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90章:博弈无处不在

桓温很快就得到袁乔的回馈,拿到那一张效忠书之后的第一个举动就是随意丢掉,俨然就没当一回事。
汉军登陆吉塔拿多已经六天,港区已经进入到修建收尾阶段,就是水寨的建设速度有些缓慢。
第二批数量为两万的后续部队,他们是在第三天就抵达,他们接手了第一批部队攻下的一些区域,主要是一些具有固守战略价值之类的高地。
首批登陆的部队是在登陆后就向周围横扫,主要的扩张方向是东以及北,他们并没有遭遇到顽强的抵抗,仅是花了五天的时间就以登陆点为核心向东和北推进了一百二十多里,东部一直是被山区挡住才停下来,北部则是停在一片森林区。
第三批后续部队是在第六天抵达,恰好是袁乔回到营区,新到来的舰队也借着搭建起来的港口在卸载部队,他们的到来使登陆吉塔拿多的部队增加到十二万。
“我们最前沿的斥候已经初步窥探敌军情报。”桓温站起来走到悬挂山川舆图的架子旁,点着东部山区的区域:“这里大概有六万左右的敌军,他们停顿下来依借地形建设防御工事,摆出的固守姿态。”
袁乔看着相对简陋的军事舆图点头表示明白,又见桓温的手在比划北部区域。
“阿三这个地方大部分都是原始林区,几近没有经过开发。”桓温的食指在点着舆图,个别区域画了一个又一个圆圈:“这里也出现了一批敌军,数量应该是十一万左右。”
笈多王朝那边的开发程度,尤其是王都周边和沿海地区,得说的是开发程度很高,城市以及村庄的密度挺密集。
吉塔拿多就是一个小国,称得上高度开发的区域仅是王都萨特城以及周边,城市的数量极少,要有也是村庄级别的聚集地。他们的疆域绝大多数地区可能有人,但真的是几近蛮荒,这一点也从米萨普那边得到证实。
“东部和北部估计是有十七万以上的敌军?”袁乔很重视这个情报,多少是有些感慨地说:“笈多的人口看来非常多啊!”
笈多王朝的人口的确不少,应该是在两千万左右,只是绝大多数是所谓的贱民。
汉国这边还无法清晰地分辨笈多王朝的军队架构,再来是敌军所在区域不好侦查,难以搞清楚已经发现的十七万敌军,有多少是刹帝利军团,又有多少是命不值钱的贱民武装。
“我们在北部区域发现象兵部队。”桓温对会遭遇象兵其实是早有心理准备,他为此还专门与厄古泰巴赫拉姆了解过:“森林战的象兵不好对付。”
阿三又怎么可能没有象兵的存在?他们驯服大象的历史可以追述到远古,首个大批量使用象兵的阿三王朝就是孔雀王朝,他们就是依靠象兵击败了东征的亚历山大大帝,迫使希腊—马其顿联军退出阿三领地。
波斯萨珊也有象兵部队的存在,就是数量上并无法与笈多王朝相比,他们的象兵部队在与罗马的较量中可是屡次立功,是甲骑具装和弓骑兵之外的另一支王牌。
罗马人其实也有自己的象兵部队,并且使用象兵的历史要早于波斯人。他们认识到象兵的厉害是来自于迦太基,要知道罗马是干翻了迦太基才成为地中海霸主。
而迦太基的弓兵和象兵部队都非常厉害,汉尼拔远征罗马的部队中就存在象兵部队,就是长途跋涉之后大象存活的数量稀少,但依然给罗马军队极大的震慑,甚至还正面摧垮了几次罗马的龟甲阵。
波斯萨珊虽然已经和汉国结成局部同盟,但波斯人可不会真的掏心掏肺,厄古泰巴赫拉姆在为桓温介绍象兵的时候是往厉害的方面说,有说一些对付的方法,但是大象怕火这一方面根本没提。
“所以说波斯人并不可靠。”
袁乔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没谁规定盟友就必须情报全面共享,就好像汉国不会告诉波斯人劲弩等器械真正的操作方法和弱点一样,波斯人哪会将自己依赖的部队弱点告知?
盟友?那不过是因为利益的需求而暂时走到一块的存在,诸夏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认清这一点。
真实情况是,自秦帝国横扫八荒六合之后,大统一王朝建立起来,秦帝国就不存在什么盟友。
或者应该说,诸夏历史上的大一统王朝从来都不存在盟友。
盟友是建立在有同等实力的基础上,诸夏大一统王朝哪个不是庞然大物,周边实力差不多的基本上就是敌对,哪来什么盟友。
大一统之下的诸夏王朝,要有也是属国或仆从国,还是那种带着玩,压根没奢望能帮上什么忙的属国或仆从国。
象兵一般指的是人驾驭的大象,大象通常还十分的巨大。有单纯依靠在大象耳朵上弄上纤绳的象兵,也有装上篮子带几个弓箭手的象兵。
阿三这边的大象体积其实还算小了,基本上也是只依靠在大象耳朵穿孔弄上控制的绳子,驾驭者驱赶大象进行冲撞或是践踏。
曾经的迦太基,他们的大象体积就非常庞大,根据罗马的一些史料记载,迦太基巅峰时期的大象足有五六米之高,甚至还有七米高的大象,装上篮子之后除了驾驭者还可以搭载六七名弓兵。
相对比的是,阿三这边的大象普遍是在三米左右的高度,少数能达到四米,极个别能达到五米,真没法和一样是玩象兵的迦太基相比。
桓温知道大象怕火是从随军的罗马人那里得知,还知道了大象体型虽然庞大却胆子很小的情报。
罗马现在已经没有象兵部队,不是说他们的领地内没有,也不是缺少驯服大象的手段(仆从),是大象本身是一种娇贵的动物,分裂之中又陷入财政陷入困难期的罗马,三方无论谁都养不起庞大的象兵部队,象兵部队的数量少了又起不到什么关键效果。
“以地缘政治来讲,我们与波斯人的同盟注定会破裂,差别是我们什么时候扩张到他们的边境。”桓温对于远征波斯还是相当有兴趣的:“他们也知道这一点。”
波斯萨珊怎么也是一个帝国,不会像是一些小国只考虑现在不思考未来。他们与汉国一块对付笈多王朝,为的就是斩断笈多王朝对罗马的远程“补血”。在同盟的过程中,波斯萨珊以自己的政治声望将两萨特拉普、伐迦陀迦等几个国家,往恶意的方向思考的话,是见不得汉国独吞攻下笈多王朝的好处。
两萨特拉普和伐迦陀迦与笈多王朝都有路上的边境相连,与汉国这种需要跨海数万里运兵来战的国家相比,占的便宜不会只是一点半点,不说是财富掠夺,占下多少土地也能最大程度地消化。
“波斯人很聪明。”袁乔已经可以预料到一点:“一旦笈多覆灭,大汉与两萨特拉普、伐迦陀迦必然是会出现纠纷。”
在开战之前,波斯萨珊已经严正声明不会占领哪怕一寸的笈多国土,他们给出的建议是除了波斯萨珊之外,同盟阵营的国家战时攻占多少,那些土地就算是占领国所有。
汉国这边不是没看透,可看透了依然没有给出反应。波斯人想让汉国与两萨特拉普、伐迦陀迦产生冲突,其实是正中汉国的下怀,汉军过来阿三大陆可不是一个笈多王朝就能满足胃口,以其后面再去找开战的借口,不如顺水推舟。
“温很想看一看,到时候波斯人会有什么选择。”桓温压根不在乎有多少敌人,能建功立业的战争越多就越高兴:“要是他们选择扶持那两个小国,大汉完全能够帮助大秦人。”
袁乔与很多同僚的看法其实一致,真要让汉国选择一个长期盟友的话,已知世界中还真没有比罗马更合适的对象了。
那是两国所处位置本身决定了的事情,汉国在东方,罗马在西方,两国同样是控制着陆地到大洋的所有土地,中间却是一片广袤到夸张的大陆,没有太大利益冲突的同时,两边结成盟友向中间扩张,不是很好的选择吗?
与罗马结盟的观点早就有人向刘彦提过,支撑点就是上面那个,存在疑虑的是罗马自行分裂,真要商谈结盟得是等罗马重新统一之后。
当然了,汉国与罗马真要是结盟的话,盟友关系只会维持到两国的边境相接,中间可能会和平相处那么几年,随后就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旷世战争爆发,决胜出世界岛的唯一主人。
“我们估计是活不到那个时候了。”桓温有着很明显的失落,不过很快又振作精神:“我们这一代能为后来人打下基础,也算是生逢其时。”
袁乔没有想那么远,精力是放在当前的战争。他停下交谈走到一侧观看近几天没来得及看的情报,着重注意笈多王朝西部的战争态势。
“与笈多西部边界相连的两萨特拉普和伐迦陀迦,他们皆是能出兵十数万的大国。”袁乔一边观看情报,一边说:“他们已经按照约定开始进攻笈多。”
桓温早就看过那些情报,要不也不会有上面的一些谈话。
伐迦陀迦长期与笈多王朝有边境摩擦,平时两国都在边界屯有大军。伐迦陀迦对笈多王朝的进攻不但要面对笈多王朝的大军,还要一处又一处工事地打过去。
两萨特拉普之前与笈多王朝的关系还算可以,某种程度来讲算是友好,不过这一次两萨特拉普可没在意什么交情。恰恰是两国之前的关系不紧张,导致笈多王朝仅是在边境布置少量驻军,等待两萨特拉普突然翻脸不认人,尽管笈多王朝是有事先察觉,可笈多王朝想要调动军队布防无论再怎么快都会显得仓促,两萨特拉普又是以骑兵作为先发,短短十来天就侵袭到笈多王朝国境百里之内。
“以后会有好戏看。”桓温不无恶意地说:“伐迦陀迦推进艰难,死伤也肯定非常严重。他们看自己的邻居轻易地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自己却被挡住,会有什么想法?”
“约定的是攻占多少疆域,日后那些疆域就归攻占一方的国家所有。”袁乔想的是另一方面:“为了达到平衡,波斯人应该会支援伐迦陀迦。”
“必然的。”桓温却是不看好波斯人玩的平衡政策:“波斯内部不断爆发动乱,又要面对大秦人的实际威胁,能抽调多少军队?就算是能抽调出军队,想必波斯人也不会乐意拿自己的军队去帮伐迦陀迦的开疆辟土流血。支援装备?听说波斯的财政也不乐观。”
要是波斯人没想当棋手,也没有隐瞒大象弱点的话,桓温其实并不会那么幸灾乐祸,既然波斯人不地道,那也别怪他没有节操想看盟友的笑话。再则说,他本来也没多少节操,要是波斯人自己没搞砸,他都想下绊子。
两人正说着呢,外面有人禀告基亚努什阿尔塔阿尔达希尔乘坐船只过来,并且已经派出随从进行通报,说很快就会来找桓温。
“赌五个铜板。”桓温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案几:“他是来求援的。”
“购置军械。”袁乔做出思考的神态,语速缓慢地说:“且不知道国内是否同意?”
基亚努什阿尔塔阿尔达希尔在一个月前从汉国本土抵达平蛮校尉部,应该是收到国内的什么指示,极大的可能性就是桓温与袁乔刚才说支援伐迦陀迦的事情。他刚离开汉国,马上又回去不是不可能,但现在的季风显然不对,再去汉国要耗费的时间太长,找桓温成了最佳的选择。
没有多久,基亚努什阿尔塔阿尔达希尔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经过通报进入军帐,几句客套话说完直奔主题,还真让桓温和袁乔给猜中了,就是商谈购买军事装备来的。
袁乔走出去,很快又走回来,递给桓温五个铜板,随后去做到一旁默不吭声。
桓温把玩着五个铜板一脸莫测地注视基亚努什阿尔塔阿尔达希尔,看得后者有些心里发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