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16章:为什么要努力和振作

大多数人活着并不是单纯的为自己而活,不管之前是什么样的思想观念,一旦都有了子孙后代之后,几乎全部的精力都会转移到子嗣身上去。
绝大多数的男人,没成家之前可以尽情的浪,成家之后哪怕是有劳动所得,可是超过九成的资源基本是用在妻儿以及双方父母身上,真正能够提供给自己的真的相当少。
诸夏长辈的思想观念几乎已经定型,自己的辛勤与忙碌很大一部分不是为了自己,父辈既要照顾子嗣也要照顾老人,总是想着自己努力再努力一些,绝对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些什么。
世界上当然是有无私奉献的人,可就是因为数量太少了,导致需要用宣传来赞美那种美德,更多的其实是凡人。
所为凡人就是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愿意奉献,可超过能力之外就真的是有心无力,那是一种顾忌,要是自己无私奉献了,家人怎么办?总不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劳动价值让家人吃糠咽菜,实际上不是那么相关的人用着自己的劳动所得去吃香喝辣吧?
但凡是在社会上有过诸多的经历的人,想法就会变得越来越复杂,至少不会再相信每个童话故事里面王子和公主的结局就是幸福生活,王子和公主也要考虑柴米油盐,也会因为生活的一些不如意出现争吵,不存在什么完美的结局。
刘彦不能去阻止官宦之家的存在,他们已经有了付出,理当是应该得到收获。
第一代人努力做事,他们有正当的理由去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也理所当然是能将创造出来的任何资源转交给自己的后代。
其实要是第一代人努力创造自己的价值,可第二代人无法去享受,那才是真的违背常理,世界上的所有人就会变得得过且过,谁也没有了努力拼搏的动力。
“寡人从不排斥既得利益集团,排斥的是任意破坏律法框架为非作歹的那一类人。”刘彦语重心长地往下说:“既然是利益既得者,就该维护律法,毕竟它就是利益既得者创造出来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如果利益既得者肆无忌惮地去破坏,就等于是在砸烂自己创造出来的盾,等着某天被利刃穿身。”
像是桑虞、庾翼等等这一批所为的官一代,他们并不是不能理解刘彦的那些话。他们深切知道刘彦说得没错,律法的存在就是在保护利益既得者,因为律法真的就是他们所制定的,既然由他们来指定又怎么可能存在损害自己的条款?
只有那些被惯坏的熊孩子才不懂得那个道理,觉得自己的破坏和肆意妄为非常牛逼,需要用那种方式来展现自己的特权,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亲手挖掘自己的墙角,哪怕自己这一代墙壁没有倒塌下来压死自己,墙壁也总会有被一铲一挖倒塌的那一天。
“大汉如今虽有害虫,大体还是吏治清明。”桑虞有足够的资格来评判,他本身就是国家的最高法官:“依法治国,虽说是在维护国体,亦是保护百姓。”
次序无比重要,就像是一个再烂的国家,哪怕法律的存在漏洞百出也无法维护,可依然比完全没有法律要强。
法律的确是在维护利益既得者,可法律也在保护普通人,至少弱者不用担心来自强者的肆意凌虐,因为还有法律在约束着那些强者。
原本庾翼能比桑虞在那一方更有话语权,他毕竟是廷尉,干的就是惩治权贵阶层的工作。经过改革之后变成了次席大法官,手里依然掌握着大批的资源,却是失去了自己审判的权利,不过依然保留参与权。
每一个国家的开国之初,第一代功勋之辈就是蠢也会有一个限度,他们会有各种各样的私心,但是在维护国家方面一点都不会缺。因为他们明白只有国家的存在,甚至是保持国家的强大和安稳,自己的权利才能够得到更大的保障。
一个新生国家总容易出现问题的是在功勋的第二代,他们不但不知道父辈创建国家是多么不容易,或许觉得自己拥有特权是天经地义,又或是对现有的权利根本就不满足,就很喜欢干一些明知道有风险或是干了会出大问题的事情,还乐此不疲。
诸夏不缺二世而亡的政权,那基本都是第一代人的教育失败所导致,也就出现一个至关重要的论点,任何一个新生王朝最危险的就在第二代,那不但是二代们之中有各种脑残和野心家,还因为第一代人并没有死绝。如果是君王死在野心勃勃又没有发现的功勋之前,再来一次改朝换代的机率是无限高。
刘彦对于自己那些臣属的子嗣还是相对满意的,至少基本没听说哪个熊孩子干了一些什么龌蹉事,更多的是看到某个谁的子嗣努力拼搏再加上家族所拥有的资源,爬到了某个位置战战兢兢地在干活。
有一些时候,刘彦其实也会想着是不是应该学一些“前辈”干清理功臣的事情,稍微想一想也就作罢。一来他比绝大多数的臣工都年轻,不像刘邦当皇帝之后是垂垂老矣的状态,担忧自己死后那些臣子会不会有样学样去造反。二来嘛,他至少还没发现自己的子嗣很愚蠢,不用过多忧虑愚蠢的子嗣会葬送掉江山。
韩信为什么会死?是他太年轻了,比任何一个在汉帝国过程中有功劳的人都要年轻,别人都是一副半身埋进棺材的年纪,他却是年轻力壮的年龄。要是依靠比岁数,所有功勋阶层都死了,他最多也就四十来岁。
汉帝国初期三分二的疆域都是韩信打下来的,他本身又是那么的年轻,换谁不会忌惮?谁又敢保证他永远是情商那么的低下,哪天要是起了改朝换代的心思,老刘家的江山是分分钟要完的节奏。
吕后就对萧何说过一句话“韩信不死,天下不宁”,这里所为的不宁可不是老刘家要完,是劝萧何参与骗杀韩信,要不然天下必然会重新爆发战乱,到时候不但老刘家会完,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刘彦看着大海的波涛,琢磨着自己怎么也还能至少再活上个三四十年,再多一些活个五六十年,那些比自己年岁大至少十岁的臣工不会比自己更能熬,完全没必要在史书上留下一个戮杀功臣的污点。
位面之子刘秀没杀功臣,还给予功臣极高的待遇,那是因为他足够年轻,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先死,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想法。
李世民一再接纳降将,成功造反了自己的老子之后,同样没有戮杀功臣,一样是因为他足够年轻。他比刘秀稍微更复杂一些的是,当时的李唐还有着众多的敌人,尤其是突厥这个大敌。另外一点是,他接纳的降将大多是小门小户出身,需要用他们去压制那些所为的五大姓八大宗啥的。
某些程度来讲,刘彦也需要拉一派去压制一派,用北方派系来压制南方派系,又扶持巴蜀或辽东等地派系给南北两派造成牵制。
毕竟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对于利益永远存在争夺,才不会有什么相安无事。之所以相安无事,那是因为干不过,要是能轻易又无需忌惮什么就一巴掌拍死,谁还乐意没完没了的叽叽歪歪。
刘彦等人从马石津登船,原定计划是将会在建康边上京口登岸,后面却是临时做出了改变。
出巡队伍的人员十分庞大,需要动用的装载船只众多,护航全是来自用系统建造出来的战船,人员也是相当数量由系统出产的运输船装载,刘彦和几位重臣却是乘坐自主研发和建造的战舰。
刘彦乘坐的这一条战舰,它的长度达到四十二米、宽十八米,吃水深七米。
之所以会称呼为战舰,是它作为最新一款装载了火炮的炮舰,由于已经有用过地盘旋转式的床弩,舰炮是直接做成了可旋转式的炮塔,除了里面用的是可伸缩的前装炮之外,款式方面其实与近现代的炮塔在造型上没有多么大的区别。
“战舰加载了铁板,经过试验能够完全抵御冷兵器的攻击。”王龛作为降将出身在刘彦面前表现得极为谦卑:“我们还设计出封闭式的舱门,哪怕是进水也能关闭舱门,只要不是破损异常严重,无沉没之虑。”
由于装载了铁板,从低角度看去的话,很像是一艘铁甲舰,可实际上它除了龙骨之外的结构依然是木材为主。
王龛说的舱室之类,是采用了新型研究出来的橡胶材料来保证封闭性,舱门也是使用阀式的设计。
刘彦第一眼看到战舰,要不是确认没有烟囱,主要还是依靠风帆,就真的与一战时期的战舰很相似,不止是炮塔的设计,还因为甲板以上的建筑布局很接近近现代。
讲真话,刘彦对船只设计不熟悉,他仅是提了一些设想,没想到海军真将新款战舰搞得与一战时期差不多外观。他在舰队出发之前有详细视察过,包括让舰炮进行射击,除了战舰还太小之外,总体上还是感到满意。
“我们有打造一艘小型的全铁战船,它是不会沉没,可是……”王龛有那么些尴尬又似乎是无奈:“哪怕是满帆状态也跑得极慢极慢。”
铁脸盆放在水中,因为它的总体结构并不会沉下去,用金属来打造船只,只要船身设计合理,没道理因为船是铁的就会沉没。
蒸汽机还没有被折腾出来,除了人力划桨之外,船只就是利用风力来航行,主体为金属材料的船只在目前来说着实是太超前了一些,至多就是被拉到某个海域当固定炮台用了。
“它的最快速度多少?”刘彦得到乘坐战舰的最高速度,点了点头:“六节已经非常快了。”
别嫌弃啊,像是传统的楼船,能跑个三四节就已经挺不错,像是风帆时代最快的飞剪船最快的时候也就跑个十四节,传统的福船最快也就七八节。
刘彦还是知道一点的,现在用的是前装炮,一些技术也还没有到位,像脚下这种战舰还是显得超前了一些,一百八十毫米的主炮前面六门、后面三门,剩下就是安装在船舷两侧的各自十八门口径为九十五毫米的副炮。
还有一点挺尴尬的,就是炮台转向一侧,主炮和副炮同一时间开火,战舰的船体结构哪怕是能够承受住后坐力,可战船也会发生倾覆,导致的是要分开来射击。
似乎也没什么毛病,就算是在陆地上构建火炮阵地,相邻的火炮也不是同一时间发射,还是会安排开火的时间间隔,一样都是因为火炮开火产生的震动。
十二艘的炮舰都在舰队之中,它们与周边的船只款式都不相同,看上去是那么的特别,线条模式的船体在美观上完爆其余的船只。
刘彦这一次让它们过来,其实就是进行最后的远程试航,由马石津作为起航点,先去倭列岛逛一圈,再顺着航线到夷州(台湾),伴随出巡队伍游逛以下南洋海域,之后就会脱离出巡队伍前往马六甲进行检测和补给,最后会前往平蛮校尉部加入到对笈多王朝的战争之中。
舰队航行到大约是大东沟位置的时候,刘彦特意让舰队停了下来。他静静地看着海面很久很久,没人知道这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还以为是在观看返航状态的渔船编队。
其实刘彦也不是只有一次想过将倭人给屠灭光咯,可好想充作劳力和廉价炮灰更为合适。他很清楚一点,只要诸夏衰弱了,就算他将倭人给杀光了,诸夏还是会有其余的民族或是人种来欺凌,最重要的还是一直保持自身的强大。
“在这里鸣炮。”
“遵命!”
没有多久,轰隆的炮响声开始作响,自然是没有装载弹丸,就是纯粹的听个响而已。
桑虞困惑地说:“这里对陛下很特别?”
庾翼完全是蒙圈,桑虞没有历经跟刘彦征战半岛,他也一样没有,还以为曾经这里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的确是有发生过特别的事情,只是永远不会再发生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