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18章:在世神灵

不想从肉体上去消灭一个民族,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消灭他们的文化,同时也要使他们本来的语言消失。
每一个民族的语言都有自己的特色,哪怕是没有出现文字,可一些词语或是俚语肯定是有相关的背景故事和典故,任何一个故事或典故其实都是一个民族的历史,没有忘却这一些,民族的文化就会被保存下去。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被从文化和语言上消灭的民族,他们的基因依然保存着祖先的基因,可是无论从价值观、思想或处事方式已经与本身的民族没有半点联系,等于就是一个从根本上被融合的民族,该民族还有后裔存在,问题是与消失不会有什么区别。
炎黄一族消灭和融合的民族多到可怕,要不然也不会开拓出那么大的生存空间,不是那些地区本身没人,是曾经栖息生活在那片土地的人不是被消灭就是被融合。
地球其实就那么大,不可胜的资源种类太多,就算是可再生资源也需要土地,一个民族想要有更多的生存空间就是在挤压其他民族的生存空间,那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竞争,失败就是退出世界民族之林的舞台。
刘彦可是经历现代信息战……或者说文化战的人。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诸夏文化其实与被消灭没有多么大的区别,人们的价值观、思想、处事方针其实已经全面西化。不过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谁让在漫长的竞争过程中诸夏逐渐落后,不想被完全抛下自然是要学习他人,就是不分菁华和糟糠全学了,甚至糟糠的东西吸收得有点多。
感谢在那一场辩论,诸夏是不是也要适应全球化抛弃方块字,使用拉丁字母一些人。他们的坚持让汉字没有被抛弃,使诸夏的一些文化至少是被保留了下来,要不然就算是一些历史被保存下来,文字完全改变之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将本来的意思传承下来。
“在很漫长的时间段里面,是我们已经在向外输出文化。”刘彦就是在说儒家的贡献,不过也得是中原王朝屡次浴火重生依然能够强大:“很长的时间里,我们的文字一直是东亚独一无二的文字,任何一个想要接触文明的国家或是种族,他们只能学习我们的文字。他们学习了我们的文字,思想也被影响,就是有时候不免发生‘南橘北枳’的偏差。”
在诸夏文化圈,半岛那边很大程度其实是被驯化最成功的一批,作为千年属国的半岛,几乎是一切像中原王朝看齐,也是诸多属国中相对温顺的一批;一样是作为属国的交趾那边,他们从中原王朝独立出去之后,漫长的岁月没少给中原王朝添堵,就是没有造成太大的危害;倭列岛那边在很长的时间段里其实也挺温顺,甚至是谦卑到有些过份。
不管是半岛、交趾或是倭列岛,只要是中原王朝强大就会乖巧,他们敢跳是中原王朝衰弱下去,充分证明什么友情都是虚的,只有自身永远保持强大才能屹立。
桑虞以为刘彦是在说倭人先后朝贡的事情,扫一眼跪满地的倭人,说道:“倭人首次朝贡中原是在魏明帝景初二年(公元二三八年),被册封亲魏倭王。”
“曹叡?”刘彦看着那群跪倒在地的倭人权贵,他们的衣着有着很明显的汉帝国特色,就是一些细节上修改了:“寡人还以为是魏文帝曹丕。”
后世的似是而非的段子太多了,以至于不是专家很难分清楚究竟是真是假。
刘彦好想记得看过一篇不知道是不是段子的文章,说的是邪马台首次朝贡中原就是曹丕当政,曹丕在明明中原已经进入铁器时代的时候,却是赐予邪马台使臣礼品的时候比较诡异,就是倭人盛传的三大神器天丛云剑(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八咫镜。
不管是叫天丛云剑或草薙剑,反正它就是一把铜剑,是赐给当时邪马台女王卑弥呼。
赐给倭人玉倒是一件比较厚道的事情,毕竟诸夏自古就是以玉为贵。
镜子则是一面铜镜,传闻会特别加上镜子这一件礼品,不是因为邪马台的国王是女的,就是当时倭人觐见时的妆容太难看了。
现在已经没什么邪马台了,至于是怎么灭和被谁灭,诸夏这边才不会在乎。另外一点就是,现代的倭人拒绝承认自己是延续于邪马台这个国家或是民族,他们的拒绝也是相当有理由,现代倭人的祖宗就是现在盘踞在倭列岛主岛靠近四国岛的那些大和人,让他们去承认自己延续于邪马台,不疑于是让现代汉人承认自己是五胡乱华时期的羌、氐、羯等族的后代那样荒谬。(严正声明,现代的羌族和氐族跟古时候就不是一回事。)
刘彦承认一些段子还是有根据性,他很难承认倭人的妆容好看。
现场的倭人贵族就画了差不多的妆容,一脸满满都是白色的胭脂,两个脸颊还会有腮红,女性会在嘴唇点了一个窄小的口红。他们的这个妆容很有来历,要是回溯一下时间,往前一直到上古先秦时代乃至于先汉,上述妆容可是宫廷专属,民间能画那样的妆容还得是在婚嫁的特殊日子,说白了又是诸夏遗失的一项文化。
很不愉快却是又要承认的一点,诸夏的文化遗失得太多太多了,周边吸收诸夏文化的其他民族却是完好地保存了下去。
有一个说法,想要看缩小版的李唐长安,可以去东京古城区;想要看在两宋之后遗失掉的打鼓文化,可以去越南看打鼓队;倭人的空手道和棒子的跆拳道,全特么是继承或改良于唐手;不止是这些,一项又一项的提,几乎能写成一部百科全书。
“倭人权贵一直紧跟我们。”庾翼说的就是倭人的妆容:“他们屡次前往建康朝觐,使臣便是如此模样。”
对了,现在的诸夏大地其实也是保存了相同的妆容,就算是五胡乱华都没能彻彻底底的“灭绝”,就是现在已经很少人才会画这样的妆容,婚嫁时期也不再画了,只有一些官妓在迎客的时候会画。这样的妆容到隋唐会出现变种,宫廷有进行改良,民间却是一些骚包男子才会画,不过却是又在婚嫁上进行运用。
刘彦到来时原本以为会看到每一个倭人权贵手上都拿着扇子,然而却是他多想了,目前两宋都没有影子,没有了宋人发明团扇,也就不会传到倭列岛,倭人自然也就没改良出折扇,倭人权贵人手一把扇子的文化自然也就没有形成。
还有另外一点,刘彦明显发现倭人权贵的穿着并不是后世的和服,倒是阴阳道一些神官穿着的那种款式。他要是对历史有研究会发现一点,所为阴阳道神官的礼服根本就是诸夏大陆春秋战国时期的大夫官服。
必须说明的是,倭人一开始可不将自己穿着的服侍称为和服,他们其实是称呼为汉服,原因当然是改良于汉服,要到蒙元灭掉南宋,又历经大明建国,等待满清称为东亚主宰,倭人才不愿意再将自己的传统服侍称作汉服,给起了个和服的名字。
还有更操蛋的,倭人的权贵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也不叫自己倭人或是大和人之类的,他们其实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汉人,用的文字哪怕是用偏旁部首搞出什么平假名、片假名也依然自己称作汉字,等待到南宋时期,倭人才逐渐称呼自己为大和人,根本原因却是因为他们不再作为中原王朝(南宋)的属国,两者是平等的外交地位。
刘彦可不会按照倭人的安排,他走过去看到的一排排跪在地上将屁股高高翘起来的倭人权贵,却一点都没有要按照安排那样,在规定的时间点走上那个高台。
高台依然就是诸夏款式,刘彦已经从王基那里知道倭人对建造台子十分用心,一切规格和款式都是天子模式,一再恳求王基要让刘彦上高台接受倭人的跪拜。
刘彦甚至都没有让跪倒在地的倭人们起来,不是说他特意要侮辱还是什么,作为汉国天子还没掉份到这个地步,其实就是完完全全地无视了。
“这是什么?”刘彦走到一半却是停下来,指着被摆在案几上的东西,三样什么东西被红绸缎盖了起来,他掀开其中一个:“青铜剑?”
王基被任命为倭列岛总督。他需要干的活就是监督各处金银矿的开采,甚至还要负责硫磺和硝石的采集,另外就是威慑倭列岛的那些国家,因为汉国的的确确是太强大了,他这个总督俨然就是那些国家的太上王了。
“陛下,此剑便是魏明帝赐予邪马台的那柄剑。”王基很狗腿地双手将剑从台架上捧起来,也不害怕剑身没剑鞘被割伤,奉给刘彦:“此剑几番遗失又被找到,现为大和国所有。”
所谓的大和国现在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只不过这个小国从诞生的那一刻起野心就不是一般的大,是一开始就立志要一统倭列全岛。要是历史没有发生改变,他们也的确是做到了一统全岛,也将倭国治理得强大,最强盛时期可是占了大半个东亚,甚至是太平洋都曾经是他们的内海。
那是一柄被保养得很好的青铜剑,从雕纹上可以看到浓烈的诸夏痕迹,剑身开刃也显得锋利,凑近了看剑身甚至都能倒影出人脸。
就是一柄青铜剑而已,刘彦并没有据之己有的打算,它存在的意义就是曾经有那么一个时候,来自中原王朝的皇帝册封某个倭人,于历史上留下亲魏倭王的记录。
对于刘彦来讲,哪怕是有收集古剑的爱好,找一找历史上伟大皇帝或名将的佩剑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干将、莫邪、鱼肠剑等剑也有收藏价值,至于什么天丛云剑几乎与一块破铜没什么区别。
倭人也就魏明帝曹叡赐予的三件“神器”能在这种场合拿得出手了,他们拿出三样“神器”也就想表达一个意思,大概就是“天子,俺们一直都是自己人”,后面延伸出来的可能是“妾身已经脱光洗干净了,擦好了蜜糖之类的,赶紧临幸妾身吧”之类的。
刘彦这才像是记得倭人已经跪得够久,对崔宗吩咐了一下,很快就有专门唱礼的人大喊:“众人平身。”
没什么天子口谕,也没什么天子诏,更不会出现天子命,那得是分场合和对象,动不动就玩“口含天宪”那一套只会出现在演义作品。
先是倭人权贵站起来,最后一个倭人权贵之身之后,其余一直在观察的倭人才先后起身。
“倭人对阶级很重视。”王基虽然才当倭列岛总督没两年,可是对倭人必须要进行研究:“他们的平民很自觉尊重阶级尊卑。”
倭列岛现在其实是处在奴隶时代,他们会尊重阶级制度可不是依靠好言相劝,是动辄杀人迫使遵守。像是在诸夏那边,哪怕是贵族也不能随意处死奴隶,可在倭列岛这边的贵族只要起了兴致就能随随便便处死任何贵族以下,是用血腥来证明阶级的庄严性。
别奢望刘彦会去与那些所谓的国王或贵族亲切交谈,甚至连对话都不会发生。他一番巡视下来,觉得够了才走向高台,迈着一道道的阶梯走到最顶上的平台,等他站立的时刻,现场的倭人又是像割麦子那样全跪倒了。
“文王在上,於昭於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有周不显,帝命不时。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好家伙,刘彦还在思考自己应该干什么,倭人竟是又万众唱起了《诗经大雅文王》。
这个就是一个拍马屁的诗,作者是周公旦,专门用来歌颂周文王姬昌,自被创作出来之后在一些特别场合才会唱,用意当然也是拍马屁。
一首《诗经大雅文王》被唱颂完,倭人还整齐地呼喊了一些什么话,一遍呼喊还一遍做出跪拜的举动。
“陛下。”王基懂一些倭语,翻译道:“他们认为您就是神灵。”
刘彦这一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