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94章:教科书般的骑战

骞建同面对敌军这样的选择第一瞬间是产生“他们设下埋伏”的想法,可是这片地方的地形就是一马平川,周边也没有分布过广的森林,几乎是一目了然的空间下,敌军应该怎么个埋伏法?
吉塔拿多的骑兵并不是在驰骋中突然调转马头往回跑,任何一支驰骋状态的骑兵都办不到原地转头,哪怕真的是想要后撤,也应该是进行小幅度的左右两翼迂回。
战马不是车辆,没有倒挡这一功能,奔跑状态下的战马想要转弯也需要有一个幅度,要是角度太小极容易发生侧翻,就算没侧翻也会与周边的同样是骑马的伙伴发生碰撞。这样一来一个必要的拐弯幅度就成为必然,就好像是赛跑选走在拐弯跑道无法全部走内道的道理是一样的。
两军的间隔一直在被拉近,随着距离越来越小,骞建同一再确认这片地形不存在埋伏的可能性,看到的也是敌军的步兵正在慌乱地构建防冲撞阵型,大体上也就能猜出是怎么回事。
无法就是两军相逢,汉军这边有望远镜可以事先进行兵力构成的情报窥探,吉塔拿多那一边则是只能模糊地发现前方有部队出现,一方能够将对方的兵力构成收进眼底,另一方得是足够近才能用肉眼分辨,做出反应的时间肯定是存在落差。
不存在狭路相逢的说法,可是这一片地方的地形就是一片平坦,吉塔拿多一方的统兵将领显然不蠢,他让骑兵后退是在掩护步兵,要是汉军的骑兵依然紧追己方骑兵,步兵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多种准备,至少是己方骑兵不敌汉军的时候可以有个“港湾”;又或是己方骑兵挣脱汉军的追击,汉军骑兵调转马头对付己方步兵,游弋待战的己方骑兵就能攻击汉军骑兵的侧翼。
得说的是吉塔拿多的将领打的算盘很不错,可接下来汉军骑兵的一分为二就在他的预料之外。
骞建同带来的是羽林骑兵,那是一支被当成王牌部队训练的军队,自建军的那一刻起也没有少参与作战,对付全盛时期的石碣赵国或许不敢托大,可是对付压根就瞧不起的阿三则是信心十足。
信心十足也能解释为士气高昂,对即将爆发的战事充满了必胜的信念,要是本身没有那个实力叫妄自尊大,少不了又成为军事作战史上的一个反面教材,可羽林骑兵显然不会。
羽林骑兵一分为二,骞建同亲率一千五百骑继续追击吉塔拿多的骑兵,分出去的五百骑则是奔向正在构建防冲击阵型的吉塔拿多步兵而去。
战场上的情势并不显得复杂,追击与游弋,固守与准备发起进攻。骑兵对骑兵的交战就是在不断的追逐中断断续续发生,骑兵对步兵由于一方机动力不行会更早发生。
负责攻击吉塔拿多步兵的五百羽林骑兵,他们试探性地接近到敌军百步范围之内,预料中的敌军射箭没有发生,整支骑兵就成一个半圆形的姿态冲刺脱离,没有直接撞上去。
完成迂回的这五百羽林骑兵,他们再一次向着结阵的敌军接近,控马的时候换上了骑弓,滚滚的马蹄践踏声中,弓弦的嘣动声并不起眼,一支支羽箭却是破空激射而出。
骑射是骑兵的一种艺术,马镫没有被发明出来之前,哪怕是自小与战马一块成长的草原人都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在驰骋中射箭,那是考验骑术也是考验平衡的一种战法。
羽林骑兵的坐骑有高桥马鞍,还有十分成熟的马镫,他们的骑弓还是以科学角度研究出来的产物,一轮驰骋中的射箭之后没有任何的停留,更没有发起冲撞,是又形成迂回姿态脱离而出。
没劈头盖脸射了一轮的吉塔拿多步兵阵型中,惨嚎声是随着羽箭的落下被喊出,随后就是受伤者嘴中不断的呻1吟声。
结阵的最前方是一群拿着小圆盾和短矛的步兵。
标准的防冲撞阵型是由多个长型的方阵构成,每个方阵前排小圆盾成横线互相搭着再一手横出短矛;第二排是用自己的小圆盾紧贴着第一排的袍泽,同时手里的短矛也是倾斜状态地向前;第三排的小圆盾会一样地抵在袍泽的背后,短矛则是触地指向天空。
估计是吉塔拿多遭遇的对手没玩过骑射这么一种骑兵的艺术,导致他们根本没预料到汉军骑兵不是直接发起冲撞,防冲撞阵型为了使阵型更加紧密,也是互相之间为了借力让小圆盾贴背,箭矢落下的天空也就没有了防御。
连续两次的骑射都没有迎来吉塔拿多步兵的弓箭反击,使这一批对付吉塔拿多的羽林骑兵变的十分奔放,他们逐渐分为五个大队,十分嚣张地将大约四千左右的吉塔拿多步兵“环”起来,一次又一次地玩起了奔射。
骞建同在追击吉塔拿多骑兵的时候还有空闲关注另一边的战场,看到本方骑兵玩起了“围射”不免出现一种困惑,没搞明白吉塔拿多是没有远程攻击手段,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反击。
吉塔拿多的这一支步兵当然是有远程攻击兵种的存在,种类还显得有些多,除了传统的弓兵之外,掷弹兵和标枪兵都有,可他们一开始就出现了错误。
任何一支军队都需要组织度,然而组织度这东西可不是嘴巴喊一喊就算完事,依靠的是成建制的部队在平时一再的训练,由组织度再进化成为默契的协同配合。
由多数人组成的军队,人越多想要形成协同就越困难,吉塔拿多不是什么大国,可能会有精锐部队,可绝对不是出现在战场的这一批。
他们仓促要组成防冲撞阵型,近战步兵积压了远程兵种的空间,结果是防冲撞阵型成了摆设,远程攻击兵种没有前方的人给出示意无法判定目标,除了极个别的人在胡乱发射之外,大部分是“哑”的状态。
后面,他们又被汉军骑兵披头盖面射的近战兵种又向内部龟缩,干脆就将自己的远程兵种给挤成了一团,结果就出现了战场上的那一幕。
没有任何开玩笑的讲,吉塔拿多这片土地上还真没有能成队玩骑射的骑兵存在,或者说整片阿三大陆除开贵霜帝国时期,再往后也没有了成建制能玩骑射的骑兵。
阿三们在移动工具上射箭采取的是乘坐战车,他们的祖先是这样玩,可能有那么个一两千年过去了依然还是这么玩,至于骑射什么的,他们比较擅长是在战马(摩托)背上玩叠罗汉。
骞建同发现正在追击的敌军骑兵有过去帮助的迹象,几乎是没有怎么费脑细胞就领前带着行走会与敌军出现重合的路线。
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是吉塔拿多这一支步骑混编的将军,前往攻击入侵者的营地半途发生遭遇,要说入侵者会出营反击是有些心理准备,但事先的估计是会发生在营地十里范围内。
营地十里左右发生攻防战是战争的一种常态,不能说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太异想天开,但是汉军斥候的优秀,还有骞建同的攻击性,种种因素使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的猜测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吉塔拿多的步兵处境变得异常堪忧。
另一个让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有想要以头撞墙冲动的是,己方负责指挥步兵的将领很明显根本就不适合带兵,哪怕是面对骑兵来攻,四千人就算是想要组成密集阵型,那也应该将远程兵种必要的活动空间考虑进去吧,可显然那个将领要么是真的脑残,另一种可能性是临阵心态失衡发挥失常,反正就是将事情办砸了。
己方步兵的糟糕情况迫使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哪怕知道过去支援会被汉军骑兵咬上,可与步兵一再受到骑射无法反击可能发生的溃散相比,被汉军骑兵咬上就成了能承受的范围。
毕竟只要步兵不溃散,战场上就依然是吉塔拿多的兵力占优,要是步兵溃散的话,先不谈后续还要不要再继续攻击汉军,书拉卡家族就该成为整个国家的笑话了。
一阵“呜呜呜——”的号角声被吹响,那也是战场上第一次出现号角声。
本来围着吉塔拿多步兵在玩骑射的五百羽林骑兵,他们在号角声中做出集结动作,缓慢而又坚定地组成了一个锥形的骑阵。
同时,以骞建同为锋矛的另一股汉军骑兵,他们也在驰骋中完成了冲锋阵型。
要是从高空向下鸟瞰,已经扭曲又挤成一团的是吉塔拿多一方的步军,成为一条不规则直线的是吉塔拿多另一支数量为三千左右的骑兵,汉军的骑兵则是在两个不同的方位以锥形的冲锋方阵。
在这一边的战场之外,约是二十里左右的另一角,一支从北向南的吉塔拿多战车以及步兵部队正在不断移动,处于南边的一支汉军以及归附军则是成为最前端品字阵型、后方不规则长方阵型在向北推进。
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不知道远处的友军也即将与汉军发生接触战,他只知道当原本正在攻击己方步兵的那支汉军骑兵对上来,他们这一支因为向前冲锋而成为一条直线的队伍必然会被拦腰截断,还是那种直接被切成三节的截断。
事实就如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预料的那样,有点不同的是两股汉军骑兵在即将发生碰撞之间又特么来了一轮骑射,中箭死亡或者落马的吉塔拿多骑兵或许并不多,可是却让吉塔拿多骑兵下意识拉开了距离,下一刻是两股汉军骑兵一前一后冲进了变得松散的吉塔拿多骑兵队线中,一阵的碰撞声、惨嚎声、马斯声……刹那间爆发出来。
骑兵的对冲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不断交错而过的同时,马背上的骑士挥舞着兵器,每时每刻都有敌我双方的人从马背上掉下去,又或者是战马与战马碰撞一起摔个人仰马翻。
短暂的一阵冲击过后,双方的骑兵不断地移动导致离开了刚才的交战场地,留下的是一片由战马和人共同组成的血腥画面,那里的人和马可以是散落,也能是互相堆叠,有死而全尸者,也有被马蹄踩踏成为肉泥者。
战场离不开血腥的画面,比较瘆人的是一半完好另一半却被踩成肉泥却没死的人,他就那么用双手抠挖着土地,拉着自己的肠子,一脸扭曲地向前爬呀爬,留下了身后满地的血迹以及肠子,没多久就脑袋一歪停下完全没了动静。
完成对冲又脱离之外,骞建同迅速地环视了一下战场,大吼:“迂回,再击!”
战场指挥官得有一副大嗓门,却不是对着全军吼,是至少要让跟随一侧的司号员能听得见。
又是一阵苍凉的号角声被吹响,只是号角的节奏出现了变化,因为冲击而散掉的汉军骑兵,他们是就近与周边的袍泽再次在驰骋中靠拢,或是人多人少地组成新的冲锋队形,按照号角下达的军令再次向着就近的敌军发起冲击。
在战场的一侧,米萨普库德劳斯迪让汗可斯汉其实是已经观看了有一小会,他刚开始的时候是认为汉人也太托大了一些,竟然有胆子仅用两千骑兵迎战近万步骑。
当汉军骑兵分队之时,米萨普开始有点怀疑自己选择投靠汉国是不是正确的举动,想的是汉国虽然强大,可是军队也太狂妄了。他看到汉军玩骑射虽然感觉惊奇,却也没有增加多少汉军可以取胜的信心,直至看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脑袋瞬间就是一片空白。
吉塔拿多的阿三哪见过突骑兵这一个兵种,就算是有类似的骑兵种类,可无非就是游弋或冲阵,打一场之后就该脱离出去游弋喘口气,真没见过像羽林骑兵这种能游弋骑射、能凶猛冲锋……还特么能分散来回冲击的打法。
“湿婆大神在上!”米萨普回过神来的第一瞬间是发觉自己的下巴很难受,幸好是没有脱臼:“那阵仗太恐怖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