些功臣自己过于跋扈。
刘彦现在没想弄死哪个臣工,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事情谁也拿不准,说不定有哪个臣工自己找死,或是刘彦垂垂老矣怕子嗣压不住某个谁。
因为众人自己胡思乱想,刘彦专心致力于中原会发生的干旱和蝗灾,巡视队伍归回的襄国非但没有重新变得热闹,气氛甚至是比之前要压抑和沉闷。
就是在那种气氛下,该先期前往关中的队伍时时刻刻都在进行,到时节进入到夏季的时候,纪昌从燕地回到襄国。
纪昌回到中枢的背景是,汉军已经全面占领原先属于慕容燕国的地盘,他是得到诏命,将部队的指挥权交给吕泰,与冉闵、谢艾等一些人同时踏上归途。
回到襄国的众人没有多久就察觉到异样,以冉闵为例,得知众同僚在忧虑可能发生的清洗,他是一阵“哈哈”大笑,然后对自己的家臣说:“吾先立国为王,后走投无路投奔王上,依然能获得高位率军征战。”
冉闵的意思是,该最害怕的人是他,他却觉得刘彦不是一个那样的人。
好像也是那么回事,刘彦要是没有足够广阔的心胸,哪能接受冉闵的投奔,而后又一再给予大军的指挥权。
身为家臣,家主可以乐观,他们却是不得不谨防,刘猗就说:“天下眼见就要安定,内外八荒六合再无可威胁大汉之势力,却不知大王可否仍有大胸怀?”
蒋干、缪嵩和戴施同样是表露出相同的担忧,冉闵却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简单。”冉闵当即就从屈膝跪坐的姿势中霍地站起来,大大咧咧地说:“吾立刻就往宫城,当面问问王上。”
一刹那,一众家臣有一个算一个脑袋里满是:“……”
冉闵没等家臣反应过来已经大步而出,后面被连声呼喊也没有停止脚步,还真的就直接前往宫城,吓得自己那些家臣胆子都快破了。
襄国能够被视为宫城的范围很大,冉闵抵达宫门求见,守门都尉一层层地上报,等待刘彦同意谒见,时间都过了将近两刻钟。
冉闵是在林苑见到的刘彦,当时刘彦正在鼓捣一个看上去长方形的机器。
“永曾,来。”刘彦招呼冉闵,自己却从打谷机的位置让开,指着踏板说道:“踩这里。”
冉闵远远地就听到一阵“轰隆”的响声,本就好奇究竟是什么玩意,依言靠近踩踏,发现踏板竟然有回力,机器上那个圆滚滚的什么玩意是随着踏板的踩踏在动。
“这圆滚滚木桶上面的金属环是做什么?”冉闵伸手要摸,却是被刘彦阻止,要不然绝对没什么好结果。他踩得很欢快,有着十足的好奇:“打谷机?”
这台机器是刘彦下令研究后的第十三台样机,之前那些不是承轴容易脱掉,就是齿轮很容易被卡住。
刘彦不知道冉闵为何而来,干成了一件事情后是带着炫耀的情绪对打谷机进行介绍。
最新样品机只用了很少的金属,对工艺的考验却是很大,比如齿轮和承轴。
先秦时期就对模具有成熟的利用,以秦国的工艺最为完善,大批的军事器械就是使用模具进行浇灌成型,随后再进行打磨,误差能够限制在一毫米之内。
秦帝国之后,模具的成型之法利用技术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技术丢失,或是汉帝国有自己的工艺技术,可以确定就是汉帝国的制作工艺远不如秦帝国的误差规格。
刘彦的汉国都已经在制造青铜炮,模具的利用肯定是再一次被捡起来,只是在大范围的运用上一时间还无法做到秦帝国时期的误差一毫米之内。
模具浇灌法,包括流水线制作,等等的一些生产技术和理念,有些是将先民创造出来却丢了的重新捡回来,有些则是刘彦的“首创”。无法追赶秦帝国的标准,不是出现在技术的偏差上面,是管理的问题,比如秦法对制作物品的刻名,谁不合格就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甭管干什么其实都是依靠人,就是现代有了智能生产线,可要是人操作不当依然会生产出废品,以人为本可以指很多的方方面面。
源于各种工匠的数量太少,汉国军械制作超过七成是依赖系统,刘彦哪怕是能够狠下心来像秦国那样严苛,实际上一时间的效用也真的不怎么样。他当然有心针对生产人员的工艺严格,但那需要有更多的工匠,要不然最可能发生的就是工匠要被杀光……
冉闵很明显是没有干过农活,所接受的教育也发现不了打谷机对农耕的重要性,刘彦还在谈打谷机大规模应用之后的好处,他却是急不可耐地提到过来的目的。
“领兵?”刘彦稍微蹙了一下眉头,会这样是知道冉闵为什么那么问,随后说道:“正有战事需要永曾前往。”
在刘彦还没有巡视之前,冉闵就在燕地提到要前往定襄,后面是耽搁了下来。
“臣就说嘛,那些家伙根本就是庸人自扰。”冉闵也不知道是真的耿直还是给谁上眼药:“竟然说王上要清洗功臣?着实是荒唐!”
或许冉闵根本是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不过以他能在石羯安然混那么多年的经历来看,该不会是耿直到这地步。
刘彦的脸色变得很精彩,他当然知道近期众臣在想什么,敢过来大大咧咧说出来的就单单属冉闵一个。他还真不知道冉闵是没有政治智商,还是冉闵大智若愚。
“……”刘彦目视冉闵,多少是有些恼火地说:“他们就是这么为寡人分忧的?”
冉闵是放完炮就不管了,问起了统兵多少的事。
“定襄已经有两个军。”刘彦说的是李坛麾下的兵力,对冉闵说:“永曾此次前去,带一个火器曲便可。”
汉国已经改建兵制,由上往下就是,兵团、集团军、军、师、曲、屯、队、什、伍。人员编制是两个伍为一个什,五个什为一个队,五个队为一个屯,四个屯为一个曲,五个曲为一个师,三个师为一个军。
所谓的火器部队,其实就是使用火药武器作战的部队,目前应用的也就青铜炮、炸药包、手榴弹。
源于瓷罐手榴弹真心不靠谱,后面瓷罐手榴弹已经不再生产,是后续研究出了木柄手榴弹。只不过木柄手榴弹肯定是无法与现代工艺相比,该有的拉环、防险纸、拉火绳、导火索、炸药、弹壳都有,可雷管、铜丝簧、铅管、螺套真就不是目前能大批生产。
对了,刘彦已经下令将作坊研究枪械,但必须承认制造枪械真比青铜炮困难无数倍,除非是系统升级到帝国时代可以生产火枪兵,要不然短时间内是看不到枪械大量列装部队。
还有,刘彦对于系统可以召唤的火枪兵没半点概念,暂时不清楚召唤出来的火枪兵手里的家伙会是什么。
“这个好。”冉闵很是欢快地说:“用火炮来轰甲骑具装和重步兵的场面肯定很壮观。”
定襄那边已经围困了将近两年,周边挖了无数条壕渠就不说了,陷马坑更是惊人的密密麻麻,龙腾卫士的甲骑具装几次尝试突围都被打了回去,倒是那些具装重步兵限制不多发挥的作用比较大。
躲在宫城的那些羯族残余,他们突围的行动已经进行了将近一个月,李坛麾下原本是有三个常备军,剩下两个是有一个在拼杀中折损过多。
龙腾卫士突围是为了求生,拼死而求生的部队比什么哀兵绝对要凶悍,尽管是有诸多的不利因素,可是拼死的意志一点都不缺。
汉国的青铜炮,伺候它需要一个什的士兵,大多数是有轮式基座,依靠畜力来进行拉动。但是火器部队不像其余部队能够使用仓库便捷补给,那就需要数量庞大的后勤人员来保障补给,一个曲真正操作火炮的士兵也就三百人,保障三十门青铜炮却是需要七百人。
“只有一个曲是不是有些不够?”冉闵当然是希望携带的火炮越多越好:“要不就一个师吧?”
刘彦当即笑骂:“只有一个曲了,爱要不要。”
目前汉国的青铜炮数量也就是近百门,先期制作出来的青铜炮是被投入灭燕之战,刘彦调给冉闵那一个曲所在的三十门是后面制造。
有总比没有好,冉闵笑嘻嘻的同时更对刘彦要进行清洗嗤之以鼻,火器部队在灭燕之战可是耍尽了威风,见识过的人无不知道炮火一轰所向睥睨,那么重要的部队刘彦说给就给,有点像是要诛杀功臣该有的样子吗?
“给予羯族最精锐的部队最热闹的葬礼,定襄战事结束之后,永曾便率军进入西凉。”刘彦不是要冉闵去抢谢安的活:“羌、氐参军以盆地为修生养息之所,安敢不断袭扰陇右等地。寡人不愿意再听到他们的消息。”
冉闵是更放心了,打完了定襄还要继续统兵征战,那真不是君王要清洗会指派的事情,要真清洗的话,不会让人统兵在外。
得到了想要的,甚至比自己所想的还更多,冉闵乐滋滋地出宫城,回去之后痛骂了那些危言耸听的家臣一顿,很快他这边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君王觉得天下定鼎,想要清洗谁的话,绝对当属那些统兵之将,不统兵的人其实危险系数最低。
各色人等一听冉闵前去宫城,知道是要问什么的人被吓得半死,不缺少已经做好自杀心理准备的人,只求自己死后家族不被牵连。
等待得知冉闵不但屁事没有,还得了一个统兵终结羯族的任务,定襄完事还会继续统兵去陇右,那一瞬间关于刘彦会进行清洗的传言就不攻自破。
清洗什么的本就是那些心思够大的家伙,他们自己因为自己的野心进行各种思考延伸出了恐惧。
刘彦哪怕不愿意人心惶惶,可也不能没有因由地去进行安抚,也就让事态发展下去。他召回纪昌、冉闵等人,是有着无法述说的目的,冉闵这一次没来,过几天得到示意的纪昌也会来。
原先侵略中原的各族被灭的已经被灭,远窜的也远窜,国家正是该进入发展建设阶段,官场人心惶惶不是好事,没人有心思干活的同时,继续发展下去无法排除出现逃亡,甚至是爆发叛乱。
这么一件事情也给刘彦提了一个醒,那些人如果没有生出该出的心思,不会自己吓自己吓的那么惨。他就该好好思考一下,一些该有的限制是该有了。
人心重新稳定下来,冉闵也率军前往定襄,刘彦却是开始频繁召见在野人士。
所谓的在野就是不在朝当官,能够被称为在野人士的那批人绝不是在指普通百姓,一般是指拥有名声的群体。
刘彦召见的不是各个家族未出仕的人,是各学派众人。
最先响应的是儒家各学派,他们早就盼着这么一天,能够得到君王的亲自召见求之不得。不管儒家是分作多少个学派,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目标,那就是统治者继续独尊儒术。
正值新朝定鼎之时,一些幸存下来的百家比儒家更为急迫,他们要改变自家学派的命运,绝没有比朝代更替之际更好的机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