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15章:海纳百川

刘彦想要拥有更多的人口,单纯依靠汉人女子的子宫去增加人口数量,那样的速度真的会很慢很慢。
真要保持血统的纯净,以汉国建立之后的汉人族裔数量,人口也就将近千万,要是混血儿也布承认是汉人,人口的数量肯定还要再减少。
以人口千万来计算,绝对不是人人都处在生育的适龄年纪,能够生育的妇女至多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万。
同时这一百五十万能怀孕的妇女,她们在当前的卫生条件以及科技水平现状下,不是人人都能安全将婴儿生产下来。
生出来的婴儿也同样不是人人都能建康地成长起来,以现如今的普遍机率而言,十个婴儿大概只有六个才能最后长大成人,如此之大的夭折率在古时候是一种普遍现象。
人从生出来到成为新的繁衍个体至少需要十三四年,每一轮新生代都需要一段成长期,那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
“寡人等不了那么久。”刘彦从来都没有掩饰过自己的野心:“若真的没有足够的人口,向外扩张是奢望。便算打下来,没有人口过去利用,又有何用。”
众臣僚不止一次听刘彦讲过类似的话,包括当前的年代是汉人扩张最好的年代,不抓住眼前的机会必然会遭受苦难。
只要是中枢重臣,对于当前汉人的构造其实都有明确的印象,东汉末年汉人自相残杀,又历经两次大范围的伤寒,人口从官方记录的五千六百万急速下降到七百六十万。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刘彦不是诗意上来了,他乘坐在驰道上面的车内观看不断风驰而过的风景:“山川大地常在,人却是一代又一代。”
要真的看血统的话,刘彦建立的汉国人口能不能人口突破千万是个未知数,需要大概十五年左右才能拥有一批成为劳动力的人口,那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再则有一件事情,诸夏的祖先一开始也就那么点人,是在不断的征服过程中吸收融合了战败部落,慢慢让己身的部落得到壮大,要是单纯以血统来确认族裔,包括刘彦在内的任何一人,没人敢说自己身上的血统就是初代的诸夏血统。
都说是诸夏了,就代表是多个族裔的结合,以文化形式产生思想上的认同感。
一个民族绝对不能放弃对其他民族的兼并和融合,其实那也是增加基因库的正确做法。
简单的说,同袍兄妹或是姐弟绝对不能结合,一开始并不是排斥乱伦,其实就是明白了生出来的后代会有各种基因疾病。
人与动物的不同就在于知道错了会去做出改变,动物会一再近亲结合产生后代,由于动物的智商也就那样,除非是身体上有明显的缺陷,要不然智力是不是达标根本难以看得出来,可人真的就不一样了,没人希望自己的后代会是一个智障。
出巡队伍已经转回,再次从高显走驰道路线,他们这一次的目的地是马石津。
刘彦在东北平原那边的巡视时间拢共五天,大略视察了几处,对当地有个直观的印象也就足够,并不会深入到更北或是更东的区域。
这个地方与汉国其它区域不一样,秋季的时候就会开始降雪,临近秋季中旬的时候就该是满地冰雪覆盖。
刘彦去草原因为遭遇有敌军来袭被耽搁,和在东北被冰雪困住,两者虽然都是被迫停顿,可是两者真不是一回事。
比起被敌军牵扯住,来自大自然的困难会有更多的不确定性,至少那些敌军并不会对刘彦造成真正的威胁,就算是出巡不对自己搞不定,也会随着时间地往后推移,不计其数的勤王大军赶去增援。
大自然在很多时候并不是人所能抵抗的,要是突然来一场暴风雪,有防寒准备死伤也必然是会出现,想要开通一条路走出来,可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很凑巧的事情,出巡队伍刚刚回到高显,就传来那边突降暴雪的消息,室外的任何劳动都无法干,交通也是被切断。
“丞相府在事先已经进行抽调奴隶的工作。”吕泰会跟随到马石津才再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陛下前些时候看到的就是其中的一批。”
到下雪季节之后,东北这边除了猫冬就没什么其它事情能做,汉国才不会放着那么多的奴隶无所事事。
奴隶待在东北不但会造成浪费,是物资和劳动力的双重浪费。毕竟不能任由奴隶被冻死饿死,该增加的衣物得加,然后是每时每刻也要烧,炉子、大炕、篝火啥的,就算是当地木材随处有,可消耗的都是事先储备的木材,可不是被冰雪冻到难以烧起来的木材。
汉国现在极度缺乏劳动力,东北进入到降雪季节之后,开发必然是要停顿。将奴隶从东北抽调出来,去一些同样会下雪却没东北那么苦寒的地方,乃至于是去压根不会下雪的地方,继续发光发热才是那些奴隶应该做的事情。
其实高显往涿县,高显往马石津,两条驰道每天都在向内地运送人和物,刘彦这支队伍出发的时候,恰好是另一批满载奴隶的车辆出发。
先秦先发明出来的驰道,它的好用超乎想象,速度和装量辆未必有多块和多重,可是比起单纯用双腿赶路,或是传统马车运输,那就显得快和载货量多了。
“修建这两条驰道耗费两年多,死伤也是超过二十万人。”桑虞还是一次不经意间看过相关的文件:“当地有足够的木材资源,要是换作其余地区耗时会更长,死伤也会更多。”
修路从来就没有简单的时候,那还是有专门的勘探师来指定路线,不懂得选择修路的路线会更困难。
“单是涿县到高显的驰道就死了五万多奴隶,包括残疾的那些。”刘彦对驰道很重视,每一条驰道是怎么修建起来,修建过程又有多少耗费和死伤,都有亲自查阅资料:“那还是我们珍惜奴隶小命的前提。”
刘彦记得很多修路的资料。
李唐为了修通前往蜀地的道路,开凿栈道就是数千人一批又一批地牺牲,反反复复又隔了几代人可算是修成了,死伤要以数十万人计算。
到近现代的时候,华人漂洋过海要去淘黄金,然而黄金并没有淘到,是被成批成批地送去修各种路,北美的铁道每一块枕木下面都是一具华人的尸体并不是开玩笑。
他们现在利用的这一条从高显到马石津的驰道,耗时要比涿县到高显的那一条多,死伤方面也是更重。那是因为这一边的地形更为复杂,其中的几个地段不得不开山,幸亏是有了火药,要不然不知道要修到什么猴年马月,死伤也必定是要再多上数倍。
刘彦第一次踏及马石津是汉国没有建立之前,那个时候他们是被迫撤离长广郡,还是先到庙岛列岛喘息,后面找到了位处辽东半岛的这处修生养息之地。
马石津其实就是现代的旅顺,这一边有着天然的深水港,可以十分便利地建造处港口。它这一边不但有天然深水港,外围还有环形的双臂,只留下一条通道提供船只进入,作为军港可以更大肯能性避免遭遇水面敌舰的突然袭击,可要是被堵了想出去也不容易,算是有利有弊。
出巡队伍要进入辽东半岛,首先就要通过一条绵长十余里的城墙。这一条城墙的建立原因,是当时的慕容燕国来攻,刘彦那个时候可没有多少兵力,用不多的资源咬牙建立起城墙防线,也让慕容燕军后面觉得强攻代价太大而选择退兵。
刘彦利用系统建立起来的城墙防线也就这一处,后面是建设宫城才又利用,像是临淄和新长安的宫城城墙,其实就是利用系统来建造,并非是夯土结构,是采用的石料。
现如今慕容燕国已经被灭,虽然还有慕容残部,可是离辽东半岛太远。包括辽东等地和半岛皆为汉土,辽东半岛这一处城墙其实是已经没有太大的军事价值,仅是驻守五百人作为象征意义。
进入到辽东之后,能够明显区分出与东北的差别,可以看到林林落落的村庄,也能看到城镇,就是要比起内地还是会显得荒凉许多。
“东北大量降雪,这边仅是出现降雨。”庾翼没搞懂那是什么现象,他其实也没来过辽东半岛:“两地相隔不远,却是两个景象。”
刘彦还不止一次亲自经历过一边在下雨,没走一步的另一边却是一滴都没有的呢,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们进入到辽东半岛,看到的就是一片繁荣。
辽东半岛人口最多的时候将近百万,虽然不是聚居在一个城市,可到处都能看到村庄和城镇,自然还有被开拓出来的农田之类。
现如今的辽东半岛人口依然还有五十余万,算是位处边疆地区人口最多的行政区之一,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还是刘彦落魄的时候就跟随,不缺乏一些功勋的家属,他们也是以天子心腹之民自居。
刘彦出巡到这个地方,百姓是万人空巷出迎,整个车站包括周边,一眼看去除了人还是人,一阵又一阵的口号喊得地动山摇。
“陛下。”苏乐完我看去已经垂垂老矣,被推选出来作为觐见刘彦的代表,一身的盛装:“陛下时隔八年之后,可算又来了。老朽也终于再一次见到陛下。”
刘彦其实是已经忘记眼前的人是谁,一来是对苏乐完我这个在长广郡首批接纳的羌人家族的族长印象不深,再则就是每天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真不容易将每个人都记清楚。
当然了,刘彦才不会明明白白地说不认识,很亲切地微笑,问一下过得怎么样,多少儿孙了之类的。
“过得好,儿孙也多,都在为陛下效力。”苏乐完我还特意提了提辽西郡的郡守苏东,说是自己的嫡长子,小时候不止一次见过刘彦。他后面又提到几个,或是作为地方官,或是在军中,俨然就是一家子都在给刘彦干活:“老朽年纪大了,就在这边养老咯。”
刘彦这才记起来了,这一家子原本是羌族,不过也是汉化得差不多了的羌族,是他起家时主动投奔过来的其中一个家族。他下一个念头是,一家子竟然有六人充任地方当官,最出息的做到了一郡的郡守,差一些的也是县里有份量的职位,别说还有另外的四人在军中,职位最高的是校尉,算得上是一个官宦之家。
他们的本性是苏乐,已经改成了苏姓,不会是异族成为汉人之后混得最好的一家,却也看着混得相当不错,类似苏家这种归化汉人并不少,归化胡之中混得最好的是原本为匈奴人的骞建同。
迎接仪式很快就结束,之后就一场官方主导的狂欢,刘彦肯定是要参与进去,就算装也要装出记得功臣和善待从龙之民该有的样子出来,要不然少不了会有刻薄寡恩的污点。
汉国是有归化胡混出头,只是占了其中很小的比例,中枢大约只有百分之九十九点无数个九,中层由归化胡出身却混出头的大概会占百分之十左右,基层会达到二十左右,其实真正的话语权还是掌握在祖上就是汉人的手里。
现在的汉国官方户籍只有一个民族,户籍上不是汉籍肯定无法参与到体制内,刘彦不需要搞少数民族的工程给国际干,深切知道国民在民族的分成是越纯粹越好。
到上船之后,刘彦特别让人找来苏东的履历,一看之下苏东的能力未必有多么出类拔萃,可还算是属于尽忠职守的那一类型。他看另外一个做到校尉的苏北履历就漂亮得多。
“苏家战死疆场的直系族人就有十七人,旁支更多……”刘彦其实对所为的官宦之家是有忌惮,他很清楚所有的官宦之家随时都能成为世家乃至于是门阀:“不管子孙后代是怎么样,至少任何一代的开拓者都有付出。”
有付出就该有回报,要是辛苦了大半辈子,却是什么价值都没创造出来,哪怕是有创造什么也无法对子孙后代有帮助,那跟白活一场又有什么区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