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75章:幸运至极的谢安

谢安所部的前锋比预定的时间早了半天的时间抵达,他们与李匡所部会合是在清晨。
部队会清晨抵达,理所当然是连夜行军。会这样是谢安接到了李匡的汇报,果断让部队中的骑兵不体恤战马的体力,采取了狂奔模式的行军。
在后续部队到来之前,李匡并不是干坐着看西域联军那边自行风云变幻,他派出了部队前往试探,西域人是有进行抵抗,可是竟然让西域兵团攻下了联军的部分营盘。
李匡在收到派出部队击溃联军攻占一部分东面营盘的时候,对西域人究竟在搞什么幺蛾子无比困惑,尤其是西域兵团才刚发起试探性进攻,白龙堆联军营盘又内讧了一次,鄯善人后面也联系了西域兵团。
鄯善人派出的使节非常没有节操,他们在见到汉人的时候,是刹那间就跪下喊爸爸,那举止和态度使在场的汉人全部错愕异常。
一场入侵……哦,是收复,竟然能够遭遇到失散数十年的“儿子”,那些“儿子”却是太操蛋了一些,竟然不事先联络就自己干了。
西域兵团能够轻易攻占联军东面营区自然是得到鄯善人的配合,鄯善人不但扑过来抱住汉人爸爸的大腿,他们还拉了一部分的且末人和精绝人。
白龙堆并不止是鄯善人、且末人和精绝人来抱住汉人的大腿喊爸爸,哭天喊地赞美汉人爸爸终于是来了,龟兹人雇佣的马贼团更是成批地弃暗投明,搞得领军突进的刘锐哭笑不得的同时也是有些手足无措。
汉人这边对于鄯善人会投奔,是进入鄯善国境之后,不断有部落来抱大腿,之前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会措手不及是鄯善人的投奔一点策略都没讲,甚至是事先压根就没有联络。
“要是鄯善人事先联络,在我们的操作下完全可以取得更大的战果!”范进对鄯善人的‘鲁莽’行事非常不满,觉得浪费了自己展现谋略的舞台:“他们的脑子太缺根筋了!”
谢安是安坐在首座听取汇报。他对局势的发展其实也是预料不足,倒不是没思考到会有西域人投奔,是西域人投奔的方式也太特么随意了,根本就没考虑投奔会不会被汉人接受。
“我们控制了白龙堆东面,与敌军形成对峙局面。”范进是站在一块军事舆图旁边,对着地图为谢安介绍最新的概况:“以龟兹人、疏勒人和于阗人为首的三个大国还在坚持抵抗,他们以这一片湿地作为依仗。”
军事舆图大体绘画出白龙堆目前的敌我分布,连带地形也是标记出来。有了那些扑过来喊爸爸的“儿子”存在,汉人对白龙堆的了解更加详细了一些。
西域竟然有湿地?中原国对西域的印象是,旮旯地方到处都是戈壁,其实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西域的面积非常大,足足有一个半的中原那么辽阔,大部分区域是草原,不缺海拔非常高的山脉,一些大型湖泊的周边却是拥有湿地甚至有沼泽。
“沼泽?”谢安微微点了点头:“骠骑将军前去讨伐不服高车,入敌境两百余里亦是发现一片无边无际的沼泽。”
冉闵带兵去入侵西高车了?李匡等人事先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他们对于丁零人搅和进西域却是有了猜想,基本上锅是丢给了冉闵。
塞外……泛指长城之外,草原之上的湿地和沼泽也非常多,尤其是常年雨水丰沛的区域,漠南的沼泽还算是少了,过了沙漠之后的漠北再往西北方向,那里不但遍布林区和湿地,也真的是有着面积很广的沼泽地。
有那么一个传说,北匈奴第一个选择的撤退路线就是目前西高车的领地,他们是被沼泽地给挡住才转路线到西域,后面继续向西的也是不断碰上沼泽地。
不管关于北匈奴频繁遭遇沼泽的传说是不是真的,某些方面也说明由中原向西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碰上戈壁还算是正常的,沙漠和沼泽也的确是太多了一些,导致只有一个河西走廊算是安全一些。
谢安还是有事先做过功课的,知道西域不算分裂中的乌孙,目前的大国是龟兹、疏勒、于阗和焉耆,其中龟兹富有,疏勒野蛮,于阗有文化,焉耆国力和军事强盛。
“我们有接待过一些乌孙人。”李匡接待的是想要前往长安的乌孙人,各自代表着自己的部落:“他们有提起过,西边的悦般境内也是充满沼泽。”
谢安现在并不想知道悦般是个什么样的国家,那是以后继续向西之前才需要了解的。
汉国在进军西域之前,其实是没想到举起抗汉大旗的会是龟兹人,原先的判定是焉耆会成为反汉的领头羊。事实却是给了相当多人一个难堪,焉耆在汉国入侵之后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什么表示,倒是之前被忽略的龟兹在上蹿下跳。
会忽视掉龟兹的理由很简单,汉人所知道的龟兹前一年还在内战,就是罗云杀死了龙会之后,白家重新上台过程中新旧势力的必然较量。一个刚刚完成权力交替的国家,以诸夏的治国理念和惯例来讲,不应该是埋首于国内的敌对残余势力清除,和稳固新政权对地方的掌控吗?可汉人很明显是不太了解西域这个奇葩的地方,那些奇葩人士的思维。
“本将得天子许可,已经派出使节前往焉耆和车师。”谢安才来,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来理清楚面对的局势,有一些事情却是在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妥当的。他扫视了一下帐内众人,说道:“焉耆与龟兹的矛盾自该利用。”
郎将也能自称本将,不过那是向下属的自称。谢安虽然还不是征西将军只是中郎将,自称本将完全没毛病。
之前李匡也想过联系焉耆人,只是他一来没有与中枢沟通,二来是仅作为先锋军的指挥官也不够资格去那么干,对于谢安到来之后就有这样的举措很是赞同。
焉耆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国家,西汉入西域的之前,焉耆就已经存在。只不过当时的焉耆是一个豆丁大的小国,是作为车师的一个属国。
车师在西汉和东汉期间不断被汉人压在地上殴打,西汉将车师打得分裂,焉耆是在西汉末年发展起来。
到东汉初叶的时候,焉耆抓住机会占领了秦海(博斯腾湖),又吞并了山国,压服了尉梨和危须,甚至是翻身干挺了车师前部,自此就开始拽了起来。
焉耆开始成为大国是在曹魏期间的事了。那个时候车师只剩下一个后部,高昌是作为戊己校尉的驻地,被汉人收服的车师人干掉了和吞并蒲类,又收服了乌贪人、弥人(分东西两部)、毕陆人、伊吾人,成为一个不输给乌孙的大国,但好景不长的是后面车师人自己内乱葬送了大好局面,也给了焉耆人继续扩张的机会。
一直到司马一家子篡位之后,中原那边是没兴趣也没精力管什么西域。那期间不但是焉耆人抖了起来,但凡是有些实力又有野心的各个国家都开始了自己的扩张之路,几番的攻杀吞并之余,西汉时还有能数出三十六国西域国家,到东晋不知道还有没有二十个,能算得上是西域这边大国的也就是焉耆、龟兹、于阗和疏勒(没算分裂中的乌孙)。
“焉耆不但掌控秦海,他们还控制着山脉(库鲁克塔格山脉)以北的疆域。”郗愔现在是谢安的行军长史,理当是到了展示自己存在感的时候:“并无都城,有伊吾、柳中、交河、危须、铁门、乌夷数座大城。”
西域这边民族非常多,一些是单纯的游牧民族,也有单纯的农耕民族,既是放牧又是农耕的族群更多。
郗愔事先做了很好的功课,他因为是郗氏的长子,郗鉴之前的人脉都能用得上,再加之还是王羲之的妻弟。
有了郗鉴的那层关系,再加上因为王羲之被刘彦选为文用博士,北边的一些人也会给郗愔面子,查起西域的资料还是挺简单的,就是没人敢保证资料一定符合事实。
西域目前大体上是分为五块,白龙堆北侧的山脉之后是焉耆的地盘,秦海的西北是龟兹人的地盘,于阗河流域是于阗人的地盘,葱岭以及周围是疏勒人的地盘,阗池(伊塞克湖)以北则是乌孙人的地盘。其余的国家或部族,其实都是以上五个大国的附庸或是附庸其国号令。
现在下场反汉的大国有三个,分别是龟兹、疏勒和于阗,龟兹人是名义上的盟主,可疏勒和于阗之所以下场其实是受于匈尼特和悦般的指使,余下那些西域人就是上述三国的附庸或被雇佣之类。
“鄯善人的地盘并不小。”郗愔带来了原本保存于东晋小朝廷国库的西域地图,他对着被挂上去的地图指着属于鄯善的疆域位置:“蒲苍海以南,西昆仑山以东(西汉称南山),盆地(柴达木盆地)以西,主昆仑山以北,皆为鄯善旧有疆域。”
众人看着地图,能够清晰地判断出地盘分布,看上去鄯善人的地盘可真的不算小。
那张地图是西晋时期绘制,在西晋之前鄯善人可是一直受到汉人的扶持,甚至汉军设置的都护府驻地就在鄯善境内,扶持鄯善人先后吞并了小宛、戎卢、婼羌、扜泥、伊盾,才有了占据偌大疆域的鄯善国。
鄯善人没有成也汉人败也汉人的说法,但事实上汉人的力量在西域消退后,鄯善的确是遭遇西域各国的围攻,再来就是鄯善人自己也不团结,导致了如今的四分五裂。
“鄯善人非常欢迎我们的到来。”郗愔不是在胡扯,止于他们到来之前,鄯善人就争先恐后地求见李匡,只是李匡的级别难以灵活操作。他看向了谢安,含笑说:“中郎将已经属意接管鄯善疆域,并禀告长安进行屯田。”
谢安没理由不去利用鄯善人,不但是人要利用起来,连带土地、林区、牧畜等等的资源也会善加利用。他清楚地知道刘彦不会只是想要收复西域,还将继续向西征服,那么将西域建设成为一个前进基地就是极度正确的事情。
当然了,汉国的国内正在发生大面积天灾,短时间内绝对不会耗费资源来建设西域,甚至是会掠夺西域的资源补充国内,谢安可不敢执行与中枢向左的方案。只是为了日后继续西进,一些事情是他可以先做安排的,比如使用西域的人力进行屯田就是其中一个。
谢安这一次带着一个常备军过来,这个常备军只是增援部队的主力,后面还会有第二批半官方半民间的部队会来。他所知道的是,半官方半民间性质的部队会达到二十万左右,甚至可能更多,除了灾区的人求活之外,就是那些渴望军功、财富和奴隶的青壮。
所有部队相加起来,谢安指挥体系之下就会有超过二十万人的武装,中枢那边关于提升谢安官职的讨论已经有过多次,没人反对谢安的晋升,只是至少还有能够拿得出手的功劳,那么在白龙堆给予敌军重创只是最基础的,什么时候杀进龟兹将这个敢于悬赏汉人脑袋的国家灭掉,那就是中枢晋升谢安为征西将军之时。
若是谢安晋升为征西将军,那么四“征”级别的将军也算是齐全了,谁都在期待接下来中枢会不会启用“镇”字级别的将军。
谢安了解了白龙堆敌军的概况,对于接下来应该怎么作战基本也有安排,使他措手不及的是,关于龟兹国都延城爆发大乱的消息传了过来。
龟兹国都延城距离白龙堆将近一千五百里,消息传到谢安这里的时候,那边不管是发生什么也肯定是尘埃落定。
谢安所知道的是,氐族人、丁零人和其余乱七八糟趁火打劫的人洗劫了延城,现任的龟兹国王白纯在动乱中被宰掉,龟兹王族也死了个七七八八。
确认消息之后,谢安根本无法有太多的想法,是当机立断对白龙堆的西域联军发动攻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