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70章:不堪一击

鄯善人以前叫楼兰人,匈奴人和汉人进入西域之前,楼兰人其实有过风光的时候。那时候的楼兰人可以脚踹且末、山国、疏勒等国,拳打龟兹、危须、精绝、戎卢等国,俨然就是西域东部的一个小霸主。
楼兰人没落下去是匈奴进入西域开始,匈奴人在搜刮西域的同时是培养了莎车和车师两个国家,莎车一再被培养也没有能够强大起来,倒是车师开始奋起。
崛起后的车师是作为匈奴的打手在横行西域,他们先后干翻了卑陆和郁立,吞并了两国的疆域,后面向南部扩张又消灭了高昌,向东部扩张撞上蒲类打了个不分胜负,又重新南下攻击山国,山国却是向楼兰求援。
当时的山国已经成为楼兰的小弟,小弟被殴打了大哥自然是要出头,结果是演变成为楼兰和车师在山国的土地上大战。
合起来也就一万出头的战争,对于诸夏文明来讲不过是郡级别的武装冲突,可是在西域这么个地方一万人的拼杀规模已经算是颇大。双方合起来超过一万人的战争,当时是惊动了几乎整个西域,战争的结局自然是被匈奴人加了BUFF的车师获胜,楼兰在那一场战争之后也开始走向没落。
楼兰先被车师教训了一顿,后面车师又喊来爸爸匈奴人一块去欺负,将楼兰几乎是折腾了个半身不遂。
半身不遂的楼兰人开始倒霉了,前面被拳打脚踹的那些国家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还是等汉军进入西域才改变楼兰人悲惨的命运,使楼兰人重新抖了起来。
要说改名叫鄯善人的楼兰人对谁最怀念,那肯定是汉人,不是汉人对他们有多好,是他们悲惨的时候被汉人拉了一把,再来是汉人控制鄯善的时候手段也不酷烈。
鄯善人知道汉人又要再一次进入西域的时候,与其它西域国家一片愁容和满心排斥并不相同,他们是早就伏拜在地喊着“爸爸快来”,就是不太确定如今年代的汉人会不会与祖先一样眷顾鄯善人。
赤哲鲁能够轻易指挥部下,是他本来就在马贼团有着崇高威望,再来是马贼压根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不能活命了和谁干不会有什么区别,打汉人是打,打西域人既能活命还能发财没道理不打。
阿加帕可以轻易改变,那是鄯善人本来就是被迫加入联军,他们想要的是再次投入“汉人爸爸”的怀抱。面临罗夏的怀疑,汉人也真的开始进军并进攻,他们不想打也得打。
这一代的鄯善人表现非常不堪,不过那也是应有之意。鄯善分裂了数十年,也衰弱了一两百年,保留着一个汉人曾经留下的光鲜空壳子(统一制服),内在却是比渣渣都不如。
或许也不能怪鄯善人太无能,是他们碰上了在中原阔过一段时间的氐族人?能够从中原逃出去的氐族人,他们原先就是苻洪的精锐部队,又从中原转战到草原,还远途数千里投奔了西高车,要是差劲早就被消灭了。
刘锐有在注意联军北面营盘,看那动静能排除是在演戏,就是联军因为什么爆发内讧。
“有一支骑兵正在尝试攻击辕门突围。”
“派出人马尝试接应。若不可取,不要冒险。”
“诺!”
汉军这边又分出一支骑兵,数量该是有个三百左右,他们的动作自然是被罗夏捕捉到。
罗夏一看数量,要说多重视倒是没有,注意力依然是放在东面营盘,那里的汉军已经冲进了营区,撞上了尉梨人和疏勒人。
“疏勒现在也是西域大国之一,与残存的宛人一块抱上了大夏的大腿?”苻健所说的大夏其实是匈尼特,所谓残存的宛人并不是曾经的大宛人,是一些希腊裔。他注视着正在交战的区域:“他们能够挡多久?”
罗夏无法给出标准答案,疏勒与龟兹、于阗、焉耆目前共同为西域大国之一没有错,可是所谓的大国还是存在区别,有武力强悍,有财富示人,像是龟兹就属于财富多的那种,疏勒和焉耆在武力上面还算可观。
武力什么的也是分层次,比如在西域这么一个旮旯地方的话,疏勒人面对任何一个西域小国都能轻易战胜,可是对上于阗、龟兹、焉耆哪怕是占优势也很难占到全面优势。
罗夏知道的是,疏勒人是被匈尼特人教训一顿之后跪舔,匈尼特人面对波斯萨珊的时候会被教训得满头包,波斯萨珊又在极力寻求与汉国结盟,那么是不是说明疏勒人与汉人压根就不在一个层次?
徐烈是第一批冲进联军营盘的汉军之一,他们冲击营盘的过程并不怎么顺利,还是先有前锋利用套马索拉倒了栏栅,去掉了栏栅的障碍才算是让后续的骑兵冲了进来,并不是盯着军营的辕门强攻。
此时此刻的徐烈身上已经满是血迹,甲胄上面甚至都还插着几根箭矢,他的坐骑一直都是在快速迈蹄奔跑,他的骑枪在第一轮冲击的时候就弃掉,高速驰骋中是用马刀在收割人命。
汉军的这一支骑兵,是只有军官才会装备制式骑枪,自愿进入西域的青壮兵器五花八门,使用比较多的是马刀,使用枪的人是绝对的少数,另外一些则是用剑。
联军在扎营的时候明显没什么讲究,甚至连营盘栏栅区域不能安置帐篷、窝棚或杂物都没在意,汉军骑兵冲杀进来面对的第一个麻烦不是防御的敌方士兵,是那些乱糟糟的帐篷、窝棚和杂物。
汉军骑兵没有杀入联军营地的时候就大肆放火,他们是要攻克营盘,又不是过来打袭扰战。再来是一冲进来就放火,那该是烧谁?要是前端营区起了大火,还要不要再让友军入内,自己又该怎么出去?
“整队,整队!”徐烈等待周边一空,高声呼喊让周边的友军向自己靠拢,战刀指向前方:“冲垮他们!”
疏勒人和尉梨人很不幸,他们的营地就是设立在东面,尉梨人的营地已经被汉军犁田一般地犁了一遍,死掉的尉梨人就不说了,或者的尉梨人已经溃散,疏勒人的所在营地就是汉军骑兵的下一个攻击目标。
尉梨人就是西域的一个小国,国家不强人也不怎么样,压根就经不起汉军骑兵的一轮冲锋。疏勒人认为自己与尉梨人不一样,疏勒人有着一种大国心态,是说什么也不愿意不战而逃,还想着组织起来与汉军对冲一波。
组织防御的疏勒人之中没看到多少骑兵,他们没有统一的制式战袍,远远看去就是五颜六色。一些持盾的疏勒人被勒令在前方组成盾墙,没有盾的人也被拳打脚踢让站得严密一些。少数的骑兵是被放在了左右两翼,却是骑跨在马背上没有动弹。
滚滚的马蹄声在战场上到处都能听到,滚滚马蹄声中暴喝出来的“汉军威武”则只有汉军会喊,徐烈难以组织什么有讲究的阵型,他们这一支部队在西域人看来是汉军,可真正的汉军却知道连国内的地方武装(郡县兵)都比不上,想玩锋矢阵那种骑兵冲阵的阵型就是在开玩笑。
徐烈一马当先处于整个冲锋集团的最前端,冲锋时尽力将身躯压低在战马的颈部,他一直都在目测与敌距离,惊奇地发现进入敌方弓箭射程范围,敌方竟然没有射箭。
疏勒人中确实没有弓箭手,都是一些近战类型的士兵。他们在西域就不是一个以擅射的民族,一直都是以近身搏杀的凶悍而出名。不出名倒还没关系,一出名这些蛮子还就放弃了弓箭,铁了心要打近身战了。
“射!”
疏勒人不玩射箭,汉人这一边却是要玩的。
驰骋中的汉军,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在马背上完成弯弓射箭的动作,随即丢开了弓重新拿起近战兵器。
要是成熟的马镫和马鞍没有出现之前,不是说汉人不存在能玩骑射的人,可是绝对是少数才能办到,骑射是自小长在马背的游牧民族看家活,哪怕是这样也不是所有游牧民族的骑兵都能玩骑射,有了马镫和马鞍则就不一样了。
仅是一轮箭矢,不到一百支箭的样子,对疏勒人其实并没有造成多少伤亡,却是能够打乱疏勒人的节奏。
差不多是在箭矢落下之后的三个呼吸之间,徐烈已经当头撞了上去,战马与盾牌发出沉闷的撞击声,马背上的徐烈要不是绑死了估计是会被甩出去。
徐烈第一个撞上,随后是袍泽的连续冲撞,疏勒人组织起来的盾墙瞬间瓦解。
疏勒人是怎么组织盾墙的?他们的盾牌并不是制式装备,大小不一的同时形状也不一样,可不像汉军使用的制式盾牌能够互扣,靠的是持盾者个人顶着盾牌。
不但盾牌不能互扣,疏勒人组织的盾墙也仅是两列的厚度,更没想着用长兵器组成一道刺猬尖刺,别说是骑兵来冲撞,就算是步兵发动冲锋也能轻易瓦解掉。
远处一直在观察的罗夏和苻健就看得很清楚,汉军骑兵仅是一轮冲击就冲垮了疏勒人的盾墙,第一批汉军骑兵冲到疏勒人严密士兵群的时候才算是冲势终止,只不过疏勒人也就只能是做到那一步,后续的汉军骑兵冲上时,特别是有人狂喊“更多的汉人杀进营地”后,疏勒人自己就溃散了。
“至少给汉人造成不小的损失。”罗夏已经打算下了塔楼,想到就做,一边走一边说:“虽然仅是数十骑……”
汉军进攻之后,近五百的疏勒人还真的是表现最好的一批,他们至少组织抵抗,也有勇气抵挡汉军的进攻,还给汉军造成了伤亡,其余西域人……像是尉梨人根本就是立刻崩溃。
徐烈的战马死了,他则是在袍泽的帮忙下才解开绳索站起来。
“我的肋骨断了几根。”徐烈能明显感觉到左肋传来的疼痛感,刚才他就是左侧承受撞击:“咱们还有多少人?”
前来救助的士兵又哪会知道呢?
刚才的交战,冲阵的汉人个个带伤,差别就是轻或重罢了,当场阵陨的有二十二人。
骑兵对上步兵,只要是步兵能够承受心里压力,就是再不堪的步兵也能给骑兵造成一定的伤亡,疏勒人丢下了近两百人,却是将二十二名汉人永远留在了这一片土地,尽管大多数阵陨的汉人是被自己的坐骑压死……
“北面被突破了。”苻健刚才的注意力是在北侧:“那边的混乱在加剧。”
罗夏已经无法利用高度观察北面营地,听动静是随便哪个地方都很吵,选择相信苻健的话。
“已经试探出汉人的战斗决心。”苻健面无表情地盯着罗夏:“如果你选择继续交战,我和我的族人会留下来,也能说服丁零人留下来。”
氐族人来了四百,丁零人来了两百,凑起来就是六百人。
罗夏带来的龟兹有六百人,疏勒人来了七百人,尉梨人是三百人,且末人是七百人,鄯善人一千两百人,其余就是粟特人或马贼。
“赤哲鲁的那伙马贼和鄯善人已经反叛,粟特人也不能相信……”罗夏还是会算数的,那差不多就是占了联军的五分之二左右:“尉梨人和疏勒人也不能用了。”
苻健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然后,你是什么决定?”
说到底,他们这一支联军就是来试一试汉军的成色,结果是没正儿八经地较量,内部发生内讧作为炮灰的那一部分先没了五分之二,后面再去掉平叛和被汉军击溃的,真正能用的也就不到两千人,其中的六百龟兹人连罗夏自己都没抱什么信心,会有什么选择根本就不用想。
“联军溃逃了?”刘锐并没有发动冲锋,是犯不着,也没有到那份上:“安排部队追击。”
做好了相应的安排,刘锐看向了赤哲鲁,还有被推举出来的那个新的鄯善人首领瓦鲁格。
赤哲鲁和瓦鲁格都是满满的讨好模样,他们是刚刚被带到刘锐这边,一直都没有机会开口讲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