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40章:绝非浪得虚名

冉闵前往西北坐镇是后面中枢追发下达的命令,原因当然是中枢在西北的行政政策到了关键时刻,急需一名能镇得住场面的人最大程度震慑宵小。
就是冉闵进入柔然并不是出于中枢的示意,真的就是他自己瞎搞,受到责问是必然的,可他也找到了一个说得过去的原由,那就是迷路。
任何时代都有可能会发生迷路,尤其是在没有明显地标的草原更是那样,就是冉闵那么一搞事情可大可小,就看中枢去怎么判定了。
“大汉暂时放宽了北境,柔然人越境情况很严重。”冉闵绝对不是胡说:“若是没有做出反应,威严何在?”
实际上游牧民族也真的没有什么疆域概念,哪里能放牧就跑哪里,才不会管那是哪个国家的地盘。
柔然目前应对多方压力,除了南部相对安全之外,其余各部不是战火连天就是面临敌对扫荡,肯定是会有部落不断迁徙到南部,可南部的牧场非常有限,为了活下去只能是进入汉境找出路。
汉国对草原的管控是有,问题是草原太大了,也没有多少汉人存在,只能是在认为重要的地方设立屯兵点,更多的地方压根就是管不到。
属于汉国的草场有太多没人使用,没有什么疆域概念的柔然人一看,呀!多么丰美的草场,还是没人放牧的草场,肯定是美滋滋地利用起来。
汉国这边也不是全然不管,知道了就会派人过去,不能说服那些部落归于汉国,就会驱逐了事。
冉闵到草原巡视,检查所谓的“游牧令”就是那么一回事。
拥有“游牧令”的部落就是得到汉国允许下的放牧,他们需要交税的同时,也需要尽到徭役责任,却不能算是汉国一员,只能算是仆从一类。
“别看他们温顺,若是放任做大必然又是祸害。”冉闵其实是反对允许非汉人的放牧行为,坚定认为任何非汉人就不允许待在汉土,但他着实拗不过那些会讲道理的人:“匈奴旧事不远,对待胡人就该赶尽杀绝,方能永除祸害!”
斗阿全程就只有点头的份,除了没敢反对冉闵什么,冉闵的理念也符合他的看法。
消灭异族,使汉土周边再无威胁,持类似看法的人不在少数,就是刘彦本人也是这样的看法。问题是事情真没那么简单,很多时候怎么想和怎么做到就是天堑般的距离。
“大汉暂时力有不逮,我等却是不能放松。”
“将军说的是。”
冉闵等人并没有在峻稷山停留多久,经过短暂的三天休整,就踏上了前往姑臧的路途。
姑臧是张氏凉国原先的都城,有做过都城必然使它比西北其余城市要大得多,基础建设方面肯定也是完善得多,就是在人口上也会远超西北其余各地的城市。
汉国灭掉张氏凉国之后,想的是恢复东汉末年的郡县规划,就是随着历史的变迁和时局、环境的改变,原本有人的地方今时今刻可能是无人区,原先没人的地方现如今可能非常热闹,也就去掉“州”这个行政单位,延续了张氏凉国统治时期的郡县划分。
当冉闵进入西北地界范围之后,他到来的消息很快就在各个渠道传播,有人欢喜的同时有人忧,无论是喜或是优都是出自立场的不同。
出现忧虑心态的必然是被汉国官方认定的乱党或是宵小。
汉国有两个大杀神,一个是在南边不断镇压不服的桓温,另一个就是针对羯族大举屠杀的冉闵。
人的名树的影,很多时候只需要听到一个人的名字就能被吓得心肝颤,冉闵到西北的消息一经传开,想干点什么事的人已经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是不怕死能不能成事的问题。
“传达各郡各县,某已至姑臧。”
“诺!”
冉闵没干人一到就召集各郡头头脑脑的事情,仅是将自己到来的消息通知出去,不是太远的人就该主动来拜会。他还是很相信自己的名声能够达到震慑作用,不但是对宵小之辈,对体制内的人也是那样。
想干成什么事,首先就是要形成上下一心,才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出集体的力量,领头的人能不能服众,就是能不能团结一致至关重要的因素。
冉闵有充足的带兵经验,清楚要发挥集体最大力量应该怎么办事,第一个就是要让集体有干活的压迫感,驱使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尽最大的热情去做事。
“拿来公文。”冉闵很快就得到自己想要的,没有多久也勾画出一片名单:“此些人等优先审判。”
前来拜会的人听得愣神,剩下的只能是面面相觑。
此前的谢艾和西北本地的官方人员也不是没成绩,干掉的人不算,抓捕起来的人不少。
冉闵勾画的名单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随机挑选,经过审判后会挑出死刑犯,大张旗鼓地明正典刑,说白了就是要杀鸡儆猴。
“没什么是杀人解决不了的。”冉闵对着包括郡守在内的一大群西北地方官笑着说道:“杀一人不够,便杀两人,乃至更多自取死路之人。”
郡守陈粲无论怎么看,看到的冉闵脸上的笑就是一脸的狰狞,哪怕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理由该害怕,可是心里还是凉飕飕的。
谢艾也杀人,可是他的出身决定了一点,怎么都要顾忌一些情份,很多时候是无法使用太过暴虐的手段,干起事情来也就会显得缩手缩脚。
冉闵对西北并没有什么情份,会遵守汉律,可是绝不会缩手缩脚,有多少人找死,很乐意全部干掉。
就是在抓捕方面,冉闵也不需要有谢艾的顾虑,情面什么的更是不需要顾忌,办事的手法肯定温柔不到哪去。
冉闵带人进驻姑臧的第六天,经过一番汉律必要的审判之后,七十四人被押到刑场,于围观之中被念出罪行,一片刀光闪过之后,七十四颗脑袋滚落下地,无头尸体的颈部涌出的鲜血染红一大片地面。
在随后的半个月,姑臧的行刑场每天都有人被明正典刑,罪不至死的人则是被带着游街,随后送往各处服苦役。
“光是杀人自然也不能成事。”冉闵再一次召集地方官,这一次却是自觉笑得和煦:“有功则得赏,还要赏得热热闹闹。”
今汉效仿秦制,秦制中配合官府缉拿罪犯,会根据是什么样的罪犯而得到该有的奖赏,从钱到爵位都有明确的分级。
“此些人等……”冉闵拿起放在案几的文牍,经由亲兵被转交到郡守陈粲手里:“不可拖延了。”
陈粲心里苦,什么人犯了什么事该受到怎么样的惩罚,又有什么人立下了什么功劳需要得到怎么样的奖赏,事情并没有多么简单。
嫌疑犯自然是要经过审讯,一一确定都触犯了哪一条法律,触犯了法律又是怎么样的惩罚,该先罚钱就绝不会先砍头。
立下功劳的人,他们还需要经过官府的背景调查,是哪里人,家中有多少人,房子规格怎么样,有多少土地,有没有爵位……,有太多太多需要查的地方,然后再落实赏赐。
继承自秦制的汉律就是那么操蛋,人干了好事还得层层的勘合,有人会觉得麻烦却没人能够拒绝,本身要是没黑底子被查得越详细,未来的前途绝对就越光明。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是官方的奖赏都有后续性质,仅是奖励钱财也是在官府的“堪用”名单上挂了名,日后要推举官吏会被优先考虑。要是被赏赐爵位就更不简单,地方上的公职会优先取录,到了军方有在地方的良好表现也会在选拔职位上面得到优待。
秦帝国之后,西汉开始就有“良家子”的定义,就是每个朝代的“良家子”要求都不相同,但只要被定义为“良家子”一些事情上肯定是有更多的便利。
勘合身份并不是简单的事情,陈粲心里苦的是冉闵要求要快。
什么事一旦要快,动用的人手和资源就不会少,还会更多程度地错过什么,要是最后出了什么事,谁主持勘合就要背负责任。
“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冉闵会在乎陈粲有什么难处吗?很明显并不会。他说完就站了起来:“要将事情办的漂漂亮亮,本骠骑就在阳关等待好消息。”
众人刚才还在奇怪跟随冉闵来的那些人为什么会一片忙碌,原来是冉闵要去阳关。
“那个……”陈粲就是再怕冉闵也要将事情说清楚:“勘合之事,郡内可以主导,有些赏赐却需要经过丞相府和太尉署的手续,所以……”
那是肯定的事情了,地方上哪可能什么事都能干,牵扯到赏赐的时候更是不能超越规格,那就是所谓的“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的一部分。
根据规定,超过五百亩土地的赏赐都要经过丞相府的背书,爵位到了第五级大夫爵也必须获得丞相府与太尉署的共同认可,地方上压根就没有那些的权利。
该是什么样的功劳会获得什么赏赐,事实上就是一层一层的界限,比如县里勘合功劳封顶的爵位就是到上造,郡里仅是到簪袅和不更。他们可以先将事情办了,问题是还要将详细资料送到中枢,中枢觉得有问题会派人下来核实,一旦有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会取消对某人的赏赐,连带经手赏赐的人也要遭受处罚。
冉闵胆子很大,许多行为方面也绝对能称得上是作死。可他很清楚一点,胆子可以大,作死也不能是以挑战汉律为前提,就向陈粲点点头,然后握着腰间的剑柄,踩着步履走出官衙。
姑臧是属于武威郡治下,还是武威郡的郡首府,经过冉闵这二十来天的折腾,城池之内显得很是萧索,那是压根没人敢随意再闲逛了。
官衙之外,众多全副武装的人已经在等待。他们是冉闵的亲随,等待冉闵出来翻身上了朱龙马,就在冉闵的领头之下,马蹄声阵阵地向着姑臧西门而去。
姑臧好歹是张氏凉国原先的都城,规模方面并不小,有划分各自的坊,城市内的主干道修得也是宽大,总的来说很是有一番气派。
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看到一大群骑士当街骑马而行,除非是眼瞎或者要碰瓷,不然谁都会下意识地让开。
各处建筑物之内,听到马蹄声的人会生起好奇心,要么是站到门边或窗边观看,要么就是从门缝或窗缝偷看。
“那些不开门的各门各户,郡首府可有派人训斥?”
“将军,此事不归咱们管啊?”
“那个陈粲看着就是个窝囊废。”
“呃……”
讲道理,该开市的时候不做生意也属于犯法,这一条法律在各朝各代都是严法,以效仿秦律的朝代会受到的惩罚最严重。
汉律规定不服丧、不进喜、非天灾、非人祸,开市时商户无理由闭门,一般是以警告优先,警告无效则采取罚款,屡教不改就不是罚款那么简单,人可是会被抓去服苦役。
“该是涉事了。”刘猗说的是谢艾等人先杀或抓一批,冉闵到了之后又处理了一批:“本地官府喜优参半啊。”
能搞事的人基本都有搞事的资本,没钱、没粮、没人也就没有搞事的基础,西北被收拾的着实有些多,他们一出事必然也就牵扯到方方面面。
从姑臧到阳关有将近两千里,冉闵等人一路是走走停停,每在某地停下来就会发生有人被拉到菜市口砍头的画面,倒是坐实了冉闵杀神的名头。
两千里要是骑马赶路,怎么也是半个月左右,他们足足用了一个半月才算是抵达阳关。
“骠骑将军这一路真是血流漂杵啊!”
“可不是,一停下来就是砍人脑袋。”
谢艾自然是要带人迎接冉闵。冉闵没到之前,他听到哪一地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被送往哪里服苦役,内心的情绪非常复杂。
“还是很有用的。”李匡才不管冉闵杀了多少人,是有没有用:“诸君不觉得他们(指西北人)更为配合了吗?”
这个,就是谢艾为什么会情绪复杂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