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50章:真要消停点了

师出有名重不重要?很明显的废话,师出有名当然重要,并且是无比的重要!
很多时候哪怕就是使用一个一捅就破的借口,去发动一场战争,也要相比没有任何的理由来发动战争更好。
师出有名之所以重要,首先是向本方军队表明属于正义,再来是透露作战目的使之不会迷惘。再来是,师出有名有利于宣告本国人民为什么而打,好让后方人员能够最大程度的支援战争,不要去搞什么闹事的事。
可以这么理解,宣传条件好的现代,某国要打一个国家都会事先进行宣传战,反正就是将要攻打的国家宣传成无恶不作的垃圾国家,从舆论上进行全面的压制,使之战争爆发后寻找不到盟友,自己也是在拉拢更多的盟友来伸张所谓的正义。
不要小看舆论,有多少国家就是人民被有倾向性的舆论,弄得自己国家的人都不相信本国政1府,连带军队都怀疑要为什么而战。战争爆发之后国内不断的暴1动,军队没有任何抵抗意志连连投降,本来还能稍微抵抗一下,变成像泡沫一样被一撮就破。
世界上当然没有绝对的正义,就是看所处的阵营来分对错,可控制舆论依然显得无比重要,至少是让自己的士兵不会产生什么心理负担。
“李坛说得很对。”刘彦已经离开襄国,走邺城一线进入洛阳地界,对坐在一侧的纪昌说:“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师出有名很重要。”
刘彦可没少见掌握舆论的重要性,美国随便找了一个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借口,就能拉上一大帮根本不在乎真假的盟友,呼啦啦上去就是对着伊拉克一阵围殴。
伊拉克因为舆论早就沦陷不但军无战心,本国民众想的也是怎么将统治阶层推翻,谁都不在乎美国的开战借口是不是真的。
结果好了,美国找了很久没找到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拉克人自己的家园也被打烂了,等待美国拍拍屁股走了后,之前美好的生活一去不返,亲自栽种的树开花结果,就是结出什么苦果也得咽下。
“王上所言极是。”纪昌有看过那些战报,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觉得前线将校完全是在推脱:“不论石虎是否真的死去,已经无法对大汉再有威胁。”
汉国的军事实力毫无疑问是目前的东方最强,想攻打或是灭掉周边的哪个国家不难办到,可还是依然需要有一个看得过去的借口。
刘彦从长广郡崛起于微末,先期就是有抵抗胡虏的大名分,再来就是喊出光复汉家旧土,迅速收拢了中原汉家苗裔的心,哪怕是在清除那些世家的时候,普通百姓也是站在他们这一边,才没有发生世家裹挟大量百姓一同抵抗的局面。
后面汉国先后灭掉高句丽、百济和新罗,明明是随手可没却也是先让这三个国家发动攻击,找到了灭国的借口才算是将之灭亡。
强大的实力再加上正当的理由,汉国灭亡高句丽、百济、新罗之后,很容易就能寻找到一批愿意合作的对象,就是三国百姓也觉得是本国领导阶层自己找死,事后的反抗决心并没有多大。
石虎死了或者没死对刘彦和汉国当然很重要,只有石虎真的死了才算是给这一场反抗暴政画下完美的句号,也给数十年间受害的汉家苗裔一个欣慰。只不过真的无法辨认尸体,那么延伸出作为日后攻击某些国家的借口也算是一种好事。
“征西中郎将已经抵达敦煌。”纪昌说的当然是谢安,他摸着下巴的胡须,眯起了眼睛:“西域自司马氏一族手中丢失,西域各国不闻汉家久矣。”
现在的敦煌沙漠化没有那么严重,那边绝大多数地区实际上是一片草原,仅有少数地区才是戈壁。
谢安带着一个常备军进入敦煌是为了接收张氏凉国的疆域,部队是分别驻扎在玉门、昌蒲和阳关。
目前的玉门只是一个边疆城镇,还不是雄峻的关卡要塞,谢安写回的奏章禀告,玉门之外的草原十分十个放牧,就是要先解决掉时不时会出现的鄯善游牧部落。
昌蒲是敦煌郡南面的一个城镇,没有多少人口,亦是没有丰富资源。它位处高原北面,时常会有高原野人下来进行偷盗。正常的交易在每年也会由官方与高原大部落举行一次,倒是成了一个皮草贸易小镇。
阳关是在西汉年间修建,起初就是作为关隘而使用。西汉没有将西域纳入统治之前,阳关的战略地位仅次于雁门关。后面西域被纳入汉家统治,经年有大批西域商队入阳关到中原,就成了一个主要以收税为主的关卡。
“现在西域没有三十六国那么多了吧?”刘彦早就有派队伍前往西域,就是路途遥远通信艰难,收到的消息还不多:“鄯善?是楼兰吧?”
“是。”纪昌随口就来,介绍道:“鄯善原是汉初匈奴右贤王之名,楼兰为鄯善驻地后,以右贤王之名更换。”
匈奴有左贤王和右贤王,左贤王是在东边经营放牧,右贤王则是在西边经营放牧,规矩还是匈奴一代雄主冒顿给定下的。
说楼兰改名还真的是那么回事,冒顿入侵西域各国,匈奴的主力除了单于廷精锐之外,就是右贤王账下的牧民组织为兵,后面西域各国也就成了右贤王管制之下,楼兰也就成了右贤王的驻地。
汉初时期,经常入寇边疆的就是匈奴左贤王管理的那批部落,后面匈奴左贤王有些招架不住,匈奴右贤王就从西域转到了河套并建成高阙,要不原先是一直待在楼兰地界。
“说来也怪,匈奴没落久矣,楼兰人却不起复旧名,仍以鄯善为名。”纪昌说这个只有一个目的:“可见西域之人何等怯弱。”
怯弱吗?刘彦也找不到其它的解释。
强者本来就有强加一切给予弱者的权力,楼兰只是一个例子,就是半岛那边要叫什么国家,不也是中原王朝说了算,让叫朝鲜就是朝鲜,半岛人自己取名字不被中原王朝承认就不算数,连带倭列岛也是那个样子。就是等中原王朝不再强大时,人家就不再用那些名字,认了新爹搞去汉化,还处处恶心自己曾经千人的主人。
“三十六国灭亡多数,一些国名已经转为地名,如且末、精绝、拘弥等国。”刘彦说的这些是在鄯善周边已经灭亡的国家,他看向王辇之外的田野,幽幽地说:“倒是乌孙竟然还健在。”
“乌孙一度灭国,由冒顿扶持再次复立,后在匈奴与先汉之间摇摆不定。”纪昌显然是有做过很好的功课:“匈奴强大之前,有派兵参与攻击先汉。等待匈奴势弱却蚕食助己复国恩人,向先汉进行讨好。”
国家与国家哪有什么恩情的说法,乌孙那样干只能说统治者非常合格,匈奴强大时就抱匈奴人的大腿,等汉室成为汉匈之战的胜者又抱汉室的大腿,不就是依靠这样才能威慑西域诸国,常年坐稳西域霸主的地位?
“先汉与乌孙有过和亲。”纪昌说这话的时候是先看了一下刘彦,果然见刘彦皱眉,说道:“远嫁之刘细君一生凄惨勿论,先汉亦无得甚好处。”
细君在先汉时期可以理解为小姑娘,刘细君就是一名年纪很小的小姑娘,连个正经的名字都没有留下。她是刘彻侄子江都王刘建之女,翁主晋级成了公主,被送往乌孙进行和亲,嫁的还是一个即将入土的老头。
刘彻为了拉拢乌孙是做到了不留余力,刘细君早逝之后,为了保持姻亲之国的关系又从宗室选了一名翁主,那人就是起兵参与同姓诸王“七国之乱”的楚王刘戊之女刘解忧。
刘解忧同样是年纪轻轻就远嫁乌孙,嫁的对象还是一个即将入土的老头,还是作为妾室,不是正牌妻子。老头死了之后,她遵从草原人的习俗成了续位者老头弟弟的媳妇,后面还要屈从三嫁,每次都是迫不得已,一生又能好到哪去。
纪昌冒着大风险说那些,是并不认同先汉的和亲政策,说那些话自然也是有理由。
刘彦在今年又多了三名后代,两位妃子一前一后生了两名闺女,倒是被临幸的一名女官给生了个儿子。
纪昌说那些当然不是觉得刘彦会生起远嫁和亲,是有十足的把握认为西域某些国家会不开眼,乌孙尤其可能干出求和亲的事,毕竟是有先例来着。
刘彦是孤家寡人,并没有血亲,和亲找不到宗室之女,就是能随便找个人赐个公主名头,也绝对干不出和亲的事来。
以纪昌对刘彦的了解,一旦西域有某个国家不开眼求下嫁公主,就是想娶个光有名头的公主,刘彦真能干出那种因怒兴兵的事。
汉国八年之间消灭那么多国家,真正去搞过内政的地方也就是青州,其余各地只能说是进行维稳,整个国家现在基本和烂摊子差不多。
打拓跋鲜卑和慕容鲜卑,那是清楚不消除这两个鲜卑的威胁就留下大害,觉得应该转头过来关注内政的人也就忍下来。可要是消除拓跋鲜卑和慕容鲜卑这两个威胁之后,国家还不用心发展内政,那可真的是忍不了。
包括纪昌在内的一些人,他们对刘彦现在就叫谢安窥探西域是一种迟疑心态,真心怕刘彦不理会国内糟糕的内政立刻进军西域,所希望的是能消停上几年。
“泰安说的这些,寡人清楚。”刘彦有巨大威望,倒是不忧虑国内百姓造反,但清楚光有军事强悍等于是一条腿走路。他却是要先提个醒,也就说:“便是西域无法传檄而定,仅凭一个常备军该能横扫。”
纪昌却说:“北疆草原还未完全平定,鲜卑草原的残余需要威慑,半岛亦是一时难以治理。”
“寡人已经让谢艾重返柔然山。”刘彦可没想放弃草原:“郁久闾跋提会是一颗好棋子。”
郁久闾跋提是现任的柔然可汗,知晓汉国在南边横扫诸国后,是很想与汉国建立良好关系。
拓跋一族和慕容一族逃窜到鲜卑草原,而鲜卑草原就在柔然疆域边上,再来就是与柔然比邻的东高车和西高车也不安份,柔然现在极度需要一名朋友。
按照谢艾的汇报,郁久闾跋提想要交好汉国,是想从汉国这里获得物资,甚至都想要组成联军一同应对东高车、西高车、拓跋鲜卑和慕容鲜卑。
汉国中枢正在推演时局,暂时与柔然结成盟友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就是要不要派遣军队,或是物资该怎么个提供法,都需要近一步商议。
“半岛之民的安置是一个大工程。”纪昌没回来之前,吕泰就已经在干人口登记的事。他说:“以之前定议,半岛男子皆为奴隶,适龄女子优先许配有功将士。想要完成此事,征东幕府所在之军,需得是常年处于戒备状态,所属仆从军补给耗费颇大。”
当然了,目前半岛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他们对人口登记还算是配合,就是对将被内迁很是抵制,不少地区是发生了暴动,却是被征东幕府序列下的倭人仆从军轻易镇压。
没有动用本国常备军和郡县兵进行镇压,是使用仆从军去镇压,那是一种仇恨转移策略,反正坏事都由仆从军去干,汉军偶尔出来当一当仲裁者施舍一些仁慈还能被当成好人。这坏到冒泡的主意可不是刘彦提出来,是御使大夫桑虞的建议。
说到桑虞,刘彦现在想的是桑虞到各地巡察的事。
汉国进入到内政建设阶段是必然的事情,想要干事先将官场梳理一遍是程序,既是清除害群之马,亦是进行必要震慑,才能使地方官员悠着一些。
“敲一棒子,打死一些,也该找些典型竖立榜样。”刘彦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老祖宗早就玩腻了,却无比有效:“委任个学派为官者,该去书桑虞多多观察。”
纪昌自然是应承下来,就是有些担心桑虞能不能秉持公心,可别因为世家大族要被学派分摊权利干一些龌蹉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