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54章:不准投降!

其实两支舰队进行海上交战通常不会在一天之内开打和结束,经常是进行数个月乃至于是数年的准备,开打之前不断进行试探,开打之后又来来回回地打打停停上数十天到数月或数年。
王龛所率舰队与加瓦拉康定华伦所率舰队仅是用一个白天就分出胜负属于个例,一方是为了登陆战而来,另一方见势不妙率领残余舰队撤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上决战。
这一场海战还会有延续,得看加瓦拉康定华伦愿不愿意接受失败的结果,不愿意还会率领舰队回来。要是他接受失败,必然是要退向本土,可路途上又会遭遇汉国海军的拦截,等于是前一场海战的继续,只是换了交战海域。
王龛下令登陆之后,由于笈多一方的海港已经没有多少战船,汉国海军迫近海岸期间并没有遭遇像样的抵抗,是等待汉国战船靠岸做投送士兵的做业,陆上的笈多士兵才展开阻击。
汉国猜测这一处港口有两万左右的笈多驻守陆军,事实上会有多少只有笈多一方自己清楚。
笈多一方经营这一处地方只有三个月不到,他们开辟了一个大约五里延长的海滩,初步建设起了类似渡口的设施,外围的水寨则是没有成型。
从海上战船向陆地看去,那里的陆地向登陆船只发射密集的箭矢,就是看着没有多少床弩之类的大型器械,估计就是这样才会等待汉国登陆部队的士兵下船才展开反击?
汉军并没有破坏渡口和水寨的打算。这一些设施在完成占领之后还可以继续利用,该处也完全能够成为平蛮校尉部的一个分基地,又为什么要破坏。
“顶好盾牌!”
“队列,注意队列!”
“船舱打开之后,保持队形做好防箭准备!”
船舱之内不断有军官在做各种提醒,他们被告知敌军的箭矢十分密集,那肯定是要做好相关的准备。
王龛当然不是让装载登陆部队的船只一拥而上,是分配进行兵力投送。
离陆地较远的位置,汉国战船停在水寨边上,打开船只左右两侧的甲板,踏板被伸出来靠在水寨之上,一队队的士兵可以相对安全地下船。
被分配靠岸登陆的船只,就是人在船舱之内也能听到密集的“嘚嘚”声,耳朵里还能听到水手呼喊灭火的喊叫,不用眼睛去看也能知道敌军的箭矢是射得多么丧心病狂。
阿三在贵霜帝国时期就十分擅长玩弓射,他们还有专门的弓箭精锐部队,只不过一般是使用长弓。
阿三的长弓的弓体通常是一米八以上,最大的弓体接近两米,人持弓进行发射姿势的时候,弓通常都到了小腿的位置。这种弓与和弓的外表很相似,但阿三的竹长弓会做出一些节点,并取名叫作扎弓。它用棕搁、竹子、木材或兽角制作制作成为弓体。弓弦用藤蔓植物纤维,竹子纤维拟及羊肠制作。箭有竹箭、木箭、铁箭。箭矢用铁、骨、木制成,具有穿制、切割、撞击等作用。扎弓的款式是源自于孔雀王朝当时的设计。
到贵霜帝国时期扎弓一直没有出现什么变化,哪怕是到笈多王朝时期也没有什么改变,就是到笈多王朝时期大部分采用了竹子结构,箭矢也是使用竹箭居多,只有神射手才会搭配一些木箭,贵族则是少量使用铁箭。
一阵“咿呀——咔咔咔”的器械响起,那是舱门的齿轮在转动的声音,昏暗的船舱出现了光亮,海水拍击海岸的声音也出现。
吕朝从盾墙的空隙向外看,海水里面漂浮着不少的箭矢,有更多的箭矢落在海水之上。他的视野向更远的周围延伸出去,看到的是另一艘友舰也打开了船壁,有列队的同袍持盾静立正在待命。
接连不断的“轰隆——啪叽”声响起,那是船板被从船上推下去的动静,大概是船板布置完毕,不断有军官在吼“下船”。
吕朝是站在前列,听到吼声下意识抬脚迈步,踩着小碎步踏到船板之上明显感觉脚底有些沉下去,那是船板受重之后必然的受力反应。他出船舱之前就已经向东北方向顶起盾牌,从盾牌不断的受力不用猜也知道是箭矢命中带来的结果,按照训练那样尽量矮下身躯,使塔盾能够更多地遮蔽自己的身体。
抵靠在沿岸的船只,一艘又一艘的船壁被打开,里面不断涌出举盾的汉军,他们又船板下船并不是第一时间踩到陆地,是进入到半腰深的海水里面。
每一个下船的汉军,他们是立刻向着陆地前进,行进的过程中是冒着如雨点一般的箭矢,太过密集的箭矢使汉军无可避免地出现伤亡。
吕朝就看到右侧五步外的一名同袍像是被海洋拍得失去平衡,那名同袍由于步伐乱了一下导致手里的盾牌斜开,下一瞬间是一发箭矢命中他的肩膀,他吃痛闷哼了一声人也扑倒在海水里。
中箭的人叫黄驰,来自渤海郡,参军入伍已经有两个年头。他入伍较晚,是作为郡县兵补充到常备军序列,得说的是真没有参与过什么旷世大战,在他入伍前汉国该消灭的敌国基本上是嗝屁了。
黄驰认为自己很倒霉,他并不是被海洋拍得失去平衡,是脚下不知道踩中什么玩意一滑,盾牌斜开的一刹那也知道要糟糕,是下意识矮了矮身躯,要不然中箭的部位应该是肺部。他中箭之后身躯一软,整个身躯扑腾进海水里,由于盾牌足够中直接触及海底,要不是头顶上有海水的话,就该是被射成一只刺猬。
不管是什么水,只要是厚度足够就能形成阻碍作用,到现代时期尚且能够阻碍子弹,甭管是什么子弹最多也只能是在水里保持不到一米的推进就失去动能,子弹都是那样了,没多少动能的弓箭又能在水里推进多远?
被射中肩膀的黄驰要感谢汉国对常备军的慷慨,绝对精锐的甲士就不用说了,哪怕是较为普通的战兵谁不是有一身的皮甲?他身上的皮甲在各个要害位置都有加厚,肩膀区域虽然没有刻意加厚却有一定的防护力,皮革虽然是被穿透却起到阻力作用,箭镞是咬进了肉里却是不深。
吕朝不是刻意关注黄驰,是他顶着盾牌的姿势注定只能往左右两边看,而人脑袋转向哪边通常是有一种习惯性,他的习惯就是将脑袋转到右侧。
有涉水到半腰的人肯定知道一点,哪怕是身上没有负重都很难快速向前奔跑,迈腿都没有直接扑下去游的速度快,吕朝艰难向前迈步的时候,看到刚才中箭的黄驰从水里立起身来,可是下一刻黄驰的脖子上却突然多了一支箭直接由载倒到海水里。
战场上死人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吕朝根本就无法过多的感伤什么,迈前的脚步没有停,眼睛却是下意识看着黄驰倒下去的位置,直至看到两个身穿藤甲却是手臂上绑着红十字的同袍过去将黄驰从海水里捞起来才转移视线。
战场救护兵对于现在的汉军是一种标配,他们在战场起到的作用是就近处理轻伤患,对于重伤患压根就无法当场处理。在这一场登陆战中,救护兵被特意配置藤甲,那是军方特意从中南半岛那里采购。
两个身穿藤甲的救护兵将黄驰从水里捞了起来,按照自己的经验查看一下伤口,其中一人从腰部拿起一把钳子直接剪断箭杆,又很迅速地拔除箭枝。另一个救护兵利索地拿起纱布就开始包扎。
“查看口腔,发现无法呼吸立刻处理。”
“没有伤到气管,只需要包扎,不需要在肺部插通气管。”
黄驰的眼睛无法完全睁开,眯着眼能模糊地看到正在忙碌的救护兵,也知道自己是发生了什么事,听到救护兵的诊断内心的恐惧消失,可是内心懊恼却冒了出来:【我怎么没有先顶着盾牌再站起来?】
得说的是,黄驰既是倒霉又是幸运,倒霉自然是刚下船就连续两次中箭,幸运的是部队里面有经验丰富的救护兵。
其实救护兵在救治的时候,他们身上也没有少中箭,不过藤甲对于防箭有着很大的防御力,就算是被火箭命中也不过是将身躯浸泡进海水的事,唯一的麻烦就是身穿藤甲总有一种会被海水浮力荡着漂的感觉。
不是所有人都像黄驰那么幸运,至少黄驰中箭之后还能救得回来,看海滩区域的海水开始泛红,再看看漂浮起来的尸体,证明战争从来就充满残酷性。
经过大约二十来米的涉水前行,吕朝终于是将双腿踩在沙滩的陆地上,他到来之前已经有先行上岸的同袍在组织盾阵,过来恰好是补充成为一个小队。
“诸君都听好了,临战不分建制,都听某的号令!”
“唯!”
“进!”
“诺!”
吕朝随即跟着喊有节奏的号子声,每喊一声就是托着盾牌向前迈一步。他在与周边的同袍共呼吸,亦是在同生死,为的是向前推进到足够的位置,到时候是裂开盾阵杀进去,还是就地组织更加的盾墙是军官说了算。
笈多一方负责防御的人是皮卡尔马里克,他在被俘之后是第一批被赎回的刹帝利,能够重新参战还得感谢自己的家族影响力足够,就是别想再有什么美差。
这不,皮卡尔马里克虽然是重新参战了,可因为曾经不名誉的经历,就被指派到这一处港口,还无法充当最高指挥官,是受另外一个叫萨米尔维卡斯的刹帝利节制。
讲道理的话,维卡斯这个家族真没办法和马里克家族比,是那种不管财富还是人力都比不上,要不是皮卡尔马里克有不名誉的地方极度需要挽回名声,打死都不会接受被萨米尔维卡斯指挥。
皮卡尔马里克见到己方舰队战败就已经知道不妙,上一次他们进行登陆战,就是舰队战败之后上岸的部队被全歼。
这一次他们虽然是作为防御的一方,可并不是在本土,是远在海外的一处基地,还特么是除了海上能得到援军之外,里面满满是蛮荒区域的陆地。
“我们的箭矢快消耗完毕了。”萨米尔马里克虽然成了皮卡尔马里克的顶头上司,可他真不敢对皮卡尔马里克太过摆谱,那是两个家族从祖先辉煌和实力上就决定了的事情。他蹙眉说道:“就是箭矢还有,我们的弓箭手很快也会抬不动手臂。”
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人可不是器械,办不到没完没了的张弓射箭,就是体力和耐力再好的人也要考虑到肌肉和韧带的极限,一般能连续做张弓射箭的动作二十次就算是非常不错了。
“你想说什么?”皮卡尔马里克对萨米尔维卡斯实际上也不会有发自内心的尊重,他看着蹙眉的萨米尔维卡斯说道:“别妄想投降。”
萨米尔维卡斯脸色僵硬了一下却是没有反驳。
不是说家族实力强的人才能投降,上一次阿三们承认失败投降,是他们并不认为那是一场灭国战争,局部冲突什么的投降在阿三的观念中并没有什么,一旦涉及到灭国之战却有自己的道德标准,就算是要投降也该拼杀到水尽山穷的那一刻。
“我们在这里只是经营不到三个月,无法阻止汉军登陆。”萨米尔维卡斯借着高度的优势将海滩那里的战况尽收眼底,转身看向东面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森林,说道:“死守并不明智,或许我们能够撤到山林里面继续与汉军抗争?”
笈多向这里投送了一万四千余陆上固防部队,早上的海战爆发之前,加瓦拉康定华伦估计是知道根本守不住,抽调了六千余陆军到海军,实际上只剩下不到七千人在防御。
皮卡尔马里克看着海上密密麻麻的汉国船只,再看登陆的汉军越来越多,不禁深入沉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