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84章:世态炎凉

老刘家的江山一直很稳,刘彦身上有太多的秘密,随时随地能够变出军队是其一,再来就是能够无视距离的存在转运一些物品,普通人或许并不知道,可是一些重臣多少是知道一些。
面对一个随时随地能够变出军队的效忠对象,还特么能无视距离转运物资,知道了的第一时间绝对是害怕,随后才能生出震撼的感觉,后面就是无尽的困惑。
一个王朝稳不稳有很多因素,最为直接的体现就是群臣对效忠对象的忠诚度,有了群臣的配合只要不是蠢到无可救药,施政哪怕是存在错误,国家也真的是乱不到哪去,就算是乱了也能及时的补救回来。
对于那些知道一些情况的臣工来讲,刘彦就是地地道道的天之子,他们会有各种各样的小心思,可真不敢心生叛逆之心。
说到底,谁特么脑子坏了去和一个能变出军队的人作对,赶紧地抱紧大腿才是正经事。
知道秘密的人不会去说,他们将那个秘密视为自己身份的象征,要是谁不知道那个秘密,好意思和他们凑到一块去不?
所以,汉国的群臣之间有龌蹉,也会存在意见相左,但通常是刘彦只要拍板要干什么,谁都得收起自己的小心思,按照命令老老实实地干活。
刘彦回宫城了,是带着山呼海啸的背景而回,孙盛是跪了很久才重新站起来。
孙盛站起来的时候,可能是跪得有点久导致腿麻了,身躯颠了两下才算是站稳。他左右看了看,认识的人竟是走了个精光,有人也是劳动者重新入场干活。
什么叫世态炎凉?比如曾经的琅邪王氏无比风光,那个时候不管能不能巴结一下,谁都乐意凑过去趾拍马屁。琅邪王氏站错队之后,就是以前交情再好的人,虽然会暗地里维持联系,可真的不会像之前那样,甚至是一旦琅邪王氏出了事,谁也不敢伸手帮一把。
刘彦邀请孙盛入太史府的时候,那时不知道有多少人生起了巴结的心思。可孙盛请求没有得到回复,甚至是刘彦连理都没有理地走掉,那些人的直接反应就是当孙盛这个人是空气。
孙盛一点都不生气,有的只是无尽的失落。他对于能够参与编史当然感到荣幸,可是进入太史府一辈子埋在档案堆,那可就真的是敬谢不敏了。
事实上,孙盛也不知道自己是发什么神经,竟然会当场拒绝进入太史府,又提出进入军中的请求。他很清楚这样一来必然是得罪了应招的习凿齿,连带太史府的一大帮人也得罪,更重要的是不知道给君王留下了什么印象?对自己的作为反思回来,该是狂妄呢,还是狂妄。
行走在吵杂的工地,孙盛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回到下榻之地,路上碰见认识的,谁都是用怪怪的目光注视,然后远远地躲开。
孙盛一路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客栈,要上楼梯面对面碰上了习凿齿,两人下意识都站定下来。
习凿齿已经收拾好行礼,仆人早就在店外道路旁等候。他马上就要住进官方社区,甚至当天就要去太史府登记,随后就是到丞相府备案,做完这些就是官府中人了。
楼梯的台阶是往上,一人在下,一人在上,恰好是习凿齿要站高处,孙盛站低处,与实际的情况而言很贴切,不就是真的一个要青云直上,另一个依然无有所得吗?
一帮子文化人为什么要来长安?就是想要得个一官半职,好至少遏止家族衰弱的趋势,要是获得什么重要职位,也能获立一些功劳,升官得爵必然是能让家族再兴盛数十年。
“安国……”习凿齿拱手为礼:“此番……”
孙盛扯了一个笑容,自己都知道表情肯定很难看,回礼说道:“恭喜彦威了。”
其实两人现在说什么都会尴尬,可要是碰上了不搭几句话,难道就此形同陌路?
两个人顿足楼梯,该地方又是一个客栈,看到的人挺多,就少不了就是压低声音议论一下。
“虽不至违逆君王,可……”卢偃说话的时候是用手挡住嘴:“也差不多了。”
卢偃是与一些燕地士子在二楼大厅饮茶,他所在的家族可是有不少族人出仕慕容燕国,本人甚至都当过慕容燕国的太守。
慕容燕国已经成为过去式,就算是慕容家族还没有完蛋,可不也是逃到了草原深处。卢氏在慕容家族得势的时候扑上去求官,却不会跟在慕容这棵大树上吊死,发觉态势不对就弃官而走,等风声过去了却不得不再次出来。
这年头,要是家族里没人当官,之前有多风光,后面就会有多惨,节操什么的还是丢弃吧。不止是对卢氏而言节操不算什么,任何一个家族真都没有将节操当回事。
相比起一些曾经为胡虏效力过的家族,原本位于东晋小朝廷治下的那些家族其实要好很多,也就是曾经效力胡虏想被接纳为官的难度系数挺高,曾经为司马一家子效劳过的那些人则是要相对容易一些。
司马一家子再怎么说都是诸夏的一份子,为司马一家子效力是一回事,为胡虏效力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为胡虏效力的那些人都没干什么人事。
那是没得说的事情,为胡虏效劳就别想有什么好名声,再来是手里面也绝对是干过脏活,还能活着并有自由得庆幸没干过太脏的事情。
卢偃知道求官的难度,看到孙盛倒霉虽然自己没得到什么好处,可耐不住心里高兴啊。
“要不要……”戴逵很犹豫,却还是说:“过去?”
“还是不了。”郗超不住客栈,他的父亲郗愔在汉国为官,在新长安有一座府邸。他斜眼瞧了一下燕地士子待的地方,说道:“过去了能说些什么?徒然尴尬罢了。”
戴逵除了点头又能再说什么?只是内心里不免为孙盛感到可惜。他们这些一样来自长江以南的士人,天然上就是盟友,有人得官会士气大增是必然的,觉得有才的同伴错失了机会肯定也要感到可惜。
另外一边,蜀地士子也是将孙盛和习凿齿那尴尬的场面看在眼里,他们甚至还看清楚燕地士子眼里的戏谑。
“辽东之人竟然如此龌蹉?”苏崔举起茶盏轻抿了一口,没将茶盏放下,捂在手里感受温度:“幸灾乐祸之举,非君子所为。”
“怪不得他们。”常璩轻笑了一下下,说道:“已至元朔九年,燕地归于大汉将近两年,朝堂官署却无一燕地中人。”
客栈除了能提供住宿,由官府进购的新式茶叶也是相当不错,就算不住在这间客栈,喜欢饮茶的人也会过来。
巴蜀之前是被氐人李氏一族统治,却比燕地更早被汉军光复,蜀地士子一开始其实也是受到排斥,还是在对付巴、氐、羌的反扑中为汉国助力,挽救了一下形象。后面更是极力配合汉国对巴蜀的统治,慢慢也就被统治核心阶层所接受。
“我等效力胡虏,却不忘家乡故情。虽有助纣为虐之人,更多是阻止胡虏为恶。”姜昕说得理直气壮,他那么说也大体上没什么错,蜀人别的不用说,可是照顾乡党还是比较尽情:“他们?呵、呵呵!”
呵呵可以有很多层面的理解,可以纯粹是笑,也能是嘲讽,甚至可以化作千言万语的谩骂,姜昕有足够的理由对燕地的那帮士子用“呵呵”来概括千言万语,一切只因为燕地的读书人可能没有全部是为非作歹,可坏到流脓的坏胚确实是有点多。
“止于目前,依然有人暗地勾结胡虏,期盼慕容鲜卑能重回燕地。”常璩真不理解那些人的脑袋是什么构造:“听闻前月征东将军泰证据确凿地诛灭了阳氏一族。”
那个阳氏就是阳裕所在的家族。阳裕可是很有名的人物,只是要可以的话,他绝对不愿意自己是因为那样的原因出名。什么原因呢?就是阳裕很有个性,当着某个人的官,下一刻出卖效劳的人投奔其敌对,周而复始了那么几次,偏偏还能高官当得,人也活得滋润。
吕布因为根本就不存在的“三姓家奴”被骂了两千年,还会继续被骂下去。可阳裕呢?这么一个“多姓家奴”的人却没人骂,甚至在《晋书》上竟然还能留下好名声,几个有资格留史做评价的,给阳裕的评价还都特么很不错。
五胡乱华不是首次开启中国文化人给胡虏当狗的历史,史书有记载的第一个汉奸是中行说,可是在五胡乱华发生之后,给胡人当狗不再是件既是丢祖宗人,也是要被骂的事情,甚至还被引以为荣。
说不要脸,政客肯定排第一,可既不要脸又要名声同时掌握舆论权和记载权的文化人,他们真的是将不要脸发挥到另一种新高度。从另一个层面证实了一件事情,两汉之后再无真正史家,胜利者可以想怎么记载就怎么记载历史,有权也能随意玩弄历史这个美娇娘。
到处的角落,只要是能看到习凿齿和孙盛那场面的人,少有安安静静地看着,更多是在压低声音谈论,使客栈之内起了“嗡嗡嗡”的声音。
习凿齿很尴尬,是无比的尴尬,僵在原地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
孙盛除了尴尬之外就是有些气恼了,他能猜得出那些议论的人在怎么说自己,无非就是不识时务胆大妄为罢了,可他很想吼一嗓子“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之类的,进了太史府或许日后会有新的机会,自己也的确是年轻能经得起熬,可那真不是想走的路子。
“谁是孙盛孙安国?”
一道洪亮的声音很突然地响起,众人下意识向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入门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批人,来人皆是军方戎装,站在最前面的人穿着一身校尉规格的服饰。
客栈内原本还“嗡嗡嗡”地吵杂,刹那间就安静下来,可是下一刻更大的“嗡嗡嗡”又闹了起来,那是停下议论的人又更热烈地说话,太多人在说话可就不成了“嗡嗡”声。
孙盛自然也是要看谁在喊自己,看到来的是一群军人,有错愕也有忐忑,先应了一声,又对习凿齿行礼,才步下楼梯。
“该不会是……”苏崔拖了一个尾音,有点难以置信地问:“来捉拿?”
“胡说八道!”常璩警告口无遮拦的苏崔:“说话要动动脑子。”
苏崔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他是为胡虏效力久了留下的后遗症,胡虏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找不愿意为自己效劳的人算账。
离蜀地士子不远的郗超和戴逵面面相觑了一下,随后两人都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戴逵是世家子没有错,却不是什么官场中人,屡次被征募不出仕,只喜欢画画和雕刻。他这一次来长安,纯粹是有太多的文化人过来,觉得是盛世也就来凑热闹,一点都没有进入官场的打算。
自然了,戴逵可以不入官场,可要是被征募却也是要入官场的。毕竟都已经改朝换代了,之前是一回事,现在是另外一回事,就算是再任性也要考虑家族,他觉得最理想的是家族中另外的人出仕,自己依然专注于画画和雕刻。
孙盛很快就来到一群军人面前,行礼后默默站着。
“本人王永。你是孙盛孙安国?”王永一直盯着孙盛的脸在看,像是要看出一朵花来,得到答案之后点了点头,利索地说:“太尉传话,给你两个选择。”
孙盛还在懵着呢,下意识再次行礼等待下文。
“第一个选择,入太尉署。”王永真的是要将孙盛给瞧仔细了,困惑徐正怎么会去关注这么一个人,还一刻都不耽误地给了指示:“第二个选择便是出国境往平蛮校尉部报到。”
孙盛总算是回过神来,几乎是第一瞬间就大略猜测眼前这一幕是为了什么。他可能有些名气,但绝对没到让太尉派人传话的地步,是不久前天坛那件事带来的后续。
自然是没错了,徐正才不知道孙盛这么一个人物,会派人传话是刘彦的指示。而刘彦这么干无非就是一个意思,欢迎所有有能力的人为国效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