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56章:血盆大口

“全歼了阿三的陆军,仅有少量敌军战船得以逃脱?”
刘彦是在战事结束的一个月后才接到来自前线的战报,他对出现这样的结果并没有觉得任何意外,己方出动了那么庞大的舰队,要不是突然出现风暴之类的大自然灾害,获得胜利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差别就是损失多少和消灭多少。
战报之中,桓温详细地介绍海军的交战经过,很特意地指出海军缺乏接舷战的经验,刘彦却是清楚是什么原因。
系统出产的弩船本就是远程兵种,要不是安排非系统士兵上船的话,情况还会更加糟糕一点。
凡事就没有什么尽善尽美,刘彦已经有了这种逆天的金手指,真不能奢望更多,别说是接舷战打得糟糕无比,就算是远程互相攻击处于劣势,能做的也就是用数量去堆死对手,一切只因为损失得起。
【所以才要鼓励航海啊!】刘彦知道征服大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培养水手,海军的培养时间需要更多:【系统弩船不能说是一个过渡,可未来并不属于他们。】
两场海战,汉军这边直接战沉的有六十七艘,失去战力需要返修的接近百艘。以出动两千艘战船的规模来看,不足一成的战损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他们交战的敌军却只是不到三百艘,那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系统出产的船只有着这种那种的缺点,单凭可以远航就是一个优点,要是没有系统出产的船只,汉国别说是出兵阿三洋,就是临近的中南半岛都无法愉快玩耍。
没开任何玩笑,系统的出产可以说是物廉价美,一艘人工打造的战船,哪怕只是中型战船也通常需要耗时至少三个月,人工费用和材料费用合计三十万钱左右。一艘、十艘看着好像也没什么,可数量越多耗费就越多,还不是想造多少就能造多少,至少是没有足够的工匠去造。
系统出产的船只就不一样了,虽然也需要时间,可是耗时远比人工制造少,还不需要人工费用,只是消耗材料,更逆天是自配船员。
刘彦有这样的舰队面对任何一个对手都不会虚,只要资源能跟得上的话,就是与全世界所有国家打海战也能硬刚,差别就是他觉得有没有那个必要。
显然早期刘彦觉得没必要,到了目前这个阶段却是有必要了。
“敌之舰队一再受挫,必不敢再行主动出击之心。”徐正对海战不熟悉,看战报是损失一成大部分消灭敌海军觉得是一场大胜:“征南将军判定可以乘胜重新封锁海疆,臣以为可行。”
那一场海战是为了消除平蛮校尉部的威胁,还是为了专心应对陆上敌军做准备,海上获得胜利自然是该再接再厉,接下来桓温该做的却是消灭陆上敌之联军为主。
战报上面只是小小谈了一下陆上战事,桓温之前对怎么打陆战已经做过详细的汇报,要是情况不出现变化的话,无非就是诱敌深入不成就直接正面刚。
“丛林环境复杂……”徐正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一小会才继续说道:“臣以为,或可再从倭列岛征集兵源?”
刘彦自然是不无不可,汉国对倭列岛的控制力很强,上面的各国贵族万分渴望内附,底层对于有可能成为大汉一员是什么都愿意干。
汉国本着废物利用的心理,可没觉得倭人顺从就应该善待,倭人青壮不是被调出来当仆从军,就是证调到各种矿场,基本觉得倭人为汉国的霸业流血和流汗是理所当然。
“若顺利,明岁便会登陆阿三本土作战。”刘彦稍微一想都觉得步子迈得不小,却也认为就该这样:“介时有各国联军参战,阿三疆域却是太大,理当多多调集倭人远征。”
登陆阿三本土是早就有相关计划,一开始就没有想投入多少常备军,甚至郡县兵也没想投入太多,是打算用倭人为汉国的霸业流尽鲜血。
放下来自桓温送来的战报,刘彦拿起案几上的另一份奏章,讨论的话题也就改变。
另外一份奏章是李匡所写,介绍前往西域路途中的事情,他们经过将近两个月的行军已经抵近白龙堆五十里外,暂时是停顿了下来做战前必要的休整。
与李匡的奏章一块被送回国的还有来自西域的各国使节,他们代表的各国在了解西域概况的汉人听来并不会感到陌生,奇怪的是参与联盟抗汉的那些国家也派出了使节。
前来长安的西域各国使节,他们到来之后并没有得到刘彦的谒见,是被一块安排到驿馆。
“众使节大体分为两种,不敢抵抗王师者,前来取巧者。”吕议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甭管是带着什么态度和目标前来,西域各国的命运早就注定。他说:“龟兹使节多次请求谒见,说是为重开丝路而来。”
路上丝路的历史很悠久了,可实际上作为生产丝绸的诸夏获利并没有太多,相反是西域和中亚的一些国家做二道贩子赚得盆满钵溢。
一点都没有说错,丝绸或许很值钱,可是作为唯一能制造丝绸的诸夏从一开始就没在这一项贸易上获利多少,明明占据着唯一的优势可就是赚个手工钱。
丝绸之路一开始也不是诸夏开启,其实是匈奴人将丝绸带到西域,西域人又转卖给中亚国家,与西方有接触和贸易的中亚国家卖向西方国家,一再转手之后价格是成倍地增涨,但不管丝绸的价格涨几倍都和诸夏没毛线关系。
“以往岁月,先是匈奴获利,又有楼兰、莎车、车师轮番得利,龟兹有此念想并不奇怪。”纪昌在这一方面有发言权,他是在海上丝绸之路重开之后特别做了了解,才知道丝绸是随着距离的增加价格疯涨:“龟兹人却是异想天开!”
汉国这边对西域是有些陌生了,可是一些该知道的事情肯定知道,包括这一次西域组成联军抵抗汉人光复旧土就是由龟兹带头,龟兹国王也被奉为盟主。
在西域那些使节前来的路上,朝堂对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有过讨论,不缺想要斩杀龟兹人的言论,参与联军抵抗王师的使节更是应该全杀掉,后面却是诸夏的古老传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才使那些家伙还能活得好好的。
“蕞尔小国并未得到大汉棘封。”徐正的意思再简单明了不过:“正因如此只是安排驿馆,并未由鸿胪馆接待。”
虽说诸夏从战国就走向礼崩乐坏,可是一些门面工程也从来没有被放弃,尤其是在一些国家的门面工程上面,哪怕礼节可能显得奇怪,但该有还是有的,比如接待外邦使节出动鸿胪馆人员。
从西汉开始,中原王朝周边的国家除了敌国之外,任何一国的国主都是需要得到来自天子的棘封,任何一个没有得到天子棘封的国家都不会得到承认,甚至是属于必征之国。
西域各国得到汉家天子的棘封才有合法地位从西汉宣帝之后就属于理所当然,要不然连西域人都不会认可国主的合法身份。这种惯例是一直维持到西晋政权崩溃,之前哪怕是割据中的曹魏都依然保持次序。
西晋崩溃之后,诸夏对西域再没有任何约束,汉国重建之后还没有将手伸到西域,目前西域各国的国主可不就是自立?就属于那种不被承认的草头王,别说是不承认其合法地位,就是消灭起来也能正大光明地吼嗓子:非汉臣妾,理当灭之。
理所当然的事情啊!诸夏不是明明白白地公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吗?这句话就直白地吼,世界上任何一寸土地都是诸夏的,只要是需要呼吸的人就是诸夏臣属,但凡反对这一点的人都应该被消灭。
那些使节暂时没有被干掉,是汉国开始有些讲究了,非死敌怎么也要保持不杀使的传统,再来是觉得那些小国就是一指头能摁死的对象,换做觉得有威胁的敌国再来好好考虑要不要遵循传统。
西域有被诸夏统治过的历史,时间还不算短,那样就出现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比如这一次从西域前来的不少使节,他们的目的就是恳求得到棘封。
“反复无常之国,棘无可棘。”纪昌的态度很直接:“除其国,治郡县,永除后患。”
对于稍微有点年纪的人来讲,他们不会忘记西域在汉家失去国祚之后是怎么上蹿下跳,更不会忘了西域各国对羯族是怎么样的阿谀奉承。哪怕仅是因为羯族的祖先来自西域,就只因为这点都认为西域人不可原谅,那也是他们为什么根本就无视掉西域一些使节的讨好。
除开上述原因之外,汉国不是要使民出西域吗?既然都将西域划过减少天灾带来的伤痛之地,再去对西域各国进行棘封,岂不是将他们再次视作“次序之内”,还怎么快乐的玩耍嘛!
纪昌至少清楚一点,要是承认西域国家的合法存在,军方第一个就不答应,谁敢开那样的口不但要面对军方的怒火,那些赶往阳关等着出过挣军功和发财的百姓也要跳脚,到时候不但要恶了军方,也要被百姓骂死。
“大善,除其国,以郡县治之!”
不管是觉得无所谓,还是等着撕咬一口,纪昌的说法都得到热烈的回应。
徐正更是说道:“龟兹不识天数,安敢与日争辉,应当斩其使节,遇城克之,其国灭之。”
龟兹人纠集联军抵抗王师已经是大逆不道,竟然还敢去当那个什么盟主,不但是在抗拒大汉王师,还公然会盟,不灭龟兹简直就不是诸夏后裔。
那可是会盟啊!看看诸夏历史上能带头会盟的都是一些什么人,过去那些人被称作霸主,也就是尊王攘夷的扛把子,到秦一统天下之后就成了挑战天子地位的后备役,必须要杀他全家,不杀全家的话,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挑战天子的权威了?
能让堂堂太尉喊“遇城克之”可不是什么小事。
诸夏的战争,但凡是遇到“克城”,那就是攻下之后夷为平地的节奏,过程中绝对少不了几日不封刀的惯例。克城虽然没有屠城那么血腥,可是被克城的人下场也绝对好不到哪去,能活命却少不了成为奴隶的命运。
刘彦还听出另外的意思,龟兹人很富有,既然是克城的话,将城市夷为平地的过程中少不了是要对物资进行甄别,那些财富可不就能理所当然地成为战利品?
说白了,克城就是吹响了合法抢劫的号角,城市里的人不是被杀就是成为胜利者的奴隶,压根就没人能喊冤枉。
徐正敢喊“克城”,那是刘彦给的底气,谁让刘彦一开始就没掩饰什么,去西域既然是为了减少国内的损失,那当然是遇到什么就抢什么,能抢到财物就是财物,掳到人也能卖钱。
对目前的汉国来说,某种程度上掳人才是关键,国家工程极度需要奴隶,民间也发现官方鼓励奴役异族,刘彦为了明确政治理念都恢复了西汉的旧例,也就是那个“奴隶官算”。
所谓的“奴隶官算”是西汉的一个特色,任何有奴隶的人都需要交税。刘彻后面打仗是穷疯了,各种名目的加税之外,可没放过征收奴隶税。
刘彦根据西汉的“奴隶官算”做出改良,明确昭告天下并形成律法,以“汉五算,胡一算”为制度,也就是每一个上税季度,汉人奴隶需要交纳六十钱,异族奴隶却只有十二钱。
既然没办法完全杜绝汉人为奴,那就用税收来增加人们使用汉人为奴的成本,刘彦最多也只能办到这个。他要是完全杜绝汉人为奴,看着似乎挺伟大,可真活不下去又无法找到生计的汉人,难道就饿死?
汉国对笈多王朝是财富、土地和人口都要全部接收,尤其渴望获得足够多的奴隶,西域人口没有阿三多,但蚊子的腿再细也是肉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