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00章:文化入侵?

阿三有自己的四个等级的种姓制度,波斯萨珊也有自己的四个等级阶层,事实上到后面中原文明也搞出了自己的士、农、工、商划分出来。
与中原文明所不同的是,其余的相当多文明在划分社会等级的时候,宗1教通常会占据着相当高的地位,除了所在国家的王室之外,基本上第二个等级的阶层会是宗教群体。
阿三有婆罗门,萨珊有祆1教僧侣;阿三有刹帝利,萨珊也有职业武士;阿三有吠舍,萨珊搞了个官僚和文士阶层;第四个等级的差别上面就是阿三平民地位比萨珊的庶民不如;要说还有什么就是相同都有奴隶,阿三的奴隶某些方面却是比贱民更有地位。
司宏壮在看到那个所谓的叶尔勃时候是有些懵的,原因是大热天竟然会有人穿着从头罩到脚底的大袍子,难道就不怕被闷死?
所谓的“叶尔勃”是祆1教的一种职称,翻译过来就是“火的祭祀者”,叶尔勃的地位与祆1教的“穆贝德”同级,后者是某个地区的主1教,主持一个教区的教务。两者的区别是,穆贝德基本上就是待在一个地方主持教务,叶尔勃却是有着四处走动传播信仰的任务。
祆1教其实也是中原的一种命名,它的真正名字是琐罗亚斯德教,还有有另外一个称呼被中原称作为“拜火教”,他们是随着波斯萨珊的灭亡而在中东地区被驱赶,大概是在隋唐时期传到中原。
取代祆1教教在中东地区兴盛的是伊1斯1兰1教,随着一手弯刀一手经书的阿拉伯人不断扩张,伊1斯1兰1教也开始了自己的兴盛,一度成为全地球信众最多的宗1教,在亚洲、非洲、欧罗巴被大肆传播。
随着祆1教叶尔勃的出现,司宏壮等汉人充分见识到了什么叫排场,那是呼啦啦一大群身着宗1教特色服装的人开路,那个叶尔勃身边不但是有全副武装的武士护卫,还必然是有美姬随行伺候。
“一个个穿的那么厚实……”司宏壮看那些身着厚实的人身上都有火焰标志,似乎是以衣服的章纹来分等级:“什么来头?”
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刚才已经请司宏壮迎接他们的叶尔勃,却见司宏壮压根就没有上前迎接的举动,眉头就皱了起来。
说实在话,中原文明虽然说尊重宗1教却不会去干抬高宗1教地位的事,并且一直是王权压制神权,人们会有宗1教1信1仰,可是绝少会出现什么狂1信1徒,再来是对宗1教的畏惧和尊重也远远少于王权(官府)。
文明社会不一样,思想上也不相同,司宏壮会热情接待既是贵族又是将军的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可是对那个什么叶尔勃也就那个样。
司宏壮当然看到了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皱眉的举动,讶异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干么要那么一脸的不爽,出于主人家的礼貌也就问了问。
关于宗1教的事情就简单不到哪去,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不可能将叶尔勃丢在一边不搭理,简约地向司宏壮提醒叶尔勃在波斯萨珊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司宏壮一听是神职人员也就没在乎,却是该给点面子迎接一下。
不知道名字的叶尔勃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却是没有向前走动,是待在原地等着符合规格的迎接。他见司宏壮过来,本人掀开了罩住头脸的衣袍,双手微微地伸展开来。
稍微离得近了,司宏壮看清了叶尔勃的长相,讶异于叶尔勃的怎么那么年轻又有一张俊美到过份的面貌,又向前走几步看到随着叶尔勃伸展双臂,那些身上衣物都有一朵火焰图案的人开始吟唱。
每一个宗教都有自己的“吟唱”,有些是赞歌,有的则是吟咏经文。赞歌自然就是有音律曲调的形式,像是正在高速发展的基1督1教和处于兴盛时期的祆1教都是属于赞歌类型,阿三文明和中原文明则是属于吟咏经文类型,说不上是哪个比较“高、大、上”,完全是取决于受众的审美,谁的审美将影响谁,看的是实力。
举个简单的例子,文明程度高的民族,他们的审美就是主流审美,像是诸夏文明长期属于东亚霸主,诸夏文明所喜欢的才是主流,其余皆是属于不入流,连带非诸夏文明也会下意识觉得自己的东西不咋样。强大文明的审美观主导主流就是这么回事。
源于诸夏苗裔对本身文明的自信,只有自己家的东西才是好的,其余民族的某些事物哪怕是真的具有观赏性也会下意识觉得不怎么样,真喜欢上了就是抢来成为自己的。
祆1教的赞歌其实相当不错,声调抑扬的同时又有停顿转折,就是在汉人听来真不比本文明道士吟咏经文好听到哪去。
赞歌唱了大概五分钟,是随着祆1教叶尔勃双臂重新收回才结束。
那个叶尔勃叫美伽帕诺斯,不知道是习俗还是什么,只有名而没有姓氏。他一直是蹙眉状态。
按照波斯萨珊那边的习俗,赞歌响起的时候司宏壮就该快步过去,跪倒在美伽帕诺斯做拜服姿势,等着美伽帕诺斯进行祝福。这种“经过”在波斯人看来是一种很高的礼遇,跪倒和拜服完全就是应该的,还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待遇。
司宏壮是见了鬼了才会去干那些事,以目前的中原文明习俗而言,有那么一句话叫“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才是应该的,对君王都是在特殊场合才会跪拜,要不然向谁跪拜都属于屈辱。
美伽帕诺斯是按照波斯萨珊的习俗在办事,认为司宏壮不接受“好意”,就觉得自己遭遇到了屈辱,接下来一点都不想和司宏壮说话,竟然是在一大帮随行者拥簇下自顾自地向内走。
“来自叶尔勃的祝福啊!”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内心是纠结的,有对汉国将领竟然不接受好意的愤怒,更多是觉得郁闷,大概也知道文明不同所带来的习俗不同,说道:“很少人能够受到叶尔勃的亲自祝福。”
司宏壮只是能看得出那个什么叶尔勃很不爽,至于为什么不爽是摸不着头脑,也不想去搞明白。
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显然是不甘心,有意向司宏壮普及他们的宗1教文化,很是慎重其事地介绍琐罗亚斯德教是波斯萨珊的国1教,尤其讲述琐罗亚斯德教甚至可以影响到国家制定策略。
司宏壮是领着一众波斯人在向营区走,一路上就被絮絮叨叨个没完,听是有听,也了解到宗1教在波斯萨珊有什么地位和影响力,重视是重视了起来,可听到要去跪在那个什么叶尔勃面前立刻就火了。
“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习俗。”司宏壮不会干抽刀砍丫子的事,很是严肃地说:“我们汉人对于跪拜之礼很是讲究,请贵国务必搞明白。”
只要是个人,谁不知道跪拜很讲究?就是不同的文明都会有作为人的尊严,没人愿意动不动就向谁跪拜,可在一些文明里面向某些人跪拜不是屈辱反而是荣幸就对了。
有了那么个插曲,再来是汉军准备的欢迎仪式也真的不怎么样,波斯来人上岸之后是在郁闷当中度过。
目前的大多数汉人对于宗1教属于可有可无的状态,不排斥宗1教的同时,是不管对什么神袛都会保持一颗敬畏之心,但别奢望他们会对宗1教的信1仰到了愿意付出一切的程度。
对大多数汉人来讲,信1仰神袛只是想要祈求获得什么,通常是敬香(或其它东西)来恳求神袛帮他们达到什么愿望,算起来更像是一种交易,算不得是纯粹的信1仰。
讲实在话,想让汉人信仰某个神袛并不难,可是因为文化的关系,汉人信仰某个活着的伟人,比信仰神袛更容易成为狂1信1徒,算得上是诸夏的一大特色。
“三千人,超过一千是他们的国1教相关人员。”司宏壮正在向桓温进行必要汇报:“有一千是武装人员,剩下是随行的随从之类。”
桓温对其它文明国家有国1教还是比较清楚的,波斯萨珊有琐罗亚斯德教,阿三有印1度1教,罗马刚刚在普及基1督1教,其余文明也有自己的国教,那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
“那个什么叶尔勃竟然想让职跪拜!”司宏壮完全是嗤之以鼻的态度:“不知道是疯了,还是傻了。”
桓温虽然对波斯萨珊的国教有兴趣,但比较重视波斯的武装人员是怎么回事。他从国内得到一个消息,波斯人从远古时代就有一支精锐部队,那支部队被称呼为“不死军”,虽然波斯人的朝代一直在更替,可几乎每个王朝都有“不死军”的存在。
“倒是有那么一些浑身抱着斗篷和脸上带着面具。”司宏壮是很刻意有过观察,说道:“那些人应该就是什么不死军吧?”
关于“不死军”的信息,一开始是刘彦随便讲讲,等待波斯萨珊有使节团到汉国本土才经过专门的了解,没想到还真的是有“不死军”的存在。
“不死军”的是该追述到公元前六世纪了,阿契美尼德王朝的一支精锐部队,扮演着皇家卫队与常备军的双重身份。在阿契美尼德王朝之后,其实是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不死军”,哪怕是依然有“不死军”也是作为一种传统存在。后续的波斯王朝还在搞“不死军”,有些比较重视的波斯君王是特别挑选武技高强的人选入“不死军”,有些君王则是纯粹将“不死军”作为一种门面形势的仪仗队。
汉国这一方面已经和波斯萨珊结成局部军事同盟,互相之间怎么都要了解一下,让大量的波斯前去汉国本土当然属于不可能,交流的平台放在平蛮校尉部倒是合适。
不止是与波斯萨珊,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其余四个参与针对笈多王朝的同盟国家也会有人抵达平蛮校尉部,来的人有多有少,都是增加互相了解的一种程序。
平蛮校尉部是汉国在远方的军事基地,各国能够了解到的汉文化会相当有限,顶多也就是初步了解汉国的军事文化,真的想要了解汉文明是怎么回事,不但是要前往汉国本土,也要相当的时间,绝对不是一时半载的事情。
可能是汉国这一方面不将波斯萨珊的国1教当回事,在接下来祆1教的叶尔勃美伽帕诺斯再也没有出现,是由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与汉国这边进行交流,可是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也一直没有见到桓温。
美伽帕诺斯没有亲自现身,问题是祆1教十分活跃,他们有意无意会干一些充满宗1教色彩的事情,还极力接触汉人想要传播信1仰。
“就让他们那样搞?”袁乔说的当然是祆1教想要传播信1仰获得信徒的事。
其实波斯人当然不能在平蛮校尉部随意逛游,可耐不住那些祆1教的穆护(也称穆格)对信1仰传播过于热情,只要是逮住机会就狂热地拉拢信1徒。
穆护是波斯萨珊国教……也就是琐罗亚斯德教的神职人员,他们的数量极其众多,事实上成份也非常复杂,能够被带来汉人这边的穆护必然是经过层层甄选,无一不是信1仰坚定之人,为的就是将自己的信1仰传播到汉人这里。
桓温对于近期发生的事情看在眼里,一开始其实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后面却是产生了警惕。
说到底,大多数汉人对于宗1教真不是那么热衷,信1仰上面更是看做一种交易,属于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信的类型,要让汉人对信1仰产生“忠坚”之心,不是有什么逼迫手段,那即是信1仰了之后得得到好处的回馈,要不然信是信了,可真别奢望能让汉人为了信1仰的某位神袛去干些什么事。
桓温一直在琢磨,后面是对袁乔说:“他们……是在干王上所提起过的那什么?文化入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