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46章:老子不服

冉闵率军出襄国,耗费了将近二十天才抵达定襄。
他们五百里路走了将近二十天,是队伍之中的火炮和相应的辎重拖慢了行军的速度,若全为骑军五百里只是四五天的事,步军耗费的时间可能要比骑军更短一些。
并不是骑兵就真的会比步兵行军速度快,得看是什么样的道路,再来是骑兵的马照顾起来不易。
战马事实上一直都显得无比娇贵,定时停下来定量的喂食,还得给予足够的休息时间,甚至需要洗刷和进行按摩。
人要忍一忍就能进行不停息的日夜行军,大不了就是战后修养一下,可战马真要进行不停的日夜急赶可真的就是会废了。
早就得知冉闵会来的李坛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作为征北将军的李坛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悲催的存在,好像一直处于冉闵的阴影之下。
上一次征北幕府负责征战司州,中途冉闵就插了一脚,后面征战并州和朔州更是由冉闵为主导,明明就是征北将军应该干的活,却是每次都被冉闵接手。
这一次,李坛率军将羯族最后的残余死死堵在定襄城内,到了最后的收割阶段冉闵又来了。
“来,别哭丧着脸,给大爷笑起来。”冉闵看到李坛没有掩饰郁闷不但不以为意,相反是开始有些喜欢李坛这个人。他说:“徐正什么功劳都立了,得封侯爵,官拜太尉,却是要一直待在中枢。那样的日子你过不过?”
身为武将,要是不能率军征战疆场,远离了熟悉的兵戈铁马,不再见鲜血狂飙,不闻腥味尸臭,只能是终日埋首于文牍,那得是多么了无生趣的事情?
“您说的对,可……”李坛还真的笑了,就是有些勉强:“可老这样谁都会郁郁吧?”
冉闵大手一挥:“带本将军去瞧瞧。”
围困定襄的汉军,营寨是围着定襄来建设,面向定襄的营寨之前挖了一条条壕渠,看着壕渠的宽度该是有一丈,深度也是一丈左右。
“那些是陷马坑?”冉闵指的是一条条壕渠前方密密麻麻的黑点:“数量可真是多啊!”
“不是之前没事干吗?”李坛一想到这个就更加郁闷:“围了将近两年,之前无论怎么挑衅敌军都不出来,可不就只能挖挖壕渠,再挖挖坑。”
为了围困定襄,李坛没能参与收复并州和朔州,后面的草原之战和燕地之战都没他什么事,以前多少是有能够给羯族最精锐的部队最后埋葬这一点来自我安慰,冉闵过来把什么事都抢走了。
冉闵亲自来到壕渠边上观看,只看到壕渠里面的积水,就问:“敌军屡次突围,没能攻击至最后防线?”
“三个常备军装备的抛石车、床弩、车弩、强弩等等利器不是摆设。”李坛收敛一下心情,指着远处:“再有如此防御链,如何攻来?”
冉闵是发现李坛真的恼了,却依然是没心没肺,前线溜达了一圈,带着李坛去观看带来的青铜炮。
“这……”李坛看着轮式基座上那粗大又长的青铜炮,咋舌地问:“此便是可远击三四里的火炮?”
原先一里也就是现代的三百米,刘彦进行过修改,改为了五百米一里。
事实上刘彦不止是对里数进行修改,参考了秦帝国的统一衡量度,将现代的长度单位都进行规范统一,军方是第一个全面执行。
衡量度的重要性无与伦比,任何的科技发展都在数学之上,可衡量度混乱还谈什么数学。
为了重新规整衡量度,刘彦没少花费功夫,一再确认才搞出标尺,有了原本才能进行推广。他在军方第一个铺开新衡量度,是考虑到火器运用的时代已经到来,可不能像以前那样。
以前是怎么样?最小的长度单位是寸,再来就是尺,尺之上是丈,丈之上有引,引之上是里。
每个朝代的长度单位可能都叫那个名字,但实际长度是一直存在变化。在长度单位上面,秦帝国进行过统一,可是秦帝国之后就又混乱,中央有自己的衡量度,每个地方又有各自的衡量度。不止是长度单位,其实重量啥的也是一样,自秦之后的封建王朝都没再统一过。
秦之所以能够保证衡量度不混乱,是秦法严苛在支撑着。后面的历朝历代也虽然都有各自的律法,可执行起来真没有秦的力度,再来就是不统一的各种计数方便各级官僚贪污。
随着时代的进步,尤其是军工器械上面的进步,真不能最小的长度单位为一寸,拿制造青铜炮来说,炮管差一寸和差一毫米就是天差地别,弹丸的制造上也同样如此,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越不能容忍太大的误差。
“这玩意发射的弹丸约十一斤,口径一百二十毫米。”冉闵拍着脱去炮衣的十二磅炮:“这玩意某带来了三十门。”
李坛发现这个世界变得让他有些不懂了,斤和毫米有专门学过,但是从未听过“口径”这个词。
冉闵特地走到炮口处,比划着介绍什么叫口径,后面卖弄自己刚得知不久的消息:“除了口径一百二十毫米,还有八十三毫米、九十四毫米、一百毫米的各种口径型号。”
李坛不是一直待在定襄吗?是有听过火器部队,可没亲眼看过没有太多的慨念,听冉闵炫耀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真特么有点脱离时代进步了。
汉军有新的部队开拔而来,被困于定襄城池之内的敌军很快知晓,他们见来的只是一千左右的汉军并没有多么当回事,忧虑的是还会不会有新的汉军增援过来。
“陛下归去,留下我等坐以待毙之人。”张曷柱是石虎原先的司虞,他完全就是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在环视同样倒霉的一群人:“多次求降未成,突围亦是艰难,该将如何?”
石虎死了?的确是已经死了,还是被自己的几个儿子一同弄死。
石羯赵国崩溃,手中有兵权的各个封王不是战死就是远窜,石虎一些年纪小没有封王的儿子是被留在身边。
定襄一直被汉军围困,压根就得不到外界的消息,他们一直没有突围一方面是因为石虎,另一方面是还抱着某种幻想。
要不是真的发生,谁又相信一个庞大的国家会那么轻易就崩溃,就因为不相信才会抱着希望,等待有谁前来解围,他们一等就是两年,之前还有半死不活的石虎压着,石虎被弄死可算是解放。
石虎又不是没有弄死过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也没少想弄死他,身在定襄的几个儿子将他弄死之后,却没有谁想干登基的事,不干是不想成为那个最终的背锅之人。毕竟是不是为王在战败后,获得的下场真的不一样。
“还能怎么样呢?”朱轨脸色阴霾得可以,低头说道:“只能寻求突围。”
朱轨是石虎在任时的尚书,官职可要比张曷柱高得多,不过现在再谈官职高低根本没用,讲的是谁对龙腾卫士最有影响力。
“虽无奈……”张豺发狠地说:“只能毕其功于一役。”
还是那句话,他们被困在定襄两年,真对外界没有什么消息,大多数人觉得最坏的情况,是统兵在外的几个王子还在据守某地抵抗,大赵还没有亡,要是突围出去怎么也能找个地方栖息一下。
石虎没有死之前,将龙腾卫士分割为几个部分,张豺就获得了三分之一的指挥权。石虎死后,可算是众人没有昏了头再搞内乱,几个有权指挥龙腾卫士的将领得以保全权势,就是他们并没有觉得多么开心罢了。
“只能这样了。”朱轨最后拍版:“敌军能有一千增援,就能增兵更多,是不能再拖了。”
此时的定襄,长达两年的时间之内,大多数的城墙段早就豁口处处,保持有完整城墙的也就宫城。
之前定襄城内爆发过瘟疫,汉军可不敢随意进入,离瘟疫爆发相隔至少半年之后,能不踏入也是绝不会进入城池之内。
“他们既然敢从宫城之内出来,该是疫情已经终止。”冉闵可不想在这里拖太多时间,召集众将进行议事:“城内敌军有无突围可能,若无可有方案主动进击。”
李坛又再一次成了特么的副手,表示完全没有心情讲话。
一样是长期被拖在定襄的众将,他们其实也受够了没完没了的围困,能够脱离这个泥坑真的是求之不得,也就先后各抒己见。
“做出撤离的假象,吸引敌军出城突围?”冉闵表示这个好像有些不靠谱,是建立在被围敌军对外界丝毫不知情的前提之下:“敌军知不知晓外界犹未可知?若是知情或许将弄巧成拙。”
“我军现在完全不怵强攻。”李坛觉得自己是受够了:“何不以绝对强势攻坚而上?”
冉闵表示对这种不需要费脑子的打法很喜欢。他不止带来了三十门青铜炮,灭燕之战先期发挥巨大效果的炸药包也没少带,定襄这边更不缺可以发射炸药包的抛石车。
一方面想要强攻而上,另一方面是想不计代价突围,只是汉军想的是用至少三天的时间来进行准备,定襄城内的被困之军要一天的准备再在深夜行动。
汉军是列装了火器,只是能够掌握并使用的并不多,冉闵也没有想着会不会打草惊蛇,决定当天就给众将来一次深刻的眼见为实。
青铜炮有轮子,骡马拉动就能方面抵近前线,冉闵不想小家子气只拉出一门放炮,一次性全给拉上。
除了三十门青铜炮被拉到前线,近百辆抛石车是经过一番折腾也拉了上去,连带各式的床弩和车弩更没落下。
已经决定决死突围的羯族势力残余,他们前一脚才进行各种最后准备,得知汉军那边有大动作,还以为是消息走漏,原本就互相不信任更为加剧。
可不能只是各种远程部队上去,必然是要有相应的部队护卫,动静自然就不会小,动起来的汉军很快就在定襄城以东铺开。
人一满万便是无边无际,军队各个方阵的旌旗随风招展,各种各样的口令更是传达遍野。
张豺上城墙一看,有着太多看不懂的东西,对于汉军将抛石车等器械摆在前方更是迷惑。
定襄的城墙早就有豁口,不需要再对城门进行攻坚,步骑可以快速冲锋进城,再将笨重的攻城器械摆在军阵前面完全不合理。
残破的城墙早就没有固守价值,屡次突围龙腾卫士也熟悉了依靠城内废墟进行巷战,张豺等人并没有将部队拉出来。
后面,不止是军队将领过来实地观看,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过来,只不过他们都抱着一旦汉军冲锋立刻骑马逃回宫城的打算。
朱轨指着从未见过的青铜炮,问张豺:“大将军可知此为何物?”
张豺要是知道就有鬼了,再则是距离着实远,真看不太真切,只能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城外军阵之中,冉闵放下双筒望远镜,很是得意地对周边同僚吼:“某就说吧,大动静必然引得他们前来窥探,说不准不用再行准备,轰死他们立刻终止战事。”
李坛等不知道火器威力的众人不理解什么叫轰死,对于终止战事却无比感兴趣。
冉闵对自己被评价为只懂闷头蛮干的莽夫是很不服气的,很多次找机会施展计谋成功的不多,为今天能够露脸自然兴奋,他可知道并不是谁都能一次性弄死一大帮敌国身处高位的人。
三十门青铜炮一条直线摆开,每门留下必要的间隔带,该有的校准和装填弹药忙活完,就等着开炮的指令被下达。
“等会不管有没有全部轰死,都当试探性冲锋。”冉闵丢下一句话,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开始迈步,他还招呼:“都过来近距离看看,就是等一会记得捂住耳朵。”
没错,冉闵虽然已经不止一次亲自点火开炮,可很是迷恋那种一点火就能听响的事,对自己可能亲手炸死一大帮敌国众臣更是兴奋得呼吸沉重。
位处城墙之上张望的朱轨、张豺等人,他们是发现汉军没有抵近的迹象才继续待着,还在谈论之际却听到一声闷响,下一瞬间是诡异的呼啸声传过来,身侧二十余步之外不知道被什么玩意砸中,那个叫声势浩大和一片狼藉。
“直贼娘,赶紧重新校队。”冉闵咋咋呼呼趋势炮兵:“动作要快,可别被跑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