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66章:那可是汉人!

大多数的战争,两军交战其实并没有太多花俏的东西,有的只是两支军队知道对方的存在,经过一连串小规模的试探过后,两支军队最终面对面碰上,然后展开拼杀。
少数的战争之所以成为传奇,那是特殊环境或是个别一方的统帅太蠢,恰恰就是太难得了,才会成为传奇战例。
要懂得一个惯例,只有越难办到的事情才越值得大书特书,只有越珍贵的才会被一再提倡并提起,真要是人人都能办到,谁会去特意记录或是描述,就好像没人会去特别写一篇怎么呼吸的文章那样。
刘锐并不认为自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军事天才,玩不出明明对方已经广布岗哨和斥候,还能悄声无息接近并突袭的战例。他也不会将希望寄托在敌军统帅足够蠢的前提下,去幻想敌军主动出击了还会忘记布置岗哨或没派出斥候。
没开任何的玩笑,以最擅长打奔袭战的名将霍去病来做例子,他绝对是诸夏历史上指挥骑兵作战的天才。可是他屡次能够得手的前提是什么,是当时的匈奴人根本不相信汉军能玩千里奔袭,更不信汉军会认得草原的路,没想到汉军是知道自己移动放牧的地点在哪里,是有以上的前提,他才能够屡次奔袭得手。但是他也有奔袭失败的例子,那些失败的例子无一例外都是被事先发现,失去隐蔽性无法达到突袭的突然性也就没有再打的必要。
汉匈之战的前期,汉军还能玩千里奔袭,等待霍去病干出几次轰动的大事业后,匈奴人有了警惕心汉军就再也没有机会,双方的战争也就进入到消耗期,一打就是一两百年。
“我军周边已经出现敌军侦骑。”范进作为随军长史就是处理各种情报,他刚刚接到斥候营的汇报,周边出现了几股西域人的侦查骑兵:“敌军相当谨慎啊!”
他们已经向西行军了十来里,距离敌军前锋设立营盘的区域还有十五里左右。这个时候敌军的侦查骑兵就出现,还不止发现了一股,只能说西域人的统帅非常重视周边的敌情观察。
汉军这边已经察觉到有三路的敌军,对于西域人那边的联军统帅是谁还不清楚,连带三路的指挥是谁也不知道,只是大略知道敌军的部队构成。
“西域这边不缺马?五千敌军就有三千骑兵。”刘锐率领一万人出战,队伍中的骑兵只有两千,余下都是步兵:“他们的骑兵多,再前进五里咱们就停下来,布置阵型,以阵型方式继续推进。”
汉国目前其实也不缺马,就是优质的战马基本是被常备军掌握,尤其是以玩甲骑具装的虎贲军优质战马最多。
像是西域兵团这种半官方半民间的军事组织,优质战马会有一些,可是数量真的相当少,再来就是没有专门的制式马具,骑士也少有跟得上时代的甲胄和兵器,甲骑具装并不存在,就算是突骑兵也压根没有,是很传统的轻装骑兵。
什么叫轻装骑兵?就是以蒙古马为主要战马,马镫和马鞍会有,可并不是专业性的,然后是骑士可能有甲胄,但他们办不到冲阵,尤其是去冲击密集步兵方阵,只能是打一打游弋战什么的。
事实上,草原骑兵就是属于轻装骑兵的一种,可能会集中能骑射的骑士专门编制一支弓骑兵,可是更多的草原骑兵就是属于连步兵密集军阵都无法冲的那种。
轻装骑兵要真的是硬下来心来去冲,必定是会在步兵军阵前面撞个头破血流,甚至还没冲到都要被弓箭教做人。他们与步兵的交战从来都是游弋着打,用自己的机动性不断袭扰和攻击步兵的粮道,用移动来拉扯和拖垮步兵,偶尔抓住步兵没来得及组织军阵的机会大杀特杀一番。
步兵对上轻装骑兵,打阵战步兵从来都不虚,巴不得轻装骑兵能来冲击自己的军阵。骑兵对上步兵的优势就不是冲阵,是轻装骑兵想打就打不想打就跑。步兵对轻装骑兵的劣势也就在于,胜了通常是斩获很少的小胜,可要是败了就等着溃散时被追在后面收割人命。
西域联军这边当然是发现了出击的汉军,侦骑的情报很快就被送回。
“大约是一万左右的汉军。两千左右的骑兵,剩下都是步兵。”罗夏听着是一个汉人的名字,可实际上是一个有着绕腮胡,并且是金发碧眼的白皮肤人。他来自龟兹,是联军五千前锋的指挥官:“沿途基本上是草原,不存在什么躲藏设伏的环境,他们肯定也知道这一点。”
在草原打大规模的埋伏战是一个冷笑话,不但草原人清楚这一点,任何对草原有足够认知的人都知道。
帐内的众人等待罗夏说完就齐刷刷地看向一个黄皮肤、黑发却碧眼的中年人,他叫赤哲鲁。
赤哲鲁是一个有八分之一汉人血统的匈奴人,与许许多多生活在西域的匈奴人一样,其实都是带着一帮人活跃在戈壁与草原的马贼。他们这种人早就不将自己当成匈奴人,原因是血统乱得可以,再来是身处复杂区域接收了太多的文化,真没有什么太明显的特性,逐渐是被称呼铁弗人。
目标的铁弗人非常多,一般就是父系出身于草原,却是与其它区域或是民族的女性结合,生下了混血儿。另外一种铁弗人是娶了草原女人的男人,草原称呼自己的女婿也是叫铁弗。
铁弗目前是一种泛称,用来称呼个人也称呼某个部落。现在还不是什么紧要角色的铁弗部落,要是历史没有被改变的话,后面可是创建了一个庞大的势力,赫连勃勃的出身就是某个铁弗部落。
赫连勃勃是谁?就是那个本名叫刘勃勃的匈奴铁弗部人,他崛起之后玩起了建城,就是那个检查工程砸入多少就视为不合适要弄死一大群人的统万城。
现在的各种铁弗人或铁弗部,他们是被视为各种的人渣和小偷部落,赤哲鲁出现在联军营帐,是龟兹人出钱雇佣了他的整个马贼队伍。他本人对这一片区域非常熟悉,再来就是率领骑兵很有一套。
“没什么好说的,给我一千骑兵。”赤哲鲁说话的时候已经站起来:“好好试一试汉军的斤两,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应对。”
罗夏没有什么犹豫,拍板:“除了你的本部,再给你一千骑兵。”,说着看向一个有着褐色头发的白皮肤人:“这里是鄯善的国界,你们应该出动。剩下的骑兵……就出动粟特人。”
鄯善就是古楼兰,被点名的那人嘴唇动了动,明显是带着犹豫,可是他不敢反对。
鄯善作为一个国家其实早就名存实亡,他们是汉人在西域的势力衰退并离开后,他们由于汉人在西域的时候无比配合,被周边各国合起来狠狠地蹂躏了无数次,国王被宰了,下面的城邦和部落先后自立,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被承认的王,参与联军也只拉出一千人,其中只有三百骑兵。
西域现在没有一个叫粟特的国家,作为一个国家粟特在西汉时期已经灭亡。但是粟特人在西域却是依然无比的活跃,以粟特美女最为广为流传,男性则基本是马贼。
所谓的粟特人其实就是“昭武九姓”之一,作为一个国家灭亡之后还能一直活跃在西域,是因为西域的粟特国成员来自更西边的一个高原,其实就是伊朗人。
赤哲鲁对于指挥鄯善和粟特骑兵的第一时间是拒绝的。
只要是待在西域,对于鄯善人和粟特人谁也不会陌生,鄯善人出了名的软脚虾,粟特人干脆就是以各种姬出名,反正就不是什么善战的民族。
“老规矩,该是什么赏格,就是什么赏格。”罗夏说的是龟兹对汉人脑袋开出的悬赏。他笑眯眯地看着赤哲鲁,说道:“要是能赢,还有另外的奖励。”
龟兹有钱,是非常非常有的有钱,他们对汉人的脑袋开出赏格,不但吸引了无数的马贼前来投奔,连带周边部落也是吸引了一大帮,要不然联军怎么可能会超过十万人?
赤哲鲁出了军帐,喊住阿加帕和拉巴迪,蹙眉说:“我不会故意消耗你们的人手,别随便什么人都挑。”
阿加帕陪着笑:“一定会选最精锐的战士。”
拉巴迪耸了耸肩膀没吭声。他们这些粟特人在西域虽然是当马贼,可也就对一些小部落和小商队(人)下手,真不会去碰什么硬茬子。他们干马贼只是顺带的,本职工作其实还是干一些卖女奴。
赤哲鲁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眉头一直深皱。他有八分之一的汉人血统,汉人统治西域的时候其实是多少占了点便宜,活动的区域又是在鄯善国界,十分清楚鄯善人的尿性。他接触到的粟特人不多,可光是知道粟特人就是做拉皮条生意而闻名,真不会对粟特骑兵有太多的期待。
从命令被下达到人手集结完毕,整个耗时超过了三个小时,那么一搞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出发!”赤哲鲁是马贼头子,擅长的就是在黑夜活动。他叮嘱跟在一侧的阿加帕和拉巴迪:“让你们的队伍跟紧点。”
赤哲鲁的这支马贼有两百余骑,算上三百鄯善骑兵和七百粟特骑兵,合起来就是一千两百余骑兵。
要说西域不缺马也要看是什么人,赤哲鲁这一伙马贼混得相对不错,一人至少是配置两匹马,大多数身上还有一件皮甲,手里的家伙大多也是铁器;鄯善受汉家的影响太多,骑兵都是穿着统一颜色的战袍,只是每人只有屁股下的战马,少有穿戴甲胄的人,手里的家伙五花八门;更乱的是粟特骑兵,七百骑兵穿着混乱看去就是五颜六色,有些只有一匹马,有些则是多达四匹。
赤哲鲁肯定是要了解一下鄯善骑兵和粟特骑兵是什么成色,他发现出了名软弱的鄯善骑兵在行军的时候还能保证队伍的次序,粟特骑兵就只能用一个“乱”字来形容。
【毕竟还是接受过汉人正规军的训练,多少还是留下一些底子。】赤哲鲁知道的,鄯善人不行的是心态,也就是没有自信。他对粟特骑兵本来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马贼就是这个样子,粟特人当马贼也是众多马贼中最差的。】
“将军,我们……”阿加帕频繁地看黑暗的四周,耳朵里满满都是马蹄声:“是要趁夜色突袭汉军?”
“突袭?”赤哲鲁露出开玩什么玩笑的表情,就是黑暗中阿加帕看不到:“那是重新统一‘中央之国’的汉军,羯人被杀个干干净净,鲜卑人被杀得逃向了冰原,以为是西域国家的军队吗?”
阿加帕用着不明白的语气,问道:“那我们连夜行军?”
“重新统一‘中央之国’的军队,不可能周边没有安排斥候,说不定在我们周围就有汉军的斥候在窥探。”赤哲鲁是将汉军往最厉害的方向想,没打算隐瞒自己的打算:“任何的突袭、偷袭什么的,想都别想。我们能做的就是老惯例,游弋并寻找机会突然来一下子,能杀几个算是几个。汉军之中大多数是步兵,要是他们太过自大,说不定能消灭追击的汉军。”
阿拉帕立刻就松了口气,他怕的就是赤哲鲁要去与汉军正面硬撼。
“就该是这样。”拉巴迪才不管汉军后面会不会抵近到己方营盘附近拉开阵势,他说:“我们就是为了赏金来的,能够更安全地有斩获就足够了,可别傻乎乎去打什么正面交战。”
赤哲鲁当然知道这样的打法很怂,顶多就是稍微拖慢汉军的行军速度,可他们面对的是汉军。
“听说将军有汉人血统?”阿加帕压低了声音:“汉人几百年前就能轻松横扫整个西域。他们虽然衰弱了一段时间,可是现在灭掉了羯族人,又打得鲜卑等各族逃窜,肯定不好对付的。”
赤哲鲁眉头一挑,他可是知道鄯善各部落联合起来派人去了东面,不得不猜测阿加帕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