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04章:情况有些严重

大面积燃烧起来的草原非常恐怖,不止是大火肆虐下的恐怖,还有原本栖息在那一片土地上的族群……可不止是人,还有另外的一些动物,它们为了躲避大火开始成群结队地逃奔。
草原上的大火着实是太大,或是燃烧了太多的植物,黑烟滚滚地升向天空,遮蔽了不知道多少范围的天际,哪怕是在雁门关区域都能看到远处天际那黑蒙蒙的一片。
“野牛群、野马群、狼群……,豹子、豺……各种各样的动物,它们正在向东南方向成群结队地逃窜。”李坛说的是斥候收集到的情报:“那些动物并不像往常那样互相攻击,谁都顾不上谁。”
都要被烧死了,大概只有人类在明知道自然灾害降临还会继续互相残杀,动物只会服从于本能,远离那种根本无法抵抗的灾害。所以了,要是哪天看到各种处于本来应该互相攻击食物链的动物“和谐”地一块跑路,就该知道肯定是有什么灾害要降临了。
“那些动物逃跑的东南方向,是敌军的所在方位吧?”庾翼得到答案,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他们现在肯定是慌了。”
根据斥候的描述,他一辈子看到的动物都没有当时一眼看到的多,种类还多到根本辨认不清,大的动物践踏着小的动物,它们的迁徙是以一种血流成河的景象在进行。
刘彦能够想象出那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称呼为一轮灾害下最残酷的强弱淘汰一点都不为过,不止是弱小的族群会被路过的强大族群以蹄子淘汰掉,事实上体力不够、耐力不够、智力不够都在那一轮淘汰赛下成为牺牲品。
非洲大陆每年都有大规模的动物族群迁移,它们的迁移是为了什么先不谈,过程中的老弱病残都将死在迁移的半途,留下的都是一些建康且强壮的动物。虽然好像有些残酷,可能够成功抵达新栖息地的动物,它们竞争到了留下后代的机会,强壮者的基因被传承了下去。
“种族的竞争历来就不温和。”刘彦并不需要所有人都能听懂,往下说道:“民族与民族也是一直处在生存的竞争过程中,人与动物没什么区别。”
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几乎所有手段都能使用,其中就包括在草原上放火,只是这一次汉军在草原放火一开始的目标真不是针对敌对民族,是为了阻止西高车境内的蝗虫南下,得说的是目标似乎被达成了,可后果也太严重了一些。
刘彦很有针对性地问:“柔然那边怎么样了?”
桑虞在出巡队伍担负起了行军长史的角色,梳理情报就是工作之一。他用着莫名的表情和语气说道:“郁久闾跋提回去后第一个命令是收缩兵力,包括派人前往与东高车、拓跋残部和慕容残部的前线。”
他们已经逐渐醒悟过来了,草原对游牧民族真的相当重要,重要到不管是在哪个区域放火,只要干了就要有成为草原公敌的觉悟。
“我们抓住了一些丁零人。”李坛有些尴尬地说:“他们的使命是去到任何有人的地方,宣扬我们在草原放火的消息。”
“我们有做过相关的推测。”桑虞接过话题,说道:“柔然人和大汉的关系会陷入冰点,有一部分的可能性会转变成为敌对关系。其余的草原人,包括已经与我们进入战争状态和没有的那些,有很大的可行性会联合起来,将矛头对准我们。”
桑虞所谓的“我们”不是泛称整个汉国,是认为出巡队伍要是不撤的话,陷入围攻几乎是必然。
李坛必须说出自己的推测:“陛下,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他是以吃了苍蝇的表情在往下继续说:“纵火草原的消息也可能影响到我们内部……”
汉国可是兼并了相当多的民族,入侵中原的除了羯族属于必须灭族之外,相当数量的羌人、氐人、匈奴人和一些乱七八糟的杂胡都成了汉国的一份子。
由胡人的身份“变成”汉人,那是建立在汉人又重新成为霸主的前提下,他们具体是真心诚意还是虚与委蛇无从判断而起。
汉人重新成为霸主的时间还太短,吸收的诸胡时间也是有长有短,手段上更算不上什么温和,只逼着那些人在死亡面前接受被吞并。
在没有明确民族观念的年代里,尤其是胡人刚刚接受民族这一概念没有多久,他们附从强者是一种理所当然的生存手段。
在过去的那么几年里,融合过程中自然是有一些负面的冲突,大体上倒是呈现良好趋势。那是建立在汉军屡战屡胜的基础之上,再来才是他们并没有遭受多么明显的区别对待,归咎起来就是没遭到多么大的刺激。
“你们认为他们听到草原的消息,会爆发叛乱?”刘彦其实也难以有明确的判断,他却是必须重视这个猜测:“那么,你们的意见是终止出巡,让寡人回到长安?”
放火烧草原真的会逼反那些已经安分的“汉人”?对此谁都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他们所知道的是,放火烧草原会引起游牧民族的疯狂,出巡队伍必将遭受围攻。
“陛下,您在这里。”庾翼的出身注定了一开始就是位高权重的那一批人之一,他还曾经站在过‘少数人’的顶端,目前也是属于‘少数人’的一员,看待事情的角度注定不会只是一隅:“您被围攻本身就必定影响到整个大汉。”
好像是那么回事,刘彦注定是众多的目光的汇聚点,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有太多的人在注视着。一旦发生被攻击的事件,震动的将是整个国家,还将影响他国对汉国可能的下一步行动。
“您所在的地方发生围攻,国内肯定是要发兵勤王的。”庾翼说的是被围攻,不是指通常意义上的交战,他异常严肃地说:“陛下,以当前形式而言,您需要回到长安。”
出于尊严,刘彦对即将发生战争从第一线撤退是持排斥态度,那与灰溜溜地逃跑不会有什么区别。
刘彦却是要思考庾翼的那些话,尽管不愿意承认,可事情多半是会如庾翼所讲的那样发展,要不自己都遭遇围攻了,国内却是没有半点反应,就该轮到他产生一种“总有XX想害朕”的想法了。
其余人在用眼神交流,他们其实小部分赞同庾翼的建议,就是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等着被围攻,其余倒是有不同的意见。只是他们不能全部一块劝谏,要不然就算是对刘彦好意,也是在为国家考虑,可不免就成为众人逼迫的情况。
“西北方向的军队?”刘彦是沉默了一小会,重新开口之后问:“征北将军有没有信心十日内击败?”
李坛不敢有什么犹豫,行礼回答:“臣有信心。”
刘彦点了点头:“很好,出兵吧。”
众人又是用眼神交流,他们大概能猜测刘彦的心情,就算是真的要离开,先解决掉那股敌军也是前提。
“另外,寡人不是回去长安。”刘彦是深思熟虑,他环视众人一眼,平静地说:“出巡不能停止。”
遭遇一点危机就像惊弓之鸟那样逃回巢穴,那不是刘彦能干出来的事情。他也不是执拗着要维护自己的尊严,是出巡的事情早就通告天下,出巡到一半却终止,会给天下人一种老刘家对国家的统治没想象中那么牢固的印象,再来就是会打开一扇名为挑战皇权威严的大门。
庾翼在刹那间额头冒出冷汗,他总算是反应过来,效忠的对象不是承平的天子,是马背上杀出来的开国之君。他还有了新的领悟,现如今的汉国也绝对不是曾经的晋国,面对危机从来都不是逃避或被动承受,应该是主动地去粉碎危机。
“陛下,臣……臣……”庾翼反应过来之后是惶恐地向刘彦行礼,可能是恐惧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导致说话有些结结巴巴:“臣……有罪,不该……”
刘彦知道庾翼已经明白过来严重性了,统治者注定不能表现出软弱的一面,是任何的软弱都不能表现出来,哪怕是这边的部队会全军覆没,也绝对不是选择一走了之,那关乎到统治的稳定,绝不是简单的一个人的王朝是否被动摇。
明白点说吧,统治者一旦软弱,那该会让多少人产生一种“那张宝座我也能坐一坐”的想法?一家一姓的王朝统治不稳固,那就是埋下了遭遇挑战的种子。
要是当前的统治者残暴,付出代价给予推翻当然是属于正义的事业,可是改朝换代极少次才是“正义事业”,更多次的改朝换代不过是某个谁或某个群体滋生了不该有的野心,导致战火燃烧了整片的大地,不知道多少人为了某个人的野心血洒疆场,又有多少无辜者丧命在一次又一次的王朝更替战乱中。
当然不是说谁必须效忠于谁,活不下去了依然是要忍耐,可只要是社会必然是存在统治阶层,王朝或其余形式的统治只是换了方式,可是少数人为了自己的野心点燃了战火,后面除了少数人的野心达成,对谁有好处?更多其实是受害者。
李坛带着极大的压力率军出战了,他对军队将校阶层的讲话无比明确,他们的出击不是为了完全歼灭那股敌军,是要用最少的时间完成对那一支敌军的击溃。
能做到将校阶层不会是完全的白痴,他们多少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了有那样的军令,就是内心里不免是会有些复杂,毕竟他们要是耐心一些,真的可以完成对那股敌军的全歼。
统帅阶层自然是不会对士兵那样讲,相反是会一再强调出征就是为了全歼那股敌军而去,鼓励起了士兵的暴虐,再加上一些精神的鼓舞,他们这一次交战的目标除了必然的立功获赏之外,还带着保卫天子的伟大使命。
汉军这边有动作,联军那边自然是会得到来自侦骑的回馈。
草原之上,只要是自己能看到谁,那么对方必然也是发现,尤其是大股军队的行动,除非是事先根本没察觉到军队的存在,要不然可以说随时随地都是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
“我们没有退路。”龙都显得很暴躁,嘶吼一般地说:“我们的背后除了无穷无尽的灰烬,就是正在燃烧的野火!”
大火正在席卷草原,火肆虐过的地方就是留下一片的灰烬。如果觉得说草原上的火灭了之后就代表安全,那绝对是没有半点基本常识,他们进入的会是一片寸草不生的环境,人稍微活动一下就是浑身的灰,人一多必然践踏起灰烬的灰尘,甚至风大一些也是灰烬满天飞。先不去考虑水源,人吸入太多的灰烬,除了死亡还能有什么?
苻健也有些急躁,他想了无数种的可能,向来路退绝不是选项之一。
“除了没有退路,我们还在不断地遭遇野兽冲击,已经有上千名战士倒在了野兽的蹄子底下。”龙都有亲眼看过那场景,各种各样的动物就像疯了一样地冲锋,任何挡住去路的必将是被碾过去:“它们根本不知道死亡是什么,壕沟无法阻止,它们是前面的填平了壕沟,后面的踩着肉泥继续前往冲。我们只能烧起足够多的篝火,让它们害怕火焰不敢横冲直撞过来。”
苻健这几天不断派出侦骑探查另一个方向,也就是浑邪山那边,侦骑给予的情报是在那边也发现了汉军,没搞清楚是原本的驻军还是后面调动过来。他很想建议龙都从浑邪山突围,可那又与一开始的目的产生冲突,因此不但不能那么建议,还要劝阻龙都往浑邪山突围的行动。
“我们本来就是要去攻击大汉天子所在的队伍。”苻健就像是信仰坚定的传教士那样,用着充满正义的表情和语气,说道:“来的时候就有战死沙场的觉悟,让我们完成一开始的目标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