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651章:上国人

李石听着是一个汉名,可实际上是一个百济人,还是混血的百济人。他的母亲是早年间从燕地逃到半岛的流民,有了一手不错的打铁技术,逃到百济后被一个使者抓捕为奴,后面也因为打铁技术真的不错给赏赐了一名韩人女奴。
所谓的韩人,指的是马韩,辰韩、弁韩,他们在半岛有属于自己的政权,也就是新罗和伽揶,不过真正作为主人的是在新罗。在高句丽和百济地位异常低下,基本是作为社会的最底层。
百济的使者就相当是中原王朝的一个县令,只不过百济的使者可没法管数万人的县,能管上数十上百人就算是颇有家业了。
没说错,百济的政治体系与中原王朝不同,百济比中原王朝的“家国天下”执行得更彻底,君王归君王,各级贵族归各级贵族,虽然有划分行政区,可是那些行政区其实就是各贵族的封地,贵族对封地有完全的管理权。
百济之国,君王下职官主要以六畜名命官名,如马加、牛加、猪加、狗加;还有称大使、大使者、使者的。诸加均辅佐君王,参议国政;王城以外的道,皆属于诸加。道大者数千家,小者数百家。道下有“邑落”,各由“豪民”管理。邑落内的“下户”,皆属奴仆。
使者理所当然也是贵族阶层,只不过他们一般是某个诸加的封臣,地位在豪民之上,能够有自己的封邑,有下属豪民,少不了还有一帮下户和奴仆。
对于李石来说,前面的十八年就是奴隶生涯。等待汉国灭了百济,他的生活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那一切是建立在他有一个汉人血统的爹。
百济不复存在,汉军带着仆从军行走各地,每到一地就是解除当地武装,人口的登记也随之进行。
李石还能清楚记得自己的登记流程,负责登记的汉军问的问题并不复杂,就是姓甚名谁,今年几岁,双亲为谁,落户何方,谁人之下。他在被问及有无汉家血统时还有些懵,原因是真不知道血统是啥玩意,老实回答自己的爹是从燕地而来。
就因为有一个汉人的爹,李石还被特意问及有没有配偶,他一时鬼使神差就将倾慕对象的名字给说了出来。而那个倾慕对象可是高高在上的豪民之女,并不是他这个奴仆所能垂涎的。
就是那么个流程,李石在户口登记上被填了一个汉籍,生活轨迹也神奇地有了改变,先是被人带去军营。他到了军营其实被吓得半死,还以为是要当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的奴隶兵,可看配送的衣裳并不是那么回事,再看配套有一柄很锋利的战刀,下意识就觉得奴隶兵不会有这样的武器。
李石因为不识字没文化,十八年来也基本是活得浑浑噩噩,算不清楚在军营待了多少天,只是在汉军的约束下不断进行一些军事训练。不过,他总算没完全浑浑噩噩,发现同处一个军营的人,除了汉军之外,基本都是一些混血儿,不是爹就是娘,反正都是从汉家就地来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聚在一块。
时间一久,李石甚至发现一点,有些人身上压根就没汉家血统,是在登记时偷奸耍滑。他不知道汉人……不,自己都也是汉人,称呼汉军该是叫王师,反正就是不知道王师有没有发现。
李石后面被放归回乡,他其实是十分不愿意走,除了在军营有吃有喝有穿还有赏钱之外,从一些文化课上也听到了属于汉人自己的辉煌,更能感受自己是真的被王师所接纳。
一回到原先的地方,李石惊奇地发现原来的主人,也就是那一家豪民被迁走,只是有些发晕那个之前倾慕的豪民之女被留下来,还从名义上成了自己的媳妇。他更惊奇的是,原先同样为奴隶的一些人,就是有汉家血统的人,竟然成了豪民一些财产的主人,他同样也有了一部分的财产。
百济人都不见了,李石后面打听到了一些消息,听闻不是被迁往海边等待船只运走,就是被送往北边原先属于高句丽的地界,还是那种将男女分开的押送。
因为一时间还没有适应奴仆翻身把歌唱,李石日子过得依然有些茫然,甚至都还在依照惯例伺候那个名义上属于自己媳妇的豪民之女,其余人见了也没说什么,那是他们也没从新身份中适应过来。
直至某一天,李石那连碰都没有碰一下的媳妇,是在夜里脱得赤条条爬上他的床榻,女方主动之下来了一场共度巫山。没等他从初经人事中完全回味过来,名唤解幼的媳妇忍着疼痛跪地请求,说是请他将解老……也就是那个豪民救回来。
只要是个男人,还是刚刚开荤的初哥,都会因为一时对与自己发生关系的女人有求必应,李石就是其中之一。
李石答应下来,解幼好像是无以为报那般,又是在女方的主动下来了第二发、第三发……,第四发到第七发则是他主动,搞得场面血淋淋不说,隔天都有点爬不起来,起来后腰更是像要断了,双腿走路都有些飘,解幼则是真的爬不起床。
起来之后的李石啥玩意都没吃,就是喝了一点凉水,走出家门没有多远是傻愣愣地站在路边。他昨夜如梦以求地与自己的倾慕对象一来就是七发,正是精神和肉体上最为满足的时刻,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能完成对媳妇的承诺。
“李二?”李四也姓李,与李石有了正经名字不同的是以家中排行来有个名。他对李石的称呼是用家中排行,见其傻愣愣站在路边有一小会了,就靠在门边问:“做甚子?”
这一旮旯地方,男人是有一个算一个都羡慕李石,真没想到等级户口的时候胡说八道就能有一个原先身份高贵的媳妇,等待发现还有这样的操作已经追悔莫及。
能生活在这旮旯地方还有家业,基本上都是原先豪民解家的奴仆,之前哪怕不熟也混了个脸熟,李四与李石之前没有多熟。他在羡慕李石的同时,对李石还要像原先一样伺候解幼多少是有些羡慕之外的笑话,想的是大家都奴仆翻身把歌唱了,李石却还依然是干奴仆的活,尤其是看得出李石压根就没碰过解幼。
正不知所措的李石被招呼就扭头看去,看见李四惬意地靠在门边,缓缓走过去将情况一说,后面就问:“我应该怎么办?”
李四一听就愣了,那个豪民之前虽然没有刻意虐待他们,甚至是对有一技之长的奴仆也还算不错,可地位的差别依然摆在那里,身为奴仆只要不是有受虐倾向,谁愿意头顶上有个能决定生死的主人?
百济灭亡没有多久,他们恢复自由也就是三两个月内的事,可是生活上的改变真的很多,起码是有了自己的财产,也不同担心触怒主人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或是干脆被弄死。
“别说能不能找回来……”李四怪异地盯着李石看,问了一个颇为深奥的问题:“就是找回来,你要怎么办?”
那可是原先的主人来着,李石还是解家的家生奴仆,懂事起就在伺候解家上下,真能找回来双方该是怎么个相处法?一时间真的被问住了。
“咱们不再是奴仆,是汉人了。”李四脑子比李石活络多了,也真的不愿意解老回来,哪怕是有一丝的可能都不想,就讲了些军营里现学现用的想法:“咱们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大王,已经将中原从胡虏那里抢了回来,百济也是因为对大汉不敬而被灭国,汉人又重新成为比异族更高贵的人。你难道是想将他找回来,重新当你的奴仆?”
李石从来就没有自由过,头顶上一直是有主子,身在军营依然是听从指令还没觉得什么,回乡之后没人使唤真的有些不习惯,搞得解幼说什么他还是下意识做什么,还没有觉得那有什么不好。
所以咯,李石没考虑过将解老找回来该怎么过日子,甚至都没觉得继续听解老使唤有什么不对。
“你听清楚,现在咱们是汉人了!”李四不是家生奴仆,原先是在冀州,后面被慕容鲜卑抓去燕地,再后来一再辗转被卖,到半岛也就是五年前的事。他的经历复杂,碰上这么一个傻子心情也就更复杂,几乎是吼:“现在天下又是咱们汉人说了算,该是异族给咱们当奴仆,懂么!”
中原的汉家苗裔当了数十年野兽都不如的下等人,只要是个胡人就能对汉家苗裔予取予夺,就是到了半岛汉家苗裔因为国家破灭和南方小朝廷窝囊,于半岛的地位也是低下到可以。
现如今的汉国,是历经与中原诸胡的血战才得以建国,驱逐胡虏恢复了尊严,甚至将兵锋挥击域外,很多人因为汉国的重新崛起而不用再野兽不如,之前不管是什么身份也能成为强大一族的族人。
李四就搞不懂了,都已经站起来了,还能在异族面前站得腰杆挺拔,怎么明明是能站着,却有人还想继续跪着。
“是是是……”李石不知道李四怎么会发怒,甚至都不懂李四怎么一直强调汉人二字,赔笑了有一会,见李四消气了,讨好地问:“我该找什么人,才能将事情办妥了?”
李四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跟一个脑子不正常的傻子唠嗑了半天,几个深呼吸,既是嫌弃也是觉得丢人,晦气地摆着手:“滚滚滚。”
一脑门莫名其妙的李石多次想说话,得到的依然是“滚滚滚”,也就垂头丧气真走了。
走了有一段距离,李石才回想起一些什么,抬手就是给自己脑门子一下:“军营的官长似乎说过,归乡遇到难事可找当地驻军?”
他们这旮旯地方连该有的亭长、里长、乡老啥玩意的都没一个,整个半岛目前就是军管状态,有事可不得去找军方?就是李石真要找,得走上四五里路。
征东幕府现在正大批大批地从半岛往外运走人,往后一段日子则是会从中原运人过来,现阶段半岛人基本是被集中看押,李石走到哪都没瞧见几个人,哪怕是有人也是被解放了的汉家苗裔。
说汉家苗裔,然而事实上很多是假的,这些假的可能有些只会那么几句汉语,偏偏汉军连深究都没有,只要在登记户口时说自己有汉家血统,之前的身份不是太特殊,那就给登记个汉籍。
那些蒙混过关的人,他们现在是能不说话就绝不说话,可不想因为身份暴露而像其余非汉人那样被押走。他们在庆幸自己蒙混过关的同时,是拼了老命让自己看上去更像是一名汉人,时间一久不说他们自己会怎么样,只要这旮旯地方一直是汉家疆域,子孙后代受到的教育也是汉家模式,可就不真成了汉人?
李石昨夜勇猛地当了七次郎,醒来之后只是喝了点凉水没吃什么,一开始只是感觉身体虚得很,走的路途长了身上就开始冒冷汗,开始有些支撑不住才看到军营,被外围的巡逻队拦下来已经是一副像生了大病的满脸苍白。
“我、我……叫李石。”李石怎么都觉得眼前的士兵不是王师,说话断断续续不是吓,是有些虚,双手撑着大腿喘几口气,稳下来才继续说:“来找官长办事。”
拦住李石的其实是出云国的倭兵,他们是汉国的仆从军,半岛目前数量最多的也是倭列岛各国的仆从军,每地仅是留下数十或数百的汉国郡县兵。
“官长,哪个官长?”看着像是倭人小队长的矮个子,一听李石讲的不是汉语,自己操刀不说,招呼其余人将李石围了起来:“百济人?”
李石自小就生长在百济,老父活着的时候还能和人讲讲汉语,老父一死因为所处环境的关系都是用百济话,当然就是百济话讲得最溜。
倭列岛各国的仆从军,他们除了听从汉军指挥维稳半岛之外,平时抓捕半岛三国子民可是能够得到赏赐。
看到士兵将自己围起来,李石一瞬间就慌了,总算还记得一些重要的事,伸手就将脖子上挂的身份牌掏出来,慌张地一边退一边用不是那么熟练的汉语喊:“汉人,我是汉人!”
倭人小队长上前检查一下,一看身份牌是真的,上面的特征描述也不差,凶狠的表情变成了和善的笑容,一个九十度弯腰:“真的是上国人,请原谅我们的不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