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797章:明正典刑而已

战争本来就充满了残酷和血腥,不管对自己还是对敌人都是。
汉军迎接着敌军战车的冲撞,那是一种野外仓促间与战车部队交战必然承受的痛苦,也是必须抗住压力的事情,要不然就是全面崩溃。
值得庆幸的是战车对交战环境很讲究,需要平坦且没有障碍物的地形,一旦前进的道路有了障碍,它们就会遭遇受限。
战场前端惨烈的一幕幕时时刻刻都在上演,是随着地面障碍物的增加,吉塔拿多战车冲撞的次数频率才减少。
李均必须要学会无视残酷的画面,注意力集中在全局的观察方面。他根据自己的判断让部队进行适度的推进,更是派出跳荡兵先行进入战场。
跳荡兵就是一种学术名称,他们是一群相对灵活轻便的兵种,野战时主要是游动而击,必要的时候担任追杀敌军溃兵的追兵。
在今时今刻,由于战场可以阻拦战车前进的障碍物太多,致使吉塔拿多的一些战车不得不提前降速,他们有的完好无损地停了下来,一些则是停得不及时撞到障碍物,出现了相当数量的战车待在原地不动的情况。
跳荡兵迅速扑上去,没有了速度的战车,原本待在车体上的两三人脸抵抗的心思都没有,是丢掉手里的兵器转身向着本阵逃窜,一般是没跑几步就被逮住干掉。
不是那些停下的战车兵不想重新驱动拉车的马匹动弹起来,是战车要改变方向需要去搬动。而光靠三个人根本搬不动车体。
在诸夏的春秋时期,战车作为战场主力的年代,每一辆战车都会搭配至少五十名步兵。这些步兵固然是跟随战车在战斗,可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就是随时随地帮忙搬动战车。
吉塔拿多只有战车部队冲锋而上,步兵是待在后方没有动作,他们显然就是要直接冲进汉军布下的阵势,可能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转向的需要,或许下令冲击的指挥官都没想过发起冲锋的战车能回去。
在汉军这边解决掉所有能够解决的吉塔拿多战车之后,原本吵杂的战场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大多数人都是有些出神地看着交战后的场地,散布或是层叠的那些死状各异的尸体,破碎了的战车。
本来应该完成左右两翼移动准备包抄的归附军,他们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远远没有达到李均的要求,他发现这一点之后异常恼火,派出了亲兵前往解决。
承受战车冲击的汉军本部,要说死伤惨重倒是不至于,只是战车冲击的画面太过震撼。战时不是清点伤亡的时候,倒是需要一点点时间来稳住军心,也就暂时无法做出什么举动。
吉塔拿多那一边,他们发起冲锋的战车数量是五百,没有如自己期盼的那样一举冲垮汉军本部,逃回本阵的大概是两百辆战车左右。
“不能再打了。”昆阿多桑注视着左右两翼正在接近的敌军:“撤吧,再不撤有被包围的危险。”
没人有什么反对意见,撤退的命令也就被传达下去,很快这一支吉塔拿多的部队就开始动弹起来。他们需要先解开拉车马匹与战车本体的架子和绳套,好几个人一块去抬动战车改变方向,再重新固定上架子和绳套,耗费多少时间完全是看动手的速度。
李均对吉塔拿多那一边的动静是从望远镜里窥探到,他没有任何犹豫下达了进攻的命令,看向左右两翼归附军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杀气。
“郎将。”戴深用着惊喜的声音喊:“我们的骑兵部队正在往这边赶。”
李均顺着戴深所指的方向看去,那边是一片尘土飞扬,通过望远镜能模模糊糊地看到诸夏特色的旌旗,应该是骞建同率先解决了自己对付的敌军选择对这边进行驰援。
他们这一边不是没有骑兵,问题是作为斥候的角色而存在,数量也着实是少了一些。其实就算是数量多的话,斥候是很宝贵的兵种,就算是干掉十个敌人损失一名斥候也是亏本买卖,李均才不会犯傻让宝贵的斥候去干那种事情。他下令步兵出击不过是尽尽人事,可能会逮住一些吉塔拿多的步兵部队,想逮住战车兵则是属于没可能。
最终的交战结果是,李均这一边的确是咬住了吉塔拿多的一部分步兵,驰援而来的骞建同所部追击二十来里截下了吉塔拿多更多的步兵和少量战车兵,一直到黑夜降临收兵之后,战果才被统计出来。
“真应了那句话,没有过时的兵种,只有会不会用的将军。”骞建同刚从长史那里得到统计:“能够找到的,我们击毁或是俘虏的战车四百二十七辆。根据你的描述,我们伤亡在战车的部队数量至少有千人?”
李均满脸的阴沉,闷声道:“是末将太理所当然了,派出盾兵小队试图拦截敌军战车的冲锋。”
话也不是那么说,尝试组织倾斜盾墙颠覆敌军战车的盾兵小队,他们努力的效果是不怎么好,可从某些方面还是完成了起初的目标,就是拦截下尽可能多的敌军战车,不使敌军战车畅快淋漓地冲击本阵,问题是伤亡真的太严重了,直接废掉了一个师建制里半数以上的塔盾兵。
“不问过程,能够完成目标,就是正确的应对。”骞建同显得很宽容,他真不认为李均的应对有什么错误的地方,不过对那些归附军就是另外一回事:“军官十抽一杀并不足够!”
汉军的指挥系统才不管当时归附军从左右两翼包抄能不能达到包夹敌军的目标,要的是归附军听从指挥用心办事。更不会去问归附军为什么会无视明确的军令干出了围观不动的行为,事后回到军营就召集归附军的军官,以普世规则抽签开始杀人。
十抽一杀会用在很多方面,一般是针对败兵,抽签死掉的人付出了代价,侥幸没死的人也得到了震慑。另外就是针对军官,诸夏这边对军官的秋后算账还算宽容,罗马那边可是要严苛许多,曾经都有十抽五杀的例子。
“十个中再选出四个明正典刑。”骞建同不是知道罗马的例子,是真的相对恼火,寒着脸又补充:“士兵执行十抽一杀。”
归附军是用来干么的?反正不是摆着好看的。汉军对归附军没有过多的指望,可绝对无法忍受归附军敢无视命令,借题发挥什么的都好,干掉一批庄严权威很有必要。
李均不是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要不然早就下达相同的命令,得到骞建同的指示后非常干脆去执行命令。
当然不是随随便便就将事情办了,是集结汉军本部进行准备,再调遣违抗军令的那批归附军,进行分批的控制。
过程中不是每一个归附军都会认命,他们在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会鼓噪。这一个阶段少不了是要死上一些人,他们的死起到了震慑的效果,使其余人带着侥幸的心理去进行抽签。
“没有必要这样子的。”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脸皱成了一团,已经不是第一次求情,再次保证:“我会进行约束,不会再次出现类似的事情。”
骞建同是看着又再一次鼓噪起来的阿三们,那是抽到死签的人根本不想死,或是哭天喊地,又或是试图逃跑,场面一度有些混乱。
“军队之所以是军队,是军队极度需要纪律。”骞建同没有刻意表现的凶狠,面无表情地扭头看向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说道:“犯错了应该得到教训,鲜血会给予剩下的人最刻骨宁心的记忆,使他们不再犯错。”
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几乎是带着哭腔:“将近一百名的军官,超过一千的战士,他们上战场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另外的一边,李均已经下令让本部做好警戒,又分发武器给另外一些抽了生签的阿三,派人进行喊话。
“干掉他们,洗刷你们的耻辱。要不然,就全部去死!”
一万个阿三而已,还是有过无视军令的阿三,汉军看他们的眼神里面反正不存在什么正面评价,干掉这一批阿三,后面还能收服更多的阿三,入侵者就该有入侵者的样子,仁慈得不到感谢,只有用鲜血来进行震慑。
也不是说汉军要做杀人狂,任何的举动都是讲究策略,先采取高压政策,后面稍微对阿三好一些肯定会被感恩戴德。
抽到死签的阿三,他们在邀请抽到生签的人一块反抗。同时已经有抽到死签的阿三以行动来求生,他们或是逃跑,或是做出了冲击汉军的举动,无一例外全成了倒在地上的尸体。
李均看到那些抽到生签的阿三手握武器,有的迟疑,有的是凶狠地看向汉军,反正暂时没有阿三向同袍动手,冷淡地说了两个字:“放箭。”
是对着抽到生签的阿三放箭,原因是他们明明得到命令却是没有执行,杀掉他们可以再次表明命令的重要性,也是逼迫他们抡起武器冲上去干掉抽到死签的同袍。
汉军弓箭手射出的箭矢有些稀稀拉拉,其实也没有杀死多少人,却是起到了“皮鞭作用”,让那些迟疑的阿三动了起来。
动弹起来的阿三选择性有点杂,一些是凶狠地冲向汉军,一些是真的对抽到死签的同袍动手,剩下的那些是跪地哭嚎,场面是彻底乱了起来。
正在死去的阿三都是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的部下,他是看着混乱的场面脸颊不断抽搐,藏在衣袍里的手也是不断握拳。
骞建同自然发现了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的异状,他觉得没让这个阿三婆罗门亲自去清洗已经很照顾,要是残忍一些才不会让自己人动手,该是一开始就让这个阿三婆罗门去干这种脏活。
“知道为什么是我们汉人杀到你们的这一片大陆吗?”骞建同也没等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有什么回应,自顾自往下说:“因为我们汉人比你们更追求纪律,用纪律约束起一个集体。别以为我们是特别针对你们,任何违抗军令的人,不管是谁都该付出代价,类似今天的事情不止发生在你们身上。”
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难以置信地问:“您是说,汉人的士兵也会抽生死签?”
“当然。”骞建同颔首肯定道:“纪律没有鲜血作为震慑,怎么能够显示出庄严性?不止死我们汉人,同为强国的大秦和波斯,哪个没有这个的规矩?”
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就是个小国的婆罗门,待在旮旯地方行使作为婆罗门的特权作威作福,对于外国会有一些道听途说,可要说有多了解就算了。他不知道骞建同的话是真是假,听了倒是心里觉得好受了许多。
行刑的现场,由于人实在是太多,分出的场地也就有些多,一些地方是完成了对抽到死签的杀戮,更多的地方则是依然还在进行。
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不知道是从骞建同的话里领悟到了什么,他后面是行走到各个场地,喊话让阿三们接受既定的命运。
使汉人感到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经过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的喊话,阿三们竟然是听从了指示,抽到死签的人未必想死,抽到生签却被勒令干掉抽到死签的人则是挥舞起了武器。
“他的影响力这么大?”李均已经来到骞建同身边,远远地看着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的作为:“是阶层,还是个人魅力?”
“他们这边很神奇,阶层压制非常明显。”骞建同就不认为能力平庸的赞特普德易劳斯书拉卡会有什么超人的魅力,稍微想了想说道:“在他们的社会体系中,婆罗门是能决定刹帝利以下阶层的生死。”
没什么好奇怪的地方,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民族,高层都能决定以下阶层的命运,只是阿三这边更为明显一些。
“希望经过这一次之后,阿三们能吃教训。”
“希望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