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48章:还有点玩不转

续李坛亲自点火开炮的一发入魂之后,其余火炮也是先后点火发射,一阵阵连续的巨响又在战场之上出现,伴随的是汉军万众将士口中呐喊而出的“万胜”之声。
一天之内,羯人残余势力的高层连续两次被青铜炮点名,死了多少又残了多少不太好说,守城的龙腾卫士在一瞬间失去指挥却是事实。
炮击还在一直持续作响,抛石车则是在缓缓地向前推进。
尽管是一直在进行训练,可操作一百二十毫米青铜炮的炮兵发射效率真快不起来,每一门青铜炮在发射之后必须将炮膛清理干净,随后还将重新装填火药包和弹丸,射击诸元也需要进行重新校正,一刻钟之内仅是能够发射三四次。
守城的敌军,他们从未见识过火药武器的爆发,有一个算一个是被惊得都呆了。
不得不说龙腾卫士能够作为石羯赵国最精锐的部队还是有其可称道之处,他们失去了最高指挥官,又被没有见识过的武器吓得心神不宁,可仅有少部分拔腿而跑,大多数人还能坚守岗位。
“跑什么!”
“不要乱跑。”
“困守孤城,跑不能活命。”
“只有守住方能求活!”
实际上那些逃跑的人很快就被正法,各级军官呼喊出来的话也有道理,让尽管依然心惊肉战的龙腾卫士依然能够待在城墙之上。
“放箭!”
“所有远程器械,发射!”
青铜炮在间隔开火,战场上时不时就会出现一阵轰鸣,再有就有太多的人在呼喊,让战场充满吵杂之声。
石羯赵国本就有强弩,只是数量不多罢了。他们还有床弩这种利器,是继承于匈奴赵国的遗产。
城头之上的各种箭不断向外激射,可这时候哪怕是离得最近的汉军也在他们的射程之外,就能够看得出是慌乱到何等程度。
守城之军不得不慌乱,他们时不时就要挨上一发从三里之外射来的弹丸,若是实心弹也没什么,其实就是力道更猛一些的石弹罢了,可开花弹就不一样了。
汉军的开花弹并非华夏体系的任何一种,是刘彦以前因为好奇有专门研究过西方火药武器,对于法国技师亨利.佩克汉斯根据原有的开花弹进行改良无比好奇,去专门查找文章和视频,才印象一场深刻。所以,汉军的开花弹其实就是爆破弹的一种。
在忙碌的汉军炮兵,他们要发射开花弹和实心弹是进行不同的操作。发射实心弹只需要安置助推炸药包,再将弹丸充填进去。发射开花弹同样需要安置助推炸药包,可是开花弹的底部却有一个木质弹托,木质弹托不仅封闭了炮膛,而且增加了炮弹发射的稳定性,可使其命中率更高。
开花弹的外壳与实心弹一致,内部中空防止炸药以及铁珠,引信却不是导火索,是一种木质的引信。在火炮点火发射之后,助推炸药包的爆炸不但提供弹丸发射的推力,其实也是将木质引信给点燃,就避免了提前爆炸的意外。
不管是爆破弹还是开花弹,实际上都有同样的一个术语名称,那就是榴弹。这玩意爆炸起来能够蒸发周边,激射而出的铁珠更是能进行横扫,处于爆炸中心的人肯定是会成为一具破碎的尸体,被铁珠扫中的人模样也好看不到哪去。
龙腾卫士能够忍受实心弹的轰击,却是对开花弹压根忍受不了。实心弹扫过去的地方还会有新的龙腾卫士充填空白,开花弹爆炸后的地方却没人愿意凑过去。
耗费了该是有两刻钟?笨重的抛石车可算是即将进入敌军远程器械的射程,他们停在敌军射程边缘,按照惯例是在等待强弩兵组织箭阵进行压制。
抛石车的射程当然没有强弩远,仅有三十门青铜炮在开火,青铜炮的射击间隔也着实是长了一些,能够压制的城墙段其实有限,只要守军没有被吓得自行崩溃,真无法慢悠悠地继续推进。
“还是有底子的。”冉闵说的是龙腾卫士竟然没被青铜炮吓得崩溃,他扭头对李坛说:“王上曾言,火炮需得集中使用,最好一次集中百门以上对某个区域进行覆盖,方能展现火炮之威势。”
刘彦说那句话的背景是,包括冉闵和徐正在内的一些将领为了争夺青铜炮指挥权,他们就建议将现有的青铜炮进行瓜分,哪怕每个人的指挥序列下有一两门也能接受。
不管是青铜炮还是火炮,肯定是要数量足够多才能显示出威能,仅是一两门的作用真心不大,只能是当另类的狙击枪来使用。必须说的是,狙击枪至少还能保证准头,哪怕是现代的电控火炮都不能保证指哪打哪,就更别提刚刚出现的青铜炮了。
“不用再炮击城墙了吧?”李坛指向了城门处:“理当集中起来轰击城门。”
冉闵看一眼已经组成箭阵再向前迈步的强弩兵方阵,再看看紧随周边的其余兵种,颔首道:“正当如此。”
火药出现之后,也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反正华夏系和欧罗巴等各地的将军,他们好像都没想过可以用来进行爆破,导致火药应用于战争依然各地城池拥有城墙。
到近现代之后,欧罗巴是不再建造什么城墙,倒是一直到二战时期东方依然有依托城墙打保卫战的战事,事实也证明城墙在火炮面前有多么脆弱,城墙能够起到的依仗非常有限。
冉闵也是第一次指挥火器部队,对火药的运用只是停留在远程发射上面,真没有想到只要有敢死队带着炸药包突进,抵近城门再将炸药包点燃就能破坏城门,甚至是在城墙边上挖坑囤上足够多的炸药包也能炸毁城墙。
任何的新鲜事物都需要时间去理解,只有了解是什么玩意,才能开阔思维,让那一件新鲜事物有更多的用法。
强弩兵推进到射程,一阵阵的口令从军官嘴中吼出,急促的梆子声敲响之际,每一个箭阵都是激射出密密麻麻的弩箭。
守卫城墙的龙腾卫士,他们在青铜炮轰击之下没有撤离,看到汉军摆布箭阵却是大部分退下城墙,仅留下少部分人依托女墙或是盾牌留守。
龙腾卫士是见识到了青铜炮发射的威力,可正因为第一次看到,尽管知道其恐怖也心生畏惧,可正没有对箭阵的理解那么通透,怕箭阵覆盖比怕青铜炮更多并不是奇怪的事。
就好像都发展到火枪时代,白人入侵北美洲,可是印第安人明知道火枪的威力,可他们的意识中对组织多数人一同发射的密集箭矢更加害怕,却能对武装火枪的白人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组织箭阵对敌军固守的城墙进行覆盖,其真正用意真不是期望能杀死多少人,是要用密集的箭雨逼迫守军进行躲避,使己方的其余兵种能够在更安全的环境下靠近城墙。
抛石车重新动了起来,他们在推进过程中还是会迎来冷箭,时不时就会有士卒中箭退出作战序列,不过这算是正常损耗范围之内,身在战场就没有所谓的百分百安全。
“第一次发射这玩意。听说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爆炸?”斗阿对于一阵巨响能把人炸得尸骨无存是一种发怵心态,尤其是操作不当极可能把自己真给炸没了:“拉绳固定好,千万记得别提早点燃引信!”
手捧炸药包的士卒小鸡一般地点头,另外一个持着火把士卒的手甚至都有些抖。
因为是要发射炸药包,抛石车的摆布比平时的互相间隔更远,甚至是需要被发射的炸药包存放地也安排得远远的,真就怕某个操作组不小心把自己玩死也祸害其余人。
得到发射指令,机械的摩擦声中是炸药包被抛射出去。
那些被抛出去的炸药包,它们在半空中是在进行翻滚,侧脚的引信燃着火星子,有些没有落地之前就炸开,有着是落在地面有一会才被引爆,甚至都有没有爆炸的炸药包。
冉闵耳朵里听着频繁响起的爆炸声,再看城墙之上不断闪现而过亮光,亮光之后就是一阵烟雾腾空而起,对李坛吹嘘:“睿才是没去燕地战场,鲜卑蛮子组织起来的步骑屡屡被炸得血肉横飞。”
“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我信。”李坛略略嫌弃地说:“骑兵的战马听响必定乱窜,溃不成军炸药还会跟着跑?”
冉闵心情非常好,屡屡被甩脸色一点都不介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抢了李坛的主官位置忍让,然而他真的只是因为心情好没计较,愧疚什么的一点都不存在。
抛石车发射是一种抛射弹道,有落在城墙脚下,有落到城墙之上,更有直接就被抛进城中。不同的落点可算是让躲避在城墙背后的龙腾卫士倒了血霉,他们是按照旧有的观念进行躲避,炸药包落下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那是啥玩意,被砸中的人没爬起来就有旁边的人捡起来好奇在看,然后是在无知和没反应过来前,与周边的袍泽一块完蛋。
真有炸药包落在密集人群之中,爆炸之后中心点的人被蒸发得什么都没留下,一片的血肉横飞之际,稍微外围的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推得抛了出去,就是城外汉军被城墙挡住视野没瞧见。
青铜炮只有三十门,每门一刻钟最多也就是发射四次,虽然是能吓得守军两股战栗,却并不多么密集,更多是起到了心里震慑作用。
投入使用的抛石车多达五百架,主攻城墙就有三百架,每架抛射间隔也就是一百来个呼吸左右,可见密度该是多么密集。
箭矢密集可以使得受到攻击的敌军损失惨重的同时心里崩溃,有甲胄护身其实被射死的人并不会太多。
炸药包一旦密集就是另外一回事,从抛石车抵近开始发射炸药包,一刻钟过去之后宫城的城墙已经不成样子,城内什么情况城外的人看不见,看去那边就是陷入一片烟雾之中。
青铜炮刚才一直在调整射击诸元,口令下达之后开火,冉闵看到有一辆抛石车瞬间散架,木质结构四处横飞,一时间就愣住了。
散架的抛石车是处在青铜炮射界弹道,幸亏击中的是一颗实心弹,要不然不会只是扫得木头横飞。
射界,包括弹道,这些知识不是汉军能理解的。就是到了近现代,没有专门学过相应的知识,还是会出现前面己方士兵跑进己方机枪射击弹道之内被射杀的情况。射程较远的火炮因为不知道那区域有自己人出现误击,就是在进入网络时代都时有发生。
恰恰因为不知道什么情况,冉闵发愣了一小会才算是反应过来,却也没有命令炮兵停止射击,甚至都没有让前方的抛石车挪位置。
战争之所以是战争,就是冷血的杀斗场,尽可能地杀死更多的敌军,乃至于是必要的时候连己方士兵都能干掉。别说是青铜炮横扫,两军混在一块再下令箭阵覆盖一块攻击,只要有利于大局,那样干的例子真不要太多。
城门当然是被青铜炮轰得破碎,目标达成炮兵组才算是停止射击,在那之前却有三辆抛石车毁于他们之手。三辆抛石车车组的死伤只会被归于意外,操作青铜炮的炮组根本不会被追究。
碍事的城门没了,任何的远程攻击武器听了下来,远远游弋于外的汉军骑兵接到指令冲锋入城,后续的步军也开始小跑前进。
离得远了只是看,到近了就能闻到浓烈的硝烟味,可以看到被炸得不成样子的城墙,破碎的尸体以及四肢更是随处可见。
首先入城的汉军骑兵,他们本来是做好了恶战的心理准备,进城之后却是看到有如修罗场的画面。
那是地面之上满布残尸,太多的鲜血汇集起来流向低洼处成为血滩,死了的也就死了,残了的在发出哀嚎和呻吟,一些没死的则有着千里百怪的举动。
爆炸会发出巨响,离得近了耳膜会被震裂,那些失聪的人或是无意义地跑动,或是坐在地方发愣。
被吓得疯掉的更是不少,导致入城的汉军根本就没有遭遇抵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