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64章:期盼之事

不止是曾经统治过的疆域会被坚定不移地认为应该守住,哪怕是一时间没有守住丢失,就是万万代也应该重新抢回来。
还有另外一个思想就是,祖先曾经到过的一个地方,但凡是在历史上有记载,最好是祖先去的时候能够落下一些什么东西,可以是明显有诸夏特色的陶器、瓷器之类的东西,然后就想着既然那里有诸夏文明的遗物,那一定就是俺们“自古以来”的疆土。
得说“自古以来”是一个很好的词,尤其是用在对疆域划分有争议的时候,才不管到底有没有设立过行政区,别说是能不能找到祖先生活过的痕迹,就算是找不到也可以从恒古的各代地图去找,要是祖先画地图的时候将某个区域画进去,诸夏的子孙后代就有天然责任保证那块土地依然是诸夏的,一代做不到就用万万代的时间去做。
按照诸夏的特定思想,要是某位祖先胆子够大,将整个地球都画到诸夏疆域图里面,信不信子孙后代就会抱定一统全球的坚定信念,并且一代又一代将一统全球视为伟大事业?
没办法的事情,诸夏从远古就有一个特质,父辈做不到的事情就希望后辈去完成,提倡孝道的诸夏哪能让长辈失望,一代就会去敦促下一代,没办法完成的时候当成是目标,直至去真正的完成那个目标。
所以了,到了现代的时候,全球二百二十四个国家,也就天朝在出现疆域正义的时候会祭出大杀器,那一句“自古以来,XX地就是天朝的固有领土”,别人一听立刻懵逼,觉得说“尼玛,竟然还有此等操作”。
自家人在听到“自古以来,XX地就是天朝的固有领土”这一句话的时候,会觉得憋屈和愤怒,第一想法就是“那个地方本来就是俺们的,那些鳖孙竟然来抢”,可是其他人就一直陷入懵逼和迷惑,他们的观念中就没有“自古以来”这种神逻辑,讲的是“即时性”。
除了诸夏,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好像都比较“看得开”,比如那个“女儿国”一下子没了三分之一的国土,可他们打不过毛熊,嚷嚷两句就认命了,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要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诸夏,那根本就是没得说的事情,要是当局不怂的话,国民的脑袋里就一个想法,最后一个男人死绝了都要坚定不移地干他丫的!
在诸夏,从来只有当局怂不怂的选项,牵扯到疆域纠纷就是最底层的小民都只会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站着捅。那是数千年文化养成的特性,也算是诸夏最伟大的精神财富,就看当局懂不懂使用。
奥卢斯赛克斯图斯西塞罗在汉国待了一年半,汉国的高层和基层都有频繁的接触,他对汉人的已经有了一定的印象,首先是汉人基本上都会有一种“天朝上国”的情结。
没办法的事情,诸夏在东方这片土地上就是巨无霸,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当之无愧的霸主,强国一员在面对同袍的时候可能没什么,一旦与异族互动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天然形成的优越感。
奥卢斯赛克斯图斯西塞罗对于汉人的优越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强者肯定是要比弱者有自信。在他的理解中,汉人其实已经是相当的谦逊,罗马人对待任何非罗马人也会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汉人在表达优越感的同时至少态度不恶劣,罗马人对待弱小异族从来就是“杀与操”,千多年来罗马人的尿性连样都不带变化的。
【或许就是这样的不同,导致文明发展上的不一样?】奥卢斯赛克斯图斯西塞罗一直在思考:【赛里斯人在征服的过程中占领了土地,使任何异族成为自己的一员,他们的公民基础是在征服中不断增涨,消化掉所有征服的民族。罗马不愿意吸收异族,民族区分非常明显,土地得到增加,人口却没有得到增涨。】
罗马从来就是一个少数统治多数的国家,不单单是体现在统治架构方面,主要还是罗马人与奴隶的数量差距,说罗马的辉煌是建立在奴隶的尸骨之上一点都不为过。
【凯撒做过吸纳异族的事情,他在长老院被当众刺杀了……】奥卢斯赛克斯图斯西塞罗哪能不知道凯撒,就像诸夏绕不过始皇帝一样,罗马人同样绕不过凯撒:【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吸纳异族成为罗马公民成了禁忌的事情。】
奥卢斯赛克斯图斯西塞罗就知道现在的汉国就是一个融合之后的国家,他知道的数据中,那个所谓的“归化胡”就占了汉国将近三分之一的数量,还知道“归化胡”成为汉人之后没半点膈应,相反的是汉人吸收掉“归化胡”又重新捡回来很多生活技能(如放牧),同时兵源也得到了保证。
【被吸收的异族完全将自己当成了真正的赛里斯人,他们忠诚于赛里斯天子,愿意为赛里斯天子征战到最后一口气。】奥卢斯赛克斯图斯西塞罗是有做过专门的了解,有一次还差点被打,原因是问一个“归化胡”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的民族:【那些人(归化胡)坚信自己本来就是诸夏的一份子,只是祖先走错了发展方向。自己本来就是诸夏一份子,重新回到大家庭是认祖归宗,是一项伟大并且正确的事情。】
诸夏不独喜欢给任何东西命名,还喜欢干一些给异族找祖宗的事业,偏偏给异族找个诸夏祖宗的事业在西汉干了之后获利非常,连死敌匈奴人之中有不少都认为自己就是个诸夏后裔,搞得后面有的是匈奴人弄出“认祖归宗”的事,就让诸夏明白给异族找祖宗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
诸夏去融合异族就是从给找祖宗作为开始,忽悠大法再加上本身强大之下,每次都能获得成功。融合掉异族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反复,事实已经证明那是一件再正确不过的事情,没道理子孙后代会排斥,该是大学特学才对。
强大的时候,诸夏是去主动融合异族。弱小的时候是被动地用文化去融合。诸夏从来都不是依靠血缘保证民族的不断绝,是用文化保证了民族的延续,因此是不是诸夏从来都不看血统,讲的是“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
文化特性又决定了一点,在诸夏主体血脉强大的时候,真不会在乎自己的同族之中存在长相怪异之人。穿一样的衣服,有着同样的束发款式,有着相同的价值观,就算是传统诸夏长相面对白皮肤、金发、碧眼的人,也会觉得没什么关系。
当然了,要是在诸夏进入衰弱期的时候,那么保守和固执也就出现,排他性和排外思想就会泛滥,不但排斥吸收他国、他族的优点,还会陷入极度的自我封闭之中。
作为个体的人都有两面性,国家和民族自然也是这样,不够能吸收优点才会强者恒强是肯定的事情。
目前的汉人就处在一种矛盾之中,一方面因为再次成为东方的绝对霸主信心爆棚,另一方面却是拥有强烈的排他性。现象就是可以吸收任何有优点的成为自己的资粮,可怎么都无法接受白皮肤系又金发或碧眼的人成为自己的同族。
“果然啊,羯人的祖先就是被匈奴人带到中原。”石伯指着满地的尸体,用长矛捅着脚下一具尸体的衣裳:“白色皮肤,褐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珠子,和羯人完全一样嘛!”
他们刚刚经历一场突然而又短暂的遭遇战,战场是一处被两个矮山头包夹的谷地,两支人马在林子里碰上,看到对方的时候其实都是愣住了,也不知道是谁先吼了一嗓子什么,一场厮杀就爆发了。
石伯一伙是五十来人,他们是正儿八经的游弋小队,碰上的是三十来个西域人,干了一场互有伤亡,却是西域人不敌逃窜。由于没个懂西域话的人,他们也没搞清楚这股西域人从哪里来又想干什么。
林密是坐在一旁让同伴包扎受伤的手臂,眼睛不断地扫视林子。
“这个山谷地形有些复杂……”林密刚才是第一波冲上去的人之一,手臂受了伤,身上前胸的皮甲也有破损。他得知自己的手臂只要修养半个月就能痊愈,心里的负担减到最小,却是不得不忧虑再有敌人突然冒出来:“队率带人往前探索,怎么还没回来?”
西域的地理环境很复杂,相比中原那边是多了一些戈壁,该有山必然是有,树林什么的也不缺,更有中原所没有的大面积草原。
他们会进这一处山谷,是带着巡逻任务,原因自然是近期以来西域人变得相对活跃,甚至都出现渗透到营盘十里内的联军小队,汉军那边自是要加强巡逻。
一场厮杀下来,他们战死了四人,尸体被抬到一旁就等着让骡马驮回去。
有几人正在忙碌着在骡马身上套绳索,又有人砍来木材正在弄担架,那是要让重伤的人躺在骡马拉的担架。
亦是有人在忙碌别的,割掉战死西域人的左耳,搜索西域人尸体上值钱的东西。
外出的众人回来,石伯很快就知道情况,刚才遭遇的西域人仅是一部分,队率带人向前探索,山谷之内发现的其余西域人还有另外三伙,山谷之外更是看到了西域人的营盘。
“回去。”宋然脸上带着喜色:“立刻动身。”
遭遇敌军,与发现大股敌军,是两个不同的情况,他们有了斩获,还发现大股的敌军,回去之后怎么都算是一个功劳。
怎么回去又是一个学问,宋然是常备军体系,虽然在常备军只是一名伍长,因为西域兵团的特殊性才成为队率,可是该有的常识还是会有。他刚才是亲自往前探索,没忘记派人到周边查看,可以确定的就是西域人就抵达山谷附近,后方并没有发现西域人。
这处山谷距离汉军大营四十来里,路上还有其余的复杂地段,宋然有考虑过是不是设伏再干一票,后面是放弃这种想法。
他们花了大半天才回到营地,宋然立刻找到自己的上司,禀告之后才得知并没其他人进行汇报,脸上的喜色是怎么都藏不住。
“接近五千人是吗?”
“正是。”
“唔,该是西域人的前锋。”
“正是。”
屯长在问话,旁边是有一个刀笔吏在进行相关记录,宋然频繁地看向刀笔吏,刀笔吏知道是因为什么。
像他们这种侦查到敌情并且及时回来禀告的人,一个集体功劳是小不了的,要是高层重视的话,直接升爵一级也不是没有的事,该是什么样的酬谢在后面会有通知。
宋然回到自己的队伍,立刻就有大批人围过来,他更知道袍泽们是在想什么。
西域兵团不是正式的称呼或番号,是他们这伙人自己的叫法。在中枢记录中他们叫开垦团,类似的开垦团在中南半岛和北疆、东北都有,就是到西域来的开垦团规模最大。
“队长,怎么样?”
“想什么呢,就算是被认为大功,也不是现在就能知道的事。”
宋然面对充满期待的下属,是没有将笑意表现出来。
“不管怎么样,大战是少不了的。”宋然相反是非常严肃地叮嘱众人:“抓紧时间检查衣甲兵器和休息。”
大伙都是轰然应“诺”,没人敢有半点的马虎。
由于不是正规军,连郡县兵都算不上,他们出阳关之前仅是军方出于容易分辨敌我的关系被发了战袍,甲胄和兵器要么是自己携带,要么只能是借贷之后进行购买。
在阳关编练的时候,有甲胄的人自然是优先分配到一组,然后就是因为擅长的兵器又进行归类,要说之前会有保养甲胄和兵器的习惯,那也是少数人才有,还是经过集训才被规定一定要进行保养。
“大战终于来了。”石仲是在检查自己的甲胄,那是一套扎甲款式的金属甲,一定要仔细检查甲片是不是牢固,他咧嘴对自己的同乡说:“中南半岛杀再多也就那样,杀西域人可是算作军功!”
那可是军功,能获得爵位,有爵位才能过人上人的日子,就是想进入常备军也更有希望,每人对即将发生的大战都是充满了期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