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27章:意料之外的开场

统治者有多大的肚量,看的是统治者本身的能力。
能力越是高超的统治者,肚量通常就越大,那是因为统治者知道自己能压得住,乐于展现出一个统治者该有的气度。
只有没什么能力的统治者才会一直有“XX想害朕”的恐惧感,那是他们本身没有那个能力去压制谁,自然是不允许哪怕是一丝丝的威胁,发现威胁就是用再荒谬和龌蹉的手段都会将人弄死,家族也必然是要被诛杀干净。
还有一点就是,统治者有能力的同时还得年轻,许多有能力的君王在年轻和壮年的时候显得很有肚量,可是等待统治者老了之后就会“突然间”性情大变,非得找任何机会剪除威胁不可。那是年纪大的统治者担忧一点,自己已经老了,忧虑下一代的继承人压不住一帮子老臣,可不得趁自己还活着为下一代继承者扫平接管权力的道路啊?
现如今的刘彦正是壮年时期,跟随他打江山的一帮臣工都比较年长,着实没刘邦对韩信的那种顾虑,也就没有必要时刻担忧自己哪一天腿一蹬就升天,留下一个既有能力又有实际威胁的谁,再次打破一切来个改朝换代。
壮年时期的刘彦不惧任何威胁,却也不允许有臣工过于放肆。与身为一名君王的自尊和脸面都无关,是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就是个坏影响。
说白了吧,官方肯定是要具有威严,要不然该怎么去保持社会的平稳?有那么一个时时刻刻在打击官方威严的人存在,就好像是一栋房子里面的蚂蚁一样,不就是时时刻刻都在挖墙角,哪天真的把房屋给挖到了。
刘彦缓步走入室内,身后跟的是刘慎,父子两人直接走向有屏风的主位。
那一刻徐正已经站起来让位,冉闵脸颊不断抽搐和众人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刘彦坐下之后摆了摆手,很特意地再看一眼冉闵,说道:“都坐罢。”
其余人都坐下,冉闵却还是保持行礼的姿势,犹豫了一下,涩声说道:“王上,臣绝无不满。”
“身为骠骑将军,就该有个骠骑将军该有的样子。”刘彦没有看向冉闵,是扫视着室内的布局:“回去后备下金百斤,送往少府。”
“百斤啊?”冉闵是知道刘彦并不是真的生气了,脸上有了笑容:“王上也知道臣不敛财,是不是少一些?”
室内沉重的气氛随着两句话消散,刘彦还是他们所知道的刘彦,依然是有着统治者该有的自信,对待臣工也依然是宽厚为主,没有要改变的趋势。
刘彦对待跟随自己打江山的众人是真的宽厚,有相应的功劳从来就有等量的赏赐,不止是体现在级别高的官员身上,便是军方一小卒或是地方一小吏,只要有功劳必然是会酬谢。
十年的时间,一帮原本什么都不是的人,只要没有战陨疆场,就是没有了美宅群姬,至少也有了房屋和名下土地。一些因功封侯的人谁都是高堂坐得、美人群绕、手掌重权,要不是野心永无止尽的话,其实人生可以说是非常的美满了。
“适可而止啊,永曾。”徐正就见不惯冉闵不作就不会死的性格。
“王上注定是要当千古名君的!”冉闵却还是嬉皮笑脸:“百斤便百斤呗。”
刘彦说的“金”就真的是黄金,不是黄铜。
其实诸夏之地广袤是广袤了,可要说地大物博就真的是自欺欺人。诸夏之地从来都不是一个矿产丰富的疆域,就是可以作为产粮区的大平原也是少得可怜。
诸夏之地的贵金属储藏量真的不怎么样,金、银、铜、铁比起其它大陆真的少得有些可怜。历史上的中原王朝获取金、银、铜都是来自周边,是用商品贸易的逆差获取而来。要说资源的话,其实也就是煤的数量还算可以,就是煤得到现代工业发展起来才有大用途。
黄金是到先汉才被视为贵重金属,不够并不是市面流通货币,一般是皇室制作成为美轮美奂的金饼赏赐臣子。比如汉孝武皇帝攻陷大宛之后,就一次性赏赐出两万枚有特殊纪念意义的金饼。那些金饼因为意义特殊还能作为“不死罪”的赎命之物,也就带动了贵族和豪门收藏黄金的爱好。
根据考古发现,先汉贵族和豪门死后,陪葬的黄金是历朝历代最多,也就有了诸夏黄金都被先汉陪葬给搞得稀缺的言论。必须说的是,这种说法根本就是一些嘴巴没把门的砖家叫兽一如既往的胡扯,是诸夏之地本来就没有丰富的金矿储藏。
现如今的汉国,黄金依然不是市面流通货币,主要是黄金的拥有量真不足够支撑成为市场流通货币,但跟先汉倒是一个德性,有条件的人都会收藏一批,再来是刘彦在封赏的时候也会赏赐一些。
黄金目前的主要用途是干什么的?除了打造成为首饰之外,就是用来进行各种装修和修饰用途。
许许多多身份地位和财富足够的人,他们修宅子少不了金粉来刷饰,因为黄金本身的色泽关系,一些拥有足够多黄金的人还搞出雕刻美丽图案的“黄金版”弄在墙壁、地面和柱子上,光线足够的话就真的是一片的金灿灿。
因为刘彦的到来,谁也没搞明白他是来干什么,该有的撤掉旧的宴席,换上新的宴席,自然是有酒肆的人去干,一众人却也没有因为君王的到来而变得沉默。因为不是什么正式的宴会,除了自然是怎么舒服就怎么来,该嘻嘻哈哈聊的依然是吵吵闹闹。
“王上。”冉闵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凑到刘彦的座位旁边,举着一个壶酒壶一拍:“俺就是个粗人,口无遮拦是口无遮拦,可对王上绝对忠心耿耿。”
刘彦笑了笑举起酒盏。他对自己一怒之下建国,挨不下当机立断搞了举国归附的冉闵,是真没什么恶感,甚至觉得有封王的野心也能理解,没有过什么不杀后患无穷的紧迫感。
人生在世,没有理想与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只是野心不能是以自己爽了祸害他人为目标,更不能超过自己的能力范围,要不然不但害人也是害己。
喝完一整壶酒的冉闵亮了亮空了的酒壶,刚要开口说话却是门外有人说了一句什么,他也没有听清楚。
“泰安、子深和言之?”刘彦是知道纪昌、桑虞和吕议都在这一件酒肆,他过来则是直接来军方聚会的这边:“进来吧。”
一众人是由纪昌领头,桑虞和吕议并肩而走,后面却是跟着十来个人,有些是刘彦没什么印象的。
“参见王上!”
众人先对刘彦行礼,好像是突然间才发现刘慎也在场。
“见过王子慎。”
刘慎早就站了起来,立刻对着众人回礼。
刘彦最近一直特意带着刘慎出现在各种场合,给众人越加肯定刘慎就是他选择的太子人选,众人自然对刘慎也就更加重视。
又来了人,肯定是要增加位置,就有酒肆的人抬来了案几以及坐蒲,一应的食物以及餐具,和身边伺候的人肯定也是要有。
目前的饮食习惯非常复杂,不止许多食物是当场煮和炖,甚至是还要当场切割,必然是要有专门手艺的人帮忙。再来是现在喝酒或喝茶基本上是现场有温一温的做法,越是正式的吃喝场面,旁边伺候的人就越多,还不是为了摆谱,是本来就需要那样。
幸亏是这个雅间足够大,再摆上十多个座位虽然是看着拥挤了一些些,可至少是能够摆得下。
“王上。”桑虞坐下之后立刻就说:“臣身后二人乃是山门中人,皆为博学多才之士。”
座位的安排是一种环形,自认身份足够的人处于前排,另外一些人则是在后面,等于是每个人身后都还有坐人。
看环形的座位,看去其实是泾渭分明得很。
比如徐正是和冉闵同排,两人身后却是李坛、桓温、吕泰这三个“征”字级别的将军,谢安这个征西中郎将是处在二梯队的边角,第三梯队则是他们带来的一些郎将,郎将之中又以李匡处在核心。
张甘和李茂就是坐在桑虞身后,桑虞刚才介绍的就是他们。
“王上。”
李茂和张甘在桑虞介绍的时候起身,行礼口呼了一声,后面又重新坐下。
刘彦没有第一时间搭理张甘和李茂,目光从纪昌和吕议身上扫过,再看了看两人身后的众人。
纪昌没有为刘彦介绍谁。他并没有搞自己的派系,这一次“夏学之风”也只是打算充作主持人,不应该是争夺什么,是保证其余人争夺的时候不失衡。
吕议倒是介绍了一些人,基本上是来自南方,着重介绍了罗含这一位东晋时期的第一才子。
众人是在刘彦的示意下去整合文化人,对此刘彦不会有什么忌惮,相反该赞赏桑虞和吕议将事情办得不错,短短时间内就搜罗或拉了一批能撑场面的人出来。
“山门何处,以何学说为主脉?”
张甘和李茂瞬间对视了一眼,由张甘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刘彦含笑说:“宴席之上,无需太多礼节。”
张甘犹豫了一下,行礼过后才重新坐下,却是挺直了腰杆,缓缓地说:“乡野之人躲避乐平郡山中,近来方知天子已然驱逐胡虏恢复诸夏。我门修学,以孟子之学为主。”
刘彦还是专门研究了一下儒家,要不然可听不懂张甘是在说什么意思。
孔子之后,儒家在战国时期是形成了八个派别,它们是有子张之儒、子思之儒、颜氏之儒、孟氏之儒、漆雕氏之儒、仲良氏之儒、孙氏之儒和乐正氏之儒。
战国时期的八个派别后面凋零了一些,到先汉之后却是又有了诸多的派别,却是以研究某本书为主来区分,有擅长注释经义的,有专门入世治世的,也有什么都能沾边的,更有研究古文和只想创造新义,老实说是可谓乱得很。
李茂缓缓地直立起腰杆,行了一礼,说道:“天子在上,我门修学,以贾子为主。”
贾子是什么子?称“子”是上古时期对大学问家和伟人的一种习俗,李茂口中的贾子其实就是西汉的贾谊。
贾谊深受庄子与列子的影响。散文的主要文学成就是政论文,评论时政,风格朴实峻拔,议论酣畅,鲁迅称之为“西汉鸿文”,代表作有《过秦论》、《论积贮疏》、《陈政事疏》等。其辞赋皆为骚体,形式趋于散体化,是汉赋发展的先声,以《吊屈原赋》、《鵩鸟赋》最为著名。
说实在话,刘彦当然知道孟子,可是对贾谊真的是陌生得很,也就多问了两句,听到贾谊有《过秦论》这一著作才算是有了印象。
《过秦论》不但在汉初是鸿文巨著,就是在随后的任何一个朝代也少有能超越的著作,后世犹豫儒家专注千年的抹黑和消灭很难找到关于秦帝国靠谱的记录,一般就是拿《过秦论》来端倪端倪。就是要说一点,贾谊的《过秦论》很出名,却只是一家之言,他本人也是这种论调,并不强调自己说的就是真理。
刘彦知道了贾谊是谁,却不知道主张是什么。
李茂当然是逮住机会好好介绍了一番,总得来说贾谊的主张就是“众建诸侯,而少其力”,加强中央集权和重农抑商。
加强中央集权哟,就没一个统治者会不喜欢,刘彦也就留心了一些,真正把李茂这个人给记住了。
【桑虞的底牌就是张甘和李茂?】刘彦一直认为桑虞在这一场戏里必然有所求,很可能就是要近一步压制南方文化人。
桑虞不止是介绍了张甘和李茂,另外一些人也在介绍之列,就是除了李茂之外没人给刘彦有太多的兴趣。
后面吕议一进行介绍,除开罗含这位东晋第一才子之外,基本上就是名声大得很的一些文人,可刘彦一问再问,他们都没能说点什么让刘彦感兴趣的话。
李茂看样子是在这一场自我介绍里拔得了头筹?有心人自然是看得出来,却是让一些人急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