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50章:就是歧视,怎么了?

原始丛林历来不缺各种猛兽以及毒物,又以蚊虫以及蛇类最多。
人类在开辟生存空间的时候,每迈一步其实都是在与大自然的生物争夺栖息地,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了造福子孙的前路,才有了后人对周边安逸生存环境的理所当然。
中南半岛的气候已经决定了一点,这里是比中原更难开拓的区域,它不但神秘且是可以吞噬人命的黑洞,想要开发这一座宝库要有不断拿人命去填的心理准备。
密林之中的野兽对人来讲威胁是有,可是远没有蚊虫以及蛇的威胁来得大,不管是虎,还是豹、狼、熊等猛兽,人类与他们争夺生存空间有着太多的经验,曾经的原始人拿着石器武器就能将体积十分庞大的猛犸象杀得灭绝,进步到当前时代一个人或许难以对付一头猛虎,可是多个人合作之下能够轻易收拾掉。
蚊子虽小,可是它十分的灵活,很多时候明明看到它在那里,可是想拍死真不是那么容易。而密林中的蚊子可是多到可怕,它们还是病菌的携带体,轻轻那么一咬病菌就传入人体,抵抗力差一点就等着感冒发烧,然后一命呜呼。
再来是各种各样的蛇,丛林里的蛇基本上都有毒,没有毒的则会是体积很大。中南半岛是出了名的蛇多和种类多,就与针对蚊虫没有各种防病的疫苗那样,没有血清的年代被毒蛇咬上一口,基本上是救不回来了。
为了最大避免各种非战斗减员,汉军没少做准备,驱使已经归化的交趾人,又搞了很多的物资,像是透气的纱就被广泛使用。
在丛林的汉军,他们的的头盔会经过特别加工,脖子上基本上是会有一层纱或是布掩着,为的就是防止被蚊虫叮咬。
除了服侍上针对丛林做出应对之外,石灰以及硫磺也是平蛮校尉部的必需品,那是先辈们早就知道那两样东西能够驱蛇,不想被蛇困扰多撒一些总是没错的。
能够看得见的有害生物在预防,肉眼看不到的有害事项也从一些行为上制止,例如绝对不能喝生水这一项是被远征中南半岛的军民贯彻,那还是有不少人得到教训的前提,才使得后来的人为了小命着想不去干。
“某比较奇怪……”成朔是真的非常困惑:“野人为何在丛林能够生存下去?”
大自然其实很公平,不会去甄别哪样生存在自己的环境里生存,任何的有害都是没有针对,汉人、波斯人、罗马人、阿三、野人……只要是人就都是人类,面对的威胁不会有什么不同,不是说汉人被蛇咬会死,可野人被蛇咬就不会死了。
“呃?”马里乌斯乌格里被问懵了,他不太确定翻译有没有错误,说道:“类似的困惑我们也一直有,不明白那些蛮族怎么能够在山林祖祖辈辈生存下去。”
文明高度比较高的民族,其实都是生存环境相对优异。这种优异可不是白来的,是自己劳动或是驱策奴隶进行建设,文明高度比较高的民族,基本上都是住在人工建造的房屋,房屋通常还会相对舒适,可是野人能住山洞就算舒适,更多的野人根本就是风餐露宿。
“大汉有专门进行过研究,野人哪怕是没病没灾,寿命也仅是三十年左右。”成朔没说假话,汉国真的有进行过类似的调查:“茹毛饮血之辈寿命通常不长。”
用科学的方式来解释,吃熟食能够使食物的营养被人充分吸收,没有经过煮食的食物则是少了温度消毒的过程,吃生食也就将那些病菌吃下去,甚至是寄生虫什么的也是被照单全收了,致使人体之内有太多的寄生虫什么的。
“大汉抓捕之野人,身躯瘦弱,肚子却是鼓涨。”成朔讲稀奇一样地说:“有仵士解剖而看,肚中之虫使人不忍目睹。”
马里乌斯乌格里正在吃东西呢,一下子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成朔真的没有胡说八道,不但是野人有那样的现象,像是居住在汉国南方的汉人,尤其是喜欢吃脍(生鱼片之类)的人,死于肚胀之后剥开肚子一看,大肠小肠甚至是其它器官真就满满都是寄生虫。
成朔看到马里乌斯乌格里一脸恶心满心愉悦,他也一样是在吃东西,不管是嘴巴里说什么,和脑海里有什么样的想象画面,依然能够吃得香甜。他与马里乌斯乌格里接触下来,发现这个罗马贵族有很严重的思想洁癖,也就是想象力非常的丰富,但凡是能够联想到什么恶心事就会整个人都坏掉。
汉军的伙食没有不好的时候,就是再差也会配上咸鱼,那是刘彦处于艰难时期极度仰仗海产的一种习惯,再来是大海真的就是宝库,导致的是从成军的那一刻起咸鱼就是伙食标配。这种现象是不管汉军在哪里,高山、森林、戈壁、草原……只要是开饭必然是能见到咸鱼的身影。
身为军官的成朔食物会比较丰富一些,除了咸鱼这种标配之外,肉类也是从来不缺,还会因为身处地域吃上特产,比如那一炉正在炖的蛇羹,还有一只看着硕大的虎腿,更加少不了当地的一些生果。
目前的汉人还没有进化到全员吃货,就是什么生物都能利用高超的烹饪手段制作成为美食,可是一旦汉人发现某样生物能吃,吃起来味道还不错,也会大肆地吃。
平蛮校尉部一直被多到吓人的蛇所困扰,司宏壮是见来自交趾的归化汉人吃起来很美,尝试了一下味道也真的不错,吃了之后还大补,就给推广到了麾下部队。
一旦让人类发现一种生物能吃,吃起来还挺不错,那样生物就会彻底倒了血霉,吃蛇开始在汉军流行之后,蛇的数量开始锐减,就是某些程度带来困扰,比如汉子们往营妓的频率猛地增加。
汉军有营妓?得说的是,从夏朝开始,一直是到读书人把持治理的两宋,军队真的是一直有营妓的存在。正规一些的营妓是官营,一般是罪犯家属,不缺乏从前是贵族的女性。也存在随军商贾经营的营妓,女性则是自愿充当那么一个角色。而这种习惯是管仲首创,也就一直延续下来。
也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往营妓那边跑,军官阶层自然是有特权,可军官消费也是要花钱。士卒得是休沐或是立功了才能往营妓那边跑,还经常出现两情相悦约定终身,只不过女性还是会继续工作,真要成亲什么的是得等该场战事结束。
营妓不止是做皮肉生意,她们还通常兼顾洗衣服的活,类似与某个谁情定终身的女性就会不再做皮肉生意,专注去干洗衣服的工作。她们还担负一些文艺上的工作,类如有什么活动的时候去唱唱歌跳跳舞之类的。
所以咯,军队中没有女性就是一个笑话,只是她们不能踏入某些场所罢了。
商贾随军也是满满的诸夏特色,他们是跟着军队做一些买卖,基本上是携带货物跟着军队移动,为将士提供商品又消化来自战场的战利品,通常获利是难以想象的多。自然,能够随军的商贾都基本上是有军方某个将领或是贵族背书,要不然军队也不敢让他们随军,一旦要是出了什么事,那个为其背书的将领或贵族肯定是要背负罪责。
“成校尉。”马里乌斯乌格里刚才在吃香蕉,拿起旁边的抹布一边擦拭手,一边很不开心地说:“为什么那些妓1女不接受罗马人的生意?”
不独是诸夏文明有营妓,其实每个文明都有,罗马人军队安排营妓也是从一开始就有的。
成朔该怎么回答?难道要说,汉女之贵,非汝等可以染指?
随军的营妓并没有得到任何指示,她们不但拒绝服务罗马人,对波斯人也是拒绝态度,以前是波斯人一再抗议,现在轮到罗马人了。
诸夏自古以来就有不拿异族当人的思维,也就是除了中国人之外,其余民族都是人形的野兽或是工具。诸夏的男人从来就不排斥吸纳异族女人,那是祖先进行开拓就留下来的美好习惯,杀光异族的男人,接纳异族的女人,诸夏就是这么壮大过来的。
既然异族不被诸夏当成人已经是既定思维,诸夏的女人肯定是不愿意被人形的野兽或是工具骑啊!拒绝服务异族不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那些是事实,也是根本就不会改的习惯,问题是成朔不能那么明白说出来,倒不是为了什么不是友邦惊诧之类,是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唔……?”成朔想了想,就说:“未尝可知也。”
马里乌斯乌格里不知道诸夏长久形成的思维,但是他不傻,很清楚罗马人被歧视了,更知道波斯人也是同样的状况。他感觉最不舒服的是,不但是汉女拒绝,连特么那些明显是土著的雌性野人也拒绝。
完全没毛病,随军的营妓是有汉女,可是数量真没多少,更多的是当地被征服了的土著女性。不过有一点,汉家儿郎的审美还没后世那么博爱,有选择的前提下是一点都不想光顾那些根本不符合审美观的异族女性。
成朔在知道土著女性也拒绝为罗马人服务是一点都没有惊讶,事实上波斯人也是相同的待遇。他对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觉得理所当然,汉人、罗马人、波斯人对那些土著女性来说都是异族,可汉人是征服者,睡她们是一种荣幸,罗马人和波斯人才没有这种待遇。
身在战场却讲起这样的话题,可以想象得是多闲。
事实上,汉国阵营这边之所以进攻只是对笈多阵营那边采取适当的压力,真没有全面采取攻势的想法。
笈多阵营那一边看到汉军主动出击,初步防御之后就开始在争夺主动权,可双方很快就又各自缩回去,大体上就是各自据营而守。
目前两个阵营都没有采取激烈攻势的心思,已经维持了将近十来天的小打小闹,看似战争僵持了下来。
各方高层需要搞明白对方在思考什么,或是对方内部和后方发生了什么,都不想轻举妄动的前提下,身处前线的双方将士可不就闲了下来?
“听说波斯海军也有参战?”
马里乌斯乌格里已经不再扯嫖1妓的话题,那种你情我愿的买卖是女方不愿意,罗马人很清楚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来这个地方是增加汉人的善意,压根不会像对欧罗巴中部和东部那样用强。
“是的。”成朔不知道太真切的消息,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些,说道:“波斯的君主沙普尔二世对这一次结盟很有诚意,第一批波斯舰队已经抵达。”
马里乌斯乌格里心里就不免叹气,罗马也有战船,可是罗马人的战船也就在地中海那种环境玩得转,一出地中海就适应不过来,就算是有心“争宠”也没有那个资本。他对波斯人出动海军来讨好汉国也没有什么嘲笑的意思,相反是觉得沙普尔二世够大气。
事实上因为两个国家越是对汉国越了解,就更想与汉国处好关系,并不单纯是汉国展现出来的军事实力,是贸易需求本身就决定了的前提。
马里乌斯乌格里问道:“我们可以派人观摩海战吗?”
成朔就笑着说:“这个并不是我能给予回复的。”
汉国在不断集结舰队,光是平蛮校尉部这边的各式大小战船数量已经超过一千五百艘,距离平蛮校尉部不远的另一处军港也集结了一千艘以上的战船。
虽然汉国这边并没有刻意地炫耀,可是航线开通之后想保密也难,波斯人和罗马人想到得到消息挺容易,对汉国能集结出那么庞大的舰队觉得震惊的同时是心惊肉跳。
汉国阵营和笈多阵营的陆上战场进入克制期,谁都清楚是在等待海上的交锋出现结果,波斯萨珊会临时派出舰队过来与罗马人的心思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更深切地了解汉国的海上力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