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93章:目标萨特城

要彻底征服一个民族,首先得是让那个民族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以其举族被灭消失在世界民族之林,不如加入到强大征服者序列,或是蛰伏起来卧薪尝胆,又或是苟延残喘,只要民族没有灭绝总还是有着无数的可能性。
诸夏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属于一个民族?从“诸”这个字就能得出答案。
诸夏一直都不单独指一个民族,是指同一个阵营序列,由汉初之后逐渐形成汉人这个数量庞大的民族,再配以乌桓、鲜卑、南匈奴、羌、高句丽……等等许多的附庸种族,形成泛诸夏体系。
根据司马迁的解释,诸夏是从夏朝为起始,随着夏朝和商朝……乃至于周朝的崩溃瓦解,夏、商、周有先民迁移往中原之外。所以匈奴是夏的后裔,其余非汉人的民族也都能找到与夏、商、周有关系的证据,尤其是夏朝和商朝的证据更多,以此来判定其实大家都是自己人。
泛诸夏理论很难说对历史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汉人强大的时候,是击败和同化异族的利器。可是等待汉人衰弱下去,有外敌来进行侵略,抵抗不了而被统治时,那一套理论又成了瓦解汉人抵抗的利器,甚至一些文化人还能理直气壮地说给同一祖先的入侵者效劳并不丢人。
通常情况下,哪怕是诸夏的主体民族能够保证自身的强大,其余附庸种族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团结在泛诸夏阵营周围,时不时会闹出一些幺蛾子,有时候甚至会突然来一下狠的。
大多数时候其实是主体民族在关怀以及照顾其余小伙伴,比如给予粮食资助、教导知识、提升其工业水平,还有……高考加分?但这样的帮助基本是不会被感恩,屡次主体民族出现问题之后,撕咬过来就是那些人。
桓温和袁乔都是经历了同一个时代,西晋没有崩溃之前,统治阶层根本不认为胡人有很么威胁。他们有那样的自信是建立在三国并立时期,任何一国都能将周边的胡虏或蛮人按在地上摩擦,认为胡虏已经被完全驯服。
事实却证明西晋谜一般的自信完全是虚假的。
诸侯混战到三国并立的内战让诸夏这边丧失了大量的人口,缺乏劳动力之下不断地引进认为被驯服了的胡虏,一开始胡虏其实还相对老实,但耐不住司马一家都是野心勃勃之辈,诸王相攻显露出了西晋纸老虎的现实,然后被胡虏教做人了。
有了西晋的教训,致使汉人开始认识到胡虏压根不会被驯服,至少除开西汉和东汉之外,没人能够将胡虏驯服。他们的认知也没有发生错误,后面的任何一个朝代都没有像先汉做到过驯服胡虏的伟业。
不管是强盛一时的大隋,还是从建立到灭亡人口数量都比不上大隋的大唐,都是吃了认为自己已经驯服胡虏的亏,搞得一个被围堵不得不要求天下勤王导致天下大乱(杨广被困雁门关),另一个是干脆被自己认为已经驯服的胡虏送进了坟墓(安史之乱)。
现如今的汉国重新恢复了霸主的自信,可是源于西晋的教训足够深刻,其余是怎么样很难说,桓温和袁乔多少是会有一种要是再扶持起一个白眼狼必定会被咬的心态。
因为担心,导致袁乔对教化波斯打了退堂鼓。
桓温同样有顾虑,可是他选择迎难而上。他的脑子里已经在打草稿,想要建议中枢加大对波斯萨珊的文化渗透,帮波斯萨珊的阿尔达希尔王室建立起中央集权制度可以搞一搞,不过却是要制造波斯萨珊的内部混乱,里面有太多可以操作的地方了。
最终,基亚努什阿尔塔阿尔达希尔购买军械的请求没有得到及时的反应,桓温给予的回复是需要请示中枢。倒是他另一个学习汉国制度的请求得到了承诺。
基亚努什阿尔塔阿尔达希尔的到来只是一个小插曲,桓温现在最为重视的还是对阿三的征战上面。
在北部以及东部,汉军暂时不会有什么攻势,双方暂时是进入到对峙阶段。
“伏伟已经在往该处的沿海移动。”袁乔指的地图是东部沿海区域:“这边的山区并不是十分广袤。正面推进以及舰队投送登陆部队,敌军不想被夹击的撤退转进可能性最大。”
一直是到现在,汉军对于山地战其实都依然是不太熟,甚至于对丛林战也还有点抓瞎,偏偏不管是在平蛮校尉部还阿三本土,都无法避免山地战和丛林战。
桓温会拖到这个时候才登陆阿三本土,追溯起原因是从本土的西南调兵,再来就是留出更多的时间使更多的部队适应和学习山地战、丛林战。
最新一批被从本土调过来的常备军,他们是桓温指挥最久的部队,一开始是追随桓温攻打巴蜀的李氏成汉,后面有跟着横扫了东晋小朝廷的宁州、交州和广1州。他们从元朔七年被抽离桓温所指挥的编制,原因当然是本土南边的战事结束,再来就是汉军的体制不允许一支部队被一名将军长期控制。
桓温除了从本土调来对山地战和丛林战相对拿手的部队之外,还特意请调了骞建同以及一部分羽林军。
骞建同和羽林军是最后一批登陆阿三的部队,他们经过必要的休整就被指派任务,本部以及两个师的常备军负责攻打吉塔拿多王都萨特城,随行的还有一些阿三的归附军,后面还有会来自倭列岛的仆从军跟上。
吉塔拿多的王都萨特城是建立在一片平原的核心部位,以阿三的地理环境而言,哪怕是平原也缺不了密集的森林,河系也是又多又杂。
辛亏的是汉军从来都不缺渡河经验,有了向导的带路,本部是没有遭遇太大的麻烦,要说有什么不顺心的就是那些归附军拖慢了整体的行军速度。
“除了必要的向导,不管那些阿三了。”骞建同刚刚得知一点,只要渡过眼前的这一条河流,再往前方就是一马平川,还没有密集的森林碍事:“这里到萨特城是八十余里,骑军赶一些能在黄昏之前抵达。”
李均是骞建同的副将。副将就是为主将拾遗补缺的角色,另外就是干一些护卫主将侧翼之类的活。他很清楚骞建同是有什么打算。
“步军缺少代步的畜力,以最快的速度也只能在黎明前赶到。”蔡勉身为长史有更多的顾虑:“我们对萨特城虽然有窥探情报,可是情报有多少真实性难以估测。”
蔡勉是蔡优的嫡长子,他这一次能坐上征讨阿三大陆的末班车,是蔡优特地向刘彦求的恩典。
汉国的众多官二代们,由于官一代暂时没搞清楚刘彦的具体想法,大多数是比较老实地做学问或是勤练武艺,等待稍微摸清楚刘彦的想法,官一代就开始为子嗣争取建功立业的机会,极少数是往地方官的方向发展,更多是寻求出国境参与征战。
作为一个国家的王都,哪怕以吉塔拿多这样的小国,萨特城在任何时期都没可能不存在驻军。汉军得到的情报是,萨特城长期驻扎有八千左右所谓的卫军,基本是这个小国的十分之八刹帝利军团,必要的事情还能动员出不低于三万的青壮参与守卫城池。
除了兵力窥探之外,汉军还针对城防有做过了解,萨特城是一座约有五六万人的城市,有着三丈左右的城墙作为屏障,就是不存在护城河。
骞建同也知道是自己闲太久导致心态有些急切了。放弃单独由骑军突袭的想法,他却是难免又开骂:“那些阿三能更废物一些吗?”
说到底,汉军都已经入侵到吉塔拿多国境内,就是德拉王朝再蠢也不会忽略萨特城的城防。有了戒备的萨特城根本就不是骑军一个突袭能拿下的,尤其是骑军的数量仅是两千左右。
跟随骞建同这支部队要去攻击萨特城的归附军数量并不少,米萨普亲自率领的三千刹帝利军团,另有将近五万的贱民武装,他们之中的刹帝利军团素质其实还算不错,可是那些贱民就真的有些不堪入目了。
“有我们在前开路,他们还能走成这样……”李均不知道是该笑还是恼怒:“如果阿三都是这样的话,我们还真的是选了个好的征服之地。”
可不是?阿三表现得越烂,作为队友当然是无法忍受。可是对于入侵者来说,越烂的阿三就越好打,真的就是一件好事。
渡过河,再往前行军五里左右,骞建同就下令构筑临时的营寨,必要的斥候肯定也要派出去。
没等归附军跟上来,骞建同已经下令蔡勉主持埋锅造饭,派出的斥候回来禀告,发现了相当数量的吉塔拿多军队从两个方向进逼而来。
“一支是骑兵和步兵混编,数量约有八千左右。”蔡勉当然是没功夫管做饭,紧急回到主军帐干正职:“另一支是战车兵和步兵协同,数量在六千左右。”
战车兵?诸夏早就淘汰战车兵这个军种,其余文明……包括罗马和波斯萨珊这两个帝国级别的国家在内,皆是多多少少还有战车兵的存在,尤其是阿三各个国家的战车兵编制还相当庞大,视为主战兵种之一。
洒出斥候的侦查和警戒范围一般不会超过三十里,斥候发现敌军并回来禀告会消耗一些时间,实际上敌军是一直在接近当中,给汉军做出反应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骞建同下令构筑的临时营地,以诸夏的营寨规格而言,临时营地不会多么讲究,也就是不会挖出必要的沟渠,顶多就是设置拒马和栏栅,营地内亦是不会构建多道防御链。这样的营地几乎没有固守的优势。
“他们竟然出城主动应战?”李均不是假的不明白,是真没搞懂吉塔拿多那边是什么心态:“是拖延时间加固王都防御工事吗?”
“孤城不守。”蔡勉没多少实战经验,以自己学到的兵书知识,说道:“萨特城周边没有卫星城,机动部队安置在城外,符合兵力布置。”
防御城池的话,理所当然是不能将所有部队龟缩到城市里面,除了会加剧资源的消耗之外,对外部的联系也会被完全切断,更是让来犯敌军失去威胁能专心攻城。
不管逼近的敌军是有什么目的,骞建同才不会被动留在原地,他的选择是骑军迎击来犯的敌军步骑混编所部,一个师搭配后续跟上的近一万归附军迎击敌军的战车和步军混编所部,剩下的人固守营地的同时作为后备兵力。
这一片地方的地形都属于平坦,周边是有树林,只不过林子占地不广。
阿三这边属于炎热气候,哪怕是平原也看不到葱葱草原,一眼看去就是一片大体为土黄色的景色。
亲率骑军应战的骞建同,他向东北部行军没有多远,视野之内的地平线就看到了敌军,借着望远镜的便利观察,诡异地发现吉塔拿多的这支军队骑兵与步兵拉开的距离有些长,两者相隔在八里左右。
“吹号!”
骞建同现在有三个选择,第一个是直接攻击敌军骑兵,解决掉骑兵再来慢慢收拾敌军步兵;第二个选择就是迂回,优先冲击步兵,争取打得溃散,再转过头来与敌军骑兵交战;第三个选择是分兵,同时攻击敌军的骑兵和步兵。
“目标敌军骑兵!”
骞建同本身是骑将出身,也指挥过步兵,了解骑兵,对步兵也不陌生。他的选择是优先解决敌军骑兵。
吉塔拿多一方明显也发现了汉军的存在,奔在前方的骑兵缓缓地停下来,位处后方的步兵往前一段距离之后也停了下来。
骞建同很快就看到敌军骑兵正在换马,留出部分注意力关注的敌军步兵则是原地留下千人左右,其余步兵又开始向前。
“换马!”
这支羽林骑军是直接在移动中进行换马动作,赶路使用副马,交战时换上主战马,那是携带多匹战马的骑兵都会干的事情。
羽林骑军奔驰中的换马动作像是吓住了吉塔拿多的那些阿三,下一刻那支阿三骑兵竟然很干脆地调转马头往回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