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71章:当炮灰的荣幸

李匡接到前方战报的同时,他特意召来随同战败一块被带过来的瓦鲁格和赤哲鲁在帐内候命。
“鄯善人对我们的进入并没有抵抗,所到之处的鄯善人都是十分配合。”范进说的是汉军向白龙堆南部进行粮草征集的事:“我们发现鄯善正处于分裂之中,以部落和城镇形式形成割据。”
汉军进入西域,大军直接向白龙堆推进,还是会有小股部队分散出去。
白龙堆是一个很大的区域,有好些个国家本身的疆域就是白龙堆的一部分,像鄯善就是这种情况。
西域面对汉军过来的选择是坚清壁野,阳关往西两百里之内看不到人烟,哪怕是有城镇也是人走物空,建筑物还特地被烧毁。
过了两百里之后,汉军发现还是能够找到一些鄯善人,那些鄯善人见到汉军的时候表现出了很多不同的方面,害怕自然是会有的,大体上却是友好中带着期盼。
“他们知道我们是来收复西域,只是不知道我们会用什么形式收复。”范进怪怪地笑了几声才继续说:“已经有接近十个部落首领想过来,暂时被安抚了下去。”
“过来?”李匡稍微迷惑了一下下就反应过来:“是为了鄯善王之位?”
鄯善正处于分裂嘛,要是有强力人物早就重新统一鄯善。恰恰就是鄯善没有出现一个强力的人物,才让鄯善的分裂持续了数十年之久,他们没有本事自行统一,以前也没有外人愿意看到一个重新统一的鄯善,不过现在不是汉人来了吗?
以前汉人以其说是统治西域,不如说是汉室统治者西域各个国王,用西域各国的国王和首领去统治西域人,达成控制西域的步骤,汉人并没有直接参与西域的民间治理。
说白了,汉人统治西域的方式就是让西域各国自治,西域各国提供汉军的粮草,每年向汉室中枢进贡。是进贡,真不是缴税。赋的方式是西域国王和首领出动劳力,去帮驻扎在西域的汉军修筑军事设施或参与农耕劳作。
“大汉必然不会按照旧例。”范进说的是才不会留下国王、首领之类的人物:“大汉在西域要的是郡县制。”
在过去,汉人不是没有想过要在西域治郡县,可是一直以来都是不了了之,有西域本地的复杂情况,更多的是汉室中枢觉得西域太远,治郡县要把西域给打烂了,出兵横扫的耗费也多到让国库支撑不起,最终只能是想想而已。
西汉、东汉、曹魏、西晋无法在西域治郡县,是从中原调兵到西域要数千里之遥,出动大军的话,要是想要维持补给,一个月至少就是百万石的粮食,其中的七八成是消耗在运输途中。哪怕是他们狠心下来,愿意承受消耗,可是最终也只能得到一个打烂了的西域,还是那种一直叛乱不断的西域。
“今时不同往日。”李匡有特别了解过以前的历史,知道祖先是顾虑消耗和回报:“大汉要吸取先前的教训,事实已经证明不治郡县,汉人就永远无法真正掌控西域。”
汉国连数万里之遥远的笈多王朝都打了,还会去顾虑西域个什么劲?
当然了,距离依然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麻烦,可是运输消耗压根是没有的事。再来就是目前的汉人民族主义高涨,捕奴也真的是捕上瘾了,中原都打烂了,还怕将西域给打烂咯?
“正是因为如此,才没有让那些鄯善部落首领过来。”范进脸上一直有笑容,越笑越矜持:“我们不会扶持一个鄯善王出来,鄯善人却是能够利用。”
汉国进入西域采取的名号是收复西域,于西域人看来却是汉人的再一次入侵。
事实上,汉人也知道自己是在干入侵的事,谁也没有在乎是用什么名号,要的是战功、财富和人口。
纵观历史长河,也就诸夏会给自己的军事行动找各种各样的名号,极力在避免使用“入侵”这个词,其余国家和民族在进行跨境军事行动的时候,一直以来就没有避免“入侵”这个词。
像是二战时期盟军从不列颠展开登陆欧洲法国的军事行动,除了法国人使用的是“解放”的词之外,其余的盟国用的就是“入侵”。其中的美军还真的将“入侵”给干了个十足十,所到之处是竭尽全力地搜刮,就算是再普通的士兵每个月从欧洲寄往本土的包裹压根就不够用,还让高层特地增加了士兵可以寄包裹的重量。士兵都是那样,军队有计划的抢劫就更不用说了,导致法国被收复之后,新一任的法国政府没干别的,就是一直在抗议美国对法国的抢劫行为。
二战的时候,抗议美国佬搬空国家的不止是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包括德国,反正就是美国佬军队有进入的国家,有一个算一个都在抗议快被搬空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相对起“解放”和“光复”的用词,用“入侵”来作为军事行动的定义可是除了诸夏之外任何一国的一种惯例,像是美国就一直没有遮掩过,他们后面对境外战争的定义也是“入侵”,不管是朝鲜战争,还是越南战争、南斯拉夫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都是很直接地定义为“入侵”,差别就是“入侵”的目录之下会分为反恐入侵、解救人质入侵……等等很多的名目。
诸夏是一个比较含蓄的民族,哪怕是霸道也会霸道得相当的含蓄,比如西汉给遥远的国家命名“大夏”,意思就是一定要将同袍重新接纳进入大家庭,汉军过境的地方利多当然是要一块“共浴圣恩”,那个过程说白了也是一直都在入侵。
西汉之后又玩出了新的花样,是在西汉的基础上弄出了朝贡体系,由中原王朝册封某个地方的国家国王或部落首领官职,表示那个国家和部落已经进入到诸夏体系。然后都是属于同一面旗帜之下,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是“家里事”,就算是把某个国家或部落灭掉也是处理家务,谁都别来对诸夏的家务事叽叽歪歪。
要是某个国家或部落不愿意接受官职册封怎么办?那当然没二话了,上到皇帝下到庶民都会觉得那些家伙太冥顽不灵了,要从肉体到精神上给予彻彻底底地消灭。
刘彦对内的时候还讲究妥协策略,对外从来都没有打算掩饰什么。他是这样的心态和想法,也的的确确是在付之行动。他都这样了,下面的人也就省了消耗脑细胞,不用去为一场又一场战争找什么名目,反正要干谁,那就一定是直接干,干死了再来好好想想当初为什么要干。
“当然不能将态度直接表现出来。”范进乐呵呵地笑着:“该给予的希望假象还是要的。”
汉人在西域需要带路党,很多方面也需要有西域人进行各种配合,哪怕是要杀光、抢光、掳光也需要分个步骤。
“怎么利用鄯善人由你主持。”李匡才不愿意将精力耗费在那些复杂的事情上面,犹豫了一下下,说道:“注意点……唔……”,后面的话没说。
范进懂的,无外乎就是讲究点脸面,任何落于文字的承诺绝对不会有,该哄骗却还是要哄骗的。他出了军帐,问了一句“谁是瓦鲁格”,得到回应就招了招手,随后带着人离去。
赤哲鲁站在账外的时候是连动一下都不敢,保持静立不动的姿势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他看着瓦鲁格被一个文士带着离开,用着复杂的眼神不断看合闭的帐帘,里面有期盼也有忐忑。
罗夏带来的五千西域联军,没正儿八经和汉军较量一下,丢下了绝大多数,仅是不到一千人突围而出。
赤哲鲁后面是亲眼看到汉军处理战场,也看到汉军收敛战死袍泽,西域人死了多少没个直观印象,汉军收敛起来的尸首绝对不会超过百具。
联军会败,自然是有赤哲鲁马贼团和鄯善人的功劳,可是赤哲鲁真没觉得自己的功劳有多大。他事后打探到一些消息,尉梨人一战即溃,疏勒人也仅是坚持了一轮冲锋,粟特人连反抗都没有直接逃,龟兹人和氐族人逃得比较晚被一路追击,其余的马贼团是干干脆脆地临阵反戈。
联军败得太惨也太狼狈了,让赤哲鲁有足够的认知,就算是他们没反叛,汉军顶多也就是多费点功夫,战争的胜败根本就没什么悬念,哪还敢夸什么功?
“进去。”
“啊?”
“郎将召唤,进去!”
“好……不是,是,诺!”
赤哲鲁当然紧张了,站久了腿站麻掉,走路的姿势也就非常怪。他从进帐就没敢抬头,进去走了几步就跪下,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说你叫刘伯?”李匡正在处理公务,没有停下书写,头也没有抬起:“伯是家中排位,还是名?”
赤哲鲁的确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刘伯,只是很久都没有用了。他先直立起腰杆又再次伏拜下去,恭敬答道:“小人家中排行老大,以汉家习俗例。”
那“伯”就是排行,不是名。
另外,李匡问得很专业,是问“名”没说“名字”。只因为现在问人叫什么,要是使用“名字”的话,就是问“名”和“表字”,被问者不但要回答“名”也要介绍自己的“表字”。
李匡这才抬头看向赤哲鲁,看到的是赤哲鲁一头的卷发,让抬起头来,倒是看到一张与汉人区别不大的脸,就是粗犷的同时胡子有点多。
“小人的祖父是汉人。”赤哲鲁恭恭敬敬地说:“祖父是随军出征一员。”
祖父?那就是起码一百年前的事情了,算着应该是三国并立时期,要是能出北疆,除了曹魏就没别的。当时不管是曹魏、蜀汉或东吴,谁也没敢说自己不是汉人,不管是哪国军队出外征战,异族也是视作汉军。
“既是汉人,站起来罢。”李匡难得笑了一下,他也没讲究到想去查,那是根本就查不到的:“你的汉语说得非常好,有西凉的口音,是自小在西凉长大吗?”
赤哲鲁才不敢隐瞒,汉语的确是跟西凉人学的,只不过并不是在西凉长大。他就是一个居无定所的人,一口西凉口音的汉语是马贼队伍中有不少西凉人……或者应该说是张氏凉国那边的人。
“哦……”李匡对着旁边的一个人说:“既然那支队伍有西北人,让人去核实一下,要是有战功,就记录一下。”
赤哲鲁很明显地愣住了,还没转过弯来是呆愣,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是呆愣。他可不敢阻止汉军吞并自己的马贼团,是非常羡慕那些来自西北的人竟然会被计算战功。
“大汉光复西域,欢迎有志有才之人效劳。”李匡才不管赤哲鲁在想什么,问道:“你既然常年奔走西域,自是对地势山川了解。既是汉家后裔,可愿为国效力?”
“愿意,小人自然愿意!”赤哲鲁……呃,不,今后只有刘伯,没有赤哲鲁了。他再次伏拜下去,满心满脸的欢喜:“效力天子为小人毕生志愿,愿肝脑涂地!”
李匡含笑点头,挥了挥手让刘伯出去,在刘伯走到帐帘时,说:“既是汉家儿郎,也去记录军功。”
刘伯停了下来,转身对李匡行礼,满满都是感激地道谢,后面才走出去。
李匡是看着刘伯的身影消失才将目光重新移动到案几之上。他其实并不在意刘伯到底有没有汉家血统,首先在意的是刘伯这个马贼对西域的了解,再来才是刘伯一口流利的汉语,收编类似的人是很有必要的事情,最起码的事情就体现在哪怕是寻找水源也能用得上。
汉国现在也不是一个以血缘划分族裔的国家,真要那么干的话,怎么确认血统就是一个大难题,连怎么辨认的基础都没有,只能是看大体的面貌,然后以文化融合。
“融合还是要融合的……”李匡放下笔,看向了帐顶:“只要长相不是那么怪,都是属于可以融合的对象,针对那些跟汉人长相不一样的族裔就够了。”
在目前,哪怕是汉人想拉炮灰,那也不是谁都能当炮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