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67章:各有心思

西域当然是有出过强国,可是那些强国基本是外来者建立,本地人(国家)从来都是被外来者欺负的角色。
曾经的大宛是希腊后裔建立,他们依靠马其顿的遗泽……也就是长矛军阵和对骑兵的运用,能够轻松吊打任何一个西域国家。
乌孙人其实并不是西域土著,他们是生活在祁连山附近一座叫浑邪山的周围,自己的首领也叫浑邪,只是他们后面被迫离开浑邪山,后面匈奴人击败了月之人占据了整片祁连山,又封了一个浑邪王,导致乌孙人不得不将首领的名字改为昆莫(也称昆弥)。
另一个能够成为西域小强的国家叫车师,问题是车师本身并不怎么样,是因为一直得到匈奴的重视,才算是当地的小强,离开了匈奴人车师什么都不是。
西汉计算西域国家有三十六个,肯定是有些国家没有被记录进去,那是因为西域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地方,数千人就敢建国,数百人就敢称王,诸夏真不乐意去记录只有几百个臣民的王国。
事实上,西域进入西域之后,一开始也没有形成多么有效的控制,是有设立西域都护府,也有安排官员,但只是少量驻军并屯田,有辐射并能控制到的只是屯田点附近的国家,还只是能威慑到小国。
西域真正被汉室严密控制是到汉元帝时期了,还是因为陈汤干出了“搴歙侯之旗”和“斩郅支之首”的事业之后,彻底又狠狠地震慑了西域各国一把,西域都护府也才算是脱离空有其名,成为一个真正能管理西域的职权机构。
到王莽篡汉时期,汉人一度失去对西域的控制权。那个时候汉人内部又爆发乱战,自己打来打去谁还会去管远在万里之外的西域。当时的西域人察觉到汉人内乱,一再联合攻击西域都护府的驻军,后面北匈奴也闪亮登场。
西域都护府长期得不到增援,孤立无援之下的西域都护府驻军越打越少,可西域都护府还是坚持了十年,后面仅剩下数十人逃回西凉,之后他们是有什么样的命运并没有被记载。
西汉崩溃,历经十七年的内战,刘秀代表老刘家重新获取统治权,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余地再去管什么西域。
东汉初年(公元八年之后),光武帝刘秀忙于国内战事,无暇顾及西域,西域局势混乱。当时的西域,北道各国大都附属于匈奴,南道诸国则相互攻伐,争战不休。北匈奴乘机征服了西域北道诸国和南道大国于阗,利用西域的人力物力不断袭扰东汉边境。为彻底击退北匈奴的进攻,外通商道,内安边境,东汉王朝采取“以夷制夷”的方略,从汉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七三年)起,始派军出征西域。
永平十六年二月,汉明帝令奉车都尉窦固、耿忠率军击败北匈奴于蒲类海(今新1疆巴里坤湖),攻占战略要地伊吾卢。为进一步联络西域各国,孤立北匈奴,窦固派班超及从事郭恂率吏士三十六人出使西域。班超首先致力干打通匈奴控制薄弱的南道各国,降鄯善,制于阗,袭疏勒,驱除了西域南道的北匈奴势力,使南道诸国先后归附。
与此同时,为防止北匈奴卷土重来,永平十七年十一月,汉朝派奉车都尉窦固、驸马都尉耿秉等再度举兵西征,击破北匈奴白山部于蒲类海,并击降役属北匈奴的车师前、后部,南道基本打通,北道东西两站也为汉朝控制。东汉重设西域都护和戊、己二校尉。
东汉与北匈奴对西域的争夺是从永平十六年(公元七三年)一直持续到汉灵帝驾崩,也就是说从东汉建立到灭亡,实际上都没有完全控制住西域。
后面诸侯乱战,就是天下三分之后曹魏出兵西域,可实际上也仅仅是重新控制住西域靠东的一小块面积,其余地方是有心无力。
到三国归晋之后的司马一家子,他们是接收了曹魏对西域的控制版图,曹魏没有控制到区域并不归西晋所有。
司马一家子自己搞出了“永嘉之乱”,打生打死之下西域是彻底丢了,后面更是发生神州陆沉,连带中原也丢给了胡虏,搞“衣冠南渡”去了。
“所以,我们是时隔三十九年之后,第一批重新进入西域的汉人?”
“第一批汉人恐怕未必,军队的话年份远不止三十九年,可能超过七十年了。”
没毛病,司马一家子建立了西晋,面对完全被打烂了的中原都顾不来,哪有什么闲工夫去顾及西域,后面西域真的是没驻军。会有非官方的汉人到西域,可是军队真就没有派遣过。
刘锐眯起眼睛看向悬挂在军帐一侧的山川舆图,帐内是燃烧着油灯,光线其实并不怎么足够,看山川舆图只能是看个轮廓。
西域非常大,以面积来算的话,比整个中原都还要大。汉元帝为什么能在史书上大写特写?就是因为在他那一代完成了对西域的控制,连带说起西域也不得不提到陈汤。汉明帝同样是那样,他统治期间重新为汉室夺回了西域的控制权,窦宪、窦固、耿秉、班固、班超、郭恂等等的一些执行者也在史书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我等……”刘锐看向了范进,满满都是渴望地说:“亦该在青史留名!”
非常的没毛病,作为时隔数十年后第一次进入西域的军队将校,要真的是将西域重新夺回,无论怎么样也会在史书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差别就是被一笔代过,还是干出了什么丰功伟绩被大书特书。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范进吟唱了一段:“有今上背书,终军及班超之伟业,谁不想?”
刘彦也就是PLA的歌曲不合适,只有取有古意一些的,他穿越之前《我的团长我的团》正在热播,听到那首歌立刻被吸引,就改了改当成自己不对的军歌。
汉军的军歌挺多,上面那一曲算是最怪的一曲,另外的军歌基本是取自《诗经》,例如《秦风无衣》、《秦风小戎》、《秦风蒹葭》也都先后成为军歌,它们都是《国风》的一部分。
《诗经国风》中的很多诗其实都是军歌,《无衣》尚武、《小戎》深情、《蒹葭》意境深远,也是始皇帝焚书坑儒之后有流传下来,其余要么不合适,要么就干脆就是残篇。
算起来的话,《诗经国风秦风无衣》绝对是传唱度最高的一首,背景是周天子遭遇夷狄攻破国都不得不出逃,秦人响应了号召出兵勤王,那个时候的秦人就是唱着《无衣》击溃了夷狄,保护周天子抵达洛邑(就是洛阳)。
《无衣》是在秦人连基础生活都无法保证的前提下,为了响应勤王大家伙其实很多人连衣服都没有,然后就是为了表示同仇敌忾,以当时的现实情况作为背景而被创作出来。
其它《国风》的诗歌在秦帝国覆灭之后基本不再作为军歌,独有《无衣》一直是被继承下来,西汉、东汉、两晋、隋、唐、宋、明都有将《无衣》作为军歌,像是诸胡建立的国家就没有视作军歌,其实不唱的本身也很足以说明问题。
西汉的终军在后世并不出名,事实上当时的刘彦听到歌词的时候,知道班定远是谁,却对终军十足陌生,还是特地去查之后才知道终军是刘彻时期的一名外交官和政治家,先后出使过匈奴以及南越,却是在西汉即将对南越开战之前出使被南越相吕嘉杀害,牺牲时仅是二十一岁。
崇敬终军,是他年少而于国有益、有功,又是一个遇事敢于担负责任的人,简单的描述就是有“请缨”的精神和勇气。
部队已经驻营,该布置的岗哨,遭遇什么事又有什么应对,一切都已经办好,作为前线主将的刘锐和随军长史范进,才能得空讲古又展望未来。
既然是前来西域作战,肯定是要更多的了解西域。至少刘锐已经知道鄯善是受汉室影响最深的西域国家,又有疏勒、尉梨、危须、且末等一些部族可以争取。
“拉一批打一批,汉人征战西域历来如此。”范进需要做的功课更多:“联军遣出部队来袭,千余人便发现两三百鄯善人。”
赤哲鲁率军出动,一直严密监控的汉军自然是有情报回馈,他们出营之后没有多久,刘锐这边就得到了信息。
鄯善人离汉室太近太近了,又是西汉时期第一个靠拢向汉人的西域国家,得说的是汉人对鄯善真的不薄,带去了先进的农耕技巧,同时也帮鄯善训练过军队。
数百年过去了,鄯善从楼兰改为现在的名字,一直到东汉政权崩溃之前,汉人军官帮鄯善训练军队才停止,导致的是鄯善的军队有着很明显的诸夏风格。
时间的流逝让鄯善忘却了许多,说的风格是在服侍上面,他们是西域少有的有强迫症的族群,再穷也会将部队的战袍形成统一颜色,还一直都是红色为主调,自然是非常好认的。
“他们最好是今夜袭营。”刘锐一身的甲胄没脱,营盘之内是三班倒的有三分之一的将士保持清醒,外围营地甚至是刻意被防空:“让他们来得了,出不去。”
范进矜持地笑着,可是从模样来看也是在期待。
今夜是月牙野,没有云朵的天际繁星点点,就是提供的光线很有限。
风在吹拂着青草,草叶互相摩擦之后发出“唦唦”的声音,分布很广的地方才能看到一颗孤零零的树,它的枝丫随风摆动,黑夜之中就好像是一头怪物在张牙舞爪。
赤哲鲁牵着缰绳就站在一颗矮树旁边,他远远地眺望过去,看到的是一座庞大的营盘,栏栅外围每隔五十米左右布置一处篝火,再往里面亦是有着每隔十米左右的一个被木头架起来的火盆,能够看清一个个帐篷有序地排列着,还能看到每隔一会就走过的巡逻队。
站在旁边的是阿加帕和拉巴迪,他们同样都是牵着坐骑的缰绳。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矮山包后面,有数十个骑兵下马安静地等待。
“找遍西域的所有国家,没人能像汉人办到这点。”
赤哲鲁说的是有科学的建造营盘,比如栏栅该是怎么布置,帐篷又是那么整齐,栏栅与帐篷合理的布置下其实就是营盘内的一道道防线,偌大个营盘本身也是一个阵势。
“怎么能比呢。”阿加帕苦笑着说:“小国寡民,便是想学也学不来。”
拉巴迪沉默不语,他在西域被称呼为粟特人,其实正确的民族称呼是塞种人。
塞种人目前是处于波斯人的统治疆域之下,拉巴迪并不是从小在西域长大,是等待成年之后才来到西域。他见识过波斯萨珊的军队,也有幸见过罗马人的军队,有自己的评判分数线。
“西域的确没有国家能办到这一点。”拉巴迪是沉默了有一小会,有了一些感慨才说:“就算是萨珊也办不到。以前我以为罗马是最厉害的国家,现在或许要加上汉国。”
赤哲鲁随意地问:“要不要试探一下?”
阿加帕不吭声。
拉巴迪“呵呵”笑了几声,说:“我拒绝自己的手下去试探这样的营地。”
汉人的营地外围就有篝火,明显就是提供足够的光线视物,前去攻击压根就没办法抵近到营区。有这样的布置,没道理不会有弓弩手值夜,就算是骑兵冲击速度再快,起码也要事先挨上三波箭雨,能不能冲破栏栅还是一个未知数。
赤哲鲁看向阿加帕,笑呵呵地说:“你呢?”
阿加帕很犹豫,他之前已经小小试探了一下赤哲鲁,内心有期盼也有忐忑。期盼是赤哲鲁跟自己想要站在汉人那边,忐忑当然也是担忧赤哲鲁发现鄯善这一次选择站到汉人那一边。
赤哲鲁一语双关地说:“给你一个机会。”
阿加帕听懂了,可是他真没有足够的勇气,再来是派往长安的使节也没有传递消息回来,还不清楚汉人究竟愿不愿意重新接纳鄯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