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22章:容朕度个假

没有什么比波光粼粼皆汉船和举目望去汉旗成林的景色能让刘彦感到更开心了。他一直以来的努力虽然是有些为了权柄,可好不违心地讲是为了沉沦下去的汉人能够重新屹立起来。
光是重振汉家荣光早就已经无法满足刘彦,他所希望的是看到环宇之内尽汉旗,除了汉旗之外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国家或是民族的旗帜。
“掌握海航,就等于是掌握了世界。”刘彦知道诸夏文化一直都是陆权文化,那是威胁来自陆地本身决定了的事情:“现在陆地上没有能够威胁到大汉的存在,我们有足够的精力可以放在海洋上面。”
地球有百分之七十左右都是海洋,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才是陆地。虽然说人是生活在陆地上,可海洋的重要性一点都不低,甚至可以说掌控海洋对国家(民族)至关重要。
桑虞就想到了一点,汉国要是没有探索海洋,肯定不会从倭列岛获得那些贵重金属,更不会从南洋群岛获得香料等等的资源。他作为三公之一的御使大夫清楚且明白,目前的汉国压根就是在依赖海外的产出,要是没有从海外获得资源,甭说是继续保持扩张趋势,国内不饿死人就算是大大的奇迹了。
庾翼想到的东西更多一些,汉国在从海外获得巨量的资源,还首次跨海进行远征。他深切地明白一点,汉军已经登陆阿三大陆并控制了吉塔拿多这个傀儡国,已经开始从吉塔拿多身上获得资源,一旦在阿三大陆打开更大的局面,会有更多的资源被运回国内。
“便是不与他国开战,随处可见无主之地。”刘彦记得很清楚,去南非侦查的人员发回情报,反正就只是发现一些土著部落,按照文明体系的说法,没有形成国家就不算是有主:“只要有冒险精神,处处可为汉家乐园。”
其实就算是有形成国家,只要能打得过也可以视作无主之地,得是能与自己抗衡或是自己打不过,才会去承认那片土地属于谁。所以有一句话倒是很合适,任何文明都是黑暗中的猎人,文明与文明的接触皆是以血腥作为开场,弱小的文明只能接受毁灭。
当前的地球,文明程度最高的是亚、欧、非,亚洲和欧罗巴先后有过辉煌的文明。
其中亚洲的辉煌文明占得比例要高一些,诸夏和阿三先不提,中东那边先后出现了埃及、巴比伦、赫梯、亚述、腓尼基、米底亚这些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文明,还是几大宗教的发源地。
欧罗巴的文明之火始于希腊群岛,他们曾经可是能够横行地中海的存在,很碰巧的是与中东的那些文明先后会有恩怨情仇,哪怕是到了罗马成为霸主也继续上演着各种史诗大片般的血腥竞争。
非洲能够拿得出手的文明没多少,迦太基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不过另外一个努米底亚文明其实也不错,就是努米底亚的统治者脑子不太好。埃及在托勒密王朝时期的三分之二版图也是在非洲,另外一个活得最久的麦罗埃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可是麦罗埃为考古界的贡献却很大,麦罗埃竟然先后建造了超过两百座的金字塔。
南美和北美到了欧罗巴开启大航海时代的时候才有存在感,欧罗巴人漂洋过海过去的时候却傻眼了,他们难以理解自己都进入到火器时代了,可两地的土著倒好,南美至少还发展到了青铜时代,可就真不理解北美的那些人几千年都干了什么竟然还处于石器时代。
汉国在刘彦的意志推动下一直都在寻找北美洲,事实上汉人也已经登陆过北美洲,只是踏及的地方是一片冰天雪地还以为是到了北极,实际上那真的就是北美大陆(阿拉斯加)。
要不是白令海峡那边常年冰川遍布,就算是千险万难开通一条可供船只通过的路线,没有多久就重新恢复本来的面貌,让一万全副武装的汉军登陆北美非冰天雪地的区域,大概能将整座大陆打个对穿,直接杀到南美洲。
“我们已经找到关岛,多花些心思很快也能找到夏威夷群岛的。”刘彦对这个从来都不怀疑:“一旦能找到夏威夷群岛,距离找到北美洲仅是再向前一步的事情。”
全部的表示他们有认真在听,可是真无法理解刘彦为什么那么执着想要找到北美大陆。说到底,中亚和南亚都还没征服完,西亚那边还有一个波斯萨珊,解决了波斯萨珊还有一个盘踞世界另一边的罗马。
就不说世界岛上面的那些国家吧,汉国还没从战争创伤里面完全走出来,汉人满打满算也没有两千万,当前占据的地盘都填不满,要说目光盯在世界岛倒也没什么,可想着去另外一个大陆是怎么回事嘛!
不要怪刘彦太执着,是他自小的生活环境接受的信息就是那么回事,那个时候的人谁不知道北美是一块王霸之地,就是没人想到一点,美国人的王霸之地也不是平白得来的,他们屠杀的印第安人超过两千万,是他们自强的同时没忘记布局,周边的邻国哪个不是历经长年累月的时间慢慢打瘫,要不有那么一段时间墨西哥可是压着美国在地上摩擦的。
没什么所谓的王霸之地,英国人能从一个岛国发展成为日不落帝国,难道霸主地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要是诸夏早早地将周边的异族弄掉,就算弄不掉也一再地打瘫,能够保持自身的绝对强大,诸夏栖息的大陆也可以是不输给北美的王霸之地。
“所以了,寡人一再强调‘天予不取,必受其咎’这句话。”刘彦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知道汉人就那么点,很清楚占下来也没人去填满,可一点都不妨碍先据为己有:“等我们自己觉得时机合适了,未必就是我们的。”
所有人都是露出诺有所思的表情,他们会有各自的观念,但是无法否认的一点就在于,祖先们在很多时候都能没什么难度地将周边的土地变成自己的,可是为什么没有动手呢?
刘彦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给出了答案:“耕地。”
没错了,诸夏任何主动地出兵都是为了耕地,对于任何无法变成耕地的地盘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现在你们还以为只有耕地才有用吗?”刘彦也就不提从海外获得的那些资源:“仅是能够掠夺到奴隶,就值得我们去用兵。”
“陛下圣明无过。”桑虞极度地赞成:“听闻大秦的扩张欲望便是为了寻求奴隶来源。”
罗马?一个奴隶是本民族起码三倍,有时候是达到夸张的二十几倍的国家,他们的扩张很大一部分还真的就是为了获取劳动力,资源什么的就是顺带的。
无独有偶的是,非洲被欧罗巴的白皮肤系不断摧残,一开始也是欧罗巴人为了获取廉价劳动力,算是继承了罗马的遗志了都。
汉国现在也极度地缺人好不好!只要是能获得奴隶,那没什么是干不出来的事情,刘彦这支舰队过来时碰上的船队,不敢说十支船队超过一般都是干奴隶贸易,可是每一支的船队里面绝对有专门运输奴隶的船只。
目前为汉国提供奴隶捕捉业务的地方还不是太多,倭列岛因为有当地的权贵很主动的配合并不算一处,夷州的平原和东北深山老林是两处小业务地点,南洋群岛、中南半岛以及阿三大陆才是大业务的地点。现在是以中南半岛的奴隶来源最多,很快就会被阿三大陆所取代。
“陛下。”桑虞想到了很不好的事情,建议道:“大汉很有必要扩大割骟产业。”
刘彦没任何迟疑地点头,他也一直在怀疑满世界搞奴隶,别到时候来了一次什么奴隶解放运动,结果是奴隶后裔的数量远远超过汉人的数量,那就挺尴尬了,等于是他们做的事业成了造福他人。
啥?阉割很不人道?现在是什么年代,就算是种族灭绝都没人管,谁还会对奴隶搞阉割叽叽歪歪。要谈人道是不是要回忆一下白皮肤系对黑皮肤系的那些行为,再来好好谈一谈几千万的印第安人究竟是怎么死的?
舰队到了马六甲,刘彦所看到的就是热火朝天的一幕幕。
“陛下。”伏伟这个向导的工作还没做完,继续履行职责:“此地为海峡,两边是按照计划建设岸炮和要塞。”
瞧一瞧,大太阳低下挥洒汗水的是什么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当地土著,他们的工作种类都没什么技术含量,无非就是掘土担土,使用炸药开山的是汉人,弄起建筑物的也是汉人。
“他们……”伏伟想了一下用词,很努力想要掩饰嫌弃却做不到:“那些土著太……太蠢了。”
其实就算是当地人不蠢,汉人也不会让他们去接触到火药,同时为了创造汉人的就业岗位,搞建筑工程也是雇佣汉人,与保密需要什么的真的无关。
某些程度来讲,那些土著也要感谢自己足够蠢,汉国官府为了保密起见不是干不出将参与工程的人宰光的事情,一再考虑下来认为没保密必要,然后才是参与建设的汉人工程队属于同胞,可要是换作土著的话,真不会有什么心慈手软。
这边的海峡长度很长,其实海峡之内也存在一些岛屿,周边的一些岛链单纯从风景上来讲绝对能用赏心悦目来形容。
刘彦没有穿越海峡的想法,他事先已经让人寻找适合度假的岛屿,打算去好好慰劳自己一番。
被寻找用来让天子暂待的岛屿是一个大约千米平方左右的小岛,它的正北面和东面有着天然的沙滩,西面和南面却是悬崖。岛上的植物并不少,最多的当然是椰子树和灌木丛,其余就是一些热带常见的树木,像是菠萝、橡胶、甘蔗也不少。
岛上的唯一高海拔区域被开出一条宽约五米左右的通道,还被特意地整成平地,成“Z”字形一直延伸而上,上面直接是被开和填出一块平地建设临时的行宫。
此时此刻的刘彦却是没有待在行宫,他穿着一条裤衩子正在浅海区扑腾,一会下潜又一会上浮,海床下面是珊瑚群,阳光照射下满满都是珊瑚倒影的色彩斑斓,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鱼群钻来钻去,沙土中经常能看到一些螺形的生物。
其实珊瑚得经过清理才会显示本来颜色,不然其实是被泥土覆盖,可见是事先经过处理。
刘彦玩潜水,周边自然不可能是空无一人,懂得水性的庾翼就近陪着玩耍,伏伟这个向导离得也近一些,同时还有超过五十名水性极佳的军士在水里时刻警戒和待命,桑虞等一些随同出巡的高官则是待在不远处的船上。
周边船只其实也是满布,大一些吃水深的自然是无法开进浅海区,可是艨艟干脆就将外围围了个结实,近一些的则是小舟,可见身份到了一定程度,完全就不存在独处的时间。
刘彦早就能够做到无视卫士的存在,要是他在意的话……也属于无可奈何,反正无论什么时间或是地点,身边总是会有人。不是他爱装逼,或是一些人装逼,那是属于必要的标配。
“可惜了,寡人没带众爱妃。”刘彦觉得玩够了才上的船,被人伺候着用清水洗了一下,已经坐下去在品尝生鱼片:“下一次来,肯定要带上。你们也应该带妻儿过来。”
生鱼片是驻军事先费了老大的劲抓的三文鱼,来这么个地方不吃三文鱼做的生鱼片等于白来。
庾翼则是在啃甘蔗,他很喜欢这种东西,庾氏在中南半岛那边有开垦出甘蔗园,每年都要特别送一些到本土专门提供给他。包括庾氏在内的很多家族,他们都在干开垦甘蔗园的事,然后生产糖。
有资格与刘彦同处一条船的众人皆是点头,可是他们要说全觉得舒服就是胡扯,比如桑虞就好几次控制不住泪流满面,那可不是感动或是激动,是特么阳光太刺眼了导致眼睛受不了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