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45章:进击中的阿三

在山那一头并不是十分遥远的地方,巨大的营盘就设立在青山丛林之间,几处山头之上飘扬着各种图案的旗帜,旗子几乎是什么形状都有。
一杆看去最大的旗帜被顶得最高,它被其余的旗帜拥簇在正中间,黑色的旗面之上用白色绘画着一只看去憨厚的大象。
阿三使用象形作为旗帜图案很平常,只是旗面和绘画颜色有不同,就是同处一个国家的将军出征,旌旗的旗面和绘画颜色也会出现不同,那是用来区分统率的血统规格。
“敌之兵,少有着甲者,大多袒胸露肚,其人瘦弱矮小,形如猕猴。”
司宏壮所站立的是防线中的一处山顶,往东北面就是敌军的营盘,往西则是汉军构建起来的阵线。
他们已经向东北推进了接近六十里,别看才六十里,却是耗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工程作业其实也没有容易到哪去,基本上就是逢林开路、遇水搭桥、撞山绕道。
原始丛林的环境非常复杂,尤其是一年雨水丰沛的区域,各种有毒的昆虫简直多不胜数,少不了密林之内还有各种各样的野兽,再来就是某些常年积水的区域形成了沼泽,要是林子足够密集又不通风还极为容易产生瘴气。
“咱们仅是向前推进六十里便死了将近六万人,他们足足向前推进了一百五十余里该死多少人?”
伏伟正处于休假期间,仅是半个月的休假期是没可能回到本土,船上呆腻了陆地上又没好地方去,就来到陆上前线。
汉国的西北和北疆处于干旱时期,中南半岛从春季开始却是没完没了的雨季,就是到了初秋也是依然下个没停。
本地的土著可能是适应了多雨的气候,可是对于汉人来讲这样的气候就会显得很折磨人。那是雨一直下,温度不冷不热,可是空气非常潮湿,一身衣服很难有换洗的时候,由于缺乏干柴更是很难得才能吃上一顿热餐。
当地的土著目前大多是天生地养,他们很多时候其实不会正儿八经地吃烹饪之后的饭菜,就是到食物丰富的林子里找找野果就能解决一顿,野人们的胃早就习惯这样的方式,可是要让汉人这么干根本不会解决饥饿感,甚至是汉人这么做会稀里哗啦地拉稀拉个不停。
平蛮校尉部在周边抓了不少野人,驱使着修建道路和工事,一开始野人并不好用,是给了汉家的伙食才得到配合。用俘虏的阿三和当地抓来的野人,也有马六甲那边不断送来的奴隶,他们修建了纵深六十里的防线,问题是劳力死得也有些多。
汉人其实不是那么在意死多少阿三和野人。被俘的阿三只有刹帝利才有价值,其余的阿三笈多王朝那边根本没有赎回的意思。野人比起阿三就更没价值,阿三的贱民至少非常听话,野人大多则是野性难驯。就和很多修建军事工事的劳力一样,很多时候为了保住秘密自己人都需要解决掉,阿三和野人哪怕是没在修建工事的时候死绝后面也是要清理掉的。
“这场雨停下来之后,就是大战开始了。”司宏壮是站在一处工事之内,伸手出去接住滴下的水,收回目光看向伏伟:“你们海军这一次想怎么打?”
笈多王朝第一次进攻平蛮校尉部是只从海上而来,失败过一次之后显然是觉得单一路线的进攻不靠谱,也才有纠集小伙伴的行为,又千辛万苦开辟了陆上的进攻路线,第二次的攻击肯定是要水陆并进。
“你知道的嘛,先是我们不断侵袭阿三沿海寻找和窥探登陆点,给阿三造成我们随时可能登陆的假象,结果是刺激到阿三拼老命招兵买马和大建船只,死命死命地围堵拦截我们。”伏伟说的是桓温为登陆做的一些必要准备:“阿三拼起命来还是挺狠的,到后面我们的突防越来越困难,代价也越来越高,不得不暂时放弃争夺近海。阿三要主动进攻,最好的做法自然是收缩起来以待歼敌之战机。”
自元朔七年汉国开始经营马六甲,再到元朔七年末设立平蛮校尉部,汉军与阿三的交锋已经一年多。
一开始双方的战争烈度很低,是汉军战船先去进行破袭战,得说的是笈多那一边还以为是海岛什么的,等待笈多发现骠国的西南边有了一个庞大的军事基地才明白不是那么一回事。
笈多王朝不愧是一个处于崛起期的国家,可能会犯浑……比如发现是汉帝国之后第一时间想的是和平交流,可是发现没有和平可能性也一点不怂立刻备战。
某些方面来讲,笈多王朝还是一个相对高效的政权,要是中央昏聩无能绝没可能一年就从和平体制转入战争体制,更没可能在南部动员之后立刻征兵三十万。在那做军事战争的准备期间,他们甚至还能团结多数周边国家,也表明现阶段区域霸主的地位没有遭到动摇。
“说到底还是我们低估了阿三啊!”伏伟感概地说:“就像以前我们认为九州即为天下那般,真没想过域外有什么强国。”
能够一年之内将国家从和平转变到战争体系,还特么一下子征召三十万士兵。这转变体系的速度,人口的基数,说不是强国就是在自欺欺人。
得说的是,国家疆域越是庞大的国家,人口基数越是多的国家,国家体制由和平转到战争就更是困难。
诸夏的历朝历代国家从和平转到战争就没少过一年,通常就是边境都一片烽烟甚至已经沦陷,其余地方要么是不知道有那么回事,要么是知道之后只能干着急,一切只源于统治国家的阶层可能还在争论、争论、争论……
就是中央不争论了,已经确定要发动反击作战,可神特么绝少能够立刻拉出兵团,要么是又要各种各样的扯皮,要么是竟然没有足够的储备物资用于战争。要不是诸夏历朝历代的国家疆域足够庞大,还真不知道多少次还没磨叽完就该亡国了。
“他们的速度怎么会那么快呢?”
“呵呵呵……,说来你可能不信,是那些所谓的刹帝利立功了。”
还真的就是笈多王朝的刹帝利立功了,他们本身就是为了战争而存在的阶层,就好像是诸夏春秋时期各国的武士阶层那样,随时随地都在等待战争,一旦接到命令就能拉着人立刻报道,稍微整合一下就是一支大军。所以说,诸夏文明应对战争也不全是拖拖拉拉,也有过高效的时候。
古典时代越是军1国1主1义的国家,应对战争的反应速度就越快,很多国家将国民分出层次就是为了应对主动挑起或被动应付的战争。
现如今的阿三种姓制度可还没有腐朽,尤其是统治者沙摩陀罗笈多是一个有志向的君主。要是没有汉军过来的话,沙摩陀罗笈多本来也打算对伐迦陀迦动手,也就是说笈多王朝本来也在做战争准备,只是笈多王朝本来用于伐迦陀迦的战争准备是用在汉国身上了。
刚才的小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大,从山顶高处向外看去,整个天地似乎是被蒙上了细纱,看什么都是一片朦朦胧胧。
“敌军会不会利用视野受限展开突然袭击?”
“早有应对。”
这里是什么地方?哪里都是密林,到处都有山地,压根就不存在太宽阔的视野,有的是偷袭的机会。不然的话,平蛮校尉部向前构建防御纵深又是为了哪般?
伏伟还真就不知道陆地上的真切情况,就好奇地问了问。
“小股交锋一直都在进行。”司宏壮没半点稀奇地说:“此时此刻在我们所不知道的角落,可能就在发生激烈的厮杀。”
“那你……”伏伟诡异地问:“还能这么淡定?”
“地形决定了一切。”司宏壮无法不淡定,说道:“这鬼地方大部队无法展开,进攻一方只能是一个山头或一个据点地拔除才能前进,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拔除某些据点,却是无法悄声无息地攻占山头。”
伏伟一想也是,复杂到没边的地形,再加上有纵深防御链的阵地,对采取守势的一方占到的便宜还真不是一点半点,压根就不怕所谓的突袭。
“从这里开始,往西就是一大片的山区。”司宏壮的手划拉了一下,指向东北面:“往那边却是有一片平坦的地区,就是满布丛林。”
伏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海军,是因为担任过江都令才会被抽调进入海军,此前一直是在陆军混。他眼睛转了一下,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想到了吧?”司宏壮看到伏伟的表情变化,‘呵呵’笑着说:“以防御工事驻防,高强度的攻坚战消磨敌军锐气,寻找机会利用地形歼灭来犯敌军,然后……”
“等待敌军的士气低落再反击。”伏伟干脆就接了后面的话,类似的战法诸夏文明打太多了:“防守反击的确很合适。”
“就是敌军的数量太多,不过也有另外的好处。”司宏壮也不知道是在嘲笑谁或是什么,过了一小会才说:“联军什么的,凑出了数量庞大的部队,可是历史不再证明一支军队成份复杂的坏处吗?”
例子简直是太多了,多方组成联军少不了勾心斗角,谁都害怕自己被消耗,除非一直都是顺风仗,一旦有点挫折就哪一方都不肯卖命。
“原来你们在这。”厄古泰巴赫拉姆能说汉语,就是听起来的口音很怪。他进入棚子里立刻脱掉斗笠和蓑衣,很是驾轻就熟地挂在旁边的钩子上,用着埋怨的语气说:“那帮野人趁雨偷袭,人数非常多。”
司宏壮“哈哈”笑了几声,揶揄道:“看你身上没有半点血迹,就知道野人被弓箭射惨了?”
波斯有军队也参与平蛮校尉部的驻防,还很特意地要求必须是前线,整条防线中的一个突出部就被司宏壮安排给了波斯人。
“浑身袒露的野人,拿着竹枪和奇奇怪怪的东西,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前仆后继地冲锋,可是依然被应用的波斯人杀个血流成河。”厄古泰巴赫拉姆夸张地笑了笑,说道:“不得不说,汉人构建工事的方式很巧妙,那些野人也实在是太蠢。”
他们说的野人,应该是联军中的某个势力,或者是干脆抓来试探汉军防线的倒霉蛋。
要区分是不是野人挺简单,浑身上下没半块布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野人,大部落或是建立国家的土著至少会有块布遮住隐私部位,文明程度越低的土著身上的布就越少,武器方面也越难看到金属材料。
没有多久,倭人牛辗四也过来,他进屋之后连防雨工具都没有去掉,噗通就跪在地上行礼,等着被招呼起来,恭恭敬敬地进行汇报。
牛辗四之前叫什么已经不重要,他得到汉籍之后就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负责一处前线的山头。他过来汇报的是也遭遇到突袭,与波斯人那边不一样的是,他们在遭遇突袭之后还反扑反击。
“蠢不蠢不知道……”司宏壮少了言笑嘻怡,换上了严肃:“两个相隔十数里的地方一起试探……”,说到一半看向牛辗四,没再问什么,顿了顿才继续说:“敌军按捺不住了。”
也许是为了表明司宏壮猜测的正确性,倒不是又有人跑来汇报遭遇突袭什么的,是海军方面来人,告诉伏伟休假到了头,该回去报到。
“克塔克的敌人海军大股出港了。”伏伟也没有什么好带走的,一边穿防雨工具,一边说:“我们窥探到有船只出现在北边八十里外的一处海岸,看样子是想就近建设水寨。”
阿三洋这边有很长的海岸线,汉国这边一再地测量下来,光是天然海港就发现了四个,其中有一个就是在平蛮校尉部北边的八十里处。
“看样子,海军得逞了。”
司宏壮也知道那里有天然海港,更知道为什么不抢建军港,对着穿好雨具行礼的伏伟回礼。
在同一时间,两人异口同声:“保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