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13章:朕的“美人”在哪里?

现如今的汉国其实也需要有统一的声音,如汉孝武皇帝刘彻那般在与匈奴开战之前,使全国上下拥有相同的思想。
刘彦之前的所作所为是在追随先汉的脚步,才有了恢复汉家旧土的口号。等待将汉家旧土渐渐收回之后,先前统一的“恢复汉土”呼声正在慢慢失去作用,那也是文武开始出现意见相左的原因之一。
西域亦是汉家旧土之一,刘彦迟迟没有进军西域,除了忧虑会与中亚强国发生碰撞之外,多少是忧虑一旦连西域都收回来,国内失去了一致的目标会陷入迷茫期,介时是不是会向历朝历代那样陷入内部的消耗中去?
“丞相,你知道那并不是寡人在庸人自扰。”
旧长安的宫城仅是修复了很少的宫殿,除了议政殿之外就是属于后宫的一部分,算起来真的显得相当寒酸。
对于统治广袤疆域的君王来说,真没有比刘彦更不会懂得享受的人了,很多朝代哪怕只是君王暂时的落脚地都要修得美轮美奂,刘彦暂时的落脚地不但修复的宫殿少,还看不到太过耗费的装饰。
纪昌看着有些忧虑的刘彦,除了点头还能有什么表示呢?
建国之后,中枢到地方的确都是抱着相同的思想在做事,目标便是向欺压过自己的胡虏进行复仇,再苦再穷的时候军队也没有短缺过物资。恰恰就是有这样的共识,官方在向世家和豪强动手的时候,就算是有世家和豪强要搞事也没能得到百姓的追随,使国家根本就乱不起来。
对于当代人来说,向胡虏复仇便是“大义”,任何阻碍向胡虏复仇的人都将被大势所碾压成为渣渣,此便是所谓的大势所趋。
汉人已经快要完成对胡虏复仇的大业,仅仅剩下彻底将龟缩到鲜卑草原的慕容残部和拓跋残部解决掉,高举复仇的旗帜眼见就要失去最大的效果了。
当代的汉人需要复仇伟业完成之后的明确目标,不是泛泛而谈的大目标,是有计划又能经得起推敲的实质方案,无疑新一轮的扩张就是刘彦想要的。
“寡人同意向笈多王朝开战,不止是因为能够从笈多王朝获得粮食。”
“臣知晓。”
“寡人也不是在助长武人的气焰,乃是大汉不能没有目标。”
“臣……晓得王上之忧,可……大汉需要恢复内政……”
“内政是要恢复,武人却不可过份打压。”
“臣从未有此念。”
刘彦却是深深地看着纪昌。他有自己的耳目,有太多的人认为军方过于好战了,想着用建设内政的机会好好地止一止军方的好战情绪,却是与他的大扩张策略不符!
不是穿越者根本就不知道诸夏文明失去了多少次成为全球霸主的机会,以现在的年份而言不是诸夏文明称霸全球的最佳机会,却也是难得抓住的机会。
公元三四九年的现在,不说其它大洲吧,世界岛上的亚欧大陆,国家是有一个算一个都陷入自己的麻烦。
历史没有被刘彦改变的话,东亚会陷入将近三百年的黑暗时期,先历经五胡乱华,再有南北朝并立,需要等到杨坚代周之后再一统中国。
中亚方面,波斯人建立的萨珊也是一再发生动乱,现有塞种人和贵霜人没完没了的起义,阿拉伯人后面也凑热闹一直搞事。而波斯萨珊与罗马的战争也是打打停停,每次都是波斯人被国内的动乱拖后腿导致前线支撑不住。除了波斯萨珊,其余如匈尼特人、阿兰人、大益人等等也是互相纠缠,更有北匈奴在左冲右突。
欧罗巴也好不到哪去,先来一个第二次的“四帝共治”搅得罗马根本顾不得外部,后面更是因为君士坦丁一世死掉,导致他三个儿子因为奥古斯都的宝座进行内战,没等作为胜利者的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将罗马恢复强盛也跟着死了,继位者尤利安倒是雄心勃勃地再一次远征波斯,还真给尤利安率军杀进了波斯萨珊的泰西封,可却来了个先胜后败,连尤利安本人也是战死在了那一场远征波斯萨珊的战场,尤利安这一死直接终结了君士坦丁家族对罗马的统治,更发生了第二次的“军官继任事件”,为罗马后来不断的动荡重新开启序幕。
可以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世界岛能数得上号的国家都是不怎么安生,这个时候要是有一个老牌帝国内部不乱,就是天然的扩张期,还是那种根本不会遭遇多大决死抵抗的扩张期。
刘彦原先对现在这个年代只是有模糊的印象,可汉国不是已经与世界“接轨”了吗?消息一再汇集起来,能够对世界岛各大强国的现状有更多的判断。
毫无疑问的是,只要汉国率先从虚弱中恢复过来,将扩张的脚步伸到中亚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甚至要是操作得当的话,在地中海刷洗军靴都能办到。
“丞相已经看过‘世界地图’,和寡人说说,看到了什么?”
“臣完全支持王上的大扩张国策!”
刘彦知道纪昌会这么说,也只能是那么说。
一定要扩张,要不然作为一个知晓时势的穿越者就该被唾弃,就是扩张该怎么进行扩张,扩张之后能不能将占领的土地利用起来,又该怎么让百姓乐于接受驱使,真不是军队为了军功出去一通杀戮占下土地就算完了。
要是军队杀出去开疆拓土,历朝历代的中原王朝真没少这么干,可是每次打下来不是丢下新疆域马上班师回朝,就是无法经营新占的土地来个得而复失,造成的就是国家有消耗而没有获得,至少除了威名之外没有什么红利。
太多除了获得威名什么都没有得到的例子之后,越来越多的王朝对于向外开拓有了恐惧症,怕的就是耗费国帑最后什么都没捞到,还要因为战争搞得国内一片哀声哉道,弄不好还会发生“农1民1起1义”啥的。
“王上……这是要……”
“公羊学派是个好学派。”
目前的汉国有大复仇的思潮,就是在这一种思潮之下完成了对胡虏的报复,儒家公羊派自东汉被压制下去之后,又有了复苏的迹象,连带其余学派也开始活跃起来。
儒家公羊学派最为风光的时期就是董仲舒取得了刘彻的认可,可是最风光却是在董仲舒死后,儒家公羊学派被汉室认定为“太学”,等于是获得了官方的全面承认。
任何一个学派能不能得到来自官方的认可都意味着兴衰。
先秦战国的各国重法,法家就成为战国的显学,数百年间除了必要的兵家之外,再没有任何一家学派能与法家比肩。
到汉初之后,汉室尊崇黄老学说,结果是黄老学说一时无两。
走到汉孝武皇帝刘彻掌权的时期,董仲舒带着儒家公羊学派这个“美人”敬献,获益的却是整个儒家,此后儒家的各学派轮流当老大。
儒家可要比任何一家学说霸道,其它学说得势是有对其它学说进行压制,可是真没想着消灭其它学说,但儒家不一样。
儒家要的是“唯吾独尊”。这种霸道在公羊学派得势的事情其实不是那么明显,他们更喜欢的高举“大1复1仇1主1义”和明确“春秋之诛”的重要性,可是其它儒家学派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尤其是与公羊学派不对付的谷梁学派、左传学派和毛诗学派(不是本朝太祖)。
要认真的说起来,儒家公羊学派的风光并不长久,仅是汉孝武皇帝一代得到认可,随后先是“爱好和平”的谷梁学派兴起,又有以篡改历史为己任的左传学派大肆风光了一把,连抱着《诗经》为本学派核心的毛诗学派都风光过。就是鲁儒一直很惨,独尊儒术的时候没鲁儒什么事,甚至可以说西汉和东汉就没有鲁儒蹦跳的空间,真真是他们的悲惨,却是诸夏文明的幸运。
鲁儒在先汉得不到重视有着很深的理由,不是因为鲁儒在楚汉相争的时候坚决站在项氏集团那边,是他们在项氏集团覆灭后吼着要为项氏效忠到底,可等待刘邦发兵过去却来个立刻跪舔。
做人不能那样啊!吼那么大声要拼命,俺惊得小心肝蹦蹦跳,下足了力气要去玩命,结果尼玛说好的要为项氏尽忠拼命呢,俺的剑都还没拔出来,你们咋立刻跪舔了!?
古人……至少是先秦和先汉时期的古人,都是极为重视“忠义”二字,可以干坏事,也能坏的流脓,可对效忠对象的节操不能丢。鲁儒的跪舔让所有人傻眼的同时,瞬间就看不起鲁儒的节操,这个才是鲁儒在先汉一直都被看不起的原因。
鲁儒丢的不是自己的脸,是整个儒家的脸,同时也让山1东人再一次彻底丢了脸。本来山1东人就不大被其它地区的人看不起,那是先秦的韩、魏、赵、燕、楚至少都是拼了命才被打败,齐却是带甲数十万不战而降,此后齐地(山1东)的人就一直不大能抬得起头。
本来名声就不好,再给鲁儒那么搞了一次,山1东地区从此有了“能伸能屈”的名声,不但鲁儒被唾弃,出身于山1东想要在先汉有所发展就更难。窝了三四百年之后,臭名总算是洗清了一些,可在汉末又坑了一次……那简直是悲剧啊!
现如今的汉国,高层有六成是出自原先行政区划分的青州(山1东),中低层又超过五成是来自山1东,那是因为刘彦在山1东起兵,第一批跟随刘彦的人理所当然是山1东人。
对于当代山1东人来讲,要是刘彦在起兵之初兵败被灭也就算了,努力了而没有洗清先辈留下的耻辱,只有交给子孙后代去清洗耻辱的名声。问题是刘彦得势建国,并且得到了兴起,可以说山1东人是自先秦齐灭之后,首次从未有过的扬眉吐气。
纪昌也是山1东人,身为山1东人就该为祖宗洗涮耻辱,那就不得不支持大扩张国策。
“王上的意思是……”
“寡人似乎说得非常明显了吧?”
刘彦的意思是已经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汉国需要有一个学说兴盛起来,就如同汉孝武皇帝在需要的时候,董仲舒带着他的“美人”前去敬献,甭管是什么说法,反正就是让举国上下的声音得到统一。
“这……”
纪昌自认是儒家门徒的一员,可他自己都说不上自己算是哪一派系,这个也是大多数寒门自己都无法搞清楚的事情之一,不就是有什么书看什么书,没被谁收入门墙嘛!
其实刘彦是很想直接提拔公羊学派,他了解之后对这个学派简直是太对胃口了。
公羊学派的大主张是“大1复1仇1主1义”和秉承为正义敢于舍身取义,就是在“注经”方便是一个弱项,再来是喜欢搞“谶纬神学”那一套很不好,非常之的不好。那也是汉孝武皇帝之后公羊学派逐渐没落的原因,再后面是遭受死敌谷梁学派和左传学派的打压,到东汉时期就差不多凉了。
东汉的儒家学派也有新的分支,比如“子学(又称自由学派)”就得到发展,可是这个学派实际上也是很喜欢搞神学的那一套,还非常喜欢占据社会舆论的制高点,又以追逐利禄为其强大的发展动力,大量的繁琐解经、饾饤成文之风又导致经学本身陷入僵化。
汉末时期法家重新抬头,不过不敢直接亮名头就是了,玩的是“儒皮法骨”那一套,但是到了司马一家子之后,儒家就不像是儒家,变成了黄老学说的一个支脉,特征就是嫉妒喜欢搞玄学。
“寡人忧虑有一,只要让儒家抓住机会,其它什么事都可以不干,国家什么玩意的根本无所谓,讨好君王为第一首要大事。”刘彦根本不管纪昌是什么表情,往下说:“第二是儒家的风骨。”
纪昌在愣神,他爬到现在的地位可没忘记补充自己的知识库,还真的知道儒生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赶紧趁着君王喜欢自己,抓住机会整死看不顺眼的学派,甚至是要让治理国家再也没有其它学派的什么事,能弄死的赶紧弄死。
“爱卿给寡人说道说道,若是公羊学派再无巨擘,还能找到寡人想要的学派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