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69章:这是来搞笑的?

刘锐亲自率领一千六百骑兵夜奔追击,由于是黑夜又不是满月,没有足够光线下自然是追丢了,只是大体方向上没有错误,才会在赤哲鲁等人进营后的半个小时才出现在联军营盘东面。
汉军昨夜出动的是一千六百骑兵,到了联军营盘之外只剩下一千四百多骑兵,消失的那些除了昨夜跟丢的之外,另外的人是被分派到周围进行侦查。
“校尉,攻击吗?”
“再等等。”
刘锐并不是在等待什么内应,他看到的联军营盘大体是处在混乱态势,可是中军区域并没有乱象,一时间就有些拿捏不定。
联军至少有五千人,汉军却只是来了不到一千五百人,还全部都是骑兵。
单独由骑兵组成的军队机动性当然会比较强,野战方面是想打就打想走就走,问题面对的是攻营。
军队从来都是兵种越齐配越好,尤其是作为进攻的一方,诸夏历来也是步骑协同作战,几乎所有战法里面都能牵扯到步兵,能用骑兵这一个兵种打出花样的人真没有什么著作留下来,真就没人写过专门指挥骑兵的兵书。
要全是常备军的骑兵,刘锐连犹豫都不会有,立刻就会发起进攻,可是来的是民间组织起来训练两三个月的青壮。
汉国的常备军就是一群职业化的战士,并不用去参与生产,每天就是吃饱喝足之后进行各种训练。职业兵必然是比普通人精悍,作战技能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的,比普通人更擅长杀人是必然的事情。
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李匡以及五千同袍教导青壮的是令行禁止和纪律,战技其实并没有训练多少,摆布军阵什么的更是没那个时间。
诸夏文明的优势是在于文化延伸出来的各种军事知识,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谋略和军阵。谋略只有在合适的时候才有作用,军阵却是什么时候都能够用得着。
一支军队要是能够在号令下达后迅速摆出军阵,不管将士的个人作战能力怎么样,也能称一声精锐。毕竟对于军队来说,个人武勇的作用真不是多大,依靠的是集体的协同和配合。
能够摆布军阵的军队,根本不是短时间内所能练就而成,是长年累月的不断操演,在操演的过程中进行磨合,养成默契和配合。有了默契和配合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军队,要不然就不会经常发生数千正规军(精锐)就能轻易击败数万乌合之众的战例。
刘锐很想要下令冲营,他按耐住的原因是派出的斥候还没有回报周边的情况,比如还有没有其它的敌军,要是撤退除了来路还有什么选择,敌军溃败之后会往哪逃。
战争从来都不简单,不管是防御还是进攻都同样复杂,压根就不存在大手一挥就不管不顾地发起冲锋,主将任何的选择都是建立在对大局有足够认知的前提下。
只有一些无知者无畏的人……通常是是乌合之众的首领,才会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前提下贸贸然做出决定,胜了固然可喜,但失败就等着全军皆没。
“敌营的混乱一直在持续!”
“知道了。”
刘锐自己都有些蠢蠢欲动,那就别怪其余人恨不得马上冲锋。他极力忍耐着攻击的冲动,一直在等派出的斥候回来汇报。
有人捕捉到远处有人在挥动旗子,马上就有懂旗语的人即时翻译。那是斥候用旗语汇报,周边并没有发现其余敌军。
“徐烈!”
“职,在!”
“你率领本部冲营,若是遭遇有效抵抗,可向两翼转进,尽力制造混乱。”
“诺!”
徐烈听到指派很是兴奋,拍马回到自己的本部。他将来自刘锐的命令一层军官又一层军官地传达,本人则是在最后一遍检查身上的战备。
汉军全员都在做最后的检查,谁都不想在战场上因为一点战前的疏忽送掉小命。
“对、对,绑紧,绑死结。”牛山咧着嘴在笑,边笑边抚摸战马的马鬃,还对帮忙的袍泽说:“骑术不够,绑绳来凑。”
不止牛山一人让袍泽帮忙将自己绑在马背上,不管是骑术好还是不好的人,他们是恨不得和战马连成一体。
骑兵嘛,就是骑在马背上作战的兵种,生与死都在马背上见分晓。
骑兵一旦掉下马背,哪怕是摔下的第一瞬间没死,基本上也会被后方踏蹄而过的友军踩死,要说让后方的人注意点别踩,那纯粹就是想多了。高速冲锋起来的骑兵,甭说是躲避友军,就算是前方出现刀山火海,那也不是说想停就能立刻停的。
汉军没有发动攻击,可是每个人都在忙碌的景象看上去动静就有些大,罗夏眼神蛮好,他亦不是什么蠢货,能看出汉军已经进入到最后的备战阶段。
“赤哲鲁、阿加帕和拉巴迪还没有来?”罗夏得到答案恨恨地‘哼’了一声,看了看周边的情况:“各部首领是不是想死?弹压部下那么久,还是这样混乱!”
“现在就是让他们三人一起过来,也不会让他们真的靠近您。”桑沥齿刚才已经给出建议,干脆杀掉那三个人,却是被罗夏喷了一脸。他四顾张望,紧张地说:“要不……先撤退吧?”
罗夏当然是想处置赤哲鲁、阿加帕和拉巴迪,可现在一旦处置的话,没乱也要乱起来。所以他不但不能处置,还要出大价钱去收买和安抚。
“拉巴迪已经交代,他们只是想要凑到一起自保。”罗夏花了大价钱给拉巴迪,得到的信心就是那个,也才能稳得下来,要不就该是另外的情况:“至少粟特人不帮忙也不会捣乱,要小心的是赤哲鲁和那些鄯善人。”
赤哲鲁和阿加帕已经按照约定的那样讲人手汇集在一起,倒是拉巴迪没有按照约定将粟特人带过去。那当然是因为拉巴迪得到了大好处,有了好处约定什么的才不会去履行,没捅刀子就算是不错了。
“已经让丁零人和氐族人过去,赤哲鲁和阿加帕真的暗中投靠了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桑沥齿见罗夏没提撤退的事情,索性也就不再提,是转到怎么应对汉军即将发起的进攻:“各部还没有直至混乱,一旦汉军冲营……混乱会加剧。”
“骑兵自然是能袭扰营地,可是单独只有骑兵,还仅有两千左右……”罗夏看向了旁边一直没吭声的一个中年人,问道:“会怎么样?”
这人叫苻健,是苻洪的三子。他是作为苻洪的代表先到白龙堆,后面主动要求跟随罗夏的前锋线出动。
“这一次来的汉军并不是常备军,是一支由民壮临时组织起来的部队。”苻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手按在腰间悬挂的剑柄之上,不紧不慢地说:“并不是所有汉人都那么能打,尤其是一支临时凑起来的军队。”
桑沥齿看向罗夏,眉头也皱了起来。
罗夏其实也在心里皱眉,他在问话,苻健却是讲东讲西就没回答。
“临时凑起来的部队,还是骑兵……”苻健脸上终于有了表情,是一种无所谓的轻笑:“混乱当然对他们有利,可要是有一支能驱挡乱军的部队存在,冲进来的汉人……也只能是被卷进混乱中。”
苻健说的不是汉语,也不是西域话,是丁零人的语言。
丁零人自鲜卑南下之后就是漠北的新霸主,尤其是西高车对西域的影响力和威胁都挺大。
西域这个地方有一个习惯,谁对他们的威胁最大,那么他们的高层就会去学那个民族的语言,曾经是学匈奴语,后面是学汉语,现在就轮到学丁零话。
几个人的交谈也就不需要经过翻译,就是苻健的丁零话真说得不怎么样。
罗夏是回味了那么一小会才搞明白苻健都是什么意思。他刚要说话,汉军那边响起了阵阵的号角之声。
号角声被吹响之后,几乎是号角声刚落下,一阵整齐的“汉军威武”就被吼了出来。
“封锁各处辕门,摆下队列阻挡溃兵!”罗夏完全是按照苻健的建议在办事,看向桑沥齿:“驱赶各部的事情交给你了。”
桑沥齿倒是没有犹豫,举起右臂砸向左胸,手臂与胸甲相碰发出响声,不吭一声就离开。
马蹄声阵阵,大概是四百左右的汉骑在徐烈的领前之下,驱动着战马缓缓地踏蹄向前。他们排成了四队的纵列,每一个纵列都是横向一百人左右,一百骑兵每人又互相间隔三米左右,得说的是使队列看上去真不短。
在号角声响彻之后,那“汉军威武”的吼声被喊出来,声音是传到了赤哲鲁和阿加帕交谈的地方。
“我们被氐族人和且末人共同监视了。”赤哲鲁是才发现这个情况没有多久,他更知道汉军已经发动了进攻:“既然罗夏派人来监视,肯定是不再信任我们。不管汉军攻击有没有效,我们已经没有犹豫的机会。”
阿加帕脸上满满的死灰色。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怎么就不管要不要发动攻击配合汉军,后面都会被罗夏收拾呢?
“没得选了。”阿加帕胆子不大,却也知道当断则断的道理:“打吧。”
“打是肯定要打的。”赤哲鲁有些审视地观察那些明明白白摆出监视架势的氐族人和且末人,对且末人并不陌生,对氐族人只是有听过一些:“且末人的人多,氐族人不知道有多少斤两。等一下你们攻击攻击氐族人,我的人攻击且末人。”
阿加帕下意识扫视周围,来监视的氐族人约是两三百人,鄯善人却有一千三百来人,四五个人打一个没道理打不过,也就重重地点头,还觉得赤哲鲁非常仗义。
应该将他们的行为说是背叛还是起事?反正决定之后,没拖拉多久,行动也就展开。
就在徐烈率队冲击联军东面营盘的时候,联军北面营盘也爆发出喊杀之声,一直在观察联军营盘的刘锐立刻发现这一情况。
“联军在这个时候内讧,会是什么陷阱吗?”
“我们已经发起攻击,是不是陷阱没有区别。”
赤哲鲁和阿加帕的行动没有事先沟通汉军,刘锐也没有一种“老子是天命之子”的自恋,有一点却是说对了,攻击已经开始,只有按照原计划和做出调整的选项。
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之前,刘锐没可能去更改自己的作战计划,他派出人手去了解联军北面营盘是怎么回事,注意力又放在徐烈的攻势上。
联军北面营盘,赤哲鲁和阿加帕决定动手也真的动手之后,三百左右的马贼径直冲向了约有七八百的且末人,超过一千的鄯善人是步骑呼啦啦冲向两三百的氐族人。
且末人在西域有着很悠久的历史,之前是什么样并不重要,哪怕曾经阔过现在也没落了。他们是负责来监视赤哲鲁的铁弗马贼团队和阿加帕带领的鄯善人,对于可能发生交战是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等待赤哲鲁带着骑兵发动攻势还是有些慌,竟是一个照面就被凿穿,还被迂回从左翼连续冲杀。
阿加帕是本着人多欺负人少的愉快感下令发起攻击,他为了鼓励其余鄯善人奋勇杀敌还骑马跑在了最前方,手里不断挥舞着战剑,嘴巴里特地用汉语吼着“杀”,距离氐族人约有百米左右的时候却是被一发箭矢射中脖子直接从马背上掉下去,后方滚滚的马蹄碾过成了一具残尸。
战场上乱得很,阿加帕被射下马仅是很少人的看见,仅有阿加帕本部落的人在喊“阿加帕死了”也心虚,其余不是阿加帕部落的人根本就没在意。他们撞上了严阵以待的氐族人之前,是被连续几波箭雨进行洗礼,本来就心虚的阿加帕部落人手控制缰绳选择逃,他们一逃是带动其余鄯善人跟在后面。
等待赤哲鲁又带着部下冲击到且末人的右翼,看去却看到鄯善人在逃,一口气堵在嗓子差点没被闷死。他急促地大口呼吸吐气了几次,没心思去想是鄯善人太没用,还是氐族人足够厉害,下一刻的选择是带着骑兵向北面辕门突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