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05章:不是同一个时代

李坛所部花了两天的时间用来行军,第三天临近正午的时候才推进到以丁零人为主的联军营盘十里范围内。
之所以说是以丁零人为主,是联军之中还有另外一些族群,例如将近一万的氐族人,还有另外一些中原王朝十分陌生的族裔。
丁零人的主要栖息地被中原王朝称呼为漠北,实际上就是后世新西伯利亚和西伯利亚的区域,更有直观印象一点的就是属于俄罗斯的亚洲部分。
西高车和东高车的疆域合起来面积非常辽阔,单从国土面积而言比光复了十之八九汉家旧土的新汉国更大,就是西高车和东高车的人口并不是太多,丁零人合起来大概是有个两三百万的样子,问题是并不止有丁零人栖息在那些土地上生活。
草原上要是按照人种的肤色划分的话,漠北以南的人种肤色主要是以黄种人为主,漠北以北则是白色人种居多,东高车那边的白皮肤系人种并不占主流,西高车则是十之八九皆为白皮肤系人种。
西高车境内自然是以丁零人为统治阶层,不过也存在相当多不属于丁零人的族裔,他们的名字很多很杂,要是按照罗马人给予的定义是属于斯拉夫人,他们则是自称契骨、昆人、雅库特人、萨摩耶德人……等等的很多称呼,还不认为是同族人,生活习惯以及信仰等等方面存在区别。
就和匈奴人强大的时期一样,那些生活在西高车境内的族裔是服从于丁零人,平时是按照季节进行进贡,被征召的时候出动战士服役。
“他们之中……有些人和熊没太大区别。”李坛说的就是一些丁零人附庸种族的战士:“个头至少两米,身体也是十分健壮,就是身上的毛太多了。”
诸夏那边其实身材高大又强壮的人并不少,只是相比起人口总数量会显得稀缺一些。现如今的汉人平均身高大概是一米七左右,越是北方的人身高越高,越往南身高则是逐渐下降。
根据一些史料记载,商朝时期挑选战士的硬性规定就是身高一丈,“丈夫”这个词一开始就不是“老公”的意思,与“英雄”的意思相近。商朝一丈是5厘米;周朝的衡量度出现变化,一丈成了231厘米,征兵要求变成要超过八尺,也就是8厘米。要这么看的话,诸夏族裔真不是一个矮小的种族,应该说身材高大是普遍现象。
有一种说法,春秋那会是诸夏这个族裔的一次基因强弱淘汰时期,冷兵器又不讲“诡计”,交战就是两军堂堂正正面对面开打,除了依靠装备之外,本身也要有那个身体素质,只有优秀的一方才能得到继续生存的权力,失败者则被淘汰。
“听说我们的祖先曾经有一段时期身高一米八才是正常,一米八以下属于不正常?”李坛用望远镜看着另外的一些敌人,那些人站在像熊一般的‘巨人’旁边显得无比矮小:“一样的肤色,五官看着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丁零人之中当然也有身材高低之分,取平均身高则绝对要比现如今的汉人矮。现在没人能对同一物种却有明显的身材高矮不同有什么科学的解释,只会简单的认为可能不是同一个族群。
“我们的祖先平均身高一米八左右,到了我们这一代平均身高下降到一米七……”李坛看着那些身高可能不够一米五的敌人,用着非常不理解的口气说:“有一个什么词来着?对,就是退化。我们正处于退化阶段?”
长久以来,诸夏的平均身高一直高于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那是饮食习惯和对营养摄取的区别,也就呈现出基因的对比。
像是现在的汉国吸纳了太多的归化胡,其实是拉低了汉人的平均身高。有一种说法就是汉人的平均身高降低是与汉化胡人结合产生后代的结果,就是不知道靠不靠谱。
这一股汉军一直到抵近联军营盘五里范围之内都没有遭遇拦截,倒是一些乱窜的动物给他们造成了麻烦,让李坛不得不心生疑虑。
前来的汉军是在距离联军营盘五里的时候停下来驻营,李坛亲自带人游动着侦查,能够看到的事项都在显示一点,敌军构建起了方位体系想要固防营寨。
“将军。”杨素指向敌军营寨,说道:“难以判断敌军营寨之内驻扎了多少人。”
这个杨素当然不是那位隋代名将,不过他倒有可能是北宋“杨家将”的祖先,就像秦末的司马昂那样,自己可能默默无闻,后代却不是没可能出现名人或是皇帝。
联军的营盘占据的空间很大,整个看去呈现一种扭曲的形状,由于没有高地进行总览很难看清里面的分布。
“他们的沉着显得很反常。”李坛认知中的异族不该是这样子,尤其是游牧民族更不应该是有军队来攻是这种反应:“你带人先试探一波。”
杨素应“诺!”拍马带着亲兵离去。
历史上有没有“杨家将”呢?或许是有一名或者多名抗击异族入侵的杨姓将领,可家喻户晓的“杨家将”当然是艺术加工的产物。
实际上北宋没有“杨家将”这么一个群体,更不会有“天波府”这么一个逆天的存在。诸夏取名很有讲究,虽说老赵家的“虎威”是历朝历代皇族中相对弱的一批,可臣子的府邸竟然取名“天波府”就是不被允许的名字。皇帝就是天之子,府邸有个“天”字就是在挑衅,不用等“杨家将”上战场去阵亡,皇帝就该先收拾了。
要是考究的话,许许多多的“演义”就只是故事,差别就是偏离史实有多大,要说起来“杨家将”应该是偏离史实最严重的作品之一,不光是府邸取了个“天波府”的名字,还有的是“杨家将”的祖先其实是在南北朝阶段效力胡虏政权,为胡虏的统治抛头颅洒热血,做出了相当的贡献。不过,他们的后代的确是干了不少事,例如在抵御契丹的入侵上做到了屡战屡胜。
杨素回到正在构建的军营点兵,战鼓与号角的同鸣下,出战的部队很快就集结起来。
在汉军驻营和观察的同时,联军这边对于到来的汉军也是正在观察。
氐族从某些方面来讲吸收了不少汉家文化,比如苻健主持联军构建营盘的知识就是来自汉字写的兵书,可惜的是丁零人素质太差劲,再来就是周边能获取的资源有限,学到的知识只是发挥出十分之三四。
此时此刻,苻健就与龙都站在被搭建起来的高台之上,他们没有望远镜这么一种产物,是用肉眼来关注汉军的动向,看到汉军在驻营时候,龙都按耐不住想要派军去袭扰被苻健劝阻,等有一支汉军脱离主力开始推进苻健才有新的举动。
“他们是来试探。”苻健已经发觉丁零人极容易进入暴躁状态,本来是应该固守营盘就好,却不得不让龙都发泄一下:“将军若要出击,正是时候。”
龙都的回应是将手里的马鞭丢掉,双手不断做出振奋举天的动作,张嘴大吼:“勇士们,杀死汉人的时候到了!”
阵阵的牛皮鼓被调动的厚实声在联军的营地里传出,帐篷里、窝棚里、露天的所在……不断有人响应龙都的号召,他们该上马的骑上马背,该徒步与人会合的迈动双腿,场面看着有些乱糟糟。
苻健看丁零人乱糟糟的场面其实非常鄙夷,他到西高车已经将近一年半,充分了解到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游牧部族,没有成熟的军事制度就别说了,统治阶层也没有明显的社会制度,制度方面不但不能与中原王朝比,就是比起曾经的历代草原霸主都不堪。
“他们根本不像一个霸主该有的样子。”李存孝很努力在掩饰自己的不屑,压低声音说:“西边的丁零人比东边的丁零人更加不如。”
“他们是两个部族。”苻健有足够的资格来做判定:“鲜卑人因为他们会使用高大的车轮称呼为高车人。实际上西边的丁零人原本是铁勒人和狄历人,东边的丁零人更早是敕勒人,本来就不是同一个族群。”
李存孝是汉人,出身是乞活军。他的经历是在李农完蛋之后四处逃窜,后面投奔了苻洪,跟着这一支氐族残部四处逃窜有些年头,因为识字再加上军事能力不错,是作为智囊的角色在服务苻氏一家子。
甭管之前是叫什么名字,丁零人所栖息的位置离“文明”着实是有些远,不止是体现在一些制度方面,身着的服侍和使用的武器也能看出那一点。
一眼看去,骑马的或是徒步的,大多数丁零人手里真没有像样的兵器,手持削尖木枪的人不少,一些则是会绑上锋利的石头或骨头,身材健壮的则是基本会手里拿着狼牙棒。其实认真地说起来,游牧民族在缺乏金属兵器的前提下,狼牙棒对于着甲的对手威胁最大。
氐族在投靠西高车之后不是没有代价,成为名义上的附庸不是代价的一部分,是他们从中原携带出来的物资有相当一部分落到了丁零人手里,其中就包括接近五千数量的各种金属兵器,差不多一百套的铁甲,只是那些装备绝大多数归于丁零人的可汗用于装备亲军,只有少量流落出来给各部落首领。
“我们面对的汉军不是司马皇族统治下的晋军,重新打回中原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了。”李存孝一点都不担心苻健会发怒,那些也是苻健的老子苻洪说过的话:“汉军不缺骑兵,他们还有我们根本无法抵抗的武器。”
“火炮,汉人是这么称呼的。”苻健眼睛一直注视前方,那里先涌出去的丁零人骑兵很快就要与汉军骑兵发生接触:“慕容鲜卑的惨败就是火炮造成的,那不是人能依靠血肉之躯抵抗的武器。”
苻健不知道这一次汉军有没有携带火器过来,反正暂时是没有听到属于火器的轰鸣声,却是高度警惕突然炸响的声音。
“数量庞大的骑兵,再加上人所无法抵抗的武器,我们还有什么希望?”李存孝也在看前方,对于即将爆发的交战却是一点都不感兴趣:“公子明知道丁零人不会是汉军的对手,为什么还同意龙都出战?”
“丁零人对汉军是有些认知,可他们显然没有真正见识过汉军的厉害。”苻健说的是冉闵一再入侵西高车的事,可冉闵最多也就统率三千左右的骑兵入境,打得都是一些袭扰战,极少会爆发正面对撼:“丁零人必须了解汉军的可怕,对我们(氐族)才有好处。”
丁零人骑兵正在吆喝,看模样是对即将发生的碰撞充满了期待,随着双方距离的不断拉近,一些丁零人已经在做骑射的准备,不过真正进入到距离的时候,他们却是听到一阵齐声的“汉军威武”战号,下一刻是密密麻麻的箭矢从汉军骑兵那边先射过来。
“汉骑装备骑弩是标配。”李存孝看着丁零人骑兵的前导部队成片被射翻,他想到了什么似得继续说:“听说汉家天子吞并了相当多的战败者,那些战败者愿意为汉家天子而战?”
“的确是有相当多的草原勇士愿意为汉天子而战,那些拓跋鲜卑是最热情高涨的一批。有拓跋鲜卑的例子在前,汉天子根本不会缺少骁骑。”苻健看到的是汉军骑兵与丁零人骑兵发生碰撞,下一幕却是汉军骑兵碾压式地不断向前推进,丁零人是成片地落马被践踏而过的马蹄踩成肉泥:“希望龙都亲自冲锋,然后被汉军干掉。他一死我们虽然无法获得这支军队的指挥权,可好处依然会有很多。”
战场之上,双方虽然都是骑兵,可装备的优劣呈现出来的却是一边倒的情况。那是丁零人的大多数武器根本无法对身穿板甲的汉军造成有效伤害,只有一些手持狼牙棒的丁零人可以将汉军骑士击落下马,汉军手里的那些锋利武器却是一击能要了丁零人的小命。
“这里就是尽可能地拖延。”李存孝看向了东北方向,用着非常不确定的语气问:“那支偏师就算是绕路成功突袭汉家天子的所在地,也没可能杀死汉家天子。公子那么安排有什么用意?”
苻健稍微愣了愣神,后面笑着反问:“你说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