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06章:又一场屠杀

天空正在下着雨滴,拍打在金属的甲胄上发出了声响,地面上的青草似乎是受到了雨水的滋润显得更为有活力。
刘彦是坐在高台之上,头顶自然是有遮雨的华盖,他正在观看处在交战状态的战场。
事情是发生在凌晨时分,外围的斥候警觉到有不明军队靠近,上报到天子行辕的守卫中枢,作为中尉的张石其实是被吓得不轻,立即禀告刘彦。
当时的刘彦自然是在睡梦之中,听到张石的汇报却没有什么惊慌,更没有发出什么指示,只是让张石履行自己的职责。
张石是最早跟随刘彦的那批人之一,可是要说有立下什么旷世之功则属于没有,不出彩也没犯错,一直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默默付出。他早期是奋战在情报的战线上,后面该被灭的敌人几乎全消灭,刘彦对他的酬谢是转到中尉这个九卿之一的职位。
前来的敌军是从北部方向,数量没有超过一万,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到天子行辕十里范围之内,是被行动起来的汉军骑兵迎头堵截。
交战是从凌晨开始,打着打着已经天际放亮。
夜间的交战,哪怕一开始是互相骑马的姿态,真正进入交战之后也会下马进行步战。毕竟乌漆墨黑真的打不了骑战,上了战场的人想消灭对方只能依靠自己的双腿走在陆地,要不然极可能是驾驭战马撞上不应该撞的人或是物。
在刘彦的视线注视下,前来侵犯的敌军已经是处于被包围的态势。
两万左右的汉军步骑一层又一层地将敌军围起来,处于第一线的汉军是步兵,他们结成紧密的队形不断压缩敌军的活动空间。外围是汉军的骑兵,他们是一种缓速游弋的姿态,任何一个突出己方步兵包围圈的敌军,都会被他们盯上追过去斩杀当场。
“停住阵线!”
“弓弩手覆盖!”
“投枪兵,盯住反冲击的那批敌军。”
张石的甲胄上有鲜血的痕迹,不过并不是他受伤流血。他在凌晨的时候就亲自投入搏杀,用意当然是表态赎罪,毕竟敌军摸过来本身就是他的失职。
看那些敌兵,他们没有统一的制服,武器方面也是五花八门,身上有着很明显的灰烬痕迹,应该是短途穿越已经熄灭的纵火区过来袭击。
战事已经进入到收尾阶段,汉军这边也已经活捉了一些战俘,得到的情报是这一批敌军原本是有一万六千余人,是从峻稷山以北的方位迂回,的确是穿过了纵火区。
“陛下。”桑虞对正在发生的战事根本不感兴趣,他手握一份战报,得到示意就念了出来:“征北将军已经抵达敌军所在位置,敌军结营成寨固守,我军已经展开攻击。”
算一算时间,李坛所部应该是在一天前就抵达,送过来这一份战报有一天的延迟性。
刘彦扭头看了一眼桑虞,看到桑虞手中还有第二份情报,重新扭头看向战场的方位。
“是关于柔然方面的信息。”桑虞重新看了一遍,才念道:“指挥柔然军对东高车开战的胏渥利加,他接到郁久闾跋提的命令。郁久闾跋提的命令是让胏渥利加撤军。”
说起来,汉国这一边已经与柔然王庭那边断了将近十天的官方通信,郁久闾跋提回到王庭之后就开始收缩兵力和部众,连前线的部队都调回,怎么看都不显得单纯。
“看来,大汉失去了草原上最大的打手了。”刘彦就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吕泰,说道:“恒安,你回到自己的幕府,继续对东高车和拓跋残部、慕容残部保持高压力的进剿。”
吕泰早有相关的心理准备,正式得到命令行礼之后就迈步离去。
桑虞是等吕泰走下高台,才问道:“陛下,我们需要准备与柔然的战争吗?”
“子深认为柔然会对大汉开战?”刘彦见桑虞迟疑不答,笑着往下说:“恶化已经成为定局。”
桑虞懂了,大汉现在其实也不想对柔然开战,只需要提高必要的警戒等级,双方会进入对峙阶段,就看柔然有没有那个勇气来挑起战争。
战场那边已经完全收尾,被层层包夹起来没有突围可能性的敌军,他们死得剩下五千余人的时候选择丢弃武器跪地请降。
没有多久,张石就风尘仆仆地前来汇报,作战过程没有什么好说的,主要是禀告敌军受到谁的指派,作战意图是什么,出发时有多少人。
“苻氏吗?”桑虞对氐族苻氏一家当然不会陌生,曾经的苻洪在石碣赵国可是作为一霸的存在,与李农、姚弋仲同为羯族之外三巨头之一。他从张石口中得知苻洪已经病逝的消息,张石的消息来源自然是那些俘虏,就用一种迟疑的表情问:“能信吗?”
关于苻洪的消息汉国这边一直很重视,前一段时间已经从西域得知苻洪重病的消息,可就是重病状态下的苻洪依然亲身前往龟兹。
“苻洪有病在身,长途跋涉前往延城(龟兹国都),为的是组织西域人阻止大汉对西域的攻略。”张石虽然是九卿之一的中尉,可还兼任着对情报组织的管理:“我们的探子从西域传回的线报,龟兹国医对苻洪的病情是用病入膏肓来形容,又有传言说苻洪在撤离延城的半途已经病死,只是未能对情报进行核实。”
这一点情报刘彦是早已经知道,桑虞虽然是三公之一的御使大夫可没必要对什么都知情。
桑虞看刘彦的表情,大略猜测关于苻洪的情报刘彦早就得知。他可没傻到去问怎么没被告知,是说:“那么现在那支氐族残部该是由苻健做主了?”
苻洪的兄弟姐妹挺多,一个弟弟是在与汉军交战的过程中阵亡,另一个弟弟干脆就是失踪。他还非常的多子多孙,长子和次子却是早死,三子苻健是家族中很出色的人物,四子苻雄则是鲁莽许多,孙子辈中最出色的是苻坚。
“苻健人在那支联军中,是龙都的副将。”张石说的是李坛传回的情报,后面终于记起应该请示什么:“陛下,战俘应当如何处置?”
刘彦已经学会身为统治者能少开口就绝不开口,尤其是已经有随身史官记录一言一行的前提下,就是自己不在乎的话,也要考虑一言一行会对子孙后代会起到什么作用。
这不,跪坐一旁的史官,他很忠实地提笔记录:元朔十年(公元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中尉张石与行辕问天子,战败被俘之兵处置方案。
在这么一件事情上,刘彦并不会有什么顾忌,简约地从嘴巴里吐出一个“诛”字。
史官再次提笔记录:天子曰‘诛’,袭击天子行辕之敌兵尽没。
作为史官当然要忠于历史,可史官也必然存在倾向性,比如记载当前正在发生的事情,那一段“天子曰‘诛’”的后面特别点出一项,那些战败之后被杀掉的是来袭击天子行辕的敌兵。
杀俘被诸夏认为不祥,可总是会存在一些特例,其中对于袭击天子的任何人就不存在什么祥不详的区分,有一个算一个都属于必须死的名单。
刘彦自然不会去看对战俘的屠杀,他下了高台走回军帐,外面已经成队地押解战俘到空旷场地。
战俘是先被要求挖坑,给出的说法当然不是要埋他们,是要安葬之前战死的人员。
在另外的一侧,战场的打扫还在继续,双方战死的阵亡者遗体是被区分开来,汉军的阵亡者遗体将会被火化,敌军士兵的遗体就真的是会被就地埋葬。
汉军历来是有火化战死同袍的习惯,运回国内之后让家属进行选择,是运到家乡安葬,又或是送往长广郡的烈士园。一般大多数家属是选择烈士园,那里是汉国最大的军人公墓,每年都会有官方进行的公祭仪式。
在这么一个年代里,官方的公祭很被看重,再来就是能够享受非单家属提供的香火,总的来说是被视为成神的过程,汉军的将士对自己可能会战死有一个俗称,那就是战死成神,某些程度来讲是支撑汉军高昂士气的基础之一。
战俘之中还是有聪明人,知道自己根本没可能活下去,只是用行动反抗的人属于极少数,哪怕是知道活不了了也会努力的干活,期盼可能连万分之一都不存在的幸存,或是带着给自己挖个好墓的想法在干活。
汉军后面是监督着战俘将战死的敌人抬来埋葬,等待所能够发现的尸体被清理干净,战俘们是被成串地捆绑起来,那过程之中战俘的反抗稍微激烈一些,免不了是充满了哭嚎、求饶、怒骂等等的声音,但依然不会改变自己面对的命运。
得说的是,汉军已经不再干活埋的事情了,不是觉得说认为残忍,是考虑后续的影响。他们干什么都会有人记载,干掉之后再埋会显得稍微文明那么一点点,反正是比记载在史书上的活埋影响要少一些。
一场几乎是能用“闹剧”来形容的袭击未果事件过去,刘彦并没有离开的意图,他们所处的方位是在柔然国境的东南方向,与草原边军形成掎角之势完成对柔然的监控,再来就是必须要等待李坛攻击出现结果。
在等待的时间段里面,刘彦每天的生活只能用单调来概括,不过这么个几乎没什么娱乐的年代,就算是他回到宫城的话,其实每天在处理国政之后也是没什么娱乐,无非就是听听音乐或歌,再看各种舞蹈,另外一项娱乐只剩下打猎了。
天子出巡队伍遭遇战事并没有被保密,事实上也不应该进行保密,越是捂着就越容易产生不良的谣言,不如以官方渠道进行宣告,还能起到以正视听的正面效果。
消息传到国内的时候,北疆的边军做出了自己该做的举动,辖区范围内适当地向前推进,调出机动部队赶到天子行辕听候指派。
中原或是其余的区域得到消息会晚上很多天,又以地区所在位置的不同有自己的反应,不过等他们得到消息,天子出巡队伍不管是有什么事都是属于过时的消息了。
刘彦其实挺在意全国各地对自己这边发生的事情是什么舆论和动作,引出一些蛰伏暗地的野心家是必然的事情,各地也要有发现之后进行清剿的事先准备。再来就是,他还知道长安中枢会很紧张,少不了是会有新的重臣赶过来,带着祈求刘彦回去的热切期盼。
李坛并没有让刘彦在原地等待多久,从出发到战事有结果拢共也就耗费了七天,那是他们携带了火炮过去,还有相当数量的简易手雷,充分像世人证明再坚固的工事也会在火药的威力之下变成渣渣。
“敌军逃出两万不到,其余被留了下来。”桑虞能够想象出敌军面对火器进攻出现了什么样的恐慌,那场面他已经在辽东一再亲眼见过:“苻健和大多数氐人都逃了。”
“骠骑将军会拦截他们。”刘彦可不是只能对某支军队下命令,只要是能联系上能指挥的部队多到连他都数不清:“浑邪山的驻军会临时归于骠骑将军统率,再加上骠骑将军本部的三千骑兵,用于追击战足够了。”
想拦截苻健这支败兵只需要堵住几条有限的方位就足够,草原被大火烧成灰烬的地方不少,苻健派来一万六千人袭击行辕,成功穿越出灰烬区的也就八千余人,等于是一半丢在了那片满是灰烬的空间。要是苻健选择往灰烬区逃,灰烬可不会因为他身份高贵就手下留情,比如本来应该统率部队对天子行辕进行袭击的那个丁零人统率就死在灰烬区。
“稍前的那支敌军,他们宁愿战死在原地也不敢再跑进去(灰烬区),可见里面是多么凶险。”桑虞其实挺好奇里面是什么样,他了解到就算是活着出了灰烬区,军队的一些军医对敌军尸体解剖,发现气管、肺部还满是灰烬:“就算我们没杀光,他们大多数人也会在随后病死吧?”
所以了啊,刘彦早就下令制作并戴上口罩,他还知道风吹着大量的灰烬到了柔然境内,十分怀疑柔然人死上一批之后,会认为是汉国的阴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