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23章:在波斯

正当刘彦在南海度假的时候,王猛是骑着骆驼与一众人等行走在戈壁之中。
作为一个使节团,肯定不会只有王猛这么一个正使,副使是蔡优的嫡长子蔡勉,另有随行护卫和随从共一千二百人。
他们行走的戈壁是在波斯萨珊境内北部,大概是在后世伊朗的萨南达季,将要前去的是伊拉克。
波斯萨珊的疆域很庞大,多数地区属于高原状态,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特别的关系,气候上属于昼热夜冷,某些山区到了冬季依然会下雪,可下雪的地方也仅限于一定的海拔高度,没有超过那个海拔高度其实是不下雪的。另外就是,一些海拔太高的山峰,它们常年就会处于冰雪覆盖的状态,倒是与倭列岛的富士山情况一致。
王猛这一支队伍出发时是一千五百人,之所以走着走着只剩下一千二百人,一部分是因为水土不服生病无法随行,另外一些则是被委派去干其它任务,比如押送购买到的奴隶去某处港口,准备先送往平蛮校尉部再运回本土。
队伍之中不止有马,骆驼的数量也不少,波斯萨珊专门指派了两千人作为护卫,也派出了熟悉地理的向导。
“这片戈壁没有村庄,完全没有休憩的地方。”王猛一眼看去,到处都是一层又一层的沙丘,阳光反射的黄色的沙子,地表还有一种因为太热而出现蒸发的气浪波纹:“向导说再走半天就能出去。”
蔡勉几乎是整个人摊在骆驼上面,没少喝水嘴唇却依然显示干裂。他前些天大病了一场,哪怕是病好了身体也虚得很,原本是应该留在城镇,却是极力要求跟随出发。
他们是从格刺洛西亚登陆,一路游览着波斯萨珊的东南部风光抵达泰西封,受到了波斯萨珊现任的国王沙普尔二世热情款待。
王猛给波斯萨珊的国书没什么新鲜的,无非就是来自遥远地方刘彦对沙普尔二世的问候,谈一下两个民族远古的友谊,展望一下未来两国的友好发展之类。
汉国现在与波斯萨珊是局部性的同盟,并不是两国全面性的结盟,虽然都是盟友关系,可意义上还是不同的。
简单的说,汉国与波斯萨珊只在针对笈多王朝方面会同心协力,其余地方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哪怕是在其它地方发生冲突,也不该影响两国对付笈多王朝的共同意愿。
“他们国内的动乱太频繁和严重了。”蔡勉对沿途的所见所闻可谓是印象深刻,不愿意留在小镇也是出于没什么安全感:“很像是一个即将覆灭的王朝。”
可能要让蔡勉失望了,波斯萨珊目前国内的动乱的确频繁和严重,可是搞事情的阿拉伯人和月氏人也就给波斯人舔一舔乱子。
当前的阿拉伯人可还没有实现大团结局面,他们有各自的氏族和部落,谁也没有打算要听谁的。虽然是一致地诏波斯萨珊的不痛快,可本身处于弱势的那些阿拉伯人也在互相争夺,得是等先知默罕默德出现才将大多数人阿拉伯人团结起来。
月氏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能够活到现在应算是奇迹,还有季多罗王朝和贵霜(后国)两个政权延续下来更是奇迹中的奇迹。以月氏的贵霜帝国崩溃,再看他们的人口数量,实际上也就真的只能给波斯萨珊饶一饶痒痒。
“如果大秦人自己没有内乱,或许是的。”王猛出国了眼界也得到了提升,说道:“萨珊的贵族阶层依然服从沙普尔二世的领导。”
当前的世界各国政权,其实只要贵族没有跟着乱起来,那么就算是平民再怎么搞事,情况再遭也就伤筋动骨,王朝基本上是不会覆灭。
挺简单的道理,平民一来所掌握的资源少,二来是难以出现号召力强的人物,最后就是平民没有相关的军事知识。他们哪怕是能搞得席卷全国,可是绝对不是在一个人的领导下那么干,是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领导者,甚至是一个地区多个领导者,不存在协同又去与统一性质的政权较量,怎么打?另外一个最重要的是,他们只会看到眼前,根本不去想以后,就成了蝗虫过境一样的性质,打到哪破坏到哪,没想过建设。
“猛听陛下讲过一个故事。在那个故事里面,一个偌大帝国内部发生灾害,半壁江山皆发生动乱,一股乱军实力最为强大,他们成功地杀进了帝国首都并占领。”王猛转头看着听得专注的蔡勉,问道:“是不是认为到这里就是改朝换代成功了?”
蔡勉会专注,是因为故事来自刘彦讲述,知道肯定还有后续。
“的确是改朝换代了,可坐稳江山的并不是那一支乱军。”王猛听刘彦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简直目瞪口呆:“那支乱军占领了帝国首都,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如同往常那般地劫掠和破坏。这个时候把守重镇关隘的一个将军听到帝国首都被攻陷,打开要塞让异族军队进入。”
蔡勉立刻露出了厌恶的表情,说道:“那个将军该杀!”
王猛也认为那个将军该杀,继续往下讲:“那支异族军队打起了为帝国皇室报仇的旗号入关,一路风卷残云一般地击溃一支又一支抵抗武装,最终与那支乱军的主力发生碰撞。乱军仅是一战就崩溃,他们还有着大量的控制区,可是由于之前被自己破坏太彻底,没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蔡勉听懂了,那支乱军从头到尾就没有脱离匪军的性质,就算是打下再大的地盘,可没有治理就不会有产出,要是一直胜利也仅是一直发生的劫掠,真被他们改朝换代成功也是接收了一个被自己破坏不成样子的国家。
蔡勉再想一想那支乱军一直以来的样子,可能根本就没有懂得建设的人存在,明明都攻克帝国首都了还没从土匪转换成治理者的角色,觉得真让他们坐了江山也是等着民不聊生。
“不管是阿拉伯人还是月氏人,他们也是一直在破坏没有建设,甚至都是一盘散沙。”王猛一路过来看得真切:“甚至……他们自己杀起同样反对萨珊的人更狠。”
波斯萨珊在镇压暴乱的时候,起码不是所有人杀死,是干掉一些领导者,其余都打成奴隶。
那些觉得自己在起义的人,他们则是乱杀一通,除了会留下妙龄女人作为性1奴,屡屡就是从上到下连婴儿都不放过,凶残程度远超去镇压他们的萨珊军队。
说起来,王猛得感谢那些人,要不然他怎么能到了波斯萨珊,没两个月拢共购买了五万以上的奴隶,其中的女奴还多达四万。
“陛下特意来书。”蔡勉回忆一下都写了什么,说道:“我们并没有发现信仰那个教的人。”
刘彦对那个教可谓是视如洪水猛兽,一点都不希望那个教的人到汉国。他记不得那个教是什么时候出现,但是并不妨碍他想起来的时候给王猛下达指令。
现在世界上的宗1教挺多,由于大多数的民族还处于石器时代,原始图腾的崇拜比较盛行,基1督1教才刚刚在罗马合法化并推广没多久,道教是刚刚有一个苗头,佛1教则是全面衰弱,拥有最多人信仰的是印1度1教和琐罗亚斯德教。
王猛对琐罗亚斯德这一个教印象无比深刻,绝对不是享受了一次琐罗亚斯德教送来的圣女,是这个教有着很正规的制度和次序,神话背景故事也是相当丰富,再来就是那些暴乱的人其实也是信仰这个教。
他们出国了才发现一点,原来歪果仁对宗1教信仰是那么的较真,转念一想自己等人对信仰也是非常认真,至少在捍卫祖先荣誉方面也愿意拼命。两者的区别是,歪果仁信仰的是虚构出来的那些神灵,自己等人信仰的是真实存在过的先祖。
使节团的队伍中就有来自琐罗亚斯德教的神职人员,他们努力想要在使节团发展信徒,得说的是不少汉人对琐罗亚斯德教的信仰并不排斥,也有一部分人入教,可是让那些神职人员兴奋又是开心。
不过很快来自琐罗亚斯德教的神职人员就开心不起来了,他们一方面发现汉人对信仰非常随意,另一方面是谈到要放弃原本的信仰就立刻不干了。对任何一个宗1教来讲,像是汉人这种存在就是宣传信仰方面的黑洞,完全没可能让汉人放弃对祖先的敬爱而去信仰一个虚构出来的神灵,要是找到那么几个愿意放弃祖宗的汉人,认真考究下来那个汉人除了有汉人的外表,内在其实根本不是一个汉人,是所谓的香蕉人。
“我们很快就会进入伊拉克。”莫森哈迪丹全身包括脑袋都是包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其实这个也才是正儿八经的沙漠装扮。他对着身穿短袖衫和短裤的王猛说:“另一边我们安排了五千人,他们会随时随地保证你们的安全。有必要的话,可以联系周边的驻军。”
当前的伊拉克就跟后世一样,完全就是一个不存在次序的地方,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袭击和死人。后世的伊拉克会那样,功劳当然是白皮肤系人种干的。当前的伊拉克会这样,是罗马和波斯萨珊先在这里干了几次大阵仗,后面两国选择退出,可是当地人却一点都没有想过平静日子的念头,自己又互相干了起来。
也不是王猛非要走伊拉克这一条路线,是他们都来到波斯萨珊的北疆,再转头会去乘船的话路途太遥远,中间还要再一次路过好几处正在大战的区域,还不如干脆走途径伊拉克的路线。
以为过了戈壁就能看到一片绿色?那是没有的事情。之所以说是穿过那片戈壁,是遇到了一处绿洲,可是绿洲的范围小到可怜,周边其实还是黄沙弥漫的环境。
绿洲先前就有人,不过是波斯萨珊的军队先过来,驱赶了原本在这里休息的旅人,方便汉国使节团的进入。
看到满是黄沙的世界里面有了一处小湖泊,也看到了数量稀少的植物和树木,看够了黄沙和饱受炎热饥渴折磨的人们欢呼了起来,个别按耐不住的人更是干脆冲向水源处。
“不准有冲进去的行为!”莫森哈迪丹不是在约束汉人,他也没有那个资格去约束,是看到汉人还保持着队列,自己人却乱冲觉得而有些丢脸的同时,恼羞成怒:“谁敢将靴子踏进湖水,立刻会被绞死!”
汉人之中就没觉得饥渴的?当然是有的,不过他们能被选来作为出使的一员,本身就要懂得约束自己,人在他乡也更清楚团结和次序的重要性。
绿洲原先已经有萨珊的士兵把控,他们是成为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将绿洲围了起来,搭好了帐篷,甚至准备了食物和美酒,还特么安排了女人伺候。
外围的人并不少,导致的是那一撮这一撮的帐篷挺多,他们发现又有新的队伍过来,数量还挺庞大,都是走出帐篷在观望。
“传闻的汉帝国使节团,就是这一支队伍?”伊本阿卜杜勒有着阿拉伯人那精致的五官,以现代的审美观来讲,可能会是一个被限制入境的美男子,可惜的是被布蒙着脸:“确定他们是要进入伊拉克吗?”
旁边同样是蒙着脸的伊本拉合曼十分确定地点头说道:“与传递来的消息一样,不会有错。”
这一片也就汉人没有包住全身的习惯,要不长久生活在戈壁环境的人们,可不是因为民族服装的特色才将自己包起来,是为了防止晒伤。
当然了,很多汉人其实也是用布将更多的皮肤遮起来,就是王猛、蔡勉等一些人有遮阳伞才不需要那样干。
“伪帝派了两千人长期跟随,伊拉克那边又安排了五千人,汉人本身还有自己的士兵……”伊本拉合曼蹙着眉继续说:“我们想要活捉几乎没有可能。”
“那就杀死。”莫森哈迪丹轻笑了几声:“哪怕杀不死,只要造成实质的威胁,汉帝国肯定也会责难那个伪帝。”
是了,沙普尔二世是号称大帝,只是汉国以国王对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