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05章:阿三的新动作

身穿白裙和脸遮白纱的那名女子就是琐罗亚斯德教的圣女之一。
她的白色长裙之上,锁骨位置一直到双膝是有着一朵大大的黄金火焰,高挺的胸前、细细的腰杆、平坦的小腹、翘翘臀组合起来,无不是在展现属于女性几乎完美的身材。
琐罗亚斯德教并不止有一名圣女,其实是要多少有多少。那些圣女的出身大多低不到哪去,基本上是各个家族的人,只有极少数是长得非常美的普通家庭出身。
帕尔司.阿里佐亚就是该名圣女的姓名,她所在的阿里佐亚一族是希尔加尼亚行省能数得上号的家族,很小的时候就被祖父送到琐罗亚斯德教,一开始其实是为了学习知识而去,后面因为学识成绩非常不错,再来就是人长得也美,就成了琐罗亚斯德教众多圣女中的一员。
琐罗亚斯德教的圣女和印1度1教那所谓的圣女并不一样。印1度1教的圣女其实是庙妓,献祭的时候也是拿圣女来献。琐罗亚斯德教的圣女则是负责一些高尚的事情,比如作为引领者来做拜火仪式。
许许多多的中宗1教其实是有着教导知识的“业务”,除了关于宗1教的神1学之外,还有相当多的知识可以学,比任何一个单一的家族知识储备是多得多。
在没有学校的历史里面,宗1教除了传播信仰之外,还会担负教导贵族的责任,那也是后面为什么会发展到某些区域的王权被神权彻底压制的原因之一。
帕尔司.阿里佐亚走向桓温,距离两米的时候是站定下来。她伸手拉开了遮挡相貌的面纱,甜甜地对桓温笑着,然后弯腰将双臂缓缓地伸展出去,行的是有别于男性抚胸礼的一种波斯贵女的礼节。
波斯人的五官相对于汉人真的是太过明显,通常还都会有高挺的鼻梁,一双眼眸也通常很明显,美是极度的美,丑也会丑到人见人嫌。
不得不说的是,尽管汉人的审美观与波斯人不一样,可是对于美的理解其实是共通的,以至于桓温着实是被帕尔司.阿里佐亚的美貌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要说起来,波斯人也是白皮肤系,只是他们不像欧罗巴的一些蛮族有着一头有别于黑色的头发,眼眸大多是以棕色为主,却不缺乏碧色的眼眸,碧色又以海蓝色居多,宝绿色也有不少。
帕尔司.阿里佐亚就是有着一双宝绿色的眼眸,脸上的皮肤非常白,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成了弯月,组合成为一张绝美的脸。
汉人对白皮肤系在感官上并不亲近,相反是因为被羯族肆虐过,导致有些仇视白皮肤系的人种,就是还能分出轻重,面对帝国之一的波斯萨珊,该伪装的时候才不会把真实情绪表达出来。
桓温十分高冷地看着帕尔司.阿里佐亚没有任何表示。在他看来,自个儿是大汉的新平侯,而大汉的侯爷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地位实际上是与各小国的王国平等,有必要为了一个宗1教的圣女去降低身份吗?
是美伽帕诺斯请求帕尔司.阿里佐亚在拜火之后过去桓温那边,却不是要将帕尔司.阿里佐亚献给桓温。
美伽帕诺斯只是一名叶尔勃,地位上其实是比不了圣女,可以请求,圣女做不做又是一回事,相反来说是帕尔司.阿里佐亚反而能够命令美伽帕诺斯必须是干些什么。
帕尔司.阿里佐亚看到桓温那么高冷是明显的一愣。她因为美貌和地位的关系没少被人奉承,就是权力再高的男性在看到自己的容貌后,哪怕是掩饰得再好也会露出垂涎的情绪,可桓温的高冷就真的是高冷。
经常被人奉承的美女大多是会有一种心态,觉得被奉承才是理所当然,遇到一个不对自己感到垂涎的男性之后反而会觉得奇怪,帕尔司.阿里佐亚不明白桓温的想法是什么,本来是要行礼之后离去,却因为桓温的高冷决定留下来。
帕尔司.阿里佐亚是留下来了,可干不出前去服侍桓温的事,是让美伽帕诺斯增添一个座位,待在了波斯人这一边。
“瞧着真美。”司宏壮是说认真的,觉得帕尔司.阿里佐亚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域美,下一句则是:“向将军建议,索要过来献给王上吧!”
伏伟也觉得帕尔司.阿里佐亚的确是非常美,想法是和司宏壮一样,发现美女肯定是要弄过来献给自己的君王,也就做出了点头附合的动作。
两人的对话声音并不小,周边的同僚基本上都有听清楚,一众人就在互相对视中达成了默契。
话说回来,诸夏文明向外征战的时候,寻上一些异族美女敬献给效忠的君王是古已有之,外出征战的军队得胜归来除了献上敌人身份高位的战俘,还会特地敬献给君王异族美女。
在远古时代,抓敌人的美女给自己的效忠对象,更多的是一种改善基因,君王宠幸美女为理所当然,那就是为什么皇族通常丑不到哪去的原因,就是开国君王再丑,一代又一代的美女基因改善下去,子孙后代的基因一再改善,哪个又不是俊男美女。
到之后,抓捕异国美女就更讲究,通常是敌国的王室成员,改善基因什么的是次要,更多的是为了羞辱。
一场欢宴是在深夜才结束,总得来说并没有出太大的幺蛾子,汉人这边很爽,波斯人那边相对复杂。
美伽帕诺斯搞这个是为了打破桓温对琐罗亚斯德教传播信1仰的封锁,欢宴从一开始就乱了节奏,汉人高层是很给面子的都来了,除开伺候的人之外,普通人却是一个没到,该谈的事情更是一点都没有谈。
在随后的几天,平蛮校尉部的波斯人是消停下来,不是其它什么原因,是司宏壮通知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说东北边的骠国有动作。波斯要搞事的前提是不影响到这次同盟,敌军有动作自然是该收敛。
骠国是中南半岛靠近阿三地盘的一个小国,说是小国其实就是缅族的部落联盟,没有国王而有酋长。他们在汉军建立平蛮校尉部之前,事实上是早就和汉人进入战争状态。
刘彦允许甚至是鼓励国内的人迁往中南半岛肆虐,可以说绝大多数有资格的人都有参与,又以长江以南的大家族最为踊跃。
现如今林邑已经灭国,扶南是被驱赶到西北部的深山老林(现代泰国清迈),汉人的扩张脚步是推到了后世的缅甸境内,不但消灭或是驱逐了相当多的缅族部落,其实对掸族的肆虐更加是毁灭性。
所谓的掸族是中南半岛的一个民族,他们处于绝对的蛮荒时期,原先与缅族其实是敌对状态,栖息在后世的密支那和腊戍区域。
汉人灭掸族并没有使用国家力量,完全是萧氏和陈氏独立完成。这两个家族简直是坏透了,是先欺骗掸族要帮他们攻打缅族,给了一些甜头得到掸族的信任,让掸族集结最多的人手,说是要联合起来一块攻入缅族人建立的骠国,掸族人是真的大肆集结人手,萧氏和陈氏也让武装人员一块跟着到了骠国边界,可随后却是将掸族的那些人包圆歼灭,连带掸族的各部落也最大程度消灭掉。
有了掸族作为带路党,萧氏和陈氏免除最大的麻烦顺利抵达骠国边界,他们将掸族给灭了之后,派人前往骠国说是帮忙将掸族灭了,同时阐述没有要入侵骠国的意思,双方可以和平相处的同时做些买卖啥的。
骠国是信了萧氏和陈氏的话才有鬼,他们并不知道掸族被灭的过程,却是知道汉人不但对掸族动手,缅族也是被欺负的对象,直接就将萧氏和陈氏派去的人给活活剥皮致死,等于是断了虚假的和平可能性。
萧氏和陈氏对骠国的干净利落是欣赏多过于恼怒,毕竟本来就是带着搞事的原因而来,真没觉得骠国那么做有什么不对,相反是从骠国的态度反应给予更多的重视。
差不多是萧氏和陈氏的殖民脚步抵达骠国边境的第二个月,他们收到了来自国内中枢的直接命令,就是让他们极力向西北扩张。
萧氏和陈氏本来就是要扩张,与中枢的命令并没有什么冲突,还因为中枢的命令会得到意料之外的支持,甭说是多么的兴奋和高兴了。
“已经有一个常备师从哀牢进驻两氏开拓地。”袁乔说的一个师是有五千人,其中有三千五百战兵,剩下的是相关辅助人员。他点着被命名为宁武(既腊戍)的地区,继续说:“为了相应大汉的国策,处于(中南半岛)南方的各家族也各自派出人手进行增援。”
“萧氏和陈氏合起来将近八千人?”桓温说的是能参战的人,不算上一些在后方干建设和保持后勤的人员,点评道:“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开拓到这里?这两个家族着实不错。”
桓温当然知道萧氏和陈氏,两个家族其实在“衣冠南渡”之前就是南方的大世家,受到北方众世家南下的冲击龟缩向西南方,小朝廷全面为北方世家把持的时候,两个家族其实是非常低调,是那种低调到几乎没有存在感的情况,却没人会小觑两个家族的底蕴。
袁乔没理由不知道萧氏和陈氏是怎么个情况,他还在小朝廷当官的时候,甚至还对桓温提过两个家族必定兴起的言论。而袁乔会对桓温说那些,是当时桓温满脑子想要灭掉李氏成汉,觉得有必要拉拢萧氏和陈氏作为助力。
萧氏和陈氏在骠国东南部搞事,虽然还没有大举入侵骠国,可真的是将骠国吓了个够呛。双方在之前并没有爆发什么大战,原因是萧氏和陈氏还没有站稳脚跟,骠国的社会结构决定想干什么压根就快速不起来。
后面,汉军出现在阿三洋并建立平蛮校尉部,虽然是没有占领骠国的半寸疆域,可给骠国就是增添了无比的压力。
骠国加快备战速度的同时,肯定是要赶紧找大腿抱一下,正好笈多王朝败了一场认清与汉国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两国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笈多王朝在收骠国当小弟之前,已经先后将达塔、阿拉干、曼尼普尔先后收入联军体系。这几个小国都是阿三作为统治者的国家,像是达塔本来就是笈多王朝的属国,阿拉干和曼尼普尔则是有鉴于汉人的威胁也想找大腿狠狠地抱住。
在之前,平蛮校尉部是有察觉东北方向的异常,但也仅仅是察觉到罢了,没有更加详细的情报作为支撑。他们收到的后续情报是由萧氏和陈氏上报中枢,又由中枢传达到平蛮校尉部,才得知多国已经组成联军,并且是入驻骠国境内,与宁武的汉人已经干上了。
“果然名字没取错。”桓温笑呵呵地说:“古人每扩一地便会建造军城,取意为‘武’,有兵戈不止之意。”
武就是指兵戈,原先的意思还不是什么止戈为武那种劝人不要动武,相反是提醒人们时刻记得武力的重要性,诸夏的先辈就是带着“武”的精神一再开拓,才有了越来越广的生存空间。后面“武”有了止戈为武的意思,诸夏向外开拓就停滞了下来,地盘的扩张通常是被人击败,后面重新复兴用文化的特性将击败自己的异族连人口带地盘给融合掉。
所以说桓温就是一个博览群书的世家子,上古先秦时期的诸夏各国在对外开拓过程中,新攻占一地需要驻守都会建城,城池的名字就是叫“武”,因此要是查阅春秋时期的历史,会发现叫“武”的城池真的是显得密密麻麻。当时的人为了区分每一座“武”的不同,是会为“武”加上一个前缀。
“宁武只是一个小城,驻守人员并不多,受于地形限制多国联军无法投入太多兵力。”袁乔并没有多谈宁武那边的战况,直接说:“有情报显示,有敌军在朝我们这个方向移动。”
桓温一点点的紧张感都没有,他们早就对东北方向会爆发战事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提到了题外话:“萨珊已经知道要爆发战事,强烈请求让他们的战士参战。”
那消息还是袁乔替艾尔塔巴.玛西司提欧斯转达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